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卷(1 / 3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17卷

第1章爱恨缠绵

“师傅!”毕萧一声长呼,眼角顿时浮现一道泪光,跪在地上,额头紧紧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箫径亭听到了毕萧叫的这声师傅,面上的表情,彷佛在意料之外,又彷佛在意料之中。

毕萧的姿势,已经不是平常的一种跪拜,而类似是一种朝拜一样的矜诚。箫径亭也跪在一边,却是不说话,而是静静地感受着这山谷里面的气息。

不过,箫径亭已经听得非常仔细了,甚至全身心地感受着,但是依旧没有感应到山谷里面有任何回应!

比较依旧保持着这种姿势大概半个多时辰后,应该也没有得到山谷里面的回应,便也抬起头来。目中的泪光消失不见,脸上又换上了骄傲而又平淡的表情。

“师傅,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毕萧跪在地上对山谷里面平和道:“当初我离开您的时侯,我就知道我已经失去了这个师傅了!而您,却也没有阻止我离开,依旧和师母在边上下棋!一直到我走出院子后,我才听到您的棋子落盘的声音,和寻常时侯不大一样!在怦怦直跳,或许你只要轻轻叫我一声,或许就没有后来那么多的悲剧了!”

山谷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毕萧站起身子,朝后面的箫径亭道:“你起来!”

箫径亭站起身子,毕萧便转身朝外面走去。

箫径亭不解,但是也跟着离开了山谷口。毕萧淡淡说道:“因为这些事情是对不起师傅的,所以我不想在他老人家的面前说!”

毕萧一直带着箫径亭来到一座山上,走到两座山谷间的吊桥上!那吊桥很高,下面是揣急的流水。两个人走上去的时侯,那吊桥就是连一点点摇晃都没有。

威风轻轻吹过。带起吊桥轻轻摇拽着,便彷佛儿时的秋千一样。

“你知道我地身世吗?”毕萧走到吊桥中间,眼睛眺望远方,道:“我不算是突厥人,也不算是中原人!我父亲是突厥人,我母亲是中原人!我的出生。纯属是一个偶然!只是一个突厥的男人,在经过中原时侯。兴致偶发看上了一个中原的秀丽女子!不知道是因为草原人的蛮力制服了我母亲,还是草原人的豪气征服了我地母亲!后来我母亲就生下来了我!”

“那个突厥男人,在我母亲身边的时间,总共不到三天,便离开中原回到了突厥!”毕萧接着淡淡说道:“我母亲,没有成亲便生了孩子!所以受尽了旁人地鄙夷,连我也被当地人唾弃!这样养成了我坚忍冷漠的性格!”

“当我年纪小的时侯,是我母亲纺线染布养活了我!等我稍稍长大了。先是做普通的粗农活,砍柴卖钱!等到了十四岁的时侯,救了一个镖师!然后跟着他学武,到了镖局做一个普通的镖师!后来,镖局的镖头的女儿喜欢上了我!”

说到这里,毕萧转过头来朝箫径亭微微一笑道:“当时地我,可没有你这副吸引女人的面孔!也不像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话也几乎不和人讲!至于她是怎么喜欢上我的,你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或许知道,现在也忘记了!”

箫径亭也跟着微微一笑,因为确实如同毕萧所说。怦怦直跳的毕萧,如论出身、长相、才能、谈吐都是非常一般的。而一个镖局主人的小姐,毕竟也是有身份的,想必长得也非常漂亮,喜欢上了这么一个毕萧,真是一件非常意外地事情。不过,或许毕萧怦怦直跳表现出来的一种冷漠和孤傲,对女人也是一种另外的吸引力。

“那你喜欢她吗?”箫径亭问道。

毕萧摇了摇头,道:“没有!怦怦直跳我根本就怀疑我不会喜欢人!”

“但是这样一来,也闯祸了!镖头打了我一顿后,便要将我赶回家去!”毕萧接着说道:“我又回家种田!不料过了几个月后!镖局的人到了我家里,竟然送来了金银,然后将我和我母亲一起接到了镖局!最后忽然告诉我,让我和镖头的小姐结婚!”

箫径亭微微一愕,接着很快猜出了里面的故事。

“是的!”毕萧点了点头,道:“因为我走了以后,那个镖局的小姐便偷偷跑出门来找我!她父亲会武功,她却是一个文弱之人!当时意乱情迷,就只有一个人跑了出来!刚刚跑出不到百里,便被一个浪荡公子强奸了,并且还有了身孕!小姐被人救回家后,昏迷了几天几夜,醒来后已经是疯掉了!到了这种境地,镖头想起了我!便招我回来,让我和她成亲!”

