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大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哥哥,你怎么又在喝酒了?”

小敏缓缓的从新家的房间走了出来,一看陈炎大大咧咧的喝着酒又唠叨上了。

陈炎笑咪咪的看着已经长大成人,充满成熟韵味的小敏。乐呵呵的说:“没事,我多少喝一点。你看我这身体和牛一样!”

“还好意思说呢,刚才弄得那么大声。吵死人了……”小敏幽怨的坐了下来。

陈炎色色的一笑,刚才在房间里狠狠的宠爱了已经长大成人的张玉娇和小萤这两无敌小幼幼。她们那么古灵精怪的性格还不是被自己收拾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的家已经搬了,搬得比较远离县城的明水湖边。依山傍水的建了一大片的别墅和园子。各种设施尽显精巧但却不奢华,占里足有两百多亩,什么游泳池,花卉都一应具全。别墅建了十座,尽管总有大被同眠的想法,总陈炎还是害怕这些老婆住一起久了会有摩擦,所以还是让她们按照自己关系分开住。

自己住的这一套里就只有张玉香和乐乐在这有房间,现在除了还在憋着劲在学习上一较高上的丁琳和叶柔外其他的女人都住了进来。就连王冬梅,陈炎都使了手段把二狗丢进了监狱后。偷偷摸摸的让她来这当个保姆,名义上是保姆。但陈炎有时候也会在葡萄园按着她狠狠的揉虐几次。

“哥,你现在一天到晚在家呆着。也不出去活动,就不怕一身都变肥肉!”小敏一边掐着陈炎的手一边幽幽的说道。

“怕啊,那咱们来运动一下。”陈炎说着大吼一声将她压在了沙发下边,抱着妹妹越发水润的身子就啃了起来。

在众女,尤其是乐乐的怂恿下两人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在小敏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将她也一并摘取了。不过为了应付老爸陈炎还是留了个心眼。

先让那个同人男,吉米和小敏假装谈恋爱到结婚的地步。吉米虽然不喜欢女人,甚至于有点反。但陈炎发话了他也不敢说个不字。然后在两人说去做个婚前身体检查的时候做了个假证明。说妹妹先天性不孕,结果很自然的。吉米跑了!

“心灰意冷”的小敏伤心了好久以后毅然的躲到了哥哥这寻找关怀,这事总算是圆满结束了。

“不要啊,色哥哥,现在的白天……”

陈炎一边享受着妹妹的身体一边在脑子里不停的回忆这几年发生的事来。

当tx上市的时候陈炎留下了10%的股份后毅然把其他的都丢出去套现了五亿。凭借着地产公司的崛起和原本的资产,再加上林大昆的周旋。何玉欣的能耐凑够了十亿在03年的时候去了美国。

当伊拉克第一枪打响的时候,人们看着油价的疯狂上涨都傻了眼,想调集资金狠赚一笔却发现有点来不及了。这时候陈炎却是坐在vip里看着自己二十倍杠杆的一亿美金在期货市场里随波逐流,却有点兴风做浪的狠劲。

当美国金叹油价突破一百美圆大关,俨然是吓人的黑黄金时。陈炎早已经功成身退,带着五十亿美金的巨额财富回到了市里。

思来想去这么大的钱进出不可能不被国家知道,索性直接找到了林大昆后把自己的事情一说。老实上交了十亿,再把其他融资的坑都平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三十亿做为老本丢在了瑞士。

林大昆一系也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眼见陈炎狠捞了这么大的一笔自然是喜笑颜开了,立刻就大加吹嘘立成模仿了。陈炎又在省城混了几天和王德民一帮人叙旧,多认识了一些人当保障后才回到了县里。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修桥修路,救济别人。倒不是说陈炎有多好心,只不过是钱来得这么快难免有人起疑虑。所以才必须散一些出去换回些好名声!过后这段时间又马上潜伏了下来,安心的过自己的美好生活。

十年的飞速发展,随着开发区的崛起。陈炎投资的各个酒店商场都已经成了市里的招牌企业,但这时候陈炎却果断的把靠商场经营和酒店这一块的一起从房地产这块分离了出来。这让众人多少感觉到有些疑惑和不解!

