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灵媚夫人一眼便看出了柳飘絮乃是身手不凡的高手,一个高手没事跑到万花楼来跟一个姑娘闹腾,这不是明摆着的不怀好意吗?因此灵媚夫人完全有理由认定胭脂所说并无虚假。柳飘絮原本想要转回的身子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微微一愣,硬是停止了身体的转动,而是清了清嗓子用一股不属于自己有着一分苍老的声音缓缓回道“姑娘说笑了,在下实在无心得罪,刚才之事也纯属误会,还望姑娘谅解。如果无事在下就先走一步了,来日再来请教。”话音刚落,柳飘絮那单薄的身子便直冲门外,仿佛炮弹一样的朝着门外跃去,比之刚才与朱富贵手下嬉闹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然而就在其要至门旁之时淡蓝色的身影再次闪现而出,随后啪的一声脆响柳飘絮便比直冲更快的速度摔了回来。灵媚夫人清亮的嗓音再次响起,给人一种庄严的压仰。“哼,我万花楼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今个的事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并不介意把你拉去送官。”送官?在座的哪个不知道知府大人对灵媚夫人的那份厚爱?如果送官估计不要灵媚夫人发话,那位想在红颜知己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康大人便会直接弄残这小子。柳飘絮摔倒在地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紧紧的捂住自己被打的面颊,内心中充满了无奈,刚才灵媚夫人的那一掌柳飘絮凭着神龙连环步,原本是可以轻而易举的闪避的,可是由于柳飘絮不想过早的暴露出自己的底牌因此宁愿狠狠的挨上一掌也是不肯轻易露底,毕竟如果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使出了这种出神入化的步伐,难保不会引起别人的窥视,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柳飘絮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财不见光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更何况如果此事传到萧家估计后果更加严重,贪得无厌的萧家很可能因此提前对自己暗下杀手。胭脂看到柳飘絮被灵媚夫人一掌打翻在地,那兴奋劲儿比跟十八个大汉做爱还要激动,微微扶了一下怎么额前飘逸的秀发,眼角之中充满了不屑于藐视,机灵的眼神微微一动,看其样子就明白此女正准备落井下石。“公子,你为何要到我们万花楼生事?何必再隐瞒下去呢,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是背后受什么人指使?我们夫人虽然抱着和气生财的想法为人处事,但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对我们有所欺压,所以胭脂劝您一句还是早说为妙。”柳飘絮懒懒的躺在地上,手掌轻轻搓动刚才被灵媚夫人扇过的面颊,说实话灵媚夫人刚才那一掌虽然不会给柳飘絮带来什么大碍,但打在面颊上也照实不轻,难免会引起面颊得红肿。可是介于周围人群太多,柳飘絮又不想暴露的太早,于是只能把实情说来“我可不是来生事的,是你们的人太过嚣张,仗着万花楼的势力打算压死人,我只不过是来找人的,谁知道人还没找到就迎来了你们万花楼中姑娘的欺压,你们万花楼势在大,也不能如此蛮不讲理吧?”“你说谁蛮不讲理了?我们万花楼做事向来遵规守据。哼,我看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乖乖就范的。夫人这厮太狡猾了,要不让人把他带下去好好审问一番?”胭脂见柳飘絮如今被打在地还如此嚣张,心中怒火更胜,于是便跑到灵媚夫人面前继续煽风点火,心中也不无邪恶的暗骂着“哼,你接着给老娘嚣张,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等把你关起来之后,看老娘不好好的折磨你。”灵媚夫人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柳飘絮,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灵媚夫人突然感觉这个少年如此熟悉,虽然对方紧紧捂着那已经浮肿起来的面孔,但对方的一举一动居然跟他是如此的相向。胭脂看灵媚夫人并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就在这时柳飘絮不甘的愤骂再次响了起来“蛮不讲理的就是你,小爷今个还告诉你了。你不单单是蛮不讲理,还自已为是的很,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不断的买卖,你凭的什么?不就是凭的胸大无脑么?人家说青楼女子都乃是被迫屈身,而你却是天生贱相,青楼女子高尚的品德都是毁在你这种人的手中的。”“什么?你可真是一个刁民,来人呢,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个混蛋抓起来?”