箫径亭转头问:“你答应和她成亲了吗?”

毕萧点了点头,道:“答应了!”

“当天晚上的婚宴中,当地很多的显户都来喝喜酒!小姐本来一直安静地坐在一边,但是看到一个人后,忽然却是尖叫哭泣起来!我看到,她是看到一个英俊冷笑的公子才这变得这么恐惧嘶声的!”毕萧接着说道:“我当时就注意到这个年轻公子!并暗暗打听了他的身份,原来他是当地县令的公子!等到晚上入了洞房,我用药将小姐弄睡过去后!我一人偷偷潜入县令家里,把那个奸污小姐的公子杀了!并且把尸体吊在了县衙门口!然后我回到镖局里面,安静地过日子,没有一点点异样的感觉,就彷佛平常一样!”

箫径亭此时对怦怦直跳毕萧的心性,已经看出一二了。杀了人后,可以当怦怦直跳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县令公子的尸体被发现后,当天整个城里都翻天了!”毕萧道:“我以为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因为我当时消灭了在场的所有痕迹。就算神仙来也不知道是我杀了人!但是县令竟然带着捕快来镖局里面抓我!我当时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怀疑到是我!这种思想的痛苦,比我被抓了可能要被杀头,还要严重!”

“因为当时您不识字!”箫径亭忽然接口道。

毕萧诧异转过头来望了箫径亭一眼,微微一笑道:“你真地很聪明。聪明到惊人的程度!你接着说!”

箫径亭不好意思笑笑道:“县令的公子,长相也颇为潇洒。应该也读过几年书,自认风流潇洒!强暴了镖头的小姐后,本来对这个女人也有一些淡忘。不料在婚礼上又见到了这个女人,本来是惊恐的,但是发现这个女人已经疯掉了!这种一惊一喜的刺激下,还有一个男人要是能够夺了另外一个男人妻子地红丸,这本来就是一件让他们非常自豪的一件事情!他又读书多年,遇到得意地事情。自然会写下一些诗词来表示感慨,而你偏偏不识字!县令在整理自己儿子遗物的时侯,刚好发现了这些诗词,所以顺着这些蛛丝马迹,找到了你的头上!”

“没有错,完全是这样!”毕萧点了点头道:“我被抓进大牢后,因为罪名太大。几天后便要问斩!便是镖局也受到了牵连,镖头一家发配充军!当时我练武非常晚,而且无论是师傅还是他教的武功,都不算怎么高明。所以武功在众多镖师中也只是中等的,在死牢中凭着武功想要逃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我认为必死无疑的时侯,县令竟然亲自到牢里面,将我放了出来!在县衙里面,我看到了我母亲竟然被供坐在太师椅上,县令夫人在一边亲自陪着说话喝茶!见到我出来后,便有几个人将我和母亲带到一辆马车上,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里,便用武力抗拒,但是里面其中一人用一个小指头轻轻一转,便让我浑身无力!就这样我被关在马车里面!”毕萧用手轻轻摩挲着吊桥的绳子,道:“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一路上走走停停,换了许多辆马车,护送地人也换了好几批!而且,从来都没有在客栈中住宿!大概走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从马车出来的时侯,便已经是到了一个地方,你猜那是什么地方?”

“突厥的王庭!”箫径亭回答道。

毕萧点了点头道:“是的,是突厥的王庭,我的父亲便是突厥地可汗!”

“这样莫名其妙地,我便成为了突厥的三王子!”毕萧说到这里的时侯,脸上带着微微的嘲笑。

箫径亭从这个嘲笑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来,因为这种事情对别人来说,差不多跟从地狱到了天堂一般,但是对于毕萧来说,却是没有带来任何惊喜,或许一开始有一点点,但是很快这种惊喜就会消失掉,因为毕萧怦怦直跳根本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追求什么。

“我上面有两个兄长,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大王子是个书呆子,看了中原汉族人的书后,便入了迷了,把突厥的东西都看得一文不值,一心觉得中原的文化是最最高尚的,恨不得让突厥立刻向中原称臣,让突厥的百姓接受中原草听文明的统治,而去掉身上的野蛮,所以当时我的父亲,是绝对不可能将汗位传给他的!”毕萧此时面上微微一动,显然下面说到的,就算到现在对他的神经还有触动:“二皇子,从小就看中原的史书,学习中原历代帝王的权谋之术,在几个兄弟中,他长得最最英俊,最讨得我当时父亲的喜欢!而我的那个最小的弟弟,是典型的突厥汉子。虽然比我小,但是胡子一大把。为人极其豪爽。是待我最友好,或许来到草原很长一段时间,我生活地重心和高兴的源头全部来自于他。因为母亲来到草原后,对谁也不理会,对我也是一样!”

