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完结(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三十

众女都点头称是。杨过示意要众女站开一点,他缓缓推出一掌,卷起大石边的黄土,果然,慢慢显现出一块像是巨大蜗牛似的青石,杨过衣袖一拂,扫去了石上泥块杂物,大家都细细观察,看了一会儿之後,又都赞叹不已,认为实是鬼斧神功,构思之巧令人叹为观止。

原来这外型似蜗牛的大石,它的菱缝内侧都是缕空的,空气就是从这些菱缝中进入地下建物,可是从外表上却又看不出来,要不是他们已知地下有建物,谁又猜的出来这个蜗牛造型的青石竟是通气孔。

杨过听了一下,并无空气对流的声音,知道自己的猜想不错,地下建物已经密不透气,他看了小龙女、袁明明、赵英和赵华一眼,诸女已知其意,都娇笑了一声,飞身到其它四个通气孔的位置,也学杨过的方法,扫除黄土,不久,果然另外四个通气孔都显露了出来,而且空气对流声立刻清晰可闻。

四女回到杨过身边,杨过还在查看青石,他看了一会之後,又拂袖扫去青石周近的黄土,这时蜗牛尾部之处的地上出现的却是一大片石块,他微微一笑,举手按在蜗牛头部,轻轻的往尾部推移,一阵辚辚之声,蜗牛型的青石应手移动,露出一个容人出入的大洞,众女齐声欢叫,高兴不已。杨过探头往下一看,见入口处有梯阶,但很快就转弯,再以下就看不见了,而且也无光线传来,他又侧耳倾听了一下,并无异状,於是笑着对小龙女道∶龙儿,你打头阵吧!

小龙女欢叫一声道∶好!各位妹子随我来吧!说着,举手招来了挂在山壁枯枝上的外衫,飞身进入了入口,众女也都学着小龙女取回自己的外衫,一个个尾随而入。杨过最後进入,他进到入口处後,双手虚按,又把青石推回原位,却忽然看到青石的菱缝中所透入的光线竟在梯阶转弯处由一大片琉璃瓦以转折的方式射入地下,他惊叹不已。这时他已听到诸女在底下的欢呼声,不由得微微一笑。

杨过飘身循着梯阶下降,见底下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在光线透射下,颇为明亮。两个拐弯之後,已下去约有十馀丈,离地尚有十馀丈,但却再无梯阶,这座石阶竟是悬空的,但已看到众女已在大厅中欢欣跳跃,阿紫还抬头叫道∶大哥哥,快下来噢,好好玩噢!众女也纷纷招手,笑声不停。

杨过跃身到了大厅,他稍一环顾,只觉这座宽广的大听真可以金碧辉煌来形容。

这座大厅是朝廷金殿的格局,北面的高台是一座御座,宝座金光灿烂,各色珠贝宝石缠绕,丹墀之下共有九阶,宝座後是一面耸立的屏风,屏风绘有一只巨大的展翼彩凤,双目是由两颗红宝石襄成。

这座金殿约有三十丈见方,地上全是用暖色的二尺方花石铺就,大厅并无支柱,所以看起来特别宽敞。地上除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外,整洁异常。正对着御座约二十馀丈的是一道巨大的白色石门,这时是关闭的,门栓则是两根乌黑的巨木,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所以都完好如初,而且看门栓扣上的情形,离开这座地下宫室的最後一个人,必然也是从屋顶通气孔出去的。东西两侧的壁上则是彩绘和浮雕,杨过挥袖隔空拂去壁上的薄灰,和诸女抬头细看,杨过不由得笑了出来,众女也都含着羞意笑个不停。

原来这东侧壁上刻的是佛陀受难图,内容是释迦牟尼正受到魔女的诱惑,这些魔女个个栩栩如生,在释氏前後左右上下飞舞,个个坦胸露臀,伸腿抬足,眉目间荡意盎然,体态撩人之极,释氏却是一付目瞪口呆的模样,与佛经中所称垂目正心的说法大有出入,这显然是旨在消遣佛陀。众女看了都吃吃而笑。

大家笑了好一会儿,又去看西侧的壁画,那是太上老君成道图。相传太上老君姓李名耳,字伯阳,春秋时楚国人,曾着道德经五千言,孔夫子曾访道於他。成道时却受到玄女试其道心,玄女本是人头鸟身,但这幅画却是一个绝色美女,胸前襟衽微敞,露出一抹粉红胸衣,真有说不尽的春意。众女看了更是瞪着大眼,看得如醉如痴,直叹画工之精。

众女又浏览了一会,杨过笑着问袁明明道∶明妹,你看出这是什麽朝代的建物嘛?

