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是怎样操熟的】(20)(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20)。

这个家伙跟我跟的很紧,骚话一句接一句,“你下面毛多吗?挨过多少炮?”。

“一次,他能干你几炮?你水是不是特多?隔着这么多人,我都能闻着你的骚味儿”。

我又羞又怕,一边走一边挥手打车,一辆车闪着空车的灯,朝着我开过来,后面传来他阴森森一句:“你记着我这句话,我一定要干到你,一定”。

回到寝室,并没有一个人,我把灯都打开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主人,我捂着砰砰跳的心,拨通了电话:“主人,主人,我,我今天被人跟踪骚扰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主人的声音里有一丝平常没有的紧张,让我心里略有一些安慰,他还是在乎我的,对我有些感情的吧。一这样想,我的倾诉就有了一些委屈和撒娇,“主人,我今天出去逛街,买了些东西”。

“说重点”。

“哦,主人,我走的是大路,就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我快走,他就快走,我慢下来他就慢下来”。

“说重点!蠢畜生”。

“他,,他就在后面说我奶子大什么的,特别猥琐。特别猥琐”。

“其他呢,他还对你做什么?他是什么样的人?”。

“然后我就赶紧打车跑回学校了,我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脸,听声音是一个年轻人,其他都不知道”。

“哦,你今天穿的什么衣服?”。

“就是普通的衣裤啊,主人,我没穿什么特别性感的衣服,天气这么凉,我都穿裤子的”。

“呵呵,”主人一听我没受什么实际伤害,马上口气松了下来,“那就是你太骚了,你说说,他都对你说什么了”。

“主人,你都不安慰安慰人家,还要问那些话,就是流氓那些话呗,还能有什么新鲜的。我吓死了呢”。说着说着,我撒娇似的委屈起来,嘤嘤的啜泣了几声,身子扭了扭。

“呵呵呵,没事的,主人在,不要怕。以后你的手机24小时开机,打开定位,我随时要知道你的地点”。

“主人,我,我,我想我平时出门还是穿上内衣吧。他就是看见我奶子晃,跟上来的”。

“放屁!你一个母狗,穿什么内衣!让你穿着外衣上几天学,就要忘本了?!

你的奶子养大了就是要晃给人看的,懂不懂”。

“……”。

“你说说,那个小混混都跟你说什么了?”。

“主人,他说我奶子大,说我,说我骚,,”我惙惙的小声说,“还有呢?”。

“还说,还说我是被人包起来的,问我下面毛多不多”。

“那下次你就告诉他,说我毛都被主人剃净了”。

“还问我一天干几炮,说,说他一定要干到我”。

“你扒开逼,拍一张照片给我传过来”。

我照做,扒开已经湿润了的逼,照了一张,我现在做这些动作一点违和感也没有,好像涂口红一样熟练自如。

“浪货,被个流氓调戏,都能流水,自己拿手机对着逼,玩一个我看看”。

这学期以来,我就被要求,严禁自己手淫,想了的话,要打电话获得主人的许可,才可以玩逼,而且,一般即使不是视频,也要打电话让他听着。开始觉得有些别扭,后来,有几次打电话,主人没有时间,拒绝了我的请求。再后来,他打电话过来,要看我玩逼,我马上就有感觉了。他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控制着我的欲望。

我大大的分开腿,心里想着他的注视,湿的一塌糊涂。玩的格外激烈,最后我高高的挺起腰,迎接着虚无的高潮。

“呵呵,真他妈的有味儿,一点不像个雏儿。过瘾,真过瘾”。

“以后没什么事,少出校门”。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我倒是听话的还是打开了手机的定位。流氓最后说我的那句话,让我心有戚戚焉。

事情过去了几天,我老老实实呆在校园里,也像其他同学一样试图找工作,可是,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你有了退路,眼下的事情,再要紧也做不好,也做不成。我又捡起外语念了几天,也念不进去,同学间对我的羡慕嫉妒恨,盛传我及其有背景,属于赢在起跑线上的那群人,我的虚荣心被大大的满足了,乐于被这样误会,甚至为了配合这个误会,我对上进努力更加的排斥,整个人被泡在欲望的酒缸里,已经从里到外的软了,像被剪掉了翅膀的鸟,只剩下被豢养这一条路。

人总是健忘的。我几乎忘了那个流氓的骚扰,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又美美的真空着去逛街了。感觉好久没有shopping了。阳光正好,却发生了我有生以来最恐怖的事情,是的,最恐怖,因为我差点失去了一切。

那个流氓其实一直在跟踪我,他不是偶然出现的,当然也不会突然消失。我那天甫一到商业街,就突然被斜刺里冲出来的他劫持住了,他先是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我整个人都蒙了,就在我蒙着的档口,他大声嚷嚷了起来:“贱货,老子给你花了多少钱,养了你这么久,你居然嫌贫爱富,跟个富二代跑了,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除了爹不如他,还什么不如他?!你说”。

我更蒙了,居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局。愣在当场,完全说不出话来。

路人指指点点,开始看热闹。

“现在的女人啊”。

“你看她那身衣服,哪是学生穿的起的。啧啧”。

“我告诉你们,谁他妈今天也别拦着我,谁拦着我,我就和他拼命!我就是来找我媳妇的,别人都跟我无关,别他妈撞在我枪口上”。这个流氓,拿着一个阳光下格外明晃晃的尖刀向着我走过来,直到他揽上我的腰,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多危险的境地,拼命喊叫起来,不过,早已失了先机。

“报警啊,报警啊,我根本不认识他!快报警!他是坏人”。我嘶哑的不停的喊着,他掠着我一路往前走,力量奇大,我根本挣脱不得。女人和男人力量上的差异,平常看不出来,一到关键时候,真是天壤之别。

“老子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跟别的男人睡?!谁敢报警?!穷人就该被人抢老婆吗?”。

这个歹徒太聪明了!在路人的不作为甚至是瞩目下,我被他强行拽行了几百米,他反复的喊着那几句话,却用刀抵在了我的肋下,“跟我走,不然就捅了你个婊子”。

我就这样被他拽着走了几百米,他的刀深入我的衣服抵我抵的紧,我一声不敢出声,他在我耳边淫语道:“妈的,看你穿的人模狗样,放倒了就是畜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