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圆之日下(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当晚就要用餐之时,却不见星火、云仙、云霓以及芳姨。芳姨及星火,众人倒是不会因为他们不在而担忧,但是云仙及云霓可就不同了,两个娇艳动人的少女,若是落到歹人之手,不被染指才怪呢!

素雅知道她们跟着芳姨在学女红,心里不安地嘀咕着:“我说芳姐怎么了,要吃饭还不放人。”

来到了卧室入口,就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传入了鼻内,那是男女激烈性爱所产生的肉味儿,顺着味儿她来到了自己的卧房,见到了一男三女赤裸裸躺在床上,自己的被褥上到处都是自己女儿的落红,而且星火还抱着自己的女儿们在睡觉。

素雅推了星火一把,星火转醒过来了,睁眼一见是素雅,再瞧瞧其它三女嘴角还挂着满足的笑容在熟睡着,星火蹑手蹑脚的起身,想要跟素雅解释:“我…

我……我…“

话还没说就被素雅掐得说不出话,倒是素雅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混蛋!

这下子我们母女三个都被你给……看你怎么交代?“

星火见她嘴巴上不饶人,但是眼神之中却是暗藏春色,过去在她充满韵味的身躯上撩拨着,嘴巴浅浅地尝着她娇美的樱唇,然后轻声细语地道:“你们以后都是我的,母女共事一夫。”

素雅故意不让星火将手伸入她的衣内摸着她的大奶,同时娇嗔地说道:“干什么!不行!……我女儿在眼前……这样我怎么做娘?”

星火硬是将整个手掌握住了变挺翘的大乳,并且画圆般轻柔地爱抚起来,同时略带戏谑地说道:“你还是她们的娘啊!”

见到女儿的裸体,再加上星火的撩拨,素雅变得十分敏感与兴奋,但是她还是很理智地说道:“是啊!做娘的脱光衣服挺着大屁股,跟女儿一起扭腰摆臀的被同一个男人干,请问一下?这娘以后要怎么做呢?”

星火原本想要抓着素雅与云仙及云霓合演一出“一家春”,可是在素雅内心还未准备好的状况下,星火只好先按捺着内心想要与母女同乐的渴望,心中压抑地说道:“那……那我给她们开苞了……你不生气吧?”

素雅横了他一眼,眼中尽是责怪之意,她小声地说道:“我早就答应了琼茹妹妹,让她们跟了你。”

星火心喜若狂地提高了声调说道:“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嘘!”素雅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见他高兴的样子,心中没来由地吃起味来,酸溜溜地道:“我就是怕你有了小的,忘了老的。”

其实素雅也没有全盘托出实情,在当时琼茹所提之事,就正如星火所想的是“母女共侍一夫”的,但对素雅而言她可不敢胡乱张扬,只是让事情顺其自然地暗地里成真,这样子就再恰当不过了。

星火却乐得合不拢嘴直说道:“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

素雅见他的一双魔掌又开始抓揉她浑圆的大屁股,双手搂着他的颈部,送上了香吻,然后说道:“去吃饭吧!我的爷。”

但是事情总是发展得出人意表,随着中秋的来临,果然星火欲火高涨,但是推波助澜的人却是云仙及云霓两个春情初开的小少妇。

尤其是云霓,初尝滋味的她像似个小荡妇一样,整天黏着星火身旁,毫不忌讳地当众摸乳抠穴的,只差没有上演活春宫而已。

中秋当日星火燥热不堪,蛟儿一直未敢离开他的身边,雨愁见到星火面有菜色,担心地直说道:“他这样不行,我……我……就先让他发泄一下吧!”琼茹却慎重其事的说道:“姐姐别急了,这解一时燃眉之急的欲火,是无法根治问题的!”

蛟儿此时笑道:“姐!你还真别急了,等会儿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不行我会叫你们的,嘻嘻!若是你们忍不住,可以互相抠一抠……”雨愁听了脸红的道:“去!去!去!这话从你嘴中说出来,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琼茹及素雅同时揶揄雨愁说道:“姐姐明明就爱着相公,平常时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现在就露出马脚了。”

雨愁见大家把矛头都指向她,她四两拨千金地响应:“蛟儿,等会儿我们可以在一旁吗?”果然众人的注意力马上转向蛟儿,只是雨愁的话又惹来一阵子的窃笑。

蛟儿微笑地说道:“姐姐们放心把他交给我吧,你们不用担心,嗯!怕大家忍不住冲进来‘献身’,所以我带他去小阁楼,这样你们听不到声音,大家就不会想要抢着献身了,嘻嘻!”众女笑作一团,蛟儿心中却开始七上八下的了。

以往月圆之日她自己除了性欲高帜外,还是脱皮换鳞之际,银蛟的状况她虽然不明了,但是蛟类脱皮换鳞的特性都是一样的,现在星火的境遇反而让蛟儿摸不着头绪。

经过蛟儿的一番说词,众女安下心来,蛟儿心中有了一番主意,到了阁楼后将门锁好,她轻吐了一口气,做了一个结界,接着瞬间飞身而起,将星火带回她原先所居住的谷底。

月光又逐渐照亮了谷底,星火此时头涨欲裂地说道:“蛟儿,我很想要!”

