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正文第二十八章11o

齐铭听到后面的刹车声的时候把头探出窗户看见易遥做的后面那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齐铭皱着眉毛也只能看清楚车厢内乱糟糟移动的人影。

估计出了什么故障吧。齐铭缩回身子摸出手机给易遥打电话。

电话一直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齐铭挂断了之后准备一个信息过去问问怎么车停下来了正好写到一半手机没电了屏幕变成一片白色然后手机出“嘀嘀”几声警告之后就彻底切掉了电源。

齐铭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书包里回过头去身后的那辆车已经看不见了。

左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齐铭抬起手揉了揉然后闭上眼靠着车窗玻璃睡了。

窗外明亮的阳光烫在眼皮上。

很多游动的光点在红色的视网膜上交错移动着。

渐渐醒了过去。

于是也就没有听见来自某种地方呼喊的声音。

你没有听见吧?

可是我真的曾经呐喊过。

111

有时候会觉得所有的声响都是一种很随机的感觉。

有时候你在熟睡中也听得见窗外细小的雨声但有时候你只是浅浅地浮在梦的表层但是窗外台风登陆时滚滚而过的响雷也没有把你拉出梦的层面。

所有的声响都借助着介质传播而更远的地方。固体、液体、气体每时每刻都在传递着各种各样反复杂乱的声波。叹气声鸟语声洒水车的嘀嘀声上课铃声花朵绽放和凋谢的声音一棵树轰然锯倒的声音海浪拍打进耳朵的声音。

物理课上曾经讲过月球上没有空气所以连声音也没办法传播。无论是踢飞了一块小石子还是有陨石撞击到月球表面砸出巨大的坑洞飞沙走石地裂天崩一切都依然是无声的静默画面。像深夜被按掉静音的电视机茫茫碌碌却很安静的样子。

如果月球上居住着两个人那么就算他们面对面也无法听见彼此的声音吧。是徒劳地张着口还是一直悲伤地比划着手语呢?

其实这样的感觉我都懂。

因为我也曾经在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呐喊过。

然后你在我的呐喊声里朝着前面的方向慢慢离我远去。

也是因为没有介质吧。

连接着我们的介质。可以把我的声音传递进你身体的介质。

112

车厢里的嘈杂让顾森西一直皱紧眉头。

耳朵里像是铁盒子里被撒进了一把玻璃珠乒乒乓乓地撞来撞去。

男生讨论的话题无非是火影和死神动画分别追到了第几集网上布了ps3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

身后的女生所谈论的话题更是肤浅到了某种程度。一群拙劣地模仿日剧里夸张的说话口气的女生聚拢在一起用动画片和偶像剧里的表情动作彼此交谈做作地出惊讶的”欸”的声音。

顾森西听了有点反胃。

干脆直接滚去做日本人好了。别在中国呆着。

而现在她们正聚拢在一个拿着mp4的女生周围看最新一期的《少年俱乐部》。连续不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卡哇依卡哇依“的叫喊声让顾森西想伸手去掐住她们的脖子让她们闭嘴。

最切最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一副做作的样子。连听到对方的一句”昨天买了新的草莓夹“也会像看见恐龙在踢足球一样出一声又尖又长的“欸——”

顾森西用手指揉着皱了大半天的眉头。揉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爆了。他站起来扭过身冲着身后的那群女生吼过去:“你们小声点!叫得我头都要裂了!”

拿mp4的那个女生抬起头来不屑地笑笑说:“你在这里抖什么抖呀不就是经常在学校外面打架嘛做啥?你要打我啊?你来试试看啊小瘪三。”

顾森西“嗤”了一声转过身坐回自己的座位“十三点。”他翻了翻自己的书包掏出上次踢球膝盖受伤时从医务室拿的一团棉花撕开揉成两团塞进了耳朵里。

然后抱着胳膊把身子坐低一点仰躺着看外面的风景。

已经开到了不繁华的区域。

但是依然是宽阔的八车道。和浦西那边细得像是水管一样的马路不同浦东的每一条马路都显得无比宽阔。但这样的开阔让四周都显得冷清。

顾森西一直都觉得浦东像科幻电影里那种荒芜人烟的现代工业城市。偶尔有一两个人从宽阔的马路上穿过走进摩天大楼的阴影里。

正想着远处慢慢地走过来一个人影。

顾森西再仔细看了看就“噌”地站起来冲到司机位置大声叫司机停车。

113

顾森西还没等车门完全打开跳了下车易遥只顾着低头走路突然看见自己面前自己面前出现的人影时也吓了一跳。等看清楚了是顾森西后易遥松了口气“你搞什么啊。”

顾森西看着易遥肿起来的太阳穴紫色的淤血有差不多一枚硬币那么大不由得急了“我才是问你搞什么!你和人打架了?”

易遥也没说话只是一直用手揉着额头。

身后车上的人开始催促起来司机也按了几声尖锐的喇叭。顾森西拉着易遥“走上我们班的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