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钱,钱,钱(上)(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拒绝了唐老板之后,李文龙对于她来说,又是不可能的泡影,自然早就断了念想。人总是要努力的生活下去,尽量往幸福里过的。于是,周艳红就和张季泽正式同居起来,两个人开始过柴米油盐的生活了。如果两个人不提到钱,在一起,周艳红其实是很幸福的。首先,张季泽对她很好。他们两个工作都是那种费力不讨好的,很苦很累,两个人不加班的时候很少,而且周艳红因为设计这个行业竞争激烈,她比张季泽还要忙,一个是设计部的底层设计员,画图跑工地的活基本上都落到周艳红头上,一个是计算机公司的民工,做小程序软件包忙得累死累活,往往还没名没份。两个人如此辛苦,不过周艳红通常回到他们两个共同租住的房子,张季泽总是已经把饭菜做好了,招呼着她回来了,然后把饭菜端上桌,不管她回来得多晚,他都等待着她,从来不会饿了自己先吃,虽然周艳红的厨艺比张季泽要好,张季泽也还是主动把饭菜做好,他们是这样的,晚上做得丰富点,第二天的中餐也准备好,两个人是带便当到公司去吃的,至于早餐,就在附近随便买个包子馒头之类意思一下就行了。有时候,周艳红回来得太晚,看他还在那里等着,实在是过意不去,她会对他道:“季泽,你以后先吃吧,不用等我。”张季泽就憨厚的笑着,对她说道:“我先吃你吃冷的吃剩的?没事,一起吃才像一个家。

”周艳红道:“我回来得晚,怕你饿坏了。”张季泽就对她道:“不饿,你没回来,我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还是两个人一起吃饭有味道一些。”周艳红就看着他笑,知道他是心疼她,其实将心比心,她自然是不希望回头吃冷饭冷菜,一个人拿着个碗索然无味的吃着,两个人吃饭,再普通的饭菜也显得分外香甜。除了做饭之外,张季泽也把其它家务全包了,他会给周艳红洗衣服,从外套到内衣,特别是在她来月事地那几天,要经常换床单和内裤,而且挺脏的,张季泽知道女人那几天沾不了冷水,就是再脏,他会从来不会嫌弃,给她全部洗干净,让她随时都有干净衣服穿,干净床单睡。晚上的时候,周艳红爱踢被子,张季泽总是大半夜的醒来给她盖被子,天气热的时候,周艳红要吹电风扇,他们租的房子里其实有空调,但是两个人都是节俭惯了的人,不到不得已,绝对不会用空调,被他们用得最多地是一台床头扇。床头扇风力小,周艳红很热的时候,总是把风扇对着自个穿,张季泽根本吹不到一丝风,这样久而久之,张季泽也从来不会有怨言,他一个人满头大汗的在那里做家务,周艳红在那里吹着电风扇,他只会憨厚的笑着。每天买菜的活,如果不是周末,也基本上是张季泽一个人去菜市场,他会在前一天就想好第二天要买的菜,买什么菜从来都是问周艳红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周艳红有时随便说一个菜,第二个自己都忘了,张季泽却买了来,记得一清二楚,做她最爱吃的菜,有时候周艳红过意不去,对他说道:“季泽,你想吃什么菜你买就是,不要只考虑我啊。”张季泽就笑,说道:“还是问你吧,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咱家啊,以你为主。”周艳红听到这话,就十分幸福的笑,想着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张季泽虽然没有钱,但是这个男人人品不坏,他自信,他大度,他疼她爱她,用骨子里那种朴实纯真爱着她,她知足了。最让周艳红感动的一次,是她过二十五岁生日。她因为没有多余地闲钱来过生日,所以自己也没怎么上心,但是她生日那天,张季泽给她买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给她送了一大束玟瑰花,送到她们公司来,让她赚足了面子,而且在她回家时,不但给她做了一桌子丰富的晚餐,而且还送了她一条商场买的裙子,尽管那裙子是打五折地,可好歹也是一件名牌绝对穿是出去。周艳红感动得眼眶都湿了,她对他道:“现在要换季了,你看你还是穿着公司的衬衫,你给自己买一件衣服啊。”张季泽就笑,说道。“我是男人,不用买衣服。”周艳红过意不去,第二天从自己地钱包里拿出几百块钱,对他说道:“我没时间给你买,你自己抽个空去买吧。”结果买回来,张季泽把钱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对她道:“艳红,你不是说你弟弟要订婚了吗,你家里也要用钱,这钱还是留着给家里人用吧,我不用了。”周艳红对他道:“你没有买衣服?”张季泽笑道:“买了,你看。”他拿出一件t恤,周艳红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衣服,那是地摊上买的,果然,张季泽对她说道:“这衣服质量不错,还便宜,只要十九块钱,你看男人衣服就这样行了。”周艳红想着他可以

