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一章四只禽兽一

撷花阁内,四处都是靡靡之音及男女的调笑声,甚至还夹杂着男子的粗喘和女子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呻吟声。

今夜的撷花阁十分的热闹,因为今夜阁中有处子开苞竞价。虽然此时竞价已经结束了,但是阁中来的人也并没有离开,所以还是十分热闹的。

撷花阁乃是三层的阁楼,顶楼只有一间屋子,乃是给每一个雏妓开苞之用的。设在顶楼,也是为了不打扰到给雏妓开苞的贵客。此时的顶楼,流苏帐内,今夜开苞的女子已经被人洗漱干净了,一双玉臂被缎带绑住,挂在高处,而身上除了系着鸳鸯戏水的红肚兜外,一丝不挂。美妙的胴体裸露在空气之中,虽然天不算冷,但还是让女子微微的瑟缩着。

云倾衣愣然的看着涌进屋里来的四个男子,一色的身形高大形容俊秀,不过他们的眼神太过陌生了,陌生的让她害怕。感觉自己就像是猎物一般,而他们就像是林中的野狼,带着那样明显的势在必得。

“真美啊!这身子也十分诱人,我们四个还没见过这样的货色吧!一千两黄金,值得。”一人当先走了上前,一双眼睛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被绑在踏上的云倾衣。云倾衣被挂的有些微的高,她要绷直了脚尖才能碰到踏上,绷直的身子更为美妙动人。

“南宫兄先来吗?”站在後面的楼骞翼忽然开口道。

“好啊!我先来试试吧!”南宫尘也不谦让,说着已经上了床榻。伸手一把撤下了云倾衣身上艳红的肚兜,拿手中的长箫点了点她不算十分饱满的嫩乳,不算很大,还不足以男子一手掌握,但形状很美,像是新生的竹笋一般。虽然不够大,但足够坚挺。

云倾衣尚不识男女之事,忽然被长箫轻触厮磨这乳尖,这样被人挑逗了自己身体的敏感点,心底快速的涌起酥麻的感觉,细碎的呻吟自口中溢出。一股无法抑制的的兴奋的颤栗感蔓延在身上,一股暖流不受控制的流往她身体下面最最私密的地方。

“这身子还真是敏感呢!”南宫尘说着,低笑出声,弯下腰来用舌尖勾住了她的乳尖,慢慢的把她大半个嫩乳都含进了口中,挑逗着,吮吸着。一种难耐的感觉在身上流窜,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欢愉,但身子却本能的颤抖起来,几日前大哥也这麽对过她,开始的时候还能感觉得到舒服,但後来就是疼痛铺天盖地而来,仿佛身体都被生生的撕裂开来。那种疼痛她此生都不想再经历了,再也不要了。

“不要,不要啊!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云倾衣害怕的挣扎叫喊起来,本能的想要後退。但不想椒乳还在男子口中,她一後退便被南宫尘咬住了嫩乳,恶狠狠的咬下,几乎咬出了血。她张口惊叫,趁她失神之际,一下掰开了她的双腿,一根长指突然探进了她最私密的深处。她更是惊声尖叫,好疼,虽然没有大哥进入她的时候那种疼痛,但是她还是很害怕。连心都在颤抖。

“又干又紧,你难免要受苦。”南宫尘摇了摇头,一副怜香惜玉的腔调,探入她体内的长指却快速的动作了起来,她的下阴甬道真的很紧,紧的几乎难以容纳男人的手指,长指所到之处都把那紧贴的媚肉撑开,异物入侵的感觉让她难耐的挣扎着。不等她适应体内的异物,甬道内又被探入了一指,她觉得自己要被撑裂了,更多的疼痛已经在体内蔓延。南宫尘愕然的看着在怀里挣扎的女子,虽然知道她尚是处子,未经人事,幽径之中紧致是必然的,但是他给不少女子破过身,却从未遇到过这样紧的女子。不满十岁的幼妓他也玩过,也不觉得有这样紧啊!也不知道这女子今夜能不能让他们四人尽兴。

