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0完结(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八十一章穿衣

第八十一章

月欢从极致的高氵朝中回过神来,看着身上的男人,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原来他们是来偷情啊,亏她还有些淡淡甜蜜与喜悦。

声音含着些许委屈,嗔怪的道:“起来,重死了。”

冥夜当然知道女人在气什么,餍足的起身,捡起地上四散的衣物,体贴帮着女人穿上。

月欢坐起身,眼角瞄到男人精瘦却结实的腰腹,特别是那胯间的雄伟,红着脸移开了视线。一把抢过男人手上的小裤裤,恼羞成怒声的道“我自己来,你先穿上衣服。”

“呵呵,恩”冥夜看着女人脸色羞得粉红,微微嘟着双唇的小女人模样,不自觉的笑出声,在女人怒瞪下,才勉强收回了越来越大的笑意,故作正经的应了声。又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月,你真可爱。”

月欢耸拉着肩膀,背过身,默默的穿衣服,秀丽粉嫩的脸颊又红晕了几分,简直快烧起来,心中不禁有些嗔怪,平时除了晚上或者早晨才会见冷冰冰的人稍微露出些许笑容和迷离的神色,今天一天笑的那么好灿烂做什么,让她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的。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连床都不知道上了多少回,还这样。真是丢脸死了,都是风的错。

冥夜看着女人背过身子不理他,有些忏悔的拥着女人,脑袋靠上去,磨蹭几下,有些讨好的味道。

月欢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出男人迷惘的不知所措的神色,总觉得有些罪恶感升起,仿佛男人像是被抛弃的宠物一般。想到那情形,月欢不自觉的哆嗦一下,这是什么乱比喻,那么霸道强势的人和宠物一点关系也搭不上,虽然确实在她面前,男人是有一些予取予求的模样,但是应该还没到那个地步吧。

“你冷吗?”冥夜感觉到女人似乎颤抖了一下,低低的带着关切的问道,伸手取过一旁剩下的裤子,递了过去。

“没”月欢接过裤子,将身子拔了出来,有些尴尬的套上裤子。手中一边整理一边回头有些惊愕的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心中感叹男人脱衣服的速度和穿衣服的速度一样惊人。

感受到月欢有些哀怨的眼神,冥夜自动自发的帮着女人整理有些零乱的头发,只是拨弄几下,本就毛糙的长发,更加乱蓬蓬的,怎么也理不顺的感觉。

月欢看着和她一头乱发折腾的不亦乐乎的男人,有些又好笑又无奈,一把拉开男人的手掌,随意的摸了两下脑袋,勉强算是能见人了。冥夜有些好奇的看着,感觉有些神奇,伸出手刚想继续研究下,看着女人怒瞪着自己的模样似乎有些生气了。乖乖的撤了手,微微一笑。

“你带我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月欢无奈的提醒。

冥夜恍然回过神来,记起被自己忘到九霄云外的正事。搂着女人的柔软的腰肢,向着后院走去。

☆、第八十二章湖边

第八十二章

进行完非常愉快的自助晚餐——烧烤,月欢所有的不愉快都在男人烤的焦黑的腿和那张已经分不清是白是黑的俊脸面前,消失无踪了。果然人无完人啊,哈哈一笑,月欢吃着烤的酥黄,香气弥漫的腿,扎巴扎把嘴,一派享受状。

冥夜看着得意的女人又好气又好笑,这算是他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回,原来烤肉比抓捕猎物还要难。

“这个给你”月欢看着嘚瑟够了,老老实实的递了几串烤肉过去,做人还是不能太过分,要懂得适时的收敛。

冥夜看着递过来的烤肉,蓝眸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动人光辉,融融的暖意倾泻,嘴角挂着有些懒有些柔又有些淡淡的孩子气的笑容,静静的凝视月欢。半响才就着月欢的手,慢慢的撕咬起来,那性感优雅的模样。月欢觉得自己有些化了,一股暖流从手指尖一直到滑到心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小脸粉红。

“你自己拿着吃”将剩下的肉串有些粗鲁的塞到男人手中,月欢扭过头气鼓鼓的啃着腿,狡猾的男人倒是学会怎么勾引她了。

冥夜柔柔的看着女人的背影,莞尔一笑,不再做什么,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安静的带着淡淡得逞的笑意,神情愉快的吃着手中的肉串。

两人吃完简单的晚饭,裹着薄薄的毯子相互倚着坐在湖边,看着月朗星稀的天幕,伴着湖边偶尔滑过的凉风,两人闲闲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了什么不重要,只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好到让人醉了。

睡意席卷,月欢嘴角带着笑容甜甜的沉入梦乡。身旁额男人专注的凝视很久很久,拥着女人,直到天色泛白,才抱起女人走到一边布置柔软的帐篷里,相拥沉沉的睡去。

今天有点想睡了,就暂时这样吧,嘻嘻on_no哈哈~明天要开始~~~

☆、第八十三章铁盒

第八十三章

正午的阳光猛烈的炙烤着大地,月欢帮着徐奶奶收拾着东西准备出院。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月欢没事就过来陪着老人聊天,老人的身体愈加健朗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老人也有些想念自己和老伴的住所。老人明白她这身体时好时坏的,也就这几年,对于儿子、女儿各种争夺财产行为,老人只能无奈的苦笑。

但是月欢后来偶尔遇到老人的亲人发生些争执,却也再也不像那时一般无所顾忌,现在对于老人倒是多了几分真心,月欢想着应该是风私下弄了一些小手段吧。

“看你笑的这么开心,应该是想到你家那位了,今天怎么没看他跟着来,你们一直不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吗。”老人揶揄的看着月欢,笑着取笑道。

“他今天有事,等下来。”月欢小脸微红,有些局促的转移话题道:“徐奶奶,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吗?”

