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一 两次穿越的奇遇 楔子(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清晨的朝阳把它的光芒无私的洒向大地,鸟儿清脆的唱着动听的歌。我要啊

大学校园中,来来往往夹着书本微笑交谈的学生,三三两两的走向教学楼。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教室,可是此时,中文系o3班内的气氛却显然不那么轻松。

偌大的教室内鸦雀无声,系主任严厉的注视着下面这些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四学生。面部肌肉微微颤抖,隐隐可见隐忍的怒火。

“到底是谁?”暴喝响起的同时,一个长方形的胸牌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金属胸牌上,“普利人文大学中文系o3班”几个小字在阳光的照she下清晰可见。

“你们心里都清楚我指的是什么?”系主任的胸膛上下伏动,眼神扫向下面一片低着的头。所有学生连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坐在椅子上。

这个时候,教室的门“咣”的一声被推开,一股烟味顿时散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男生,穿着牛仔裤和一件宽大的t恤,脸上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没有理会系主任,径直的向后面的空位走去。

“黎潇,你给我站住。”本就一肚子怒火的系主任看到他张杨的样子,更是气上加气。

黎潇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翻了白眼,有气无力:“主任,早——”系主任听到他口中“早”字被拖出的长长尾音。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喝道:

“你还是个学生么?你看看你浑身的烟味,进了教室竟然连门都不敲?迟到一次罚款五元,旷课一节罚款十元,你这一个月一共上过几次课?大学就教育出你这样的……”系主任“败类”两个字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口,他多年来的职业道德意识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

黎潇皱着眉头,右手挖了挖耳朵,不耐烦的道:“系主任,年龄大了不要动不动就生气,容易引起内分泌失调。”刚说完,就看见地下的胸牌,黎潇蹲下身,边拣边嘀咕:“咿?昨天晚上抠牙的时候就没找到,怎么会在教室里?乖乖,还真稀奇。”

“黎潇,那是你的胸牌?”系主任眯起眼睛,盯着这个让他满腔怒火的罪魁祸首。

“是啊,是我的……”黎潇还在纳闷胸牌怎么会出现在他近半个月没进过的教室里,猛的被一声怒吼声打断:“就是你昨天晚上在中环地带和一群徐混打架斗殴?激ng察都拿着胸牌找到学校来了,你,你你简直无疑……”

“推开这扇门,baby你就变成我的,我会让你感受世间最美妙的快乐……”话未说完,一阵暧ei的手机音乐响起,寂静的教室里充斥着rap风格。

“潇哥昨晚那群瘪三约我们晚上七点在‘疯狂一夜’酒吧碰面,我和肥仔他们已经在‘沸点’了。”静的出奇的班级里,电话另一边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行了,见面再说,我这就过去,你们等我。”黎潇挂断了电话,径直走向目瞪口呆的系主任。

“喂,主任,我有点事,先走了,改天在听你废话”说完,向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突然又折了回来。“对了,至于旷课迟到罚款。”黎潇边说边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钞票。

“喏,这是一千块,罚够了这个数在问我要。”他把钞票直接丢到讲桌上,没理会气到浑身发抖的主任,转身离开了教室。

沸点酒吧,青焰帮下属的一个场子,归黎潇管辖。

此时,一个胖子和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弱青年,正在酒吧的吧台上抽着烟,看到黎潇走了进来,连忙跳下来,一起恭声道:“潇哥”。

黎潇斜撇了他俩一眼,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胖子连忙拿出火机帮黎潇点烟。

“说吧,怎么回事。”黎潇吐出一阵烟雾,然后把眼神转向眼镜男。

“潇哥,早上的时候,清洁员开门时看到门缝里夹着这个。”眼镜男把一张红se的请帖递给黎潇。由于酒吧都只有晚上营业,所以整个酒吧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黎潇接过请帖,扫着上面的内容。

“cao,谈判?哼,蝎门这帮孬种还真以为自己够格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谈判?的林老大才去外地几天啊,他们就想搞点动作,不自量力。”黎潇猛吸了一口烟,又长长从肺部给吐了出来,将手中的烟扔到地上,狠狠的一踩,蹭了一下,脸庞和眼神尽是不屑。

肥仔冲着眼镜使了个眼se。

“潇哥,那,那今天晚上我们……”眼镜迟疑的看向黎潇,却被黎潇狠狠瞪了一眼。

“废话,当然要去,我黎潇让他们知道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胖子,晚上你叫上二十个小弟,眼镜,你提前让人把家伙带进疯狂一夜。”听闻黎潇的话,肥仔和眼镜点头称是,旋即交换了一个眼se,眼中闪过一丝歹毒,可惜,黎潇没有看到。

7点,疯狂一夜酒吧。

黎潇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抽着烟,微长的发斜盖住的双眼凌厉,但目光却注视着场子里一切细节。

这时,他看到一个高挑妖媚的女子抽着烟,身后跟着胖子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他蹙起了眉头,暗道:小雯?她来干什么?”