当要被撑裂的感觉慢慢消散的时候,云倾衣发现身下又添了一指进去,她的叫声已经接近惨烈了。旁边看着的男人先前还觉得这女子也太娇了些,才进去一指就开始惨叫,但如今再看,似乎能明白了,三指进入,穴口已经被完全撑开了,甚至已经溢出了点点的血丝。三指还远远不及他们的阳物粗壮,不知道她待会能不能受得住。

南宫尘吻住了她的唇,把惨叫声都吞没。手指快速的在她的体内抽插着,干涩的甬道之内终於有了点点的湿意,他猛然抽出手指,捉住自家涨紫的男根一下挺入,坚挺穿越紧抱的花穴,如利剑前行毫不怜惜。寓意处子贞洁的薄膜被撕裂开来,粗大狠狠的撑开紧致柔嫩的内壁,处子被开苞的疼痛伴随着内壁被撑裂的疼,疼的她难以喘息。

痛!

痛楚铺天盖地!

那一刻,云倾衣以为自己要死了!

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梨花带雨的模样,纯洁美好,却是更加的能够引起男人淫虐的快感,让人想要狠狠的蹂躏她。南宫尘也不顾她的疼痛,不等她适应他的粗大,火热的巨龙便飞快的抽插律动起来,在她的体内狠狠的横冲直撞,攻城略地。

南宫尘握紧了她的腰肢,更加用力的把还在外面的大半截阳物也捅入了她的身子,云倾衣被捅的晕了过去。南宫尘却并没有停下来,疯狂的在她的花穴之中动作着,随着他的进出,鲜红的血溢了出来,染红了两人的结合私处,一股淫靡杂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血从两人结合之处缓缓的滴落,一滴滴的落在脚下的洁白娟帕上。青楼开苞的女子都会有这样一块帕子,破瓜之後,要把染血的帕子挂出去,证明女子确实是处子。

南宫尘的律动似乎无休无止,云倾衣几番死去活来,被捅的昏死过去,又被捅的醒过来,无边无际的疼痛围绕着她,她真的恨不得死去,不要再受这样的折磨。

“放了我吧!不要动了,好疼啊!”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呢!我怎麽会放了你。小美人,你还是乖乖学会享受吧!天亮之前,是不会完事的。”南宫尘说着又是撤出埋在她体内的男根,她刚刚松了口气,便又被他狠狠的捅入,捅入了前所未有过的深处,又激起她的惨叫。

☆、第二章四只禽兽二

“南宫兄,你们最好换个地方,也给我们行个方便。”已经不知道云倾衣是第几次昏迷过去了,在一旁围观良久的楼骞翼开了口。在一旁的封牧和仉玉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绝色的女子就在眼前,冰肌雪肤深深的撩动着人的神经。女子承欢的模样当真的让他们全身燥热,仿佛着了火一般,就连眼中也是一片赤红,身下的阳物更是肿胀的疼痛。看得到吃不着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也好。”南宫尘伸手解开了捆绑在云倾衣腕上的缎带,抱着云倾衣坐上了一条长凳,让她分开双腿骑坐在长凳上,便把射了之後已经疲软的阳物抽了出来,把位子让给了楼骞翼。楼骞翼上前骑上长凳,掐住云倾衣的纤腰,便把已经释放出的粗长阳物撞入了她已经红肿起来的花穴。

而封牧已经坐到了她的身後,那手指沾了她身下流出的红白交加的液体推入了她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後庭菊穴。本非用做男女交合之用的地方,入口处紧致的让人难以想象。发出一声尖啸,如惊鸟坠空般绝望凄厉,使出了平生力气挣扎。手指探入後庭,将穴口周围的菊瓣褶皱都一一撑开,後庭不同样前面的花穴,女子花穴天生就是用做男女交合之用的,所以即便再紧致的女人都还是能够包容男子的阳物,但後庭不同,不管怎麽逗弄,里面也不会湿润,所以几乎是无法容纳男子阳物进出的。