“害羞了,呵呵,老人家不笑你了。”徐奶奶乐呵呵的笑笑,扫了眼病床尾放置的零零碎碎的并不多的东西,老人悠悠的道:“没什么了,多谢丫头了。”

“妈,可以走了吗?”一个矮胖的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数人,月欢朝着老人点点头准备退出去。

“等下,小丫头。”老人想起什么,叫住月欢,瘦骨嶙峋的手指在行礼堆中摸索一阵,片刻后掏出一个有些破旧的小铁盒,递给月欢道:“留着做个纪念吧。”

月欢接过,只当是老人的一点心意,并未在意,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病房。

嘟嘟的电话声响起,月欢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显示的号码,是风:“喂”

“月,我还有些事要忙着处理,我让魅去接你。”男人有些歉意的说道。

“你忙吧,我没事。”月欢笑着回道,男人的忙碌她也是看得到的,不管多忙,风还是尽一切可能的抽时间陪她,她很满足也有些心疼。

男人再仔细的交代几句,就挂了电话,看来今天的会议需要延长了,希望不会出什么问题。

医院门口,月欢无聊的站在阴凉处,看着远处来往的车辆搜寻着。突然想起老人给的小铁盒,有些好奇的掀开盒盖,里面最上层的是一个银制的怀表,已经很旧了,却依旧很精致,有种别致的韵味。将怀表拿在手中,月欢看着下面似乎有些小照片,将怀表揣到口袋里。伸手取出那些有些时间的照片,开始的一张是老人乐呵呵的站在樱花树下,后面的一张是一对年青的男女一左一右的抚着老人,笑嘻嘻的看着镜头。

“啪”的一声轻响,铁盒直接砸到地面之上,月欢完全没有理会,抓着手中的老照片,双眸盯着左边笑容灿烂如阳光般的俊美男人。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下,如断线的珠子般,脑中模糊的身影慢慢的清晰。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月欢迷迷糊糊的向前走去,脚步越来越急,她想要离开,离开所有人,抛开所有的一切,神情恍惚的向着马路边冲去。

☆、第八十四章车祸

第八十四章

月欢茫然无措的向前走着,脚步匆忙,脑中久远模糊的记忆仿若被开启一般,不断的涌现,虽然混乱,却异常的清晰,眼泪不自觉的模糊了视线。

月欢拼命的读取脑中的记忆,不管不顾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医院门口,本就拥堵的街道上出现一片混乱,车主狂按喇叭夹杂着高亢的咒骂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女人的身影仿若漂浮在暴风雨下海面的一叶小舟,随波摇曳,在波涛汹涌的车流中摇摇晃晃的有些晦暗不明。

刚刚将车停在路边,伸着头四处张望的魅,瞟了这边混乱一眼,余光中出现的熟悉的背影,差点没将他吓昏过去。

魅倒抽一口凉气,紧张的盯着那摇摇晃晃明明灭灭的身影,手指不自觉的颤抖,慌忙间想要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却硬是解不开。

“该死”懊恼的低咒一声,手指握拳,狂爆的砸向方向盘,丝丝的疼痛唤回了些许理智,喘着粗气,稍微冷静下。身体直接一个诡异的角度钻了出去,双腿不要命似的往前冲,口中大声朝着远处的狂吼:“月,月……”

眼角瞟到女人不远处,迎面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卡车直直的冲了过来,魅只觉的脑中霎时间一片空白,不可以!脚下发力如离弦的箭矢一般,仿若一道白影,直直的插入卡车和女人之间。

“砰”的一声巨响,月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膜被震得发麻。回过神来,错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有些茫然无措,刚刚发生了什么。周围的路人齐齐的向着前方跑去,月欢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霎时间想起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推开自己的人是谁,月欢拼命的挤进人群,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难以置信瞪大眼,哪张已经血肉模糊的脸庞,是那么熟悉。

“魅!魅!你怎么了!”月欢膝盖磕在地面上,手足无措的跪在一旁,手指指甲狠狠的扣着坚硬的地面,看着那一缕缕红艳的血色,眼眶发红,心底慌作一团,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恍然间掏出手机,熟练的直接拨了过去,男人熟悉的声音响起,像是有什么安慰一般,月欢歇斯底里放肆的哭叫起来:“风,魅……魅……魅……”

月欢乱无章法的嘶吼,心中的慌乱、不安、恐惧……不停交织,过激的情绪直接让月欢脑中本就脆弱的神经接近崩溃,一阵眩晕,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月,你怎么了,冷静点,魅,怎么了!”手机那头传来男人慌乱的声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