本来没有灵媚夫人发话,胭脂还不敢直接抓人的。如今被柳飘絮这一番谩骂之后,愤怒完全占据了她的心灵,她再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甚至在说话的时候身体都被气得微微颤抖。围在柳飘絮身边的万花楼护院和朱富贵的保镖在听到胭脂的吩咐之后,一群人顿时朝着柳飘絮扑了过去。就在此时一道不算响亮,但十分富有调动的声音缓缓响起“等等。”那几个已经扑到柳飘絮身前的护院,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前冲的身体顿时静止在原地。众人回头一看,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万花楼中最有权利的老鸨子灵媚夫人,由于刚才胭脂的叫喊,才把灵媚夫人从那份呆涩中拉回现实,眼角轻轻扫了一眼急怒的胭脂。随后对着柳飘絮缓缓说道“好吧,你既然是来找人的,那么你说你是来找谁的吧,如果果真如你所说乃是我万花楼有错在先的话,我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胭脂一听灵媚夫人的话语,面色顿时变得煞白煞白的,别人不清楚灵媚夫人的意思,可身为灵媚夫人一手调教的姑娘,她可明白灵媚夫人刚才的意思无疑是有些偏袒柳飘絮了。刚想出言劝阻一句,但却迎来了灵媚夫人那冷厉的目光,胭脂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柳飘絮听到灵媚夫人的话语之后,微微晃了晃肩,右手成掌大拇指轻轻抚摸了一下鼻尖缓缓说道“我来找司仪们的。”愣愣的看着柳飘絮那无比熟悉的动作,灵媚夫人觉得此人与他真的是太相像了,就在愣神间却听得胭脂有些忐愙的声音在身边缓缓响起“夫人,司仪们好像在娟儿那边,要不我去把他叫下来?”“嗯?司仪们?叫他做什么?”灵媚夫人有些不解的问了句。“额……夫人刚才您没听到么?这小子说是来找司仪们的,只有叫司仪们来证实一下啊。”胭脂微微点头,声音如蚊蝇一般难辨。而灵媚夫人却依然听得清楚,微微一愣这才释然,难道真的是他?那一举一动,那嬉笑的模样,还有他是来找司仪们的,过去他们是经常在一起的,对,肯定是,一定是他,不然他怎么会来找司仪们呢?可是他的面孔,哎,都怪我也没看清楚就打了下去,现在辨认起来真是要人命啊,不知道他会不会怪我,我刚才那样对他,他怎么能受得了呢?哎,我真是该死,怎么就那么冲动呢?“夫人您看是不是去叫一下司仪们呢?”胭脂蚊蝇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才把灵媚夫人拉回了现实,嘴角带着丝丝高深莫测的笑容,看起来妖艳无比“嗯,去吧,是应该叫他来好好的对证一番的。”听到夫人同意了,胭脂立马转身朝着二楼娟儿的房间走去,这把原本应该去叫司仪们的春红弄得是一愣愣的,春红在万花楼中的地位颇低,一般这种跑腿的事情都是由她来做的,而这次事情又跟她有着莫大的牵扯,也是理应她前去叫人的,因此胭脂的主动才引起了她的纳闷。楼下众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此时灵媚夫人虽然极力的克制着自己面色上的笑容,但可能是由于太兴奋的缘故,反而弄的面颊红红的并带着丝丝浅笑。围观的人群这下更是糊涂了,怎么灵媚夫人这会这么开心呢?然而相对于众人的迷惑,柳飘絮却有些无奈,灵媚夫人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又怎么能看不出呢?毕竟当初是那么的熟悉了解。哎,想来她是猜出我的身份了,我的变化都已经这么大了,她居然还能认得出,真是厉害啊。不过仔细想想也对,当年她消失了那么多年,在后来再次相见时我们不是也是彼此认出了对方么?无奈的感慨加上淡淡的忧伤,虽然明白了灵媚夫人的心情,但柳飘絮依然装出一副不知所觉的样子,也许此刻的他也只能选择回避了。话说胭脂在离开大厅之后,便迅速赶向娟子的房间,在前来的路上胭脂已经想好了如何对付那个一而再再而三辱骂自己的柳飘絮了。你不是很能么?哼,哼,等会看我怎么教训你。要不是夫人在,今天我早就弄死你了,哪还要搞这么多事情?不过说来也怪了,夫人今天刚才怎么突然对他的态度就舒缓了呢?以前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夫人早就让人拉去官府好好教训了,怎么今个还会给那个小子解释的机会呢?而且刚才夫人还不断的发呆,临走的时候夫人的样子看起来还好像很开心似的?真是奇怪啊。哎,算了。不管这么多了,等会只要把司仪们这个蛮汉说服之后,到时嘿嘿,自有那小子受的。胭脂碎步疾奔争分夺秒的朝着娟子的房间赶着,然而她人还没到,耳边便隐隐传来了娟子和司仪们的喊叫声“嗯……啊……啊……好大哥……好棒啊……”“啧啧……这两人还真是勤奋,下面都闹得不可开胶了,他们倒好,居然还在这里享受乐子。”胭脂微微一愣,仔细听了那么片刻之后,便知晓两人已经到了重要关头。嘴角升起微微邪魅的笑容,胭脂脚下快捷的步伐更加快速的移动了过去,就在房间里司仪们和娟儿已经无法控制时,‘噗通’破门声响起,胭脂一下冲了进来,而房间里的两人此刻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虽然知晓有人破门而入,但也根本无法自控。司仪们驾着娟子的双腿,狠狠的顶撞,娟子牢牢抓住司仪们的双臂,看样子就算其中有一个人想终止,另一个也不会同意。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