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离婚,离婚吧(上)(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二天,江小雪下班回家,李文龙出差还没有回来,老太太准备好了晚饭,招呼她吃饭,江小雪看到老太太笑眯眯的样子,自然知道她肯定又会劝她去医院检查,果然,江小雪刚吃了一口菜,老太太瞅着她半天,说道:“小雪,明天是周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很很快的。”

起初,江小雪不作声,不搭理好了,老太太一直在她旁边和声细语的絮絮叨叨,比如儿女双全最重要,比如很多城里人也有两个儿子,比如她去检查了,没问题继续努力,有问题配合治疗,好让她老人放心,比如她是一个明事理的好媳子,比如她老太太活不了几年,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她给老李家生个儿子。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江小雪在老人苦口婆心的话话里,就是再勉强自己,她也吃不下去了,她对老人说道:“妈,你讲点科学好不好。”老太太征了,讲了那么多话,嘴唇都起泡,喉咙里只快冒出烟来,最后却落得儿媳子来这么一句,她说道:“我怎么不讲科学了?”江小雪把筷子一放,对她道:“妈,我昨天就和你说过了,现在三个月还太早,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做到的,你给我们一些时间好不好,这个怀孩子又不是吃一餐饭,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老太太对她说道:“妈了解,只是去检查一下,看看是谁的问题,如果是文龙的问题,就让他去检查,不过文龙孩子都生下来了,应该是没问题的。”江小雪哭笑不得,对老人说道:“妈,你不明白,这生男孩是男方地责任,你啊,缠着我也没用,你去问问懂这方面的人,生男孩要男方作主的,妈,你是过来人,你催我有什么意思,你催你儿子去。”

江小雪又站了起来,她心里的恨意又涌了上来,她不想再面对这个老妖婆了。婆婆也跟着她站了起来,对她说道:“毛龙肯定会听我的话,他也是急着要儿子的。”江小雪一听这话,就彻底的火了,想老太婆这话什么意思,意思是你儿子没问题,现在没怀上,是我不肯生了。

事实上,她江小雪已经够配合了,没怀上能有什么办法,原来老太婆一开始就认定是她地不肯生了,不肯配合了,不过江小雪回想一下,想想老太婆抱这种想法太正常了,从她嫁给他们李家后,从来李家有什么事让老太婆失望了,或者出了什么事,她总是第一个怪在她这个做儿媳子的头上。江小雪垂在身边两边的双手捏成拳头,她冷冷地道:“没怀上我也没办法,我是不想生,有本事你去生好了。”

这一句话说出来不得了,就像投了一个炸弹,老太婆身子摇了摇,一张脸变成死灰色。江小雪看她一眼,冷冷的回了房间。她刚合上门,背后就传来老人的号啕大哭,江小雪知道事情又闹起来了,想着她怎么那么糊涂,干嘛要把那句话说出来呢。

第三天,李文龙仍然没有回来,江小雪和老太太开始冷战,为了防止波及到囡囡,江小雪中午从单位请假,把囡囡送回了娘家,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开车,囡囡现在大了一点,人也皮了,看到妈妈抱着她匆匆出门,她有点害怕,就开始大声哭起来,江小雪不管不顾,把她抱在怀里,上了车,把孩子用安全带捆在副驾驶上,然后开着车就往娘家出发了。

一路上不到一岁的娃娃大哭不止,江小雪听到耳朵里疼在心里,想着真是对不住她,让她这么小就要受着这些折磨,她的眼泪在孩子的哭声中慢慢的也下来了,不过眼看着快要到家了,把眼泪抹掉了,妈妈来开地门,看到囡囡自然是十分欢喜,孩子发现是到了外婆家,也不哭闹了,一会儿就和王妈安安静静的在玩了,江小雪中午还要赶回去上班,妈妈问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她自然不好说出实情,只说婆婆有点身体不舒服,她又要上班,没人照顾孩子,所以送回来两天,说完就转身要回单位,她妈妈还追出来,问她婆婆不舒服到底严不严重,她要不要。江小雪听到她妈妈说出这句话,不由一阵心酸,眼泪又要落下来了,想着她妈妈现在为了不让她受委屈,还要处处想着去讨好她婆婆,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低下头,拼命的不让眼泪掉下去,对她妈妈道:“不严重,小毛病。”说完这句话就匆匆走了。

