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林三爷】(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陈潇年纪毕竟不大,心中不以为然,脸上表情不自觉就表现了出来。

萧老太爷看在眼里,哼了一声,慢慢沉声道:“年轻后生少不更事,不知道林老的厉害。当年林老一声令下,天下群豪无不尊崇。只要拿了林老的一张名帖,从东边山海关走到西边新疆伊犁,从北边关外走到南边福建,不管是绿林好汉还是马匪杆子,都没有一人敢动你一根指头。”

陈潇听了,也只是挑了挑眉头。

萧老太爷吸着水烟,看着陈潇挑眉的表情,也只是叹了口气:“你不懂,你不懂的,后生娃乱说话,若不是……我就要打你了。林老武功盖世,又哪里是我们这种常人能猜度的!”

萧老太爷说了这么一句话,陈潇听了,也没做什么反应,可是落在旁人耳朵里,包括萧情和侍立在旁边的几个年轻汉子,都是脸色巨变!

这位萧老太爷看似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土老头子,可实际上的身份却是大大的了不起!身为萧门的当代族长,以萧家这样的武术世家世代豪门的地位,这位萧老太爷,夸张一点说的话,几乎是现在武林公认的第一人了!当然了,似老田那种隐居的老怪物不算。\\\\\\

以萧老太爷这样的身份地位,只要跺跺脚,南北武林都要抖上三抖的顶尖人物,却说出对那个林老的武功连猜度都不敢这样的话来……叫人如何不震惊?

“昔年林老一把剑,使得当真是神鬼莫测,那简直就是剑仙一般的人物啊!只是这样大本事的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原本是无缘结交的。但是他老人家却没有什么架子,对人又肯折节下交,天南海北地武林豪客里,受他恩惠的着实不少。”

陈潇皱眉:“这么说来,也不过就是一个道上的豪强罢了,值得人这么尊重吗?”

萧老太爷摆摆手:“你错了,若只是本事大,这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也不在少数。可像林老这样的真豪杰却没几个!昔年林老热血热肠,除了他老人家的本事盖世之外,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最后才立了他的一世英名!唉……只可惜,好人没好报啊!”

陈潇点了点头,问道:“怎么说?”

“哼,怎么说?当年我年纪还小,这事情还是我老子告诉我的。可惜。晚生了几年,没有能和林老一起去做那惊天动地的大事!唉,否则地话,纵然肝脑涂地。又何所惧!”

萧情忍不住问道:“老太爷,能得您这么崇敬,这位林老,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萧老太爷嘿了一声,忽然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横眉道:“昔年中日国战,那小日本鬼子占了东北关外三省。又把爪子伸到了长城来了!长城一战的时候。那次林老就发了帖子,号召咱们汉人地好汉子们热血报国!当时林老投身进了晋军辅佐傅作义将军。天下各路有本事的汉子,有单骑千里的独行侠。也有纵横一方的大豪,也有一路绿林道的总瓢把子,聚集了百十条好汉,随便拉出一个来,那都是响当当地顶尖人物!在林老的统领下,大伙儿在傅作义将军麾下编组了个特务营。===在那次抗击日本人入关的长城大战中,和日本鬼子大打了一仗!正面的全军万马打仗,咱们这些人不顶用,但是林老却带了大伙儿出了关跑到敌后去,特务营专挑日本鬼子地运输队和卡哨碉堡之类后勤站的地方去偷袭!嘿!也就是那个时候,大伙儿对林老算是彻底归心啦!”

顿了顿,萧老太爷却叹了口气,原本满脸红光的样子,神色却黯淡了几分:“只可惜,那年月,那些好汉子们就算再肯流血,上面的那些当头的混蛋却是软的,林老带着一帮英雄好汉在敌后干得风声水气,却奈何不了上面的人卖国!!最后长城大战咱们终究是输了,华北也丢了。后来日本人把那满清地末代小皇帝溥仪拉去弄了个满洲国,想把咱们地东北三省弄个合法的名目强占下去,林老一怒之下,就决定去行刺那个混帐伪皇帝!只可惜,日本那会儿也派了无数高手在东北,那次行刺终究是失败了,听说林老杀了几个关东军地高级将官之后,杀得血染长衫,还有一帮子什么日本来的高手,听说有什么姓安倍地,还有什么姓北条的……被他杀了十七八个。”

姓安倍的?

