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母而“食”】五(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易母而“食”】作者:ye267字数:234五九月初的阳光依旧充满着活力,透过窗帘洒在秦寿的脸上,用炙热的温度提醒着仍在呼呼大睡的他时间已经接近正午。秦寿不由自的皱起了眉头,抬起手挡住有些刺眼的阳光,另一只手则在床头胡乱摸着,找着自己的手机。眼睛眯开一条缝隙,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再有一个小时就该是午饭时间了,唉……昨晚又和那个骚货一直玩到半夜,上学时养成的良好生物钟已经全被那个骚货给毁了。多亏我年轻,不然的话真要被那个正处在“如狼似虎”年纪的骚货缠的下不了床了。嗯?还有一条老楚的短信?啥事啊?还发短信,呼啊………懒得看,再睡会……打了个哈欠,秦寿把手机随手一扔,似乎并没有立刻起床的打算,翻了个身又把头缩进了薄被,喉咙不断里发出有气无力的哼哼声,尚未完全清醒的脑子里还是乱糟糟一片,直到想起刚刚手机上的日期,秦寿才猛地把头从薄被里探了出来,再次抓起手机确认着什么。

今天是他和楚生约定的互相汇报成果的日子!母亲苏丽被带走已经整整两个周了,二人从一开始就约定每过一个礼拜交换一次调教成果,这样不仅是为了避免过于频繁的交流让苏丽看出端倪,同时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享受看到自己母亲变化时的惊喜感和刺激感。

打开楚生发来的短信,秦寿惺忪的睡眼瞬间有了神采,短信只有短短8个字,上面写着:下午三点,到这验货。后面则是一个。虽然搞不懂楚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一定又是他的新玩法。想起一周前母亲绑着双手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的刺激景象,秦寿的钢枪瞬间有了抬头的迹象,满心期待着楚生的新惊喜。

一想到二人的约定,秦寿的眼睛不由瞟向了床的另一边,一个女人正安静的蹲坐在那里,似乎正在等待着他起床。充满成熟韵味的大波浪长发披在两肩,诱惑的红唇中横叼着一支黑色皮鞭,脸上的表情没任何抵抗的神色,如水的媚眼中满是春情与期待。越过颈间精致的黑色项圈再往下看,洁白的皮肤如同牛奶般没有一丝杂质,胸前的美乳如同两只成熟的蜜桃,圆润坚挺且饱满诱人。平滑的小腹虽然有一丝赘肉,但却丝毫不显臃肿,甚至可以说这些肉长的恰到好处,正好给人一种十分柔软的感觉,不禁让人产生一种揉一揉捏一捏的冲动。穿着黑色长筒皮靴的双腿因为蹲姿的关系向两边打开着,胳膊上也套着同样的黑色长筒皮手套,没有分指的前端将她的双手包裹成了一对狗爪子,乖巧的支在双腿之间,同时也抵着大腿向两边分至极限,充分展示着中间那朵玫红色的美丽花瓣。

看到这个像狗一样蹲在床边的女人,秦寿的嘴角处不禁浮现出得意的微笑。

这就是自己一周以来的调教成果,唐如玉自那天之后果然老实了许多,对于自己的调教不再像以前那般抗拒,这使得秦寿这个周的战果颇丰。他已经让当初那个痴迷性爱却坚持原则的女人渐渐放下自尊,服从着他的命令,并在他的命令下学着像狗一样生活,秦寿的最终目的也正是要把唐如玉调教成一只丧失人格任人摆布的母狗。

秦寿微笑着对床边的唐如玉招了招手,唐如玉立刻乖巧的把上身探到了床上,将口中的皮鞭递到秦寿的手中,秦寿满意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后者则用脸蛋摩擦着秦寿的胯间作为应。秦寿习惯性的伸出手揉捏着唐如玉身体上最柔软的地方,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就像唐如玉无法抗拒他的大j一样,他同样痴迷着唐如玉的大奶子,任何摸过这对宝贝的男人都无法忘记它们完美的手感,秦寿甚至现在就开始有些不舍,舍不得一个月后后,自己将不能每天都享受这对大奶子。好在母亲苏丽的胸部虽然没有唐如玉的这样火爆,但规模手感也都非常不错。

看着唐如玉满脸享受的在自己胯间摆动着头,秦寿不禁笑骂道:“你这骚货一大早就卖骚!你忘了昨晚被这宝贝干的死去活来连连求饶的惨样儿啦?”

