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一九八章现场逮住(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叔,不要嘛,人家以后还想呢?你说咱俩每次这样多舒服,你怎么会舍得呢?”马二红一怔,听这声音不是自己的婆姨姜莲莲的声音吗?不要脸的骚娘们,马二红几乎快要气爆炸。好你个不要脸的姜莲莲,你竟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看老子不把你们两个狗男女的腿打折,眼戳瞎?马二红两个拳头握得紧绷绷的,气乎乎地向着玉米林深处走去。

马二红本想利用逮住徐茂才与别的女人发生偷鸡摸狗的事情好好敲诈一下徐茂才,没想到徐茂才睡的女人是马二红他自己的婆姨,这可如何是好?是该要他俩的小命呢?还是要钱呢?马二红在生气之余又想到了钱。姜莲莲本身就是个烂货,她曾经让她二妈的后男人糟蹋过,现在让徐茂才睡一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不是正可以利用徐茂才睡的是自己的婆姨这个机会狠狠地跟他要一笔钱呢?这几年徐茂才可是徐家沟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

马二红是个要钱可以不要命的人,他只要能拿到钱才不会在意那顶绿颜色的帽子了。马二红拿定了主意,逐渐靠近了徐茂才和姜莲莲这对狗男女。马二红终于看到了他俩野战的场面,半老头子徐茂才正光着屁股,爬在姜莲莲的身上。

徐茂才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赶忙一骨碌从姜莲莲的身上下来,慌乱地往腿上套裤子。姜莲莲回头看见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死鬼男人马二红,一时间吓傻了眼,都不顾着用衣服把身体掩盖一下。

“两个不要脸的家伙,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敢做这等见不得人的事情,呸!既然你们不要脸,那么老子今天就让你们的脸彻底丢尽,老子一会儿召集全村的人,让他们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做了什么事情。”马二红不怕丢人,他这辈子做得事情尽是丢人事,可是徐家沟村的村主任徐茂才他却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他上有老,下有小,就是他不要脸了,他妻子乔红梅可怎么办呢?老爷子徐海富会不会当场气死呢?孩子们还有脸再回徐家沟村吗?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啊!

徐茂才慌乱地穿好了衣服,全身哆嗦得厉害,头上、脖颈渗出豆大的汗珠,他扑通跪倒在马二红的跟前,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求饶道:“二红,是叔对不起你,叔该死,叔该打。叔求求你了,你怎样都可以,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啊!这要是说出去,对咱们谁都不好听啊!”

“去你妈的!不好听?怎么你做下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还要老子给你们两个立块牌坊吗?真是臭不要脸的老东西!”马二红抬起腿就在徐茂才的胸口踹了一脚,徐茂才一个趔趄倒在了玉米地。

姜莲莲不住地哭泣,全身也筛粗康,这时才发觉她自己还光着下半身子,便慌乱地穿起了衣服来。“你妈的不要脸,你还穿什么衣服了?你妈的,你为什不去死呢?”马二红抬起腿又给了姜莲莲一脚,姜莲莲正在穿裤子,扑通一下又跌倒在玉米林里。

“二红,千错万错是我一个人的错,你就不要怪罪姜莲莲了。叔当年还曾经帮过你,你不记得了?你如果肯放叔一马的话,叔可以给你一些钱,怎么样?”徐茂才知道马二红的德行,只要给他钱,他的事情没有解决不了的。

“给钱?这可是你说的?十万元,一分也不少。”对于马二红来说,钱越多,他就可以在城里潇洒得越美。

马二红提出要十万元,徐茂才听后全身颤抖得更加厉害,目光呆滞地看着马二红。你马二红再怎么心黑,也不能要这么多呢?这么多的钱,要上哪里给你找去呢?

“怎么你不同意?不同意就拉倒,咱们回村子,让大伙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姜莲莲是个烂货可以不要脸,我就不信你徐大村主任的这张狗脸往哪搁?”马二红一把揪住了徐茂才的衣领,意思是现在就要回村了。

“不是不同意,可是你要的也太多了,你让我上哪里给你找十万元呢?能不能少点呢?”徐茂才难为情地说道。

“我不信你没有十万元,你骗鬼了吧?当了这么多年的村主任,tānwū了也应该不只十万元吧?还不要说你卖了这么多年的老玉米酒。”马二红打死也不相信徐茂才现在拿不出十万元钱。

