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二〇六章发誓改变(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掌声过后,曹兰花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曹兰花都曾经是咱们徐家沟村的人,大家没有忘记我,我更是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大家。听说咱们村新修房子,我高兴得几个夜晚都没有睡着,我为大家即将能住进新房子过上好日子而感到高兴。我曹兰花是个苦命人,这个大家都知道,在我的身上可以告诉大家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命运有多苦,大家都不要轻言放弃,那样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曹兰花的讲话又迎来了一阵掌声,徐茂才说道:“曹兰花的这片心意,我们全村人都不会忘记。曹兰花希望我们每家每户都能过上好日子,我们今后要加倍努力,不怕累,不怕苦,咱们全村人一定要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全村人乐呵呵地来到wēixíng面包车跟前,按照徐茂才所说的数量领取了米面油,曹兰花也被全村人留住让她怎么也要吃了中午饭再走。曹兰花被徐茂才安排在了洋槐树的阴影下坐着,徐茂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几瓶健力宝饮料来,招呼着这位对徐家沟全村人都有情有义的恩人。

干活的人们在曹兰花的注视下更是铆足了劲地干活,修房子的场面十分热闹,甚至外来的匠人都不愿意偷懒,他们可不愿意在曹兰花这样不仅漂亮而且很有情义的女rénmiàn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临近中午了,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曹兰花拿出一顶凉帽戴在了头上。送饭的婆姨们担着饭桶走了前来,看到曹兰花后都很是惊奇,都热情地邀请曹兰花吃她家的饭菜。曹兰花并没有挑三拣四,把每家的饭菜都吃了一点,她感觉到今天不管吃什么饭都很香。

徐家沟村的人多数都十分善良,也懂得人情世故,他们知道不能白拿曹兰花的米面油。吃过饭后,男人们便打发婆姨们回家给曹兰花拿点东西来。田玉芬拿前来一xiāngzǐ土鸡蛋,高秀英提着一筐子鲜红的西红柿和青翠的辣椒,乔红梅提着一筐子嫩绿的豆角,马大梅和马二梅更是冒着太阳,爬了一回顶天峁,在果树地摘了一些成熟时间比较早一点的苹果来,王奶奶也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提着一篮子鸡蛋前来了。

曹兰花来的时候拉着一车的米面油,回去的时候也可以说是满载而归,虽说她一再拒绝,可是朴实善良的人们硬是给她装进了车,她要是不拿这些东西,他们可就伤心了。曹兰花这次回徐家沟村很受感动。人与人交往,当你给别人一片好心时,别人也会以心相待。

曹兰花在徐家沟村全村人的依依送别之下坐着qìchē走了。即使qìchē已经看不到影了,人们还在张望着。徐茂成感叹道:“曹兰花这次回村来对咱们村的人真是够意思!她虽然是个婆姨女子,可是一般的男人们都做不出来啊!有的人活了一辈子,挣下了不少的钱,可是我们谁也不会说他的好,但是,我相信我们村今后很长的时间都会说曹兰花的好。”

“是啊,咱们和曹兰花非亲非故,人家给咱们送回来一车的米面油,我还没见谁家的亲生子女这样做过?”一旁的王起富老汉更是眼泪汪汪地说道。

曹兰花这次回村,心中触动最深的人应该是村主任徐茂才,他不止一次在心底谴责过自己,这几年来,自己像只蛀虫一样吸取着村民的心血,与曹兰花比起来真是枉为一个七尺男人。徐茂才,你应该像个男人一样活着,你就不应该做出对不起村里人的事情,你更不应该把马二红跟你要的钱摊派在徐家沟村全村人的头上,难道你不怕到时候全村人指着你的鼻梁骨骂你吗?徐茂才的心中激烈地斗争着,他觉得他这些年做得那些事情十分肮脏,他觉得他对不起全村的老百姓。徐茂才有了这个想法后,便首先想到要让姜莲莲把开下的那张报销五千元的条子撕掉。

修房子忙忙乱乱,徐茂才一直心事重重,盘算了几天后,他终于想通了,他要回到从前,要作为一个负责、本分、正派的人,这就要把曾经多吃多占的东西原原本本吐出来,这也要彻底与姜莲莲断绝那层关系。

一天又忙完了,村里人又整整干了一天活,身子骨快要散架了,他们听到徐茂才说收工后,便急匆匆地向着老庄子走去。那几个匠人昨天夜里与马宝亮打了一场麻将,这时候便又心疯着要和马宝亮打麻将,一路小跑便不见人影了。

徐茂才这几天是心累,身体却没有干多重的苦,他看着把一些工具收拾起来,发觉姜莲莲还没有走。天色暗了下来,一轮圆月从山顶爬了上来。徐茂才点着了一支烟,说道:“姜莲莲,叔有事对你说,你今天回去把那张开好的五千元条子撕了!”

