第十八章 玉罗剎之死(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十八章玉罗剎之死

武当掌门玉清子虽贵为武林两大派之一的掌门,但他红尘未了,当面对武林中成名的女

侠,他跨下的rou棒总是蠢蠢欲动,但他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他不愿他所得到的一切毁在色字

之上,他目前的地下情妇只有沉风儿一人,但是,沉风儿失踪了近半年了,这期间他明查暗

访,只隐约知道有人在对付玉女盟的成员,而玉女盟的成员一个个在江湖中没了讯息,没了

沉风儿,他那股欲火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他真想利用晚上潜入找个女人消消火,但一来,

他只对江湖女侠有兴趣,二来,他的身份真的让他无法做这种事。

这天,他前往江南参加刀王慕秋容的金盆洗手,他心情不太好,加上那股欲火真不

知如何解决,所以这次他决定只身前往江南,看是否有机会能解决他那股欲火。

这天玉清子快到了江南,突然眼前有个丽人,他不禁多看她一眼,他一眼认出正是玉女

盟中的千手观音-雷媚,她知道雷媚自武林中也失踪了近半年,他赶忙的追上去,看是否能

问出沉风儿的下落,只见雷媚的身影在前面突然的走入一间大宅中,玉清子看周围的环境幽

静、四处无人,他起身一纵,跳上松树上,这本不是武林闻人应为之事,但事态紧迫下,他

也无从选择,他一看,果然是千手观音没错,他老早对玉女盟的其它五人垂涎已久了,如今

有了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他决定直接进入宅内,问雷媚一个明白,这一来可知道沉风儿的下落,说不定也可与雷

媚来个天雷勾动地火,玉清子不禁摸了摸鬓须得意的笑了出来,他振臂直敲大门,只听见雷

媚的声音:来了!这一娇声,不禁让年逾半百的玉清子心跳不已。

门一开,一个惊呼:掌门人,你怎么在这里!雷媚开门一看是玉清子忍不住叫了出

来。

雷女侠,没错,正是我武当掌门玉清子,我有些事要问妳,不知是否方便?玉清子

心中虽猴急不已,但以一代宗师的面貌仍保持的中规中矩。

此处不宜谈,请入内一谈吧!雷媚将玉清子引入房内,这也是让玉清子与谢婉儿两

人走入不归的陷阱的第一步。

玉清子随着雷媚的脚步入内,他看出来雷媚的内力全失了,显然一定有特别的遭遇,但

老成的他也不说破,他要仔细的观察,他也不时提醒自己不要掉入陷阱中。

两人坐定后,雷媚看着玉清子,突然幽幽的说:掌门人一定看出小女子内力全失吧!

玉清子在雷媚主动说出内力全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半年前,我们得知武林第一淫教-欢喜教准备自黑月谷出关,我们决

定先下手为强,那知,这时仇家放出的假消息,我们六人尚未到达集结地时,就被个个击破

了,陈蕾、张倩、周玉三人下落不明,等我赶到时,沉风儿已经香消玉殒了,而谢婉儿虽然

手刃了对方教主欢喜佛,而本身也中了淫毒,而我本人也中了蒲玉散功力全失了,所以,我

只好将沉风儿的尸体埋了后,将谢婉儿带来此处以躲避仇家,今日可见掌门人真的三生有幸

,小女子有救了,希望掌门人能垂怜帮助我们。雷媚说出伤心处不禁掩面而泣。

好了,别哭了,有我在这儿,没人敢动妳们一根寒毛,别哭了。玉清子轻拍着雷媚

的背部,玉清子从上面看着雷媚从脖子露出她欺霜赛雪的肌肤,他不禁感觉到他跨下的那一

份震动,那知道雷媚的身体却愈来愈靠过来,整个人依偎在他的身上。

掌门人,你先留下来陪我一下好吗?这阵子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刚才我真的连

门都不敢开,你摸,我心口的心跳还跳个不停呢?雷媚一边说一边将玉清子的手拉向自己

的胸口。

玉清子一听心中一荡,他忍不住随着雷媚的动作,把手移向雷媚的胸口,雷媚的衣服并

没有紧束,雪白的乳沟清晰可见,玉清子忍不住将放在她胸口的手开始轻轻的移动,而看着

雷媚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对着雷媚的玉乳开始搓揉起来,而雷媚也自口中传出娇喘,这一

来更是给玉清子鼓励,他慢慢的拉开雷媚胸前的衣襟,露出她雪白的胸口与大红的亵衣。

掌门,这样子可以吗?雷媚一边缠着玉清子一边说着。

不要说了。玉清子将嘴贴往雷媚的双唇不让她说话,更将她的手移向他自己的跨下。

好大!可是掌门人不行这样,你是清修道人。雷媚虽然这么说,但她的手却开始握

住玉清子的ji巴。

我要干妳!我要干千手观音的sāo穴,淫妇,快给我脱衣服。确定可以干到雷媚了,

玉清子的动作这时开粗暴与猴急起来,他这时用力扯坏了雷媚的外衣,这时雷媚一对豪乳包

覆在红色亵衣中,看的玉清子目瞪口呆,虽然他也干过不少侠女,而沈风儿是他干过最好的

货色,但是与雷媚相比,沉风儿是比不上的,尤其是她那对玉乳。

雷媚她也没有闲着,她的手已经解开玉清子的裤子,她的手已经握住玉清子的ji巴开始

套弄着了,她开始淫荡的摆动身体,以妖娆的神情媚惑着玉清子,玉清子这时已经忘记自己

是清修之人了,他这时整个头埋入雷媚的巨乳之间,手更是急着扯下她的亵衣,他准备要干

这位暗器闻名的女侠了。

可是,玉清子忽然觉得好象在侵犯自己的女儿。近亲相奸是违背伦理道德的,而且是兽

性行为。但是他已情欲高涨、热血沸腾了。他已踏足不能不侵犯女人的境地,这一瞬间他已

血液高涨到忘乎所以,忘了自己的身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