“你说我tānwū了也不只十万元,你这是冤枉我了。要是放在别的有钱村,说不定可以tānwū那么多,可是咱们这个穷村子,村集体穷得叮当响,村上的正常开支都不够,哪还有多余钱让我tānwū呢?你说我卖了多年的老玉米酒不假,可是也挣不了多少钱呀,再说咱们村的人哪个没有白喝过呢?”徐茂才说着这是实话,他当村主任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好处,除了能挣点工资外,再大概就能沾光个出门的路费、饭钱、烟钱或者个别的招待费,当然退耕还林承包东山峁应该可以,可是才领取了两年的补助款,所以说徐茂才的家底还真拿不出十万元来。

“你少给我废话,你就说给还是不给?我马二红的忍耐心是有限的。”马二红做出了要走的动作。姜莲莲扑了过来,拽着马二红的腿,哭喊道:“二红,我错了,求你放过徐叔吧,是我想男人想得不行了,求求你放过他吧!”

马二红听到姜莲莲替徐茂才求情,心中的火更加旺盛了,挣脱姜莲莲的手,照着姜莲莲的头上就是一脚。姜莲莲“啊”地一声惨叫,再次跌倒在地上。

马二红这一脚踢得姜莲莲迟迟爬不起来。姜莲莲挨着一脚可是为了给徐茂才求情,徐茂才看着姜莲莲痛苦地倒在地上shēnyín很是心疼,一骨碌站起来,指着马二红说道:“二红,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你这一脚也太狠了吧?姜莲莲是你婆姨,并不是你的牲口。我跟她之间是不应该,可是你作为她的男人,却是一心想着钱,她怎么能有你这么一个混账男人呢?”

“你是一天不知道我是个混账男人?还是两天不知道呢?我告诉你徐茂才,我从小到大就是个混账男人。姜莲莲她是我婆姨,我想踢几脚就是几脚,怎么你看见心疼了?看来你们这两个狗男女睡得多了,还产生感情了?我马二红可以给你放出话来,只要你徐茂才给我拿出来十万元,你以后和姜莲莲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我绝对再不会管一下。如果你家的那个死婆娘乔红梅同意的话,你还可以把姜莲莲娶回家。”哪个女人等上这样的男人能受得了,姜莲莲到底在马二红心中算是什么?顶多就是值十万元的物件,别人给钱就可以转手送人。姜莲莲痛哭起来,她为她这失败的人生而伤心。

“二红,你妈的你不算人,你既然把话说成这样,老子即使有钱,也不会给你一毛钱,我会把钱给了姜莲莲,让她今后能过上好生活。”徐茂才说话的语气硬起来,面对马二红这种人,看来求情只会让他把你欺负得更难堪。

“我知道我不算人,你算人能干下这种事吗?你个老不要脸!你说你不给钱,那咱们现在就回村,让全村人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干下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马二红知道逮蛇要捉七寸,他知道徐茂才的最大弱点就是害怕让村里人知道使他丢尽脸面。

徐茂才当然不敢让全村人都知道这件事,他只好又急忙服软,说道:“二红,你不是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要那么多,我给你一万块怎么样?”

“你把我婆姨睡了,才给我一万块,你是不是打发要饭吃的了?我问你,你一共睡过我婆姨几次?一次一万元。姜莲莲你个不要脸的,你说说,你们睡过几次觉?”马二红就是个混账东西,算账都可以算得这么不要脸。

姜莲莲低着头不敢说话,徐茂才伸出一个指头,抢先说道:“就这一次。”马二红把徐茂才伸出的那根指头一把攥在手里,使劲向后扳,骂道:“放你妈的狗屁了,老子明明听你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怎么一共就这一次呢?你以为老子是个傻子吗?你如果不老实说,老子就把你的指头扳断。”

徐茂才疼得妈妈老子乱叫换,忙说:“一共两次,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你两万元,行不?”

马二红看到这扳指头还是有效果的,他再次用劲扳着徐茂才的手指头,说道:“让你不老实交待,我就把手指头扳断了。”

“好,好,我老实交待,你轻点好不?”徐茂才疼得直咬牙,赶忙求饶。他接着说:“前后一共三次,第一次在半沟,那次是去乡政府填表,回来得晚;第二次和这次都是在这块玉米地里。我要是说假话,天打五雷轰。”

“好,我就相信你。三次就三次,三次就给我三万元吧!”马二红松开徐茂才的手指头,打量着徐茂才的身子骨,啧着嘴说道:“我就不信你这个年龄还能满足了如狼似虎的姜莲莲,你的身子骨没散架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