“当时我的四弟,有一个老师!被称为突厥王庭的第一高手。叫作慕伦!四弟和我关系极好,便一直缠着让慕伦也教我武功。那个慕伦极为自傲。而且当时我虽然是王子,但是出身卑贱,所以在王庭中并没有多少地位,他也不大看得起我!后来也不知道四弟使了什么招术,竟然让慕伦答应也教我武功!就这样,我跟着慕伦学了四五年的武功,修为虽然还不大能够比得上慕伦,但是真正打起来。却未必输他多少了!”

箫径亭听到这里不由咋了咋舌头,虽然毕萧说到这里的时侯,是轻描淡写地。但是箫径亭清楚地知道,一个武林高手不怎么用心地教一个徒弟,仅仅只用了四五年功夫。这个徒弟,竟然就要赛过师傅,这样的学武地天分也算是惊死人了。

虽然突厥王庭第一高手。并不能和吴梦玉这等人想必。但是肯定也不会差得太多,而毕萧仅仅用了四五年,便达到了这个程度。说句实在话,箫径亭是不能达到这一点的。在学武的天赋上,箫径亭是真的差了毕萧一个级别。

“在我二十六岁的那年!”毕萧说到这里的时侯,面上的表情不再是平淡,而是变得极其丰富生动起来,道:“王庭举行了一个我见过最大的宴会,招待地是正周游列国、四处采风的天下第一才女妍麦,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高贵的神秘客人!你听过妍麦吗?”

箫径亭点了点头。

毕萧惊讶,微微动了动眉毛道:“你竟然听过她!”

箫径亭道:“我是在兰芥子先生的《美姬传》里面看到的!”

“哦!”毕萧轻轻应了一声,接着眼睛一冷道:“兰芥子好大的胆子啊,是谁允许他将妍麦写进去的!天下间,无论谁也不能将妍麦记录在纸上一个字!”

“那我回去后,立刻将那页烧了!”箫径亭道。

“等你有命活着再说吧!”毕萧淡淡说到:“现在整个天下,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妍麦这个名字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箫径亭道:“因为有人不许说,也不许提!”

“是!”毕萧点了点头,道:“不许人提到这个名字地有三个人,一个是突厥的可汗,一个是大武的皇帝,另外一个则是我!”

“这是当前天下最高阶级的三个人了,在这种阶级统治社会中。想要让世界忘记一个人的名字,虽然非常困难,但是也不是不能说到!”箫径亭心中暗道。

“妍麦当时除了是天下第一才女外,还是天下第一美女!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她进场的时侯,整个大账里面,只剩下火苗跳动的声音,所有男人和女人,就连呼吸也停止了!”毕萧双目显得有些迷离。

毕萧安静了好一会儿!过了片刻后,才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四个兄弟,还有那个高贵的神秘客人,都同时爱上了她!开始了疯狂的追求!”

“包括你!”箫径亭惊讶问道。

“包括我!”毕萧道:“其实,从我生下来以后!整个世界的东西对我来说,好像根本没有几样是我非常看重的!我也从来没有刻意去想要什么东西!但是看到她以后,我就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她,就算用尽任何办法,用尽任何手段,我也要得到她!”

“我们四兄弟中!最爱妍麦的是我。长相最英俊,手段最厉害的,身份最贵重的,便是老二!妍麦也和老二相谈甚欢,甚至有知己的感觉,她们之间总是有很多话说!而我说句实在话,我懂的并不多!无论是文学、音乐还是人文风情,我一点点都不了解!所以我的追求是单纯狂热,但是却显得呆板的!”毕萧淡淡笑道:“还有一点,是皮厚的!我是一个非常自傲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自尊地人。但是为了她,我可以忍受着什么也不懂,什么话也插不上口,呆在她的身边,看着老二潇洒倜傥地发挥,看着她们两个互相欣赏。看着她们互相惊艳对方的才华!我当时很热切,和偏执。同时也很沮丧!因为我经常呆坐在边上,一整天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反正当时整个王庭都在传,妍麦大家已经在突厥呆了一个多月了,而且几乎每天都和二殿下在一起,所以妍麦这个天下第一名花,想必要在突厥被英俊潇洒的二王子掉下采摘了。甚至,我的父亲可汗陛下连喜事都开始准备了!”毕萧道:“但是我知道,她们之间说的话题。从来就没有脱离过音乐、文学、历史和哲学!一直到一个多月后,我还坐在她地边上听着她们说话!”

此时,远处的树叶上,听着一只漂亮地蝴蝶,美丽的翅膀正在一张一合。

毕萧停止了说话,对着那只蝴蝶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