块钱给自己过生日,对他自己却那么吝啬,这男人对不错,有人不是说过吗,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是看他给了你多少,而是看他有多少给你多少,如果一个男人有一亿,给你十万,另外一个男人,有一万却给了你九千,第二个男人肯定爱你更多一些。周艳红知足了。

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他们太相似了,太相似的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共同的兴趣爱好,他们几乎从来不吵架,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是很快活地。比如,他们周末一起去逛菜市场的时候,通常不过买平时那些摊主地菜,他们会一起留心观察着一些老太太,那些老太太是本地的土著,在自家地院子里种了一些小菜,拿到市场来卖,质量又好又便宜,每次碰到这样的老太太,两个人总是如获至宝,兴奋地在老太太手里买毛豆,南瓜,空心菜,苦瓜,冬瓜,茄子,两个人买到手后,总是心情特别的愉快,高兴,其实不过是省了几块钱地事情而已。再比如,他们有时候也想提高一下生活品质,吃一餐海鲜,但是海鲜太贵了,他们吃不起,又想过嘴瘾的话该怎么办,办法就是他们去海鲜摊,盯着那些待处理的死海鲜看,活鲜鲜他们是从来不敢问津的,但是如果是死鱼死虾,摊主急着处理会便宜处理,而且便宜的幅度很大。死虾有时候是成堆卖卖,随便几块钱就给你了,周海鲜和张季泽买过几次死虾之后想出来了,那就是有些死虾可以买,有些不可以,只要你用手指捏捏,如果捏下去,那些虾是空空的,那就是被摊主活活饿死的,那里面什么都没有,买回去吃就是一堆壳,如果用手指捏下去还是硬硬地,那么这些死虾肯定是被风呛死的,里面还有真货,买回去可以美餐一顿。这是他们一起买海鲜时做海鲜时共同研究出的真知灼见,而且百试百灵,没有空手过。再比如,为了省几块钱,他们从来不会买生好的豆芽,而是买黄豆绿豆回去自己发豆牙,张季泽通过学习,反复实践,已经能够发得一手好豆芽了,两个人就是这样的快活这样的轻松,周艳红和张季泽在一起,就像对着镜子看自己,就像和着小时候的伙伴居家过日子,没有自卑,没有紧张不安,不必担心被别人看不起,不必担心自尊会受到伤害,他们在一起谁也不比谁好,谁也不比谁差,所以在一起就很轻松,而且纵使她在张季泽面前出丑,他也不会笑话她,因为他和她半斤八两。比如,有时候两个人也会浪漫不下,情人节的时候会一起去买瓶红酒,第一次两个人喝红酒的时候,第一次买了开瓶器回来开,以前两个人没有开过红酒,只看到服务员用开瓶器开过,所以轮到自己开也是头一回,但是两个人笑着一起研究着,张季泽在一旁旋转着瓶身看着的时候,周艳红就在一旁指导他,张季泽开不了地时候,,周艳红就一把推开他,说让我来,最后两个人齐心合力把木塞子弄成了碎末掉到酒水里去了,两个人也是哈哈的笑,照样喝得亦乐乎。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周艳红有时候想起老话觉得讲得真不错,只有同一个世界的人生活在一起才会轻松自在,才会幸福,她想着自己找男朋友找对了人,至于钱,至于房子车子,他们两个人都在努力的工作,这一切总会好地,虽然出生不能选择,他们两个输在了起跑线了,可是只要后天努力,奋起直追,她一定会追上去的。这是周艳红地想法。

张季泽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两个人在谈到出生,谈到人生,谈到理想,谈到贫富的时候,观点都是一样的,两个人毕竟都是通过读大学走出山村的,他们地老家都是一样的偏僻贫穷,两个人都是在深圳这个大城市辛苦工作着,都知道有些人天生比他们拥有地多,两个人的伤害是一样地,两个人的抱负也是一样地。他们商讨的结果,就是一定要努力存钱,如何存钱呢,就是尽量不要动工资,因为他们现在两个人主要的收入就是工资了,两个人刚刚大学工作,在深圳合起来一个月大概有六千块的样子,他们想着收入总会慢慢多起来的,两个人要尽量争取不要动工资,生活的花费尽量从其它地方找钱,所以,平时如果有出差,有红包,有回扣,两个人意外得到的时候,总是天大的好消息,会在第一时间兴奋的告诉对方,让对方和自己一同高兴。

存钱让他们有安全感,能让他们看到希望,所以两个人像葛郎台一样的存着钱。只是两个人挑沙一样的一分钱一分钱的存着的进候,家里电话一来,这好不容易存下来的钱就会像退潮一样,一下子就从他们手中流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