小雯是他的女

朋友,也是青焰帮里唯一有能力的年轻女人,从打进入青焰帮,就被这丫头的泼辣大胆,妩媚妖娆吸引住了。他凭借自己过人的胆se,出se的拳脚加上灵活的手腕,很快得到青焰帮林老大的赏识,仅仅半年时间就有了自己的场子。两个月前也如愿的得到了小雯。

小雯来到黎潇面前,潇洒的将烟蒂弹飞。

“潇,出来玩也不叫人家,说吧,怎么罚你?”小雯斜晲穆碑一眼,妩媚的身体靠了过来。

黎潇并没有回答,只是搭眼瞄了瞄肥仔。

“潇哥,雯姐打听你的去向,我……”肥仔一脸为难。

“是人家想你了,和肥仔没关系,谁让你去哪都不告诉人家一声。”小雯撒娇道。

黎潇眉头微皱,尽量冲淡了冰冷的语气,“小雯,我是来处理点事情,不是来玩的。”到底小雯也是女孩子,从心里来讲,黎潇还是觉得女人就该有女人样,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男人处理。

三人对话之际,黎潇还是注意到门口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光头男人,脖子上一条金链子足有半根手指粗。这人就是蝎门的二当家,孟生。

小雯顺着黎潇的目光看到了孟生,嘴角勾起,起身便向孟生走去。

“哟,生哥来了?真热闹啊。我们家黎潇就是被您请来的吧?”小雯熟稔的招呼,孟生哈哈一笑,两个人便向黎潇的方向走来,黎潇总觉得有点不安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交代过肥仔带点兄弟,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应该已经分散的在酒吧里了。黎潇给自己定了定心。

“哟,潇哥等久了吧?嘿嘿,是我来晚了,来,先自罚一杯。”孟生拿起黎潇前面的酒,一饮而进。

“客套话就不要说了,什么道道摆出来吧,我自认为耐心不很多。”黎潇点燃一颗烟,向后靠去。

听到黎潇毫不客气的话,孟生笑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潇哥说的哪里话,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潇哥昨天把我手下的几个小弟给伤了,潇哥,您看是不是给个说法?”孟生忍着怒火,佯装和气道。

黎潇突然抄起眼前的酒瓶子,一个反手抡向孟生的秃头,孟生虽然听说过黎潇的狠劲,但是好歹混了几年的他认为一个大学生,争胜斗狠比起自己还差得远,怎想到这个黎潇一言不对就麻利的动手?还在发愣,就被一酒瓶子砸在脑袋上,“啪嚓”一声,酒瓶碎了一地。

“肥仔,动手”一招得手,黎潇招呼身边的小弟。可是回答他的却是一只冰冷的钢管。“都给我上,灭了这小子。”孟生的叫喊声传来,黎潇捂着被钢管砸中的后脑,抬头时发现肥仔手中拿着钢管,正和一群人向自己扑过来,黎潇虽然还有些眩晕,但从小就打架的他也算是经验丰富,一个回旋踢,踢翻前面的小弟,刚猛的拳头直击对方要害。一时间,酒吧里面乱作一团,黎潇抢过被他打倒小弟手中的钢管,和对方的人打成一团。

整整十五分钟,在一片金属和人头的狂轰滥炸中孤军奋战着的黎潇,在渐渐发觉自己体力不支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下一刻的命运,而是用力嘶吼:“小雯,快走”

最后,黎潇在自己被对方人按倒的时候,嘴里仍旧大喊着,可是当他回头时,却发现,小雯正依偎在孟生的怀里对自己嘲讽的笑。穆碑看了看周围,肥仔和眼镜站在自己前面,正用怨毒的目光盯着自己,看到这个情景,黎潇却渐渐冷静了下来。

“我呸……”孟生用手抹了一下头上的血,狠狠的向黎潇脸上吐了口唾沫,“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了不是?啊?黎潇哼~,连老子的人都敢打,你才来青焰帮几天?你在算算你伤了我多少兄弟?”孟生说完,又狠狠的踹了黎潇一脚,黎潇顿时感觉腹部一阵绞痛,不过他强忍着没有出声,冷漠的眼神扫过向他走来的肥仔和眼镜。

胖子一脸嚣张蹲下身去,使劲拍了拍黎潇的脸道:“黎潇,你一个臭大学生,来了几个月就有了自己的场子,你认为你很嚣张了?一手遮天了?xx,要是没有你,现在这个场子就是我和眼镜的,今天死也让你死明白点”

黎潇这个时候才明白怎么回事,是胖子他们不甘心自己来了没多久就坐到现在的位子,于是联合蝎门一起铲除自己。这样,对蝎门来说,少了个强硬的对手,而对胖子和眼镜来说,顶了自己的位置。想到这,黎潇冷冷一笑,开口道:“呵……好一个天衣无缝,一箭双雕的妙计。你们就不怕林老大回来以后,问起我么?”

话刚出口,黎潇就后悔了,长期混迹于社会最yin暗他当然也想得到如此歹毒的胖子两人肯定会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

果然,眼镜带着念悼词一般的语调,悲痛道:“潇哥,您放心,林老大回来,我们会沉痛的告诉他,您在和蝎门一次谈判中,被干掉了。而这几天,生哥也会放出自己受伤的消息。好歹我们也叫过您一声‘潇哥’,所以您死后的排彻是会很盛大的,而且也会在帮中落个好名声。”

黎潇自嘲一笑,是啊,是自己就走进了人家设定好的圈套里的。想想自己,从一开始看到教育业明面神圣,内部腐露,

就发现这个社会本质的黑暗。厌恶虚伪的自己选择了黑社会。反正都是那些不干净的事,何必非要套上光鲜的外衣?没想到,黑道里也不仅仅是靠实力说话的,还是脱不开这肮脏勾当。黎潇最后把目光投向小雯,这个让他曾经那么动心的妩媚女子。

小龃到黎潇的目光,显然有几分烦躁,拉着孟生的胳膊,不耐烦的说:“生哥,赶快解决了算了,跟这么一个要死的人了。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听到小雯的话,黎潇彻底的冷了下来。心里升出一种英雄气短的悲壮。脑中已经对这个世界不再存有任何幻想,而黎潇看到最后的画面,是一支冰冷的枪口。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