唐如玉双手搭在秦寿身上轻推着,像小狗一样呜咽着撒着娇,秦寿揉捏乳房的手略施惩罚般在她乳尖上轻轻一掐,随后命令道:“好了,别卖骚了,因为你的关系今天又起晚了,赶紧做完”早课“,我们吃饭。”

唐如玉似答般轻哼一声,然后下身也爬到了床上,丰满的臀部对着秦寿,让人可以看到她的后庭中正插着一只毛茸茸的狗尾巴。秦寿将两根手指伸进了她的淫穴,唐如玉立刻哼哼着扭起了屁股,但秦寿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只在她屄中扣摸了一会儿就收了手指,但令人惊讶的是,从唐如玉淫穴里收的手指间居然还夹着一节银色的链子,链子随着秦寿的动作越来越长,等完全从唐如玉淫穴里扯出来后再看这链子居然足有两米多长!虽然这条链子只有普通电线粗细,但团成一团也有一个鸡蛋大小,可以不露痕迹的夹着这么一大团沉重铁链,可见唐如玉淫穴的夹吸力是多么惊人。

金属质地的链子上已经沾满了唐如玉的淫水,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秦寿熟练的将链子的一头挂在唐如玉颈间的项圈上,然后伸了个懒腰翻身下床,两只手上一只缠着银链,另一只则握着刚刚的皮鞭,唐如玉也乖乖跟着秦寿,真的如同一条母狗般四肢着地跪趴在他的身前。随着秦寿的一声鞭响,唐如玉率先爬出了房门。

秦寿牵着唐如玉如同遛狗般在宽敞的别墅中漫步着,从唐如玉熟练的动作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黑色的皮质长靴手套除了让她迷人的身躯看起来更加白皙性感以外,同时也起到了保护的作用,保护着她的肢体不会在爬行过程中受到损伤。虽然是四肢着地,但她的动作却是异常优美,柳腰轻摆,丰臀轻摇,每一步都如同t型台上的模特,显得优雅而魅惑。跟在身后的秦寿则悠闲的欣赏着她的动作,每当看到她动作变形或者有偷懒的意思,手中的皮鞭就会在她雪白的臀部上留下一道红痕,用疼痛提醒着她保持动作。看来唐如玉如此完美的犬行跟秦寿的监督是分不开的。

从卧室到阳台,从客厅到厨房,秦寿牵着唐如玉爬遍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唐如玉也忠实的执行着秦寿的每一道命令,每当遇到岔路口时,她都会乖乖停下等待,如果鞭子轻抽在自己左半边臀部,那就是人让她左拐,如果是打在后背,那就是直行。就这样,一人一狗很快把宽阔的别墅转了个遍,期间秦寿去了趟盥洗室洗了把脸,借机也让自己的母狗蹲在马桶上放了一尿,准备完毕后才赶着她来到了早课的目的地,位于别墅地下的刑室门前。

唐如玉扑在门上用自己的“双爪”熟练的拧开了把手,秦寿紧随其后直接坐在了刑室一侧的椅子上,轻轻摸了摸已经有些微微冒汗的唐如玉脑袋以示表扬,此刻的她如同等待秦寿起床时一样,两腿大开四肢着地乖乖蹲坐在自己人面前。

现在开始就是“早课”的???¨?第二课了。

坐在椅子上的秦寿伸出一只手掌,然后命令道:“爪子!”

“汪!”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狗叫,唐如玉迅速递过自己的一只“狗爪”放在秦寿手中,秦寿满意的跟她握了握手,然后继续命令道:“蹄子!”