袁明明粉脸一红,笑道∶妹子约摸已猜出八分,但不敢确定。

你先说来听听,大家再一起参详。杨过笑道。

妹子看东壁雕刻的刀法和西壁彩画的画风,应该都是南北朝时代的产物,而且图中美女装扮又与戴王妃她们相似,所以妹子猜想这座宫殿很可能就是在她们那个时代所建。

众女听了袁明明之言,再细细看那些魔女和玄女的穿着,果然与戴王妃等妃侍相似,只是衣服显然少了很多。大家都啊了一声,齐都佩服她的眼光。

杨过也笑吟吟的赞道∶明妹的眼光果然高明,我也是猜想这是北魏时所建,而且这座宫殿说不定就是胡太后的秘密宫室。

众女又都惊讶的看着杨过。

杨过笑着道∶我自从见过元铫太子和戴王妃他们後,对他们那个时代很是好奇,回来後也曾翻了一些书,昨日也向严举人请教了很多有关那个朝代的稗官野史,所以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他指着御座後的屏风道∶你们看,这个御座屏风上画的是一头彩凤,而不是咱们想像中的龙,所以这个御座应是女子坐的。历代女子称帝的只有唐朝的武后则天皇帝,可是就像明妹刚才说的,这里的雕刻刀法和画风都不是唐朝的风格,而北魏胡太后虽未篡位,却称制临朝多年,所以这座地下宫殿是她所建的可能性很大。

众女都点头称是。

阿紫点着头道∶大哥哥,你和明姐姐说的是对的,这种画我在家里看过很多的,都是北魏那朝最流行的画法,而且那些雕刻也和龙门石窟早期的佛像刻法很相似。

众女的好奇心大增,尤其是胡太后临朝称制,弑君废储,又派其弟胡天师执拿元铫太子,而且胡天师还以一张粗糙的黄标符纸就镇锁住戴王妃等二十六人真yin达七百馀年之久,胡太后这样一个神秘的女子,当然引起她们的好奇。

杨过屈指算了一下,道∶照时间推算,胡太后弑了孝明帝之後六年,北魏就亡了,最後那个孝武皇帝出奔长安,变成了东魏,後来也被宇文泰所弑。而胡太后弑君之後,屯兵在晋阳的六州大都督尔朱荣就以靖乱为名,挥军进入了洛阳,不但杀了胡太后,也杀了她立的皇帝元钊,另立元攸为帝,是为孝庄帝,而且还一口气杀了王公大臣以下二千多人,不过尔朱荣後来竟然是被庄帝亲自抟杀,这样看来,这座地底宫殿一定是在孝明帝时就偷偷建筑的,说不定还没启用胡太后就已被杀,或是还没启用就已陷了。他指着大殿的各项陈设,都是簇新的,而且看样子还不完备。

众女都细细倾听杨过的叙述,遥想北魏当年惨烈的宫廷之乱,都为之太息,也对胡太后这个人更加好奇。

忽然杨过看到御座後屏风框架上的几个金字中正之光,正在凤首仰起之处,他想了一下,道∶是了,这座宫殿正是在胡太后称制临朝的时候建造的,那是孝明帝刚即位没多久,明帝有好几个年号,其中一个就是正光,而且还颁旨施行正光历,看来胡太后虽然做了实质的皇帝,可还不敢光明正大的公然称帝,所以就在这里盖了一座宫殿自己过瘾,可能还没有完全盖好,就沈下去了。

众女都点头表示同意杨过的看法。其实她们对这个朝代所知不多,杨过也是这几天才努力去了解的。

众人嗟叹了一会,杨过又四下观察,他走上御座,又走到屏风之後探看,那是一条宽阔的走道,相隔约五丈处各有一道门,东西两端又有两扇门,他推开右手边的那道门,入内一看,不由得笑了一下,又出来招手要众女上来。众女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那是一间极大的寝室,至少比杨过在洛阳的卧室还大上数倍以上,地上铺着的是厚厚的纯白羊毛毯。推开房门後,是一道由铜镜做成的屏风,房内最让人触目心惊的是一张硕大无朋的大床,床上锦褥绣被宛如新婚洞房,床头朝北贴墙,墙上有灯饰,两侧各有两道小门,想是浴厕间,床的两边丈馀之处,各竖立着一面巨大的铜镜,镜面虽已蒙尘,但无铜青,只要稍加擦拭,必定明亮无比。这些还不稀奇,稀奇的是室内各处竟有许多直立的赤裸人偶,细算之下,男女各有十个,竟有二十人之多,每个人偶都是肤色黝黑,像貌不似中原人士,也并不俊美、娇艳,但却各有特色,也很诱人。人偶的大小与真人相仿。这些人偶都有不同的姿态,而男女性器又特别显着,每个人偶头上则都顶着一盏琉璃灯。

众人都被这些人偶吸引之际,春兰忽然发出一声大大的惊叹,众人齐都看她,见她正仰头看着他们背後的墙上,那是一大幅精雕细凿的美女图,色彩鲜艳亮丽,画中的美女像是随时就要起身。

