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黄女侠的乱伦】【完】(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感谢大家支持噢!!!!^=^一人间六月天,正是一年中闷热的夏季。

襄阳城,名满天下,大侠郭靖的府邸。

耶律齐一个人独坐在池塘边,痴痴的望着满塘的荷花,月色倒影在水中,水面如镜,没有一丝风。

“呱………呱……”青蛙也禁不住这闷热,大声的喘着气。

寂静的夜,闷热的天。

和芙妹成婚已有半年了,这半年多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岳父岳母对自己视如己出,自己对长辈也是极为尊重,但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无法言说的秘密。

依然清晰记得,郭芙第一次带自己回桃花,第一次拜见郭伯母,就惊为天人,世上竟有如此成熟美丽的女人。

黄蓉一袭轻盈的黄衫,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乌黑的头高高的束起,上插一只金色的凤凰簪……神情里有一股从容优雅的气质,深邃的眼睛闪烁着能洞察他人的智慧光芒,秀丽的脸庞,带着一点慈祥的微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的成熟和端庄。

不仅仅是容貌,更因为她是丐帮帮主,是一代大侠郭靖的夫人,造就了黄蓉优容华贵的成熟魅力,天下有多shao年轻男子将她视为中偶像。

在后来的时间,一向颇有心计的耶律齐利用郭芙对自己的好感,又把握住期间郭芙与大小武产生隔阂的良机,成功的得到了郭芙,但在耶律齐内心深处一直在问自己娶郭芙是为了什么,是真爱她,还是为了能接近风华绝代、艳名远播的岳母黄蓉?

这半年多因为黄蓉教授达狗棒法,而与黄蓉朝夕相处,黄蓉教授自己武功过程中,经常偷窥黄蓉的绝代风华,曼妙风姿,长期以来心中已情根深种而难以自拔,这难以启齿的畸恋,每天都折磨着耶律齐。

尤其近期黄蓉怀孕以来,耶律齐一方面嫉恨郭靖,另一方面黄蓉怀孕后,隆起的小腹,微微胖的腰身,别有韵味怀孕的身体,孕妇独有的气质,更让耶律齐狂。

想着怀孕后别有韵味的黄蓉,耶律齐浑身燥热,下身也漫漫的勃起,脑海里幻想着赤裸的黄蓉,手不仅伸到裤裆里,套动着自己的yang具。

“齐哥,你干吗?”

耶律齐从幻中惊醒,手连忙从裤裆里抽出,神情尴尬。

“啊……芙妹,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岳父去将军府了吗?”

“父亲还在和他们商量军机大事,我呆着无聊先回来了,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啊!”

郭芙笑了笑,紧贴着耶律齐坐在石凳上,柔软的身体接触。

少女清香让耶律齐心中一动,刚才的欲火还没熄,耶律齐一把抱住郭芙,“芙妹。”

郭芙心里很奇怪,平时沉稳的夫君怎么今天如此轻薄,扭动着身体,挣扎了几下,“嗯~~齐哥,别在这啊!有人……”

“没事,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睡了,我们好多天没有亲热了。”

耶律齐一边说着,一边抚摸郭芙柔软的ru房,嘴也在郭芙的耳边轻舔。

郭芙开始还保持着女人娇羞,但在耶律齐的抚摸下身体也渐渐热,手轻轻的摸着耶律齐的头,眼睛已经漫漫闭上,享受着夫君的爱抚。

耶律齐漫漫的扯开郭芙的肚兜,开始把玩郭芙的双ru,两人也嘴对嘴,激烈亲吻,舌头纠缠在一起。

耶律齐见郭芙已经情动,缓缓的脱下自己和郭芙的裤子。

就在两人激烈的前戏的时候,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花丛中紧张的偷窥。

月光下打在两人身上,两人已经光溜溜了,燥热的天气,让两人都于欲焰高涨。

耶律齐让郭芙坐在自己怀里,上下其手爱抚着自己的芙妹,郭芙一边回应着耶律齐的亲吻,手也下移,漫漫套动着耶律齐的巨大火热的yang具。

“芙妹,你把它放进去。”

“嗯……齐哥,别在这做……有人看的……回屋吧……”

“没事,来~~”

郭芙娇羞无限,但此时已经情难自禁,扭了几下,最后害羞的一手扶住齐哥的yang具,身体缓缓立起,坐了下去。

“哦……哦……”

火热巨大的yang具进入了温软湿润的xiao穴,两人都舒爽的喘了口去气。

耶律齐端着芙妹雪白的屁股,上下抛动,眼睛也漫漫的闭上,享受着下身带来的快感,脑海里想象着岳母黄蓉的诱人容貌和体态,yang具在xiao穴里越插越硬。

月亮悄悄的进入了树梢,似乎也为这人间而害羞,青蛙“呱……呱……”鸣叫,仿佛在为二人激烈交配而欢呼,树丛里偷窥的眼睛也逐渐迷离,传来一阵细细的喘息。

“啊……啊……”耶律齐已无法忍住,达到高氵朝。

但在爱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耶律齐眼角瞟过对面一片树丛,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而过,耶律齐心中非常震惊,“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是岳母?”

“黄蓉偷窥我和她女儿做爱!”耶律齐想到这,下身又坚挺了许多,疯狂的挺动着巨大的yang具。

“啊……啊……”两人在性爱的高氵朝中得到了释放。

“是黄蓉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她看到我在做爱吗?”耶律齐享受着高氵朝余味,脑海里也想着刚才的人影。

黄蓉气喘吁吁的快步回到卧房,一把关上了门,身体无力的靠在门上,仰着头,手轻抚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这两个小鬼,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太不知羞了。”

“要不要告诉靖哥哥,还是不要了,他那个榆木疙瘩……”

“我去说说芙儿吗,到时怎么开口啊!”

黄蓉胡思乱想了一会,脑海里又浮现出两人激烈交合的场景,脸不仅微微烫,身体也漫漫有点热了。

“齐儿,好强壮啊!平时那么沉稳,没想到,做这种事,这么放肆。”

想到这,黄蓉又深深自责,“我怎么可以看自己的女婿和女儿做这种事,我不能再想。”

“刚才齐儿是不是看见我了?”黄蓉想起最后自己离开的时候,耶律齐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心里不仅又有点担心。

“自从怀上了虏儿,也很久没有和靖哥哥亲热了。”黄蓉轻叹了口气。

寂静的夜,闷热的天,“呱……呱……”的蛙鸣,黄蓉一夜胡思乱想没有睡好。

二江南六月,郭靖府邸练武场黄蓉正教导耶律齐、郭芙习武。

“齐儿,你这招‘棒打双犬’,yin柔不足,阳刚有余,你再试一次。”

“是,岳母大人。”耶律齐答道,又开始重练。

“妈,你别光指导齐哥,你看我这套落英剑法如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