毕竟06年正是房地产市场烫得吓人时。几乎是房子就值钱的好时候,但陈炎却不顾已经为了生了一个一岁女儿的何玉欣的强烈反对,毅然绝然的把已经打造成了省里地产龙头业的顺风地产,市值43亿的60%股权以60亿的高价拆分全卖给了各地风声水起的过江龙,为了这事何玉欣一度和陈炎闹得很僵。要不是妮丝在中间百般哀求以她的性格早就离家出走了。

靠着剽窃的手段,镇公路上新兴的饮料企业。专门以各种茶饮料的爱恋品牌在台湾包装出来的一个个偶像的代言人。通过关系和强大的网络奠定了品牌龙头的强大存在,到处投资分厂俨然已经是一个饮料界的巨人。也是省里的纳税大户了。

当陈炎忙完这一切的时候何玉欣还在赌气,但事实证明,泡沫不久之后就彻底的破灭了,原来如日中天的房地产业这时候也是凄凉一片,跳楼者和一夜落魄的人不在少数。当何玉欣明白了陈炎的远见,心有愧疚的时候。陈炎却已经集合了手上能动用的全部资金,包括兑换成人民币后升值不少的钱,一共四十三亿美金再一次来到了倒霉的m国(为什么说他倒霉,因为每个一重新的主角都必须在这坑上一笔才行。)

这一次林大昆倒是下了狠心,和上头商量了一下试探性的让几个大的资金跟着陈炎一起走。就连刘金龙也忍不住诱惑把规模已经全省第一的度假村抵押出去跟着来爽一把。

9月15日。雷曼兄弟轰然倒下的那一刻,原本火爆的m国经济一下就泡沫破裂,当人们意识到灾难来临的时候。却不知道在多得吓人的m国金融资金底下隐藏着一颗深度的炸弹会在这一天爆发。

随着人们恐慌的抛售所有手上的证券时,陈炎冷笑一声。潜伏着买下跌的各方资金开始兴风做狼,尤以自己的43亿出现的时候市场已经是混乱的一片。

人们看着原本坚挺的市值一点一点,但却流水一样的直线下跌。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表情!“黑色星期一”的到来因为陈炎这些投机人的插入变得更加的阴霾,阴云和大浪迅速的袭遍全球。让一个个原本富有的人顷刻就变成了穷光蛋。

“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先知的。但我肯定的说您在一个垂死的人心脏上又狠狠的插了一刀。”看着狂跌的股市,一直负责陈炎的经理迈克斯叹息道。

“或许是吧!安乐死有时候比病痛更仁慈。”陈炎一脸得意的说道。

小m国耽误了一个月的时间,陈炎手头的43亿已经变成了惊人的226亿。当这笔资金缓慢的开始套现时又引发了新一轮的恐慌。但这些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陈炎把200亿作为保险丢在了瑞士后带着剩余钱春风满面的回国。心里着急的回去看自己已经身怀六甲的小妻子:叶静和杨玉。

“爸……”

“爸……”

风尘仆仆的刚进园门,就看见草从上几个老婆正说笑着。旁边三个奶声奶气的小家伙玩得一身都是泥吧,一看陈炎马上都撒娇的腻了上来。

现在陈炎只有三个孩子,毕竟女孩们有的开始帮自己打理生意。有的却是还想继续读书,挺着个大肚子也不是办法。不过有点惊奇的是第一个有的却是妙儿,18岁的时候就帮自己生了第一个儿子:陈伟浩,第二个是肖红生的,也是个活泼的小子,起名陈伟宾。第三个终于是个可人的小女孩了。