姜莲莲不解地问道:“你撕掉这张条子,就意味着你要承担这五千元,你是不是脑子里进去水了?要么就是让驴踢了?”

徐茂才平静地说道:“莲莲,叔没跟你开玩笑,叔是认真的。让村集体承担睡女人的钱,这种事是人能干出来的吗?我现在想清楚了,一个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如果单单是为了钱,那么这个人就没有多少价值,甚至像我一样成为徐家沟村的害群之马。回过头来,看我这几年所做的事情,我觉得我都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内心里受到了强烈的谴责。你能明白我吗?”

姜莲莲听了徐茂才的话有点小小的感动,忙说:“那就按照你徐叔说的办吧。你能变成这样,也不全怪你,我也许也有一定的责任。今天我听到马大梅的儿子马谢骂我的孩子,他骂道,你妈是个烂货,你就是个野种。我的孩子被他骂哭了,我也跟着哭了好长一阵子。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事情,让孩子承受这种难堪呢?现在孩子还小,也许不会痛恨我,等到孩子长大了,他们会不会恨我呢?会不会不要我呢?这件事我今天想了一整天,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了孩子们以后能昂起头来做人,我要改变我自己。我姜莲莲发誓,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做一个随便的女人。徐叔,咱俩就到此为止吧!”

“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咱们俩个亡羊补牢,也未必就迟了。你为了你的孩子,发誓要作为一个好母亲;我为了父母,为了妻子,为了两个孩子,也要堂堂正正做人,绝对不再做出让人唾弃的事情来。”徐茂才说完便大步走了起来,他感觉到今天真是长久以来难得的一身轻松,他和姜莲莲彼此都没有了龌蹉的想法,身体和心里一下都彻底解脱了。

“叔,你等等我,我害怕!”姜莲莲赶忙小跑起来去追徐茂才。徐茂才和姜莲莲今天终于敢大放宽心地走进了村口,乔红梅看到他俩相跟在一起,心中很不是滋味,徐茂才走进院子后便给他吊着一张脸。

徐茂才笑嘻嘻地说:“哎呦,是谁又惹你不高兴了?吊着一张驴脸多难看!”徐茂才本意是想跟乔红梅开个玩笑,没想到这句话却火上浇油。乔红梅生气地说道:“我的脸难看,你可以看那小妖精的脸啊。我看我死了,就让那个小妖精服侍你吧!”

徐茂才没想到乔红梅今天会这样暴躁,急忙给她说了好一阵子好话。乔红梅的心软,从锅里端出来饭菜放在了徐茂才的面前,徐茂才笑呵呵地说道:“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服过谁,但是我现在是真心服了你。你也太狠心了吧,你不高兴是不是就我给我吃饭了?我徐茂才今天给你发誓,我要回到原来的那个徐茂才,我不仅要疼爱你,而且绝不伤害你,让你要活得幸福、快乐。”

乔红梅听了徐茂才的这番话,早已经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要想让女人高兴,就应该给她说好听的话。徐茂才看到乔红梅非常知足的深情,他突然觉得还是乔红梅好,她不仅贤惠,而且想当年十分漂亮,和姜莲莲做了那些对不起乔红梅的事情,现在真是后悔啊!今后一定要用实际行动和更多心意去关爱她,来弥补曾经的过错。

“红梅,我想问问你,要是我曾经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会不会原谅我呢?”徐茂才担心那件事万一败露,乔红梅能不能接受得了这件事情。

“我还能怎样?咱们都这个年纪了,只要你能改正,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发生,我就只好把它装进肚子里去强忍着。你要说我不伤心那是假的,你有时候一回来就躺在炕上呼哧呼哧地睡着了,你不知道我那时候真想把你口和鼻子摁住,把你捂死。听着你的呼噜声,我一个人钻在被子里偷偷地哭泣。”乔红梅不是不知道徐茂才与姜莲莲有问题,只是她还真不愿意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她多么希望徐茂才能回心转意啊。

“这么说,你都知道。我徐茂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发誓要是再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今生不得好死。”徐茂才扑通跪倒在乔红梅的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乔红梅,期望能得到她的谅解。

“男人膝下有黄金,你只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我是你婆姨,你怎么能给我跪下呢?我相信你一定能改变,快点起来吧!我就等着你这一天。”乔红梅把徐茂才赶忙扶了起来,徐茂才把乔红梅紧紧地抱住,久久不愿放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