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之帝篇都篇2-2(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风月大陆之帝都篇-2

随着叶天龙轻轻抽出一点,又马上狠狠地插进去,秋芳双手抓住自己的肥美双乳用力捏着,口中大叫一声∶“我的亲爷啊可死我了!”说罢,她全身浪肉轻颤,从子宫深处喷出了浓烈的阴精,冲在塞住花心的龟头上,让叶天龙十分的受用

秋芳也感到十分的舒服,因为淫水和阴精被堵在肉穴里面,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平常不曾尝到的当接下来就让她难过了,越来越多的淫水阴精让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开始变得胀胀的,而且叶天龙并没有吐来,他还在浅抽深插,没几下就让秋芳哀叫连连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插碎了,捣碎了

夏芳连忙将叶天龙拉过来,随着他的巨棒拔出来,秋芳的肉洞里阵阵浪水喷涌而出,这一次的交媾就抵得上平时的五、六次,原来叶天龙虽然已经被人下了“天魔之欲”,但他平素练的“紫府阴阳秘功”自动发挥作用了

这一点,连叶天龙也不知道,他平日里和女人交合都是互济的,也就是有意识的运用采补之术,可现在他是在淫欲大炽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控制秘功的运用

叶天龙的肉棒一插进夏芳那湿淋淋的肉穴,夏芳就马上发出满足的呻吟,那种充实感委实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拼命的耸动肥臀,让那粗大的肉棒在肉洞里做着让自己心魂飘荡的抽插

她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什麽叫作死去活来,肉穴里又酸又痒,百味杂陈,让她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将丰满的肥乳紧贴着叶天龙的胸膛着力磨,两条腿夹紧他的虎腰,丰臀狂椰蛇腰猛摆,口中发疯般的浪叫肥美的阴户里响声一片,随着肉棒的进出,淫水四下飞溅

叶天龙每一下都把肉棒提到洞口,然後再全根插入,直抵花心,弄得夏芳哭一阵、笑一阵到了後来,竟然连哼也不哼了,媚眼紧闭瘫在那里,好似死了一般

抽插了五百馀下之後,夏芳似回光返照般的挺身乱扭一阵,狂号一声∶“死了,死了!”一股热滑黏腻的阴精迸泄而出,被叶天龙吸个正着

淫兴若狂的叶天龙又狠狠地抽送了四百馀下,插得下面的阴户里唧唧乱响,再看夏芳,早已两眼翻白,动也不动了,只有阴户里一股一股的阴精不断涌出,让叶天龙吸个饱

看到叶天龙的神勇,刚回过气来的秋芳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上去一时间房间里被“天魔之欲”的淫欲结界所催动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但对於两女来说,虽然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连续不断的高潮泄身让她们付出了浑身的精气血,她们知道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死的,但是却就是舍不得停止



“公主,大事不好啦!”小春猛的推开了房门,冲到公主的面前

公主瞪了一眼小春∶“何事这麽惊慌?难道说他们死了吗?”

“不是!”小春俏脸羞红,嚅嚅而道∶“克里夫少爷已经安静下来了,可是┅┅可是那个叶天龙大人却还在┅┅”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毕竟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太过於羞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

“那又怎麽样呢?那个好色的家伙就让他多消耗点,明天决斗时他体力不如克里夫,不是正合你们的心意吗?”公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不在乎地说道

“不是啦!”小春轻跺玉足∶“那个家伙看起来精神十足,倒是那两个女人不行了,小秋说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了!她现在正在那里盯着”

“不会吧?”公主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去看看!”她的原意是想让两个人在决斗时都因为消耗太多的体力,无法使出精妙的招式,从而将一场正式的决斗变成蛮夫的打架斗殴一想到那些被请来的名家高手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就乐个不停如果这时闹出人命的话,那明天就没有好戏可看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刚走到叶天龙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小秋的哭泣悲号,小春姐妹连心,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一声惊叫∶“啊妹妹┅┅”公主也随後跟了进去,一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一惊

只见大床上两女裸体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两腿大开,粉胯玉股间一片狼藉,流出的爱液阴精将床单弄得湿湿的,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过去的▲叶天龙正将衣衫凌乱的小秋按在桌子上,从後面猛烈地干着可怜的少女幼嫩的阴户,地上散布着从小秋身上扯下的破布碎条