何玉欣也没想到两人一同出差的时候,难得就一次激情。干柴烈火的碰撞后这位ol美人算是彻底的归心里,两人互相忙了几个月没空再次缠绵却发觉自己却怀上了,结果当然是被陈炎强制的抓了回来安心养胎了。

对于自己的孩子,陈炎是宠到了极点。但却不让他们去什么所谓的贵族学校之类的地方受折磨,按陈炎的说法就是宁可他们开心的玩泥巴,也不让他们痛苦的去学才艺。

“小宜,最近乖不乖啊!”陈炎享受着儿女饶膝的快乐,将小女儿陈仙宜抱在腿上后溺爱的说道。

“爸,小宜很乖的。”小女儿立刻露出了可爱的乖巧模样,脏兮兮的小手在陈炎脸上抹了起来。

“乖孙,轻,轻点……哎呀……”抬眼看去两儿子又跑去整陈国忠了,原本老俩口都不想搬来这凑热闹。但禁不住陈炎和众儿媳的苦苦要求只能搬来了,好在这俩兔崽子都和他比较亲。老人家一天逗弄儿孙倒也算是乐得其所了。

“谁又尿我床了……”已经九十高龄的张顺名现在戒掉了酒,没事打打太极或出去打打麻将生活十分的健康。有点鹤发童颜的意思,对于这三个调皮的重外孙他总是板着个脸,但心里却是疼得比谁都亲。哪怕女儿说一句半句他都着急。

陈炎抬眼看去,见外国拿着一床被子跑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喊着,俨然就一老顽童的样子不由的扑哧一乐。小女儿却是害怕的朝自己怀里挤了挤,奶声奶气的说:“爸……”

“是你尿的?”陈炎哪会不知道这个女儿的性子。

“恩……”小宜脸红的点了点头。

“呵呵,没事!咱们不怕祖外公。”陈炎呵呵的笑着,抱着她转了起来。听着女儿奶声奶气的笑声心里就美孳孳的。

“老公,你回来啦……”

两声惊喜的声音,陈炎一看是杨玉和叶静挺着个肚子走了过来。两女分别都已经有了五六个月的身孕了,俨然是家里谁都爱护的宝贝。衬炎立刻迎了上去后心疼的说:“你们怎么不在屋里呆着啊,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真是的,你都当几个孩子的爹了还那么没经验,不知道得适当的散步一下吗?。我鄙视你!”叶静在乐乐的帮忙下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后笑骂道。

“你这不是头一胎嘛!居然敢和我说经验的事,这事你妈来和我说还差不多”陈炎笑着把头凑在了她的肚子上,恶里恶气的说:“乖孩子,你妈又在这乱耍脾气了。你赶紧给我踢她几脚,不然的话等你出生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打你屁屁!”

“去去去,你没个正经,别影响我们的胎教。”杨玉在旁边一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嗔怪道,女人有了孩子以后。原本再温柔的一面都会在母爱的改变下变得比较凶悍。这一点在她身上倒是体现得很好。

“我错了错了……”陈炎一边惬惬的道歉着一边说道。

张玉香手里捧着一碗乳白色的高汤走了过来,一边笑呵呵的给两女乘上一边说:“好了你们,别管这家伙了。老是不归家不知道又去勾搭哪个女人,有空多关心一下自己,和他说什么话啊,赶紧喝这汤!给我外甥补偿一下营养。”

张玉香和陈炎之间的事其实三位老人都已经知道了,但那时候他们已经被突然冒出来的一堆儿媳妇和快要临盆的孙子给弄得眼花缭乱的没办法去顾及。后来一看事实都摆这了也就默许了,但态度上还是坚持两人不能总在外边抛头露面的。不过两人也不敢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多么亲密。

陈素素一袭幽雅的职业装慢慢的走了过来,突然袭击的抱起了嘴谗的看着两女喝汤的小宜,笑咪咪的说:“小宜,你又胖咯。跟个小石墩子一样,小心长成小胖子以后嫁不出去!”

“老姑……”小宜立刻惊喜的钻进了她的怀里撒娇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