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梦想成真(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十八、梦想成真

谁不想长成大人,约几个朋友出门旅行?

那样,就没人催你九点半必须上床,也没人说临睡前不许吃甜食,总之,可以自由自在,不用做跟在父母身后缩头缩脑的小姑娘了。

——摘自贾梅日记

初一即将结束。期末一门一门地考过去,弄得晚上做梦也会梦到考场。到学校取成绩报告单的那天,贾梅看见邱士力扛了根钓鱼竿,说一会儿就直奔郊区。

"我和宇宙要在那儿过三夜。"邱士力说,"找个称秸卷当铺盖,天亮之前,捉蟋蟀是最好不过了。上次我一下子捉了十四个蟋蟀,还有一条青蛇……"

"远不远?晚上有没有什么灌之类的小动物?像鲁迅小说里写的?"林晓梅问。

"在芦荡乡,"邱士力说,"那儿黄鼠狼都有,听说还有野狼。"

"真浪漫!"贾梅由衷地说,"我们跟你一块去好吗?"

"开什么玩笑。"邱士力说,"太危险了。芦荡乡到处是芦苇,还有野兽。"

宇宙插嘴道:"出门打天下你们女生可不行。"

林晓梅把贾梅拉到边上,说:"我们自己组织一次,到芦荡乡去。我看过报纸介绍,那芦荡乡风景好极了,长途车直达。"

贾梅大声叫好。十三岁的夏季只有一个,谁不想过得轰轰烈烈?贾梅早就向往能在外面露宿,抬头望着星星,跟同伴们唱一夜的歌。

她们当场就约了简亚平和王小明。王小明虽不是同班的,但是林晓梅的表妹,是个看起来软弱实际上无所畏惧的女孩。四个人一商量,一致通过明天一早就去芦荡乡,在那儿同邱士力会合,并且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林晓梅被推选为临时总指挥,她让贾梅去找邱士力画联络图,吩咐王小明准备野餐的面包和防身武器,让简亚平去找两块大塑料帆布,她说万万不能直接睡在林秸堆上,那儿有虫子。她见部下们都看着她,就补充说:"我倒不怎么怕蛇,就讨厌小虫子。"

简亚平说:"这些事都容易的,我看最难的是你们这几位小姐会不会变卦,你们还是先回家去跟父母摊牌吧。"

她们都有点唉声叹气。贾梅说干脆逃出去,林晓梅说,我毕竟是独立的,多磨些嘴皮准行。王小明是最硬的一个,说:"父母要是反对,我就绝食,我看过杂志,人饿一个星期死不了。"

"不,不。"大家都说,"绝食太吓人了,再说你在家绝食,我们就只能三个人去了。"

"力争和平解决,"王小明言简意赅,"反正明天早晨六点,长途汽车站见。"

成绩单很快就发下来了,贾梅看见邱士力在狠抓头皮,想必考得一塌糊涂。她倒还好,从不对成绩寄予很高的期望,有人说是不求上进,其实谁不想上进?只是这个世界总有上进的人,那也总有一般化的人,何必苦恼得死去活来?

糟糕的是,成绩单不漂亮,无法开口向父母要奖励,明天的经费也就在天上飞。所以,柳老师在谈暑假注意事项时,她在用手摸口袋的硬币。贾梅也许永远难成富人,因为只要一有钱,她就会冒出许多花钱的好主意,所以,不像林晓梅,书包里就有大票子。

柳老师宣布结束时,林晓梅第一个跳起来,她对贾梅说:"我现在就去同妈妈谈判,你什么时候谈?"

贾梅说:"我不想谈了,他们肯定不同意。"

"打退堂鼓了?"林晓梅说,"你干脆今晚就住到我家去,让你那不开通的父母反省反省。"

"你别担心。"贾梅说,"明天长途汽车站见。"

贾梅见邱士力把成绩单卷成一支烟,插在口袋中,他好潇洒,已经忘了这一切,咧着嘴,扛着鱼竿,准备出门。她忙叫住他,说:"我们明天一早也去芦荡乡,在那儿同你们会合。"

"去芦荡乡?你们疯了!"邱士力眼睛瞪大了,"报上写着,那是自然保护区,蛇真的很多。"

"你们敢去,我们也敢去。"贾梅说,"到了那儿,怎么同你们碰头呢?"