星火两手抓揉着蛟儿的双乳,力道逐渐增强,蛟儿手指运气,气刀将星火裤裆前划了一个小圆,阳具就从裤头上的小圆中探出头来,蛟儿自己想要将长裙脱去,却因为正在御风行走之际,而无法腾出双手。

蛟儿无奈地说道:“人类的衣服,真是麻烦!”接着她全身运气一涨,直接将裙子蹦裂成了片片的雪花,叉开双脚让星火硬得发烫的巨根对准自己的私秘之处,龟头像似识途老马一样,很轻易地找到了回家的方向,前端就迫不及待地钻入进去。

“嗯……”舒服的滋味袭身,这是以前未变成人时,所无法体会的风味,见到星火逐渐疯狂起来,蛟儿温柔地看着星火在她身上驰骋,心里不禁想道:“他现在的样子还真像似银蛟的模样。”

蛟儿十分好奇到底以前银蛟是如何发泄月圆时高涨的淫欲,在思考之际,转眼间又回到了蛟儿居住的神秘谷底,穿过水潭,就暂时离开了人间。

蛟儿为了星火能持续的发泄,在两人外围又做了一个结界,以方便穿越深水潭底,下身所传来阵阵麻痒滋味已经让自己双脚开始发软。穿越过深水潭后,她决定召唤帮手前来,“呼……呼……”的低吟一声,远处跑来了一头白皮大虎,先让星火反面坐在老虎身上,然后蛟儿再坐在星火身上,然后蛟儿“呜呜”的低鸣几声,大老虎开始奔驰起来。

原来蛟儿要老虎凭它们灵敏的嗅觉,去找出银蛟以前的居住之地。一个时辰过后,白老虎来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山谷,跟蛟儿所住的迥然不同,不但有奇花异草,还有一些神果仙桃,此时果香四溢,飘散在空气之中,似乎暗中在帮助激发情欲。

白老虎似乎不愿进入谷中,停在谷口,发出了阵阵不满的吼声。

蛟儿没有办法指使老虎去做它所不愿意做的事,只好靠自己再度飞行起来,只是背负着星火,还要持续着交媾,让蛟儿乏力难行。

好不容易来到谷中时,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她见到了奇怪的现象,有一些动物聚集在那儿,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缓缓降落在草地之上,这样一来她可看清楚了所有的动物了。

有两只白色大老虎,一只白猿,一头大雕,两头灰熊,两匹红鬃白马,一只白色大蛇,蛟儿心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说道:“白儿你也来了!”只见白蛇向着蛟儿点头摆尾,像似打招呼般的十分热情。

接着蛟儿对着两头白老虎说道:“你们也来凑热闹,难怪它们不高兴了。”

两头白色大老虎低吼着,来到星火身旁东嗅嗅、西嗅嗅,接着似乎确定了什么,然后两个大舌头舔着星火阳物与蛟儿的交合之处。

蛟儿心中明白了银蛟是如何发泄淫欲之后,笑笑地说道:“还好没有让姐姐们取代这些母兽的位置,不然不知要如何收拾这样的残局。这银蛟以前也太荒唐了吧!”

蛟儿被大老虎的舌头舔得很痒,于是让星火阳具退出她的身体,就听到各个动物欢愉的嘶鸣声,蛟儿对着星火偷笑道:“看你现在面红耳赤的样子,想必也不知道自己将要干什么了,嘻嘻!我想也没有人类尝过这滋味吧!”

果然大老虎舔完后,其中一只熟练的背对着星火,而且尾巴翘高了起来,星火也不知前方是人还是兽,见洞就插,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人兽大战就这样展开了。

蛟儿好整以暇地在一旁欣赏着,最令她讶异的是那一头白色的母白猿,它与星火交合的样子像极了人类,等星火转回到她身上发泄时,淫香味道极重,看样子与这些动物交合的结果是颇具成效的。

在谷底月色低沉之际,蛟儿与星火完成了解毒之旅,蛟儿带星火回到了小阁楼,除去结界时,可以感应到门外有人,推门而出就见到了雨愁及琼茹。

雨愁进门爱怜的望着星火,玉手执起星火的大手轻轻的磨擦着自己的脸颊说道:“蛟儿,他……他好了吗?”

琼茹仔细地观察着星火,同时拿起他的右手把起星火的脉来,一会儿她道:“姐安心了!相公没事了。”接着她好奇地问起蛟儿:“妹妹,今天你们怎么这么安静?”

蛟儿打起马虎眼来描述:“前面已经吵过了!后面只是安静的发泄而已。”

接着蛟儿心中发愁起来,因为之前她们蛟类都在这一时期脱皮,不知道将会带给星火什么影响。

果然不到一周,星火的容貌便开始大为转变,一开始只是脸部冒出一些豆豆来,但是慢慢的却是鼓脓生起烂疮来,让俏婢们及云仙、云霓甚至于连素雅见到了都避之为恐不及。

由于之前琼茹安排了江南之行,现下素雅表明了愿意留下来打理济安堂的一切,反而让雨愁她们这趟江南之行简化了许多。

轻舟已过万重山,到了万县换了大船后,船开始可以稳定地航行在江中,让众人放心的上来到甲板上透气。雨愁见到琼茹及芳姨在上方,芳姨关心地说道:“相公这几天在仓房内整天呆着都不出来,这样可好?”

原来当众婢都不愿意长途奔波服侍之际,芳姨却坚持要跟随雨愁、星火前往江南,由于芳姨跟星火关系确立,雨愁再询问了芳姨后,正式让芳姨认星火为相公,并且众女也尊称芳姨为“姐姐”。

“姐姐!不用担心,让他有这个打击也好,不然他还在醉生梦死呢!”雨愁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琼茹笑道:“愁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晚上为什么抱相公却抱得这么紧?嘻嘻!”

“胡说八道!谁……抱他了?”雨愁不甘心的反驳琼茹说道。

反倒是芳姨说道:“这也难怪了,原本高大威武又英俊的人,一下子成了丑八怪,原来缠在身边的俏婢美眷立刻现实地反应出来,心灵再坚强,我看也会被击倒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