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二〇七章吓个半死(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发誓做出改变的人还有姜莲莲,既然今后要做一个不让孩子丢脸的女人,那么首先要改掉自己那随随便便的坏毛病。女人本身就不能随便,特别是在男rénmiàn前更不能想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做什么就是什么,应该表现出矜持、本分的一面。

姜莲莲前几天在那位中年匠rénmiàn前讲过笑话,让中年匠人一眼便认出姜莲莲不是好鸟,肯定会是很容易到手的女人,所以他这几天便时刻惦记着姜莲莲。

这几个匠人真是好体力,干了一天的活后还不累。现在已经夜深了,他们正坐在马宝亮的麻将桌钱打着麻将。马宝亮真是个脑子里进去水了,一个人和他们三个人玩打麻将,他们三个人之间有暗号,马宝亮不输除非手气好的滚烫,或者用打麻将人常说的手气好的尿血了。

马宝亮昨天夜里手气好,一卷三胜了,可是没赢多少钱。今天晚上就没有昨天那个吃狗屎的命了,牌上的太慢了,打着打着,有一个人就胡了。能不胡吗?他们三个匠人只要一个人听牌后,便拿手指出上了暗号。如果听下个三六万,左手就放在麻将桌上,拇指和食指连成一个圈,其余三个指头伸直,在麻将桌上轻轻敲一下,其他两个便明白了,牌中只要有三六万,拆开一附也会打出去,反正谁赢都一个样,打完麻将后他们三个人会偷悄悄的把赢来的钱分了。

马宝亮这算是上了贼船,可是他却不知道内情,只觉得每次人家都会胡的这么快,他却一盘也胡不了。麻将一盘不胡,一般打麻将的人这时候都开始骂骂咧咧起来了,可是马宝亮却镇定自若,不就是输几个钱吗?

那位中年匠人今天真是赢畅快了,其他两位匠人便乐呵呵地说道:“哎呀,我说老张,你今天怎么这是交了狗屎运了?怎么牌牌都胡?手气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老张便笑眯眯地说道:“不是狗屎运,是交了桃花运了。哎,老马,你们庄的姜莲莲怎么样?”

马宝亮对老张的话心知肚明,从他笑眯眯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图谋不轨,他肯定是想打姜莲莲的主意。马宝亮摸起了一张牌,是光板,看都没看扔了出去,笑呵呵地说道:“你算是看对人了,姜莲莲就是这张光板,你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

“光板好,她是光板,我就是红中,专门攮光板。”老张摸起来一张红中,“咣”的一下放在了光板上,其他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打麻将就是这么有意思,女人的话题在麻将上也可以体现出来。一条可以说成野鸡,三条可以说成裤衩,五条可以说成中间红,还有二筒可以说成罩罩,等等。

“这么说,你是对姜莲莲看上眼了?这好办,一会儿麻将场散了,我家坡下再往过走一户就是姜莲莲家,她老汉常年不在家,这黑天半夜不正是个好机会?”马宝亮也是个老不正经,还给老张出了这个馊主意。

“嘿,我看行。我一会儿下去就去敲她家的门,她要是开门就不是好活了我了吗?要是不开门,我就只好悄悄地溜了。”老张真是开心坏了,他的牌已经听了,他都忘记给打暗号,马宝亮总算是开胡了。

这场麻将打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这三个匠人三卷一,可是也没赢多少钱。其他两个人前到村上给准备的空窑里睡去了,老张却借助着月光偷偷摸地溜进了姜莲莲家的院子。

姜莲莲家的院子一共一线四个破旧的窑洞,中间两个窑洞上都挂着门帘,老张便断定姜莲莲就应该住在这两个窑洞里面,可是不知道应该是哪一孔呢?老张只好爬在一个窗子上低声叫道:“莲莲,你在窑里吗?莲莲,我想和你说说话。”

老张也太冒失了,也太不把这院子的人放在眼里了,他竟然敢这样大胆地骚扰姜莲莲。要知道这个院子的窑洞里,有三个窑洞里都住着人,不仅住着姜莲莲,而且还住着郭毛女,还有她们的老公公马算盘子。虽说马算盘子如今已经奄奄一息,可是他还毕竟活着,他听到了有人胆敢这样跑到家里来骚扰他的儿媳妇,他便挣扎着起来,溜下了炕,顺手拿起地上的一根烧火棍,十分艰难地向着屋外走去。