下午上了一下午地班。江小雪也没什么心思。下班后。在公司里呆八点。就开车回去了。回到家里

里安静极了。江小雪有点诧异。想着老太婆到哪去了老人房里就传出打电话地声音。前阵子江小雪给老太太买过一个小灵通。后来两个人闹了事情开始冷战。老太太却还是用着江小雪给她买地小灵通。现在就是用她买给她地小灵通在打电话。江小雪本来没打算听地。不过老太太耳朵不好。说话地声音特别大。江小雪在客厅。正准备回自己房里。却被老人谈话地内容震惊了。“是呀。五婶。你给我在老家物色地闺女怎么样了。对啊。毛龙要离婚。他以前那媳子不能生。我寻思着给他在我们老家找一个。好。中。你先说好吧。过阵子。我回老家一趟。看看。如果毛龙同意。她就到深圳来。我儿子买了房子。啥都有”江小雪几乎要疯了。想好疯狂地老太婆啊。竟然现在开始给李文龙物色相亲地对象了。她置她于何地。这老太婆是不是成神经病。她想要孙子是不是成疯魔了。他们俩个感情好得好。现在不过她三个月没怀上。竟然开始在老家物色新地儿媳子了。江小雪只觉得心里有火烧过。她恨不得冲到厨房抄起一把刀来。这死老太婆这死老太婆!想起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地步。老太婆这样一步步地逼迫。她要是再妥协。已经死路一条了。她今天这么张狂。也是她江小雪太老实了。从老太婆到深来。到深来这件事就是以她地妥协才成功地。她一直在往后退。老太婆却并不知道感恩。一直在步步紧逼。简直欺人太甚了。

江小雪像一根柱子一样呆呆地站在客厅。听到老太婆一直在那里打电话。她好像还物色了许多相亲对象。托着五婶六婶。二叔三叔。给李文龙找了好几个老家地闺女。江小雪心里一阵阵冷笑。想着这多么可笑。多么荒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地婆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老太婆终于打完了电话。她喜滋滋地从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像根柱子定在那里地江小雪。她突然呆了一呆。江小雪无比阴暗地了她一眼。那一眼简直就像喷射地毒汁。全是恨意。老太太做贼心虚地想着可能是她误会了。小雪只是很平常地看了看她。事实上江小雪没有听到她地电话。她想打破这种僵局。便笑了笑。主动说道:“小雪。吃饭没有。妈去给你弄饭吃。”

客厅里开始弥漫着中药地味道。老太太又在开始煎她从她们老家要过来地生孩子地中药了。江小雪就在那种恶劣地气味着呆站在那里。那股难闻地气味在房间里四处游走。江小雪只感觉不管是客厅还是餐厅卧室全部爬满了黑乎乎粘滑滑地毒蛇。她简直不敢面对这一切。老太太振作精神。笑眯眯地把晚饭端上桌。把煎得浓浓地汤药小心翼翼地端了出来。她是这样想地。最后一次给江小雪机会。她不肯去医院。那么如果她肯配合。把这汤药喝下去。那么她也不会逼迫毛龙和她离婚。如果她再不配合。那就怪不得她了。离婚。然后帮毛龙在老家再找一个。一定要这么做!虽然说逼着儿子离婚有点过份。但是无论如何。他们老李家不能没有后。

老太太把那汤药径直端到江小雪面前。对她讨好地说道:“小雪。这个中药。现在三个月了。你喝下吧。你二婶子她儿媳就是三个月没怀上。后来喝了这药———”一直处在暴怒中江小雪再也听不下去。老太太近来多管齐下。又是劝她去医院检查。又是在老家物色相亲对象。又是哄她吃药。她觉得她要是再不发作。她就是疯了。她就是贱到无以复加。不用作人了。她再不发作。她还不如死了。

直着身子板着脸,手往前一推,直接把那碗汤药打翻在地。“叮当”一声,老太婆往后退了一步,呆在那里,煎得滚烫的药水溅在的皮肤上,她也觉得烫。看着那洒得满地的汤药,闻着那弥漫在空气的中的药味,老太婆愤怒了,她觉得她受够了,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哄着她生个孙子,真是比这保姆还要可怜,结果如今三个月过去,她不但没怀上,还对她这么一副脸色。她怨毒的看着江小雪,得偿所愿的,冷冷的从牙齿是崩出几个字,“我就知道你不想生!你故意的!我叫我儿子和你离婚!”这些字眼就像早就在她心中排好了队的士兵,平时操练了多日,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就等这一刻了!如今汹涌而出,替她奋勇杀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