“汪!”唐如玉身体后仰,双手撑地,将一只脚搭在了秦寿手中,由于脚上还穿着皮靴的关系,所以秦寿只是用手握住了她的脚腕,然后俯身在她滑腻的大腿根部摸了两下表示鼓励,然后把命令的语气换成了提问,道:“母狗身上哪个地方最舒服?”

“汪汪!”似乎是在答秦寿的问题,唐如玉带着肯定的语气狗叫了两声,然后躬身向前,将自己的一只肥奶盖在了秦寿手上。揉捏着手里的奶子,秦寿继续问道:“那母狗身上哪个地方最骚?”

“汪汪!”又是两声肯定的狗叫,唐如玉双膝跪地挺直了腰杆,分开双腿骑在秦寿的手上轻摆着腰,用自己的淫穴在秦寿的掌心摩擦着。秦寿满意的轻掐了她已经露出头儿的小阴蒂一下,“啊呜……”唐如玉也带着骚媚的神色呜咽着要往秦寿的怀中靠去,但秦寿并没如了她的意,因为现在才是第二节早课的开始而已。

抬脚将唐如玉踹开,秦寿顺势翘起了二郎腿,然后继续问道:“人用脚踹你了应该怎么办?”如果换成以前的唐如玉,被人极为羞辱的一脚踹开她早爆发了,之前她不就是因为秦寿动脚踹她,她才险些翻脸的吗?甚至为此她还多次捉弄秦寿和苏丽,由此可以看出她其实是个高傲且记仇的女人,如果有人敢践踏她的尊严,那她一定会咆哮着报复去。但此刻的她不仅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急切的手脚并用爬秦寿身前,用牙咬着叼下了秦寿脚上的脱鞋,然后将整张俏脸都凑到秦寿脚下,伸出舌头舔吮着秦寿的脚心。

看着唐如玉粉红色的小舌头在自己脚趾间灵活的穿梭着,秦寿似乎还不满意,另一只脚同样一脚踹出,再次把唐如玉踹了出去,然后继续问道:“人踹你踹的脚有点累应该怎么办?”

唐如玉还是像刚才一样丝毫不见怒色,三两下爬秦寿的脚前平躺下,然后将秦寿的两只脚托起放到自己身上,脚跟压着自己柔软的小腹,脚掌则正好一边一个踩着自己最为自豪的乳房,同时双手捂着秦寿的脚背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着,好像是在用自己的巨乳给秦寿做着脚底按摩。秦寿的双脚用力踩着唐如玉的极富弹性的乳房,享受着柔软乳肉陷入自己指缝的感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忽然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变,猛地弯下了腰,抓着唐如玉的头发,将她的上身提到自己眼前,大声呵斥道:“人要是生气了,扇你一个耳光,你应该怎么办?”

说着居然真的抬起手,对着唐如玉的左脸狠狠抽了一个耳光。刺眼的巴掌印很快浮现在白嫩的脸蛋儿上,但唐如玉接下来的动作更是令人吃惊,强忍泪花的她居然抬起自己的右手,对着自己的右脸又抽了一下!

即便是这样秦寿依旧不满意,狠声问道:“人还觉着不过瘾,还想继续捏爆你的骚奶子!”说着,秦寿双手抓住唐如玉的奶子狠狠的揉捏着,几下的功夫,原本雪白的乳房上就布满了红色的指印,最后秦寿死死捏住了乳房顶端那两粒艳红的葡萄,向自己的方向使劲拉扯着。唐如玉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妩媚的大眼中已经浮上了明显的雾气,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但秦寿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继续逼问道:“人想捏爆你的狗奶子!母狗应该怎么办!!”

