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瞳中所见之物(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瞳中所见之物

,一,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乱逛,由依小姐还真是……弥生他会担心的吧,”

暮色四合的时候,流魂街的天空与瀞灵廷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温暖的橘红色沉淀在夕阳周边的云彩之上,隐隐散发着柔亮的光泽。在与乱菊和银道别分开之后,想着队舍里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文件还没有处理,墨绿色长发的少女索性慢悠悠地沿着街道散步,行至瀞灵廷东边的青流门时,便迎面遇上了带着六番队队士、似乎是要去执行任务的朽木苍纯。不知道是因为朽木白哉的缘故,还是其人本身性格如此,虽然同样身为副队长,但朽木苍纯对待由依的态度却始终如同长辈一般,此刻看到闲逛中的少女,开口便也带上了少许长辈教育晚辈的语气。

——明明相比之下,朽木副队长您的身体健康才比较让银岭前辈担心吧……忍不住在心里这么腹诽了一小下,由依少女到底是识大体懂礼仪的好姑娘,深蓝色的大眼睛眨了眨,便笑着转移了话题。

“哈哈哈……这个,那个……朽木前辈你这是外出有事吗?需要六番队出动的任务,还真是稀奇呢。”

比起本身就是战斗在第一线的十一番队和负责救援的四番队,六番队的队务则是维护贵族的利益,大部分情况下并不需要战斗,故而由依才有此一问。

“啊……有些事情需要调查一下。”皱了皱眉,黑发俊美的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顿了顿,“虽然十一番队是瀞灵廷最精英的战斗队伍,不过由依小姐最近还是小心些比较好——流魂街最近,经常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魂魄缺失。受害者通常都是灵力相当优秀的人。原本是十二番队的职责范围,不过因为最近有一些贵族的继承人也成为了受害者,所以才由我们六番队参与调查。”

“……‘魂魄缺失’?”

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言论,墨绿色长发的少女眯了眯眼睛,低声重复了一遍,脑海中下意识地闪过了蓝染的面容——好吧,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十束告诉她蓝染曾经试图邀请他加入五番队,她只要一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会条件反射地觉得肯定和那个“笑得很阴险的眼镜男”有关系……

倘若是在平时,耐心如朽木苍纯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开口为小姑娘解说一番,但是眼下任务紧急,黑发男人也只能无奈地拍了拍少女的头顶。

“根据二番队的调查,之前流魂街好像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不过这一次……”顿一下,朽木苍纯突然皱了皱眉,抬起手掩住了唇角轻轻咳嗽了一下,“具体的情况,由依小姐可以回去问问吉田队长,四枫院队长或者父亲大人也行……总之,倒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队长们大概都会告诉你吧。”

“这样啊……”侧过身让开路,墨绿色长发的少女看着行色匆匆的黑发男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朽木前辈,您的身体——没事吧?”

尽管并非如浮竹队长那般常年与药罐为伍,然而和目前在任的几位副队长相比,朽木苍纯……实在不是很适合战斗的人选啊——虽然由依一直觉得朽木白哉口口声声地说着“朽木家下任当家”有些傲娇的成分,但是说到底,那样认真不服输的坚持,也是为了早日将朽木家的重担从祖父和父亲的肩膀上接下来吧……

这样想着,由依少女抬起头,有些不假思索地就开口道:“那个,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朽木前辈,请准许我——”

“我没事的,谢谢你,小由依。”

微微顿了顿脚步,朽木苍纯并没有转身,只是稍稍侧过头,对着墨绿色长发的少女露出了一个带着些许无奈的笑容——夕阳暖橙色柔和的余晖从青流门的顶端漫入,在黑发男人勾出一圈淡金色的光晕,竟是微微有些刺眼,引得少女深蓝色的眼眸下意识地眯了一下。

“——先不说我身为前辈,怎么能让后辈代替我执行任务。小由依你怎么说也是十一番队的副队长,没有总队长的指派,怎么能擅自行动呢。”

“可是前辈您——”

“我会没事的,放心。”

轻轻挥了挥手,朽木苍纯的神色微微一肃,下一秒便与部下一同迅速消失在了原地,没有再给少女说话的机会——而墨绿色长发少女伸出了一半,想要去阻拦的手也就这样顿在了半空中。

不是追不上,而是不能去……就如朽木苍纯所说的那样,刚刚她的提议根本就是一时冲动的无稽之谈。但凡五席以上的高位死神离开瀞灵廷都必须有队长的同意,副队长和队长前往现世甚至会打开灵力限制,想去那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但是——

指尖在一瞬间蓦然收紧,由依仰起头,看着流魂街深红色的天空——那样鲜艳到刺目的霞色,在她记忆中,只见到过一次……

——玛利亚之墙破裂的那一次。

(二)

