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十一章野合二

“我好难受啊!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慕云依抱紧了杜伯,身子难耐的扭动着。一双椒乳也随之摩擦着杜仲的胸膛,杜伯并非不近女色的圣人,相反,这谷中的女子每一个都是被他和杜仲碰过的。这样一个绝色的女子在怀里,而且裸露着美丽的胴体,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杜伯第一次认真的看着她精美的胴体,她的身子真的很美,胜过他以往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白玉无瑕的肌肤,精巧的锁骨,还不算饱满但却坚挺的乳峰,还有巅峰处粉嫩嫩的乳尖,都美的惊人,让他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伸手便搂住了她的身子,入手的肌肤比最上好的绸缎还要柔滑,让他的手也颤了一下。他抬起了慕云依的下巴,慕云依的目光早就涣散了,双眸中早就没了神采,有的只是被情欲燃烧起来的火。

“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吗?”

“给我,快点给我,我好难受啊!”

“好,既然是你要的,我这就给你,你可别後悔。”杜伯说着,唇已经擒住了她的小嘴,她的唇瓣十分的粉嫩,擒住了她的小嘴,便吮吸起来,她的唇瓣很嫩,娇花的花瓣一般,也很甜美,让人不想放开。他一边吮吸着她的小嘴,享受着她小嘴上的甜美,一手搂紧了她,另一只手则摸索上了她的奶子。奶子不大,还不够他一手捏的,但是却很坚挺,新发的笋子一般。又挺又嫩,手感十分的好,让他爱不释手。

难怪仲那样迫不及待的想要要了她,这身子还真是嫩呢!还真是天生的尤物呢!但凡是男人看到这样的她,都想要狠狠的插烂她的小穴吧!他用力的揉捏着她的椒乳,随着他额揉捏,被弄着不同的形状。时而还用两指捏住她那嫩红的乳头,用力的提起,拉出长长的淫靡肉条,让她的身子更加的罪恶淫靡。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搂着她的手也不停的在她光裸的身上摸索揉搓着。

吻了她许久,杜伯终於放开了她的小嘴,两人的唇畔拉出一条淫靡的银丝,有几许藕断丝连的感觉。慕云依的小嘴得以自由,便粗喘呻吟起来。胸前那敏感的嫩肉被他玩弄着,而另一只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臀瓣,若有若无的抚摸着她後庭口的菊瓣。快感越发的升温,催出她一阵又一阵的呻吟。

“给我,快给我,我受不了了。”她瘫软无力的倚在他的身上,无助的扯着他的衣衫。

“还真是个小淫娃,这就等不及了,别急,我们可还有大半夜的时间,我一定插的你求饶。”他说完便抱起她赤裸的身子放在了花园之中的石桌上。她燥热的身子甫一触到冰凉的石桌,先是颤抖了一下,然後发现那冰凉真的好舒服,她便在石桌上滚来滚去的,舒服的喟叹。杜伯无奈的看着她在石桌上滚来滚去的,被蛇王玩弄得伤痕累累的小阴唇!动着,一股花液涔涔的流了出来。杜伯看着可爱,便伸了手指去戳了戳她的小穴口,伸回来了时候手上已经沾上了她的花液,晶晶亮亮的,十分的漂亮。

“小淫娃,来尝尝自己的滋味吧!”说着也不管她的反应便把手指探入了她的口中,让她吞咽着她自己的花液。她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着他的手指,把那花液都吞咽了下去。舌尖触着他的手指,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一张笑脸被情欲染的通红丁香小舌舔弄着男人的手指,说不出的淫靡放荡。这小嘴还真是美呢!不知道若是舔弄他的阳物会不会更加的舒服,还真是期待呢!待她把那花液舔完,他便抽出了手指。三两下便退下了身上的衣物,转眼便一丝不挂了。常年习武的身子十分的健壮,胸前凸起的胸肌比她的奶子还要大。褪了衣物,便覆上了娇软的身子,