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二〇二章伤神费心(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进入暑伏天气,每天早上太阳一出来就热得厉害,人们稍微动一动就会全身直冒汗。徐家沟村口的那几棵大白杨树不怕这样的天气,天气越炎热,它们的枝叶越浓绿,显得更加生机勃勃。

徐家沟村的人们也不怕这样的天气,他们这几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做着修房子钱的准备。修房子用来打地基和垫窑穴的石头必须要准备好,否则拿什么打地基,拿什么垫窑穴?徐茂成父子三人打石头动身早,打下的石头已经差不多够了,可是对于全村那些年老的和婆姨们,他们哪里敢在石畔上去打石头了?只好把家里的猪窝、狗窝、鸡窝、牛圈等拆除了,勉强凑够了修房子所用的石头。

徐家沟村的移民搬迁工程缓慢而又顺利地进行着,推土机白天黑夜不休息,老板和司机轮流上去推,用了五天五夜的时间,两块平整的地基已经治理出来。徐茂成和谢军军这两名忠实的计时员,一秒钟也没有给村上多计,推土机老板这几天没少在他俩面前求情,也没少给他俩递烟酒,可是他俩不吃那一套,既然村民放心地推选他俩当这个计时员,并且还挣着一点补助,那么就不能昧了良心。

地基完工这天,推土机老板对着徐茂才叫苦连天,直说徐茂才会用人,用对人了,怎么向这两名计时员说好话,给他俩又是递烟、又是上酒,他俩就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徐茂才笑了笑没说话,心想不这样盯着你,那不是让你钻空子了?你想推土机不动弹就挣钱,天底下哪有那么美的事情了?

“我和谢军军大体算了一下,总共用了九十五个小时二十五分钟。茂才,你过目一下。”徐茂成将记时本递给了徐茂才,徐茂成觉得他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为没让推土机老板多余挣村里人的一毛钱而感到高兴。

“怎么才九十几个小时?我的推土机这五天基本上一下都没休息,应该有一百一十个小时吧!”推土机老板高明星有点急了。

“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气急败坏,我都可以给你说的一清二楚。你要是不相信,你自己去看看计时本去,我要是少给你计下一秒钟时间,就把我的徐字倒写转。”徐茂成也绝不会妥协半步,凭什么要给你挣那些多余钱呢?

高明星从徐茂才手中接过来计时本,气呼呼地翻着,指着一处他觉得不对的地方,瞪着眼睛问徐茂成:“你给我说说这段时间是不是推土机还在响着?”

“推土机是在响着,可是你跑去上厕所去了,并且一去就是十几分钟,你说你上厕所的时间总不能给你计上吧?”徐茂才说得一清二楚,高明星气得直瞪眼。

“好了,这几天辛苦二哥和谢军军了,你俩给咱们村可节省了不少钱。这几天没睡好,也没吃好,赶紧回家休息一下吧,剩余的事情就由我来办吧。我看地基还有些不太平整,就让高师傅再给咱们往平推一推,往实压一压。明天咱们全村人到这里分地基。高明星,今天晚上就由你来推地,让你的司机回村里睡觉去。现在就发动推土机,你看看这一个峁的,那一个弯,这根本不行吗。”徐茂才脑筋一转便是一个想法,他现在就是想尽快把这两个计时员和高明星雇用的司机赶快撵走。

高明星发动了推土机,在徐茂才的指挥下来来回回推着。等到徐茂成、谢军军和司机走远后,徐茂才让高明星赶紧停下来。徐茂才从挎包里拿出来一瓶老玉米酒,说道:“高老板,我今天再给你多计上两个小时时间,你让推土机就这样响着,响到天黑了后,才可以熄火。咱俩今天就在推土机上喝烧酒,一直喝到大天亮,怎么样?”

“你徐主任安排的,我敢不听吗?你的意思我明白,今晚上剩余的时间应该差不多还有八个小时吧,这些就是你的了。八个小时九百六十元,我给上你一千元。”高明星是个聪明人,他从兜里拿出来一千元塞进了徐茂才的兜里。这可能就叫做互利互惠吧,这也应该叫做实现双赢吧!