众人的目光都被这幅彩雕吸引得舍不得离开。

画中的美女比真人约大一倍,年约二十馀岁,坐在一张锦墩之上,全身只披了一件红色披肩,肌匀玉润,发束金冠,此外则别无饰物。这名美女虽然不见得比小龙女等诸女更美,但她秋水般的眼神像是注视着每一个人,而且是那样的柔和、无辜、纯真,却又那样的深情款款。美女的右手握着一根丈长的金杖,金杖微举,细看之下,金杖的形状却像是男子阳物,连冠状的头部都一样;左手很自然的搁在左腿之上,玉葱似的五指跃然欲动,指甲上红色的蔻丹鲜红夺目。美女的上身挺直,两颗丰满挺拔的玉乳像是仍在鼓动,两粒蓓蕾艳若桃红。她的两条玉腿更是诱人,右腿直直的向右斜伸,那真是修长秀美之极,曲线之匀称,让人有忍不住想要伸手抚摸的冲动;左腿向左而微屈,於是牝户就一览无遗,桃红色的牝户微张,竟似有蜜汁晶光,一粒红润欲滴的蒂豆隐约可见,但牝户四周竟无一根耻毛。

众人都看得傻了。良久,良久,小龙女叹道∶这人应该就是胡太后了。

众女如梦方醒,过了好久还都说不出话来。忽然,阿紫结结巴巴的道∶大哥哥,这个女人┅┅那里┅┅没有毛毛。

众女闻言,又都抬头细看,果然那美得不可方物的方寸之地,真的没有一根毫毛,於是也都为之失笑。

阿紫娇羞无限的道∶我娘说,她们家乡那里的很多姑娘成亲後都是要剃掉毛毛的,她说这样比较乾净,这胡太后不知是不是也是┅┅?

众女都为之讶异不已。赵华笑道∶这个我知道,很多蛮夷之人,不论男女,浑身都是毛,尤其是那个地方更是茂密的不得了,要是不剃除,连门户都找不到呢!不过这个胡太后应是汉人,她可能天生无毛,也就是俗称的白虎了。

众女齐都大笑,阿紫更是羞得脸红似血。

赵华格格笑了一阵,又道∶咱们阿紫妹子可不是蛮夷之人,而且她的毛毛长得可真美极了,不多也不少,而且啊!金光闪闪,真是让人爱煞。她说着,又抱着杨过的脖子笑道∶哥,你说阿紫妹子的毛毛美不美?

杨过亲了她一下,笑道∶阿紫真是美极了,昨晚圆房时,我可不敢让她太操劳,怕她受不了。

阿紫闻言大喜,咭的一声欢笑,跳到杨过身上,扭个不停,高兴的不得了,接着又欢声道∶大哥哥,你好好噢,我好爱你噢!一边又在他的脸颊上猛亲。众人都大笑。杨过搂着赵华和阿紫也畅怀欢笑,这间寝室靠壁处都有半身高的壁柜,香气四溢,都是黑檀木所制,但柜上并无摆饰物品。室内的光源则是来自屋顶,也就是从五处进气口折射而来,这些光源经过数道转折,显得很是明亮却又柔和,但到了夜间,即使有月光进来,也必定需要点灯。屋顶仍是原石的颜色,并未经过修饰,想是还没有真正完工。

杨过靠近一个女偶做成的一盏琉璃灯台端详了一会,又不禁赞叹出声。看那琉璃罩内的灯蕊已有使用过的迹象,但灯蕊点燃的痕迹并不深,应该是试用时所留。

灯蕊穿过人偶延至地下,看来这地下所贮藏的全是蜡油,而且可以循环利用,简直是万年灯。

众女也都学着杨过查看人偶琉璃灯。袁明明看的是一个男偶,这个男偶甚为粗壮,个儿也很高,她垫起脚伸头去看灯罩内的灯蕊,右手不小心竟碰到了男偶下垂的阳物,才这麽一碰,那根阳物竟缓缓变大翘起,袁明明吓的惊叫出声,慌忙跳到杨过怀里,兀自还喘着大气,眼睛却瞪得比铜铃还大的看着那根昂然而立的阳物。

杨过和众女也都大为吃惊,齐都围着男偶身边细细观察。那男偶是由檀木所制,所以看起来肤色黝黑,浓眉高额,造型像是昆仑奴,那根阳物甚为粗大,也是黑乎乎的,竟有近尺之长,三指之宽,正蠢蠢而动,众女可都不敢去摸,杨过则伸手摸那根阳物,竟然是软中带硬,与真物极是神似,他稍稍一捏,不由得既笑又叹,直赞鬼斧神工,但又忿责胡太后残忍。

原来这阳物是由真的阳物制成。阳物整根割下後,去除部分内容物,以制皮革等特殊方法配以药物泡制,使得割下的阳物不致腐坏且具弹性,并保有原色原型,再在阳物内场入百十根细软管线,细管中空,密缝连接到灌有流质物体的人偶体内,平时软垂的阳物,一经碰触,流质物体受到振动即由细管流入阳物,又受人偶体内流质的压力影响而膨胀高翘,看来与真物一模一样,说不定还能使用呢。

众人赞叹不已。阿紫怯生生的道∶大哥哥,这个东西┅┅真的是从人身上割下来的啊?好可怕噢!

杨过叹道∶这胡太后真是荒yin残忍至极,看这阳物的形状,必是从年轻力壮的男子身上活生生的连根切下,说不定还是在他情欲高涨之际割的,否则不会这样粗大,也不会有这样好的弹性。

众女都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可又瞪着那根阳物直看,好奇的不得了。过了一会,见那阳物慢慢软垂下来,活像是真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