黑洞洞的井口之下,棕色长卷发的少女苍白着一张空洞无神的面容,空荡荡的胸腔如同地狱一般敞开着,白色的皮肤上黏着黑紫色早已干涸的鲜血。

墙壁外翠绿欲滴的草地上,残肢断臂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大部分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状——而她只能剪下他们衣服上那染血的自由之翼。

玛利亚之壁破开的那一天,她捂着伤口,狼狈地跟着驻扎兵团一同撤退——在她的身后,那汹涌而入的地狱迅速地将整个西甘锡纳区淹没吞噬。

第五十六次壁外调查。那上百人无奈的牺牲,骨肉碎裂分离的声音伴随着女巨人那隆隆的脚步如同幽灵般追在她的身后,好几次几乎溅到了她的披风上。

还有,还有利威尔班……古恩塔那如同木偶般颓然吊在半空中的尸体,埃尔德那失去头颅鲜血淋漓的残躯——

……

黑暗中不断闪过的破碎画面如同老式的投影机一样,机械而冰冷——墨绿色长发少女攥着被角的手指一紧,下一瞬间,她猛然从榻榻米上坐起身!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

可以感觉得到,直觉到那些没有根据的危险……但又无能为力。

——在瀞灵廷,擅离职守是重罪。

可是……朽木前辈——对自己那样照顾的朽木前辈,朽木队长,还有朽木白哉那个臭小鬼……

“啪”地一声轻响,由依的手掌无力地覆上了自己脸颊——掌心与额头接触的一瞬间,冰凉湿冷的触感让少女恍然惊觉,原来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出了这么多的冷汗。深蓝色眼眸在夜色中微微一暗,少女的另一只手鬼使神差地探入了枕下,握住了长光:她的灵压特殊,与常人无异……就算她连夜离开瀞灵廷,只要她及时回来,也不一定有人可以发——

“铛!铛!铛!……”

就在由依握着刀柄,刚刚准备起身的时候,瀞灵廷上空蓦然响起的紧急召集令让她一惊,下意识地抬起头朝着窗外的方向看去,只不过短短几秒钟,一番队传讯员的召集令便响彻了整片夜空——

“紧急召集!紧急召集!各番队队长请立刻到一番队队舍集中!六番队发生紧急异常状态……”

不祥的预感,犹如内心深处的黑洞,压得少女一瞬间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就好像有人像对待雅斯托利亚那样,狠狠撕开了她的胸腔,取走了所有的鲜血与内脏,冰冷的风灌了进来,沉重地、苦涩得好像海水一样——无处可逃——

“——六番队副队长朽木苍纯灵压反应附近,出现亚丘卡斯级大虚反应!三分之二队士灵压反应消失……”

“还、还来得及……”

一定还来得及,一定会来得及。只是危险,还没有消失——

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反正她在这到处都是野蛮汉子的十一番队里早就已经没什么女孩子温柔娴淑的好形象可言了。手忙脚乱地穿上死霸装,单脚跳着一边穿上袜子和草鞋朝着门口蹦去,一只手将长光佩入腰间,另一只手刚拉开了纸门,就看到了抬着手,正准备敲门的吉田弥生队长。

没有丝毫的慌乱和无措,浅灰色长发的男人静静地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副官,只是一眼,就让墨绿色长发的少女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整理了一下衣装之后稳稳地站好。迅速地换上了一副镇定自如的神色,强压着心底的急躁与不安,少女好不容易才在唇角扯出了一抹仿佛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的笑容——

“那个,吉田队长,我听到紧急召集……”

“整理好了就戴上你的副官章。”

轻轻叹了口气,浅灰色长发的男人无奈地转过身,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然后,跟我一起去一番队——”

“但是吉田队长——”

“跟我一起去一番队!在二号侧臣室待命!!”

不同于以往的温声细语,吉田弥生不等由依把话说完便加大了音量狠狠打断了少女的话:“朽木队长都那么冷静地接受了召集令,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来慌手慌脚!你这样表现,让我怎么对总队长开口让你参加救援任务?!真田由依!对于你所尊敬的前辈,你就没有一点信心吗!”

“吉田……队长……”

“还有,不要以为你的想法没有人知道——你以为,自己灵压特殊就可以蒙混出去?你以为总队长……不知道?”

微微偏过头,吉田弥生看着身侧有些怔忡的少女,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他知道,由依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以为,一番队都没人了吗。

现在走,就算吉田弥生拦不住她,等待着她的很可能也只是一番队的围捕和四十六室的审判,搞不好还会连累举荐过她的夜一,帮助过她的浦原,以及任命她的吉田队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