“哈哈哈,你高老板真是个豪爽之人!”徐茂才兜里一下子装进了一千元,心里当然高兴啊。他睡了马二红的婆姨,被马二红跟他要了一万元,加上这一千元,到目前已经想办法弥补了六千元的损失,这时候感觉到心已经不是很疼了。

“哈哈,你徐主任也是个讲究之人,咱们今后就是哥们弟兄,你要是用的着兄弟的话,你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忙。”高明星打开了酒瓶,从推土机上拿出两个纸杯子,倒满了两杯酒,一人端了一杯酒,每人大大地喝了一口。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弯新月斜挂在瓦蓝色的天空中。徐茂才和高明星大口喝着酒,彼此不忘记吹捧着对方,这情景还真有些“煮酒论英雄”的感觉,可是把他俩说成英雄似乎有点玷污了这个词语。

第二天早上,揉的皱皱折折的记时本上果然多出来徐茂才歪歪扭扭的几个字,高明星给徐家沟村推地基的总时间变成了一百零五小时二十五分钟。徐茂才算出了总账,由于村上现在没钱,只好待到移民搬迁补助款下来后一次性结算。等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那位雇用的司机发动着推土机,昏昏沉沉的高明星与徐茂才紧紧地握了握手,有些不舍地爬上了推土机的驾驶室,坐在司机的旁边。司机开动推土机,走下了坡,慢吞吞地向着前沟走了。

哎,累啊!为了这兜里的一千元,真是既伤身,又费心,可是牲口挣得都让驴吃了,马二红这个叫驴小子,老子迟早才能给你把三万元打闹够呢?徐茂才看着渐行渐远的推土机,感觉到全身疲惫不堪,想到马二红后全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徐叔,你真是我们的好村主任!为了村集体的事情,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你看现在这两块地基够多么的平整,都快比睡得炕还要平了。徐叔,你真是太辛苦了,过来吃早饭来!”姜莲莲手提着送饭罐子,见到徐茂才满口尽是赞美之词。姜莲莲这几天想明白了,她的老汉不算人,敲诈了一把子徐茂才,她可不能再亏待了徐茂才,她要伺候徐茂才一直到老。

“莲莲,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一定会说闲话的,我一会儿回家再吃。”徐茂才通知了全村人今天早上吃过饭后要在这里分地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村里人就会陆续赶来,如果看到姜莲莲给他送饭吃,村里人肯定会有看法。

“那怕什么呀!你为了村集体的事情,我作为一个会计给你送饭,那是很正常的吗。你就不要多想了,我从今往后也不会在乎村里人怎么说了,我就是要对你好。”姜莲莲看到徐茂才不肯过来,她就走到徐茂才的身边,把罐子递给了徐茂才,然后又从兜里拿出来两颗煮鸡蛋来。姜莲莲把两颗鸡蛋相互对着轻轻磕破,剥去蛋壳,露出了滑嫩的鸡蛋来。姜莲莲把剥好的鸡蛋放在了徐茂才的嘴边,看你徐茂才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徐茂才真的很受感动,他婆姨乔红梅虽然对他很好,可是这时候也没见她送饭来啊,更不要说姜莲莲还给他煮了鸡蛋,并且亲手为他剥开,亲手送到他的嘴边。什么也不想了,顾虑再多都是他妈的王八蛋,徐茂才咬了一口鸡蛋,他觉得这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鸡蛋,他甚至觉得吃的就不是鸡蛋,仿佛是姜莲莲胸前的玩物。

徐茂才突然感觉到身体上的疲劳瞬间消失殆尽,乐呵呵地说道:“姜莲莲啊,你真是对叔太好了!叔今后怎么会舍得不理睬你呢?叔身边有你,叔感觉到心情十分舒畅,就是让叔现在死了,叔也心满意足了。”

“叔,你说的是什么话呢?我还没有伺候够你呢?怎么会舍得你把我丢下呢?”姜莲莲听徐茂才这么说,她的心中也是一阵阵感动,她的男人马二红都没有给她说过这么肉麻的话。

马宝亮平常干什么事情都是吊儿郎当的,没有个积极劲儿,没想到今天早上是第一个前来的,他看到徐茂才和姜莲莲站在一起说话,先咳嗽了一声,说道:“徐家沟村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真是辛劳,怎么一天忙的吃饭都顾不上回家去吃?你这个茂才老弟真是有福气,家里的婆姨还在等你吃饭,没想到就有人给你把饭送前来了。跟你比起来,我马宝亮真是枉活了一辈子,我大概就是三天不吃饭,也不会有人给我送饭吃。哎,人比人,气死人啊!”

“谁说没人给你送饭吃呢?你如果上山劳动,我会按时给你送饭来,可是你就知道赌博。你不是说赌博人饿不死吗?还用我们给你送饭来吗?”马宝亮话音刚落,他的二女子马二梅和二女婿徐平就走到了他的跟前,马二梅没有给他父亲马宝亮好言语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