陈潇听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动。这日本姓安倍的高手,恐怕不是什么武者了,而是阴阳师吧!

而原本他心中对这个劫持了自己朋友的“林老”颇有恨意,方才听这位萧老太爷那么推崇这人,还颇不以为然。但是现在听萧老太爷这么说,这个姓林的高人,居然还是一个在昔年那场国战之中挺身而出的大英雄,如此一来,心中倒真的生出几分尊敬来。

“唉,当年满洲那场刺杀,听说林老从那皇宫里一路杀到了城外,杀得路都染红了!只恨那伪皇帝溥仪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叫林老找他不着!他就在千军万马之中,多少人也挡不住他!那事情,虽然消息被竭力封锁,但是偶尔知道一点儿内幕的人,谁不挑一下大拇指,赞一句真豪杰!只可惜,这么好的人儿,老天却待他不公啊!”

“是怎么不公了?”萧情已经听得眼睛里满是激动的味道了,忍不住就追问起来。===萧老太爷先是叹了口气,抬起手来,往西北的方向指了指:“你们在k市,自然是知道一个地方的。k市是民国时候的首都,当年日本鬼子打到了这里,溃败,把个自家的首都都丢给了鬼子。那个时候,林三爷就住这儿,当时军队溃败得太快了,还有一批重要的物资没来得及运走,堵在了燕子矶码头那儿。日本鬼子的军队已经打过来了。林三爷和一批好汉子,在燕子矶和日本人一场血战。只可惜,那么多江湖上的英雄好汉,却有大半倒在了日本人的机枪下!嘿!说起那些好汉,哪一个不是有大本事的人!枪炮这种东西,如果他们要走的话,自然也伤不得他们!只是身后就是燕子矶码头的货船,他们如果一走了之,那就等于拱手送给日本人了!可怜那些好汉子啊!我听说有一位名字唤做草上飞的英雄,据说一身轻身功夫,跑起来的时候子弹都打不着他!可那场血战,却不能跑,只能硬抗日本人的刺刀和枪炮,最后被打成了马蜂窝一般!最后大伙儿尽数都战死啦!就连林三爷那样神仙一样的人物,都受了重伤,最后被日本人围上后,日本人知道他的身份就是当初在东北大闹的那个,一心要把他活捉,林三爷就跳了长江!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被江水冲到了下游,大难不死。唉……只可惜了……”

“可惜了什么?”这次连陈潇都忍不住问了。

萧老太爷的脸色铁青,眼角肌肉乱跳:“林三爷的一家妻小,当时都从北方搬了过来,住在了k市里。林三爷当时在燕子矶以身当敌苦苦血战,却没有来得及分身去城里把妻小接走!日本人打进来得太快,都陷在城里了……”

陈潇和萧情都是脸色一变。

这话里的意思,两人都明白了!

昔年那场国难,k市作为首都,被日军占领之后,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将k市满城杀得血流成河!数十万手无寸铁的平民和放下武器的战俘被屠杀殆尽!林三爷的一家妻小如果当时还在城里的话……那么就绝无幸免的可能了!

沉默了会儿之后,萧老太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寂寥:“那次之后,林三爷虽然大难不死,但是却大病一场,听说他吐血一升,就此消沉了下去,不再问世事了。可惜了一个铮铮铁骨的英雄!

“他……他为什么不报仇?”萧情问道。

“报仇!?怎么报?”萧老太爷冷冷哼了一声:“我辈武者,纵然练到林三爷那样的绝顶如半仙一般的境界,一个人又能当得了多少军队?一百人还是一千人?那日本鬼子的军队何止成千上万?林三爷一个人纵然神功盖世,他全身是铁,能碾几颗钉?几十万军队都一路溃败下去了,难道让这些民间的人自己去用血肉之躯抗衡吗?!林三爷报仇能怎么报?他一个人能把占领k市的日本鬼子几十万军队都杀光吗?!”

顿了顿,他低声道:“后来林三爷病好之后,一个人去了燕子矶,弄了块石碑,将燕子矶那场血战时的十几位罹难的好汉的名字都刻了上去……那块石碑的拓文现在还被我存在了家里。只可惜,那时候,林三爷的心已经寒了!溃败,你就算肝脑涂地,一腔热血都喷尽,又有何用?!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林三爷的消息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