小秋的轻绸裤子早已被撕扯成一条条的,根本起不了遮蔽的作用,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少女香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那粗大紫红的肉棒正不停地在屁股沟进出,血丝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

小秋无助地扭动娇躯,口中又哭又喊,两条粉嫩滑腻的玉腿不住的颤抖着,显出主人的痛苦和无奈小春在旁边又捶又打又叫,想把叶天龙拉开

由於是公主事先吩咐过,那些侍卫就算听见了也不敢过来,生怕惹恼了刁蛮的公主,到那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以这里闹得这麽凶,也没人在意

看小春要将叶天龙点倒,公主一把将她推开了∶“让他干一下又不会死的,你想干什麽?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明天就看不到好戏了”

对於公主来说,眼前的场面倒也见过不少,她的哥哥们也经常会干些出格的事,而她那一身超人的功夫又让她可以看到他们本来不想让别人看的事,所以小小年纪,她就知道了许多东西▲一个侍女被弄了就弄了吧,虽然是自己最喜爱的侍女,但终究是下人,这也不能怪她,从小的教育,阶级的差别,都让她自然而然产生这种想法

“待会儿他如果还没有发泄出来,那你就接上去吧!”公主指了指在小秋的身後不住肆虐的叶天龙,毫不在意地对眼含泪水的小春说道

正在後悔不该让妹妹留在这里的小春听到主人的话,芳心一阵下沉,强忍住悲愤之情,她还要恭敬地应道∶“是!”

看着痛苦的妹妹,小春心中暗惊,不禁庆幸受到男人奸淫的不是自己,一想到这里,她不禁暗自责备自己∶‘你这麽可以有这种想法?对妹妹太无情了!’

原来心地善良的小秋看到两女被叶天龙干得死去活来,气若游丝,想进来制住叶天龙结果是送羊入狼口,被淫性大发的叶天龙一把抓赚二下三下就破了她的处女身少女刚发育完全的幼嫩细柔的阴道是如此的紧窄狭鞋每次进入都带给他强烈的快感,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而可怜的小秋却是如受酷刑一般,肉棒的插入就像是用钝刀挖剜自己柔嫩的私处,带给她莫大的痛苦,她恨不得马上昏过去,但偏偏这种疼痛让她越发清晰地感受到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而龟头与敏感花心的摩擦又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觉,让她不知道究竟是该叫什麽好

终於在一阵猛烈的抽动後,叶天龙虎吼一声,将肉棒尽根插入小秋紧窄的小穴里,龟头打在幼嫩的花心上,让小秋感到下身又痛又麻又酸在小秋的悲鸣声中,被嫩肉粘膜紧紧包住火热肉棒不住跳动,一股股的浓浊阳精灌进了少女幼嫩的子宫里,那种烫热的冲击,让小秋不禁仰头发出悲叫

(九)皇宫决斗

叶天龙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居然赤裸裸的躺在床上,不禁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一惊而起,‘我从来没有裸身睡觉的习惯,今天是怎麽回事?难道说中了别人的算计吗?’他细察之下,又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精力充沛

叶天龙不禁凝神思索起来,脑海中依稀记得昨晚自己曾经和好几个女人交合过,但再仔细回想起来,却又好像没有一丝印象,再看看房间里,整洁有序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经过了疯狂交媾,甚至连床单都是乾乾净净的

他跳下大床,抓起放在一旁的衣服正想穿上,‘奇怪?’他望着手中的劲装陷入沉思之中,眼前全新的劲装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什麽时候送来的,我怎麽没有一点印象?’叶天龙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正在苦思之际,召他去决斗的侍卫来了

依照皇帝的旨意,叶天龙和克里夫的决斗在无忧宫的祥瑞殿举行

当叶天龙在宫侍的引领下,步入人声鼎沸的大殿时,不禁为眼前的景像吓了一跳▲南朝北正对殿门的自然是高高在上的皇位,只是龙椅上还是空荡荡的,因为最重要的人物总是最後一个出场的

在皇位的前方不远处,大殿中间临时搭建了一个二尺高、三丈见方的台子,高台四边用柱子和铁索圈起来在高台下面,围着坐了十来个人,他们有的白发苍苍,有的鹤发童颜,高矮胖瘦不一而足,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每个人都是目光炯炯,神定气闲,一副高手大家的模样,他们便是今天决斗的裁判