痛苦中的唐如玉含着眼泪调整着自己的姿势,双手托住乳房根部做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然后上身慢慢后仰,让原本圆润丰满的乳房二人的共同作用下变成了两个圆锥!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眼眶中滑落,嘴唇也几乎被牙齿咬破,秦寿这才满意的冷哼一声,双手猛地向后一扯,唐如玉的奶子瞬间被拉长至极致,两粒乳头终于得以从秦寿的指间逃了出去,弹了唐如玉的胸前。唐如玉不禁疼的啊了出来,双手捂住自己的奶头小声抽泣着。

“嗯?!”看到她这副样子,秦寿皱着眉头哼了一声,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唐如玉立刻收起了哭咽,跪直了身体,双手再次托起疼痛未消的双乳送到秦寿面前,等待着人的再次玩弄。看着她的乳头被自己捏的已经有些微肿,秦寿似乎也不打算自己在蹂躏她的奶子,只是轻蔑的对着她的奶子吐了一口口水,白色的唾液粘在布满红痕的乳房上显得异常的刺眼,唐如玉却动托起自己的乳房,伸出舌头将秦寿的口水全部舔入了自己嘴中。

“嗯,今天表现还不错,把尾巴拿出来,吃早饭吧!”

听到秦寿的话让唐如玉如临大赦,原地趴着转过身,屁股高高抬起对着秦寿,秦寿伸手抓住了眼前毛茸茸的尾巴向后用力。随着秦寿的动作,原本没入唐如玉后庭的狗尾巴的另一端终于现出了真面目,那是一个比鹅蛋还大的肛塞,虽然已经被拔出,但唐如玉淡褐色的肛门依旧被这个大家伙撑的久久不能拢,通过渐渐缩小的圆洞还可以看到在她肠壁内侧似乎还有一个白色的东西。

唐如玉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大口喘着粗气,似乎是在恢复着体力,秦寿却有些不耐烦的从一旁踢过一个狗食盆,摆在她的屁股后命令道:“好了,赶紧把你的早饭拉出来吃掉!吃完了我也要吃饭去了!”

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唐如玉依然服从着秦寿的命令,再次蹲起身来,把狗食盆摆到了自己身下,然后咬牙憋劲俏脸涨的通红,似乎是想要把什么东西从体内排出来的样子。果然,随着她的努力,一个白色的圆头从她的肛门中冒了了出来,然后越来越大,最后在唐如玉用力的呻吟声中,一个完整的水煮蛋掉在了她身下的狗食盆中。“下”完一个蛋后,唐如玉深呼吸了两次,然后再次用起了力,似乎她的体内还有蛋没有下完,一个、两个、三个,唐如玉一共从后庭中下了三枚水煮蛋,才好像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地上。秦寿满意的将狗食盆又往她眼前踢了踢,命令道:“吃吧!”

像母狗一样趴在狗食盆前,看着盆中沾满自己体内粘液的三颗蛋,唐如玉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抗拒的神色,但最终还是闭着眼张嘴咬了上去。秦寿则跪到了唐如玉的身后,一手托起她的屁股,另一手在她丰满的臀部上轻拍了两下,然后说道:“看在你今天表现这么好的份上提前给你点奖励吧,经过这几天的锻炼,现在你的小屁眼已经能容下我的大j了,但是还不够,以后你要能自己把尾巴也拉出来才行。”说着,硕大的龟头很容易的顶开了唐如玉尚未完全复原的菊花深深的插了进去。嘴里还咬着半颗水煮蛋的唐如玉不禁发出一声似痛似爽的长吟,后庭中熟悉的酥麻感让她根本顾不上咀嚼,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下身,挤出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扭动着腰肢,迎著秦寿的动作。

秦寿一边舒爽的挺动着腰,享受着唐如玉紧窄的肠道,忽然发现身下的骚货光顾着挨操,连早饭都忘记吃了,于是他一边操着唐如玉的屁眼,一边伸手抓起剩下的半颗水煮蛋直接塞进了唐如玉的嘴里。唐如玉被突如其来的鸡蛋尤其是中间的蛋黄噎的连连咳嗽,秦寿也抽出手帮她拍打着后背。等到唐如玉好不容易将嘴里的鸡蛋咽下,秦寿第二次出手时就注意多了,他再次抓起另一颗蛋用手指捏成两瓣,但这次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塞进唐如玉的嘴里,而是先把蛋顶在了唐如玉的骚屄上,用骚屄中汩汩的淫水沾湿蛋黄,然后才把这半颗在她骚屄和屁眼中逛了个遍,混著她肠液和淫水的鸡蛋塞进她的第三个洞中。

