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正文第十九章7o

“爸又没在家?”

“他啊还在饭店里忙死了”母亲从微波炉里拿出刚刚转热的红烧肉“你快点吃。”

齐铭刚在饭桌边上坐下来手机就响了齐铭起身去拿手机李宛心皱着眉头宠溺地责怪着“哎哟你先吃饭好伐不然又凉了呀。”

齐铭翻开手机盖就看到易遥的短消息。

易遥听见开门声抬起头看见齐铭换了软软的白色拖鞋站在他家门口。他伸出手朝向自己手臂停在空中他的声音在黄昏里显得厚实而温暖他冲易遥点点头说先来我家吧。

易遥抬起手用手背擦掉眼眶里积蓄起来的眼泪从地上站起来拣起书包朝齐铭家门口走过去。

换了鞋易遥站在

客厅里因为衣服裤子都是湿的所以易遥也不敢在白色的布艺沙上坐下来。

齐铭在房间里把衣柜开来关去翻出几件衣服走出来递给易遥说你先进去换上吧湿衣服脱下来。

李宛心自己坐在桌子边上吃饭什么话都没说夹菜的时候把筷子用力地在盘子与碗间摔来摔去弄出很大的声响来。

易遥尴尬地望向齐铭齐铭做了个“不用理她”的手势就把易遥推进自己的房间让她换衣服去了。

易遥穿着齐铭的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小心地在沙上坐下来。

齐铭招呼着她叫她过去吃饭。话还没说完李宛心重重地在嘴里咳了一口痰起身去厨房吐在水斗里。

齐铭回过头去对厨房里喊“妈拿一副碗筷出来。”

易遥倒吸一口冷气冲着齐铭瞪过去齐铭摆摆手做了个安慰她的动作“没事”。

李宛心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拿出来她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低着眼睛自顾自地吃着像是完全没听到齐铭说话。

齐铭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起身自己去了厨房。

出来的时候齐铭把手上的碗和筷子摆在自己边上的位置对易遥说“过来吃饭。”

易遥看了看李宛心那张像是刷了一层糨糊般难看的脸于是小声说“我不吃了你和阿姨吃吧。”

齐铭刚想说什么李宛心把碗朝桌子上重重地一放“你们男小伙懂什么人家小姑娘爱漂亮

减肥懂伐人家不吃。你管好你自己吧少去热脸贴冷屁股。”

易遥张了张口然后什么都没说又闭上了。她把换下来的湿淋淋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塞进书包里一边塞一边把衣服上还残留着的一些水草扯下来也不敢丢在地上于是易遥全部捏在自己的手心里。

李宛心吃完坐到易遥边上去易遥下意识地朝旁边挪了挪。

李宛心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新闻联播里那个冰冷的男播音员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

“怎么不回家啊?”李宛心盯着电视没看易遥顺手按了个音乐频道里面正在放《两只蝴蝶》。

“钥匙忘记带了。”易遥小声地回答。

“你妈不是在家吗?刚我还看到她。”李宛心把遥控器放回茶几上用心地听着电视里庸俗的口水歌曲。

“可能出去买东西去了吧。”易遥不自然地用手扣着沙边上突起的那一条棱。

“下午不是来了个男的吗有客人在家还出门买什么东西啊?”李宛心似笑非笑地咧开嘴。

易遥低下头去没再说话了。

过了会儿听见李宛心若有若无地小声念了一句“我看是那个男的来买东西了吧。”

易遥抬起头看见李宛心似笑非笑的一张脸。心里像是漏水一般迅渗透开来的羞耻感将那张脸的距离飞快地拉近。

拉近。再拉近。

那张脸近得像是贴在易遥的鼻子上笑起来甚至像是可以闻得到她嘴里中年妇女的臭味。混合着菜渣和廉价口红的味道。

易遥突然站起来冲进厨房对着水斗剧烈地干呕起来。齐铭突然紧张地站起正想冲进厨房的时候看到了母亲从沙上投射过来的锐利的目光。齐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动有多么地不合时宜。

齐铭慢慢坐下来过了几秒钟镇定下来抬起脸问母亲“她怎么了?”

李宛心盯着儿子的脸看了半分钟刚刚易遥的行为与儿子的表情像是一道有趣的推理题李宛心像一架摄象机一样把一切无声地收进眼里。

她面无表情地说:“我怎么知道恶心着了吧。这年头恶心的事儿多了。”

71

城市的东边。更加靠近江边的地方。

从江面上吹过来的风永远带着湿淋淋的水气。像要把一切都浸泡得黄软。

接近傍晚的时候江面上响着此起彼伏的汽笛声。

顾森西把车放慢静静地跟在顾森湘旁边骑。风把他的刘海吹到左边又吹到右边。

“头长啦。”顾森湘回过头对弟弟说。

“恩。知道了。那我明天下午去理。”顾森西回过头露出牙齿笑了笑。

红灯的时候两个人停下来。

“姐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家啊?”

“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说是新的数学竞赛又要开始了叫我准备呢。”顾森湘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

“真厉害啊……”顾森西斜跨在自行车上把领带从衬衣上扯下来随手塞进口袋里“这次肯定又拿奖了吧。”

顾森湘笑了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了句“啊这么晚了”然后就没说话了焦急地等着红灯变绿。

骑过两条主干道然后左拐就进入了没有

机动车的小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