然後在他们的後面,也是围着高台摆满坐席,越靠前面的当然是身份越高的众王室贵胄大臣,後面的则是身份差一点的大臣和普通贵族让叶天龙更吃惊的是他们甚至连家眷也带来了,此时他们正坐在席位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看见叶天龙进来,众人齐唰唰地转头这个刚到帝都就连出风头的家伙,一见之下,就觉此人虽然相貌略显粗旷,但鼻直口方,兼且身材高大,也不失为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在场的不少人不禁纷纷起立鼓掌表示对他有胆量和帝都四剑客之一的克里夫决斗投以鼓励

叶天龙一边在心中嘀咕∶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像是看一场隆重的演出,把老子当猴子耍嘛?在他的记忆中决斗就是两个人找个地方,在几个见证人的子下,各施展各自的本领狠狠地斗一场哪里知道会惊动这麽多的人,还搞得这麽隆重′然这麽想,可他还是为眼前的场面陶醉一时,他得意洋洋地边走边举手示意,向场中的美女投以挑逗的眼神

老实说眼前这等场面叶天龙还是第一次见到,殿堂上的男仕们头顶各色高冠华冕,锦衣夹袍,外衣的後摆裁剪成燕尾之状,举手投足之间款摆生姿,丝毫不输於场中各展风采的女仕们

穿着打扮像是来赴重要宴会一般的女仕们都头结各式华丽的宫髻,服饰则多为衣裳相连的深罗衣,头戴金玉步椰又或者是上衣很短,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高腰的长裙摆散开很大;有的则是罗衣长褂,手拂广袖,两截白嫩如耦的玉臂在淡如轻烟的罗纱映衬下更显迷人各人再配上绾臂的金环,束指的玉环,耳後的明珠、肘後腰下的香囊、绕腕的镯子、腰间的玉带,一时衣香鬓影,环佩叮咚,教人目眩神迷

初临帝都的叶天龙根本不知道,贵族之间的决斗已经好久没有发生了,而且这次还有号称无敌的帝都四剑客中以快剑出名的克里夫在内,得知消息的人自然都想到现场观看≡他们来说,出席决斗场就相当於参加隆重的节日一般,所以每个人都打扮得鲜亮,有些女人更把这当作是比赛服饰的好机会

本来在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是没有机会到场观看的,可是在某个好事者的安排下,这次决斗成了有史以来观看人数最多的贵族决斗,如果知道这一点的话,也许叶天龙还要骄傲一下,这下子他的名声一下子在贵族中流传开来,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叶天龙正往台上行去时,忽闻身後一阵轰动,其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声,他不禁暗想自己居然有这麽大的魅力,正待陶醉一番时,接下来的叫声马上将他那颗得意的心打落至谷底

“克里夫!”

“克里夫!”

“好样的!”女人的尖叫声还夹杂着口哨声,场面热闹非凡,惹得一些男伴频频皱眉头,暗中吃了不少的飞醋

叶天龙回头一看,一身劲装,气宇轩昂,肩阔腰细,容貌俊俏的克里夫正手扶着挂在腰间的宝剑,潇洒地走进殿中,那俊脸上的微笑足以迷倒一大片女人,他边行边向人致意,更引得女人的喝彩和男人的妒忌,有个心肠略小的男人更是妒火中烧,喊出了“叶天龙,打倒克里夫!”的叫声,引起众女的一片嘘声

克里夫走到叶天龙的面前,以示友好大方的伸出右手,道∶“不管怎麽说,万骑长的勇气和胸襟都让在下十分佩服!真高兴能与阁下一较高低”

叶天龙一听此话,不禁心头暗怒,这不是摆明了表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吗?

什麽勇气和胸襟,还不是在嘲笑自己自不量力←哈哈一笑,道∶“听说阁下位列帝都四剑客,号称剑出如风,待会儿可要好好见识一番←到时候不要让人失望啊”

还没有开打,两人便先在言语上较量起来了,站在附近的人听得真切,纷纷为他们打气助威这让叶天龙感到有些奇怪,克里夫还罢了,自己和他们素不相识,为何也有人会为自己助威?

这时他看到了柳琴儿她们正在向自己招手,玉珠也坐在一旁正微笑着望向自己,看着穿着华美服饰,身段优美,体态绰约多姿的柳琴儿和玉珠,叶天龙也不禁眼睛一亮,她们此时表现出来的那种超尘脱俗的美丽,更是吸引了不少的贵族青年的目光,有几个还围着她们大献殷勤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