在秦寿的帮助下,三颗水煮蛋很快就全进了唐如玉的肚子,秦寿也差不多到达了爆发的边缘,用力的抽动了最后几下腰,秦寿猛地拔出了自己钢枪,然后又拿过唐如玉身前的狗食盆,将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盆中。红色的塑料盆中还有不少鸡蛋的残渣,和着粘稠的精液看著有点恶心,秦寿又拿起旁边不知何时准备好的一盒牛奶,倒在了食盆中。有了牛奶的掩盖,食盆中的景象似乎不是那么恶心了,这次唐如玉的脸上也没有了抗拒的表情,乖巧的舔食着盆中的混液体。

不过秦寿似乎也因为腹中饥饿的关系没耐心欣赏母狗舔奶了,直接端起食盆,揪起唐如玉的脑袋,直接将盆中的牛奶全灌进了她的嘴中。但这样一来不仅呛得唐如玉连连咳嗽,也让她那张原本就沾满鸡蛋的残渣和混的粘液的俏脸更是肮脏一片。秦寿只得拖着她来到墙角的一个地漏旁,将已经疲软下去的阴茎最准了唐如玉的脸蛋,说出了早课最后一个命令:“张开嘴,让人帮你漱口洗脸……”

别墅的餐厅中,秦寿吃着简单的早餐,餐厅的门忽然被打开了,穿着浴袍,擦拭着头发的似乎是刚洗完澡的唐如玉走了进来,然后直接坐到了秦寿的腿上。

抱着美人还散发著沐浴露清香的娇躯,秦寿一指盘中最后一个还未剥皮的水煮蛋,坏笑道:“唐阿姨,再来个鸡蛋?”顿时气的唐如玉立刻拍了他胸膛一下,骂道:“讨厌!咱们说好了的,调教时你可以把我当成母狗任意蹂躏我,但下课以后你不准用那些事来嘲笑我!”

秦寿赶紧在唐如玉气呼呼的小嘴上用力一吻,然后满脸堆笑的讨好道:“是是是,我亲爱的唐阿姨,是我错啦。不过您今天早晨的表现真是堪称完美,明明才正式调教了一个月,您这母狗已经当得有模有样了,说不定您真有当母狗的天分啊。老楚那家伙看过今天早晨的录像,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唐如玉坐在秦寿怀中,似惩罚般张开小嘴轻咬着他的乳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别跟我提那个没良心的小子,现在我一听他的名字就生气。其实你训练我的这些我以前也经常跟那个混小子他爸玩,现在顶多是复习而已。老娘好心配了你几天,没想到你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成了调教女人的专家了,其实就你这点手段老娘以前见的多了。”

“是是是,唐阿姨您见多识广,您经验丰富,小子我一定再多开发点新手段,争取让唐阿姨满意。”秦寿继续对怀中的美人陪着笑脸,一点没有之前做“人”

时的冷酷威严,看着怀中的唐如玉又恢复了往日的骄傲,秦寿忍不住话锋一转道:“只是希望阿姨别现在嘴硬,等到时候又哭着喊着求饶,最后把自己都给卖了。”

忆起几天前被热蜡浇身的时的惨像,唐如玉忍不住又往秦寿怀里缩了缩。

虽然她现在的顺从要是因为计划的谋是自己的儿子,这让她有些自暴自弃,但同时她也是真怕秦寿再用那种手段来对付她,一想起那几乎将自己阴道烫熟的可怕温度,下身的淫穴不禁都是一阵紧缩。