"这个……"邱士力吞吞吐吐。

贾梅笑起来,记得邱士力说过将来要跻身军界,假如发布命令时也这么粘粘糊糊,那就太可怕了。她说:"那就在河边见吧,你们多钓些鱼,到时我们办个野餐会。"

邱士力红着脸说,"这主意不错,不过……你们看了地图吗?芦荡乡怎么个去法清楚吗?"

"不难走,长途汽车站有直达车。"贾梅问:"咦,你们常去那儿,不是坐那车吗?"

"嗯,这个……"邱士力说,"条条路通罗马,有各种走法。"

贾梅满腹心事地回到家,贾里已先到一步了,正在那儿给鲁智胜拨电话,他们两个太令人难捉摸,刚分手十分钟就又有话可谈,仿佛许多事当面不提,专门留着电话中谈,而且,贾里电话在握时,喜欢踱来踱去,如果不听他的谈话内容,光看架式,准以为他在谈公务呢。

"呵,我这成绩还有什么好说的……"贾里说,"我今晚就向父母要钱,当然,我能那么傻,我可以找个理由……"

贾梅问哥哥贾里:"能借我点钱吗?"

"绝不借你,"贾里傲慢地说,"你喜欢乱花钱,我不借你钱是为你好。"

贾梅一晚上闷在那儿,心里真羡慕外国学生,听说那儿时兴打工,送报、倒垃圾都可以挣钱。不过,她并不想烦得太凶,烦也烦不出名堂,林晓梅有大票子,只要跟这有钱人同行,来回路费可以借她的先用。

第二天一早,贾梅就起身去了长途汽车站,临走时,她悄悄地留了张纸条在电话机下面。到了长途站,发现那三个全都已经到齐了。

"自由啦!"王小明说,她是说去表姐林晓梅家才得已脱身的,要不,除非绝食,否则父母绝不会放行。她从家里带出来一把菜刀,重得要命,刀背厚厚的,倒像一把斧子,她说:"有蛇来,我就砍。"

简亚平带了一书包的塑料布,说:"我们干脆把塑料布做个大篷,像暖房一样。"

"呵!我们成了暖房内的黄瓜!"林晓梅尖声笑道。

林晓梅笑了一阵,就说:"还是我最坦然,回家就对父母摊牌,他们见我决心已下,只能让步。这是个辉煌的胜利……"四个人说了半天话,才想起该出发了。

林晓梅去买了四张票,说:"你们是现在给我钱还是回头再给?"

大家都说:"等会儿再说。"

上了车,这四个人忍不住唱起歌来,好快活。车开得飞快,乘在上面,真像鸟在飞翔。突然,一部摩托车从车窗边掠过,兴高采烈的林晓梅一下子灰掉了,"糟糕,我们被人跟踪了!"

"跟踪了!"

"那骑摩托的是我爸爸。"林晓梅无精打采地说,"他肯定决定护送我们了,看见我们上了车他才直奔芦荡乡的,唉,好没劲。"

王小明说:"肯定我父母也知道了,否则他们不会笑嘻嘻地说去好好玩玩。我拿面包,他们也只当没看见!"

一时间,这四个人都彻底没劲了,好像被许多双眼睛死死盯住,要不是车已经开出好远,她们准会毫不犹豫地向后转走。

就像老天存心要成全她们似的,那车开到下午突然抛锚了。司机说还有两站就到芦荡多了,让她们搭乘别的车。可公路上来来回回的车不少,但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林晓梅一直板着脸生她父亲的气,说要想个策略反抗。

王小明说:"那就不去芦荡乡了,让你爸爸和邱士力他们一起钓鱼吧,咱们就在附近找个地方玩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