老张现在是冲着郭毛女的窗子低声叫着,他的叫声惊醒了窑洞里面的郭毛女,她顿时觉得十分害怕,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这大半夜窗子外边站着一个男人,郭毛女第一预感就是这个男人肯定是会不干好事,可是她仔细一听这个男人却是再叫姜莲莲。怎么办呢?要不要给他说一下你找错门了呢?这样不就是把这个男人推向了姜莲莲了吗?可是要是不说,这个男人就像一只公狗一样叫着,真是让人害怕呀!姜莲莲,你就不要怪嫂子了,谁让你白天喜欢和这些男人嬉皮笑脸呢?这不是你招惹来的吗?那么就应该由你来摆平吧!“你找姜莲莲?姜莲莲在隔壁!”人就是这样自私,郭毛女还是把这个男人推向了姜莲莲。

老张果然走向了隔壁,爬在窗口低声叫道:“姜莲莲,开一下门,我想和你睡一觉!姜莲莲,快开门!咱俩睡一觉。我可以给你二百块钱。”老张这时候已经认定了这孔窑洞就是姜莲莲的窑洞,所以说得更直白了。

窑里的姜莲莲听到叫声后醒了过来,立刻明白了门外的这个男人的意思。要是等到前些日子,说不定姜莲莲真得还会下去开门,可是如今的姜莲莲已经要痛改前非,她发誓要做一个不能再给孩子丢脸的女人,所以今天老张是找错人了。

姜莲莲立刻爬了起来,破口骂道:“你回去和你妈睡觉去!你妈的驴眼睛瞎了,你敢跑到老娘的门上骚扰老娘,你等着,看老娘不把你的驴眼睛戳瞎了!”

“莲莲,我不是别人,我是老张,你怎么能骂我呢?快把门开开,如果让别人听见还真不好看。”门外的老张以为姜莲莲这样认错人了,试图再坚持一下,或许姜莲莲就会把门打开。

“我不管你是老张也好,老李也罢,你怎么能敲你奶奶的门呢?你要是还不走,老娘下来把你的狗腿打断了。”姜莲莲愤怒到了极点,真恨不得跑出门外把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刀子捅了,可是就是担心打不过他,还会把他招引进屋来。

“莲莲,你听我说,我觉得你很带劲。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和你睡一觉。你们村的人不是说你只要别人开口,就不会让人空走吗?怎么今天就要把我拒在门外呢?”老张现在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想和我睡觉?你为什么不回家和你妈睡觉去呢?你快点走,不然我就喊人了。”姜莲莲在家中大声地喊道,她再也不会做出让孩子们丢脸的事情了。两个孩子也被吵醒了,听到外面有人,都十分害怕地靠近了他们的母亲姜莲莲。

“莲莲,你太让我伤心了!我不就是想和……啊……鬼啊……”屋外的老张惨叫了几声,屁滚尿流地跑出了院子。

原来马算盘子走到了院子里,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死缠烂缠着要和二媳妇姜莲莲睡觉,他二话没说就使出全身力气,拿着烧火棍朝着这个男人头上抡了过去。老张的头上挨了一棍,他哪里顾得头上的疼痛,他都不确切眼前的这个瘦骨嶙峋的老头是人呢?还是鬼呢?只见他头发所剩无几,两眼深深地陷了下去,脸颊倒是突出来很多,很像是一个死人的头颅。老张瞬间吓傻了眼,双腿感觉到不由自己使唤,大叫一声“鬼啊”,便头也没敢回地跑出了院子。

“让你像只公狗似的嚎叫,看我不把你揍扁了。”马算盘子十分艰难地说道。屋里的姜莲莲听到是马算盘子的声音,立刻明白了是她的老公公把那个男人撵走了。这下,他们母子三人便可以放心地睡了。

难道真的遇见鬼了?太可怕了!老张胆战心惊地跑回了所住的窑洞里,一骨碌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把身子和头包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再看见不该看见的脏东西。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今天老张着实体会到了干坏事所遭受的下场,要不是自己骚情,去骚扰人家的婆姨姜莲莲,怎么会能碰见那么可怕的东西呢?天灵灵,地灵灵,我张怀才再也不敢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了,求求你就放过我这一马吧!

那两位匠人还没有睡着觉,刚才一直再探讨着老张有没有得逞,老张是不是舒服了一个没敢看?没想到老张却急匆匆地跑回来,二话没说,便躲进了被窝里,还时不时听见老张打哆嗦打得腮帮子直响,看来老张受到惊吓了。他俩怎么叫老张,开导老张,老张就是不敢把头探出来。大夏天,用被子捂上一夜,人会受不了的。

第二天后,老张感觉到全身发软,每个关节都疼痛不堪,可能是病了,并且接着几天都没有干成活,马算盘子这一吓可真是威力不小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