可虽然心里害怕,但正常状态的唐如玉嘴上却一点也不服输,不屑道:“你以为我是真怕你吗?我是被自己亲儿子卖了,心里难受才从了你们的。不然的话就那点小意思还不至于让老娘认输。唉,我也是真命苦啊,年轻时找的男朋友没一个是真心喜欢我的,都是看中了我的身体而已,找了个老公也不是好东西,经常和别的男人一起玩弄自己老婆,生了个儿子更是畜生,自己上了亲妈不说还想把亲妈变成母狗,现在又多了你这么个小冤家。”

“嘻嘻,其实阿姨这也不能完全赖我们,要怪就怪阿姨你这一身骚肉实在是太诱人了,再加上你开放的性格,简直天生就是做性奴的材料,不然的话怎么你身边的所有男人都想把你变成母狗,老楚是这样,叔叔是这样,就连我第一次见到阿姨时心里想的也是让你跪在我面前,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我面前为我舔j。”

“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变态!”唐如玉又气呼呼的拍了秦寿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唉,也许你是对的,我这辈子注定了就是一条母狗,以前是丈夫的,现在是你的,将来是儿子的,不管我怎么抵抗都是没用的。为了这个那个小没良心的甚至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这些天我也看开了,不就是当母狗吗,以前又不是没做过。给自己儿子当母狗总要好过便宜了其他男人。我只希望在你这里你能多疼惜我些,我真的累了。”

看着唐如玉神情有些落寞,作为计划参与者之一的秦寿也不好出言安慰,只能殷勤的尽力讨好着唐如玉,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二人从早上到现在都只是简单吃了点东西,还没有正经吃饭,于是秦寿赶紧跑到厨房为二人准备午饭。这个家伙从小就跟着苏丽学习厨艺,做饭的手艺非常不错,比身为人母的唐如玉都要强上许多。这几天唐如玉之所以这么配秦寿的调教,很重要的一点是这小子真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除了调教时间以外伺候的她舒舒服服的,不仅事事顺着她,烧的一手好菜更是让她非常满意。美美的吃过一顿午饭,秦寿又贴心的让唐如玉先房休息,等傍晚再开始继续调教。秦寿自己则留下来收拾着碗筷,等他收拾完后,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十分,已经有些错过楚生约定的时间了。

赶紧来到电脑旁打开了楚生所发来的,秦寿急切的盯浏览器一点点载入页界面。这似乎是个视频直播站,页中间是视频播放的窗口,旁边还有个可以发表感想的评论栏。果然,随着视频窗口中显示连接成功,电脑的音响中立即传来轻柔的音乐声,一个带着脸上带着面具,腿上穿着黑丝,身体其他部位一丝不挂的女人出现在视频画面中,虽然妖艳的蓝色羽毛面具遮住了女人的半张脸,但秦寿还是一眼就分辨出,视频中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苏丽!

看到视频的第一眼就让秦寿几乎目瞪口呆,视频中的母亲正双腿大张靠在一个男人怀里,男人的双手一只抱在母亲胸前,揉捏着母亲坚挺的乳房,另一只手拿着一只不断扭动的电动阳具在母亲的蜜穴中抽插着,母亲自己的双手则掰着自己的两片花瓣,似乎正在动向镜头另一端的观众们展示着自己的淫荡,让大家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那根不断旋转的淫具是如何在自己蜜穴中肆虐的,同时双手的拇指还情不自禁的挑逗着花瓣顶端那颗不甘寂寞的珍珠。粉嫩的阴肉随着淫具的抽插不断翻出,汩汩的淫水也已经洇湿了大片床单,秦寿真的不敢相信屏幕中这个自己扒开蜜穴任由男人玩弄的淫妇是自己的母亲,即便是在小说中他也没构思过如此荒唐的场景,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切居然还是以视频直播的形式展示在自己面前,此时此刻母亲的淫态正通过络展示在无数男人的眼前,甚至将来还会留在他们的硬盘之中,供他们味分享。

视频窗口旁的评论栏中正飞快的滚动着信息,里面全是男人们对母亲身体的评价。

“骚妈的裸身黑丝!赞!”

“卧槽!这骚婊子是谁啊,条子这么顺,如果能操她一次,老子减寿十年都愿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