封牧对云倾衣的後庭做了简单的扩张之後,下身的昂长便对准穴口无情的穿刺了进去,穴口被撑裂,艳红的血从褶皱之处流淌了出来。甫一进入,封牧便飞快的抽动起来,和她体内的另一个昂扬仅仅隔了一层薄薄皮抽插着,彼此呼应还一进一出颇有节律。

仉玉也上前,握住欲龙插入了她的口中,深深的插到她的喉咙里面。

而此时几人都没有发现身下的女子已经昏死过去,渐渐的没有了气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子终於睁开了眼睛。疼,全身都疼,疼的人恨不得死去。怎麽还能够感觉得到疼痛?她还没有死吗?慕云依傻愣愣的想着,眼睛虽然睁着,但是完全没有焦距,也什麽都没有落入眼中。她还记得,当时她到外地去出差,但是途中飞机出了事,一瞬间她便陷入了黑暗,在陷入黑暗之前,她觉得自己一定死定了。

无边无际的疼痛还在持续着,不过一会儿,慕云依便发现状况不对。虽然感觉全身都疼痛,但是疼痛最深的地方来自於下身的两处穴里面。灼热的粗硬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着,两根棒子那样残忍的紧紧只是隔着一层皮肉无情的抽插着。即便她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但是生活在21世纪的她,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

她突然定睛看了一眼,古朴的屋顶,画栋雕梁的,比起现代随处可见的钢筋水泥浇灌出来的规规整整的盒子是房子要漂亮优雅的多。只是,这是什麽情况?就算她飞机出事没死,怎麽会到这样房子里,而且还正在被人侵犯。慕云依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是弄弄的恨意。她没有想到她保留了二十八年的处子之身竟然被眼前的人破了,可是不过一眼,她却发现了异样,眼前的男子竟然有一头长发,长长的披散着。

慕云依没有清醒多久,便又昏了过去。

慕云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天下却都仿佛静了。她冷冷的躺在床上,全身都是疼痛,随着每一次呼吸牵扯着疼。过了许久,她终於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只见她一身羊脂白玉般的上等肌肤,已经遍布青青紫紫的掐痕和咬痕。一双修长的玉腿无力的敞开着,花心处,还在汩汩的流出浊白的精液。花唇已经红肿不堪,一张一合,根本没有办法闭合。芳草萋萋的黑丛林上面,也遍布了男子喷射出来的液体,将那一丛可爱微卷的黑毛弄得黏腻而淫靡。一路往上,一对玲珑剔透的玉乳内侧,红肿异常,明显被某种物体狠狠的抽插过了,微有点脱皮。就连红肿的嘴角处,也同样挂着一条欲断不断的白色淫流。

身上几乎能插的地方,几乎都被插了个遍,曲线玲珑,傲人的女性身躯上下都散发着那些男人遗留下来的腥腻的味道。

过去了吗?终於都过去了吗?好在是熬过去了。只是身体上那样明显的痕迹都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一切都是真实的发生了,并非仅仅是一场噩梦。活了二十八年,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日会把人轮奸,何况她守了那麽多年的贞洁也被坏了。这些年她也谈过几次恋爱,初中的时候,拉拉手都似乎是越矩;高中的时候,相互拥吻也已经是极限。到了大学之後,也谈过两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不过那时候为了未来一直都很忙,也没有过多的相处过,後来也就结束了。工作之後,一直忙忙碌碌,也就没想恋爱,自然也没有男女之间最深的亲密过。

作家的话:

大家多多支持啊!

☆、第三章大哥一

慕云依披了衣衫下了床,离床不远的地方,那条罪恶的长凳还在那里。鲜血和那说不清楚是谁的白色液体还没有完全的干涸,还是能够让人想到昨夜那样一个罪恶的夜晚。男人的抽插和律动是那样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里,那样的屈辱和疼痛。身上黏腻的难受,身上到处遍布着汗液和男人的精液。表面上的大多已经干涸的,只是下面两处埋藏在体内的私处随着她缓慢的走动,还在汩汩的流出浊白的精液。

走了不远,便看到一面一人高的铜镜,打磨了光亮,自己的影子也在镜中映了出来。身子还不算高挑,但一身的皮肉确实吹弹可破的娇嫩,一张绝色的小脸还没有完全长开,带着点点的婴儿肥,但是一身被男人淫虐过的痕迹却给这样一幅还没有长开的小身子上填了几分媚色。这身子还真的是很美,若是再长上几年,不知会是怎样的媚色无边。

这身子是美,可是却不是她的,真是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是穿越了吗?上大学的那几年,穿越小说风靡一时,她自然也不会没有看过,只是这样完全没有科学根据的事,她从未信过。但是如今的状况不由得她不信,原来她是真的死了,不死不灭的不过是灵魂。以前也有人说过灵魂不会随着肉体的死亡而湮灭,但是她那时候不信,若是灵魂不会湮灭,那要以怎样一种形态活着?只是转眼间,似乎她以前坚信和不信的一切都颠覆了。

慕云依叫人打了温水来沐浴过後,便愣愣的躺在床上。忽然一些陌生又莫名熟悉的画面闪现在眼前,画中的女子叫云倾衣,是藏剑山庄的小姐。父母健在,上面还有五个宠爱她的哥哥,在家中可谓是受尽宠爱。一直被宠爱着的人,到底也天真单纯。半月前,她刚满了十三岁,就在那一日,父亲宣布让她择日和五个哥哥成亲,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五个哥哥都不是父母的孩子。

她并不知道成亲是什麽意思,母亲告诉她,成亲之後就是要一辈子在一起。哥哥们一直宠她,她自然是愿意和哥哥们一直在一起的,所以她也就高高兴兴的准备着和哥哥们成亲。成亲前的两日,离山庄最远的大哥也回到了山庄。

大哥回来的时候,她正在後山的温泉沐浴。

“大哥,你回来了啊!”看到大哥忽然出现,她高兴的跳起来,很快的往岸上游去。

“就知道你这个丫头一定在这里。”大哥说着,迅速的除了衣物便跃进了温泉之中。她是第一次看到大哥这样赤裸的样子,大哥的身体真是强壮,和她的娇弱是完全不同的。

“大哥,你终於回来了,都出去了那麽久,我还以为你不要衣儿了。”她投入了大哥的怀中,大哥也拥紧了她,让她的小脸贴着那健壮的胸膛。“我们就要成亲了,大哥自然也就回来了。傻丫头,大哥怎麽会不要你呢!以後我们便再也不分开了。”

“大哥最好了。”她跳起来,攀住大哥的身子,一双纤细的腿用力的盘在大哥的大腿跟处,手勾住大哥的颈项,狠狠的在大哥的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了之後,她才发现大哥的眼中红红的,像是着了火一般。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她不大的椒乳,让她觉得乳上都被他的目光烤热了一般。忽然大哥一口含住了她粉嫩嫩的乳尖,慢慢的吮吸着。一种陌生的感觉在身体里面发酵,酥麻入骨的美妙感觉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她难耐的呻吟起来,声音娇弱绵软,她愣住了,这还是她的声音吗?

大哥一边吮吸着她的椒乳,一手托住她的臀瓣,缓缓的摩挲着。

“衣儿真美啊!”大哥四处吻着她的肌肤,细细碎碎的疼痛伴着一阵阵的酥麻,呻吟一声声的溢出唇瓣。而下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灼热的棒子,就顶在她的小腹处,还一跳一跳的,烫的她一缩。

“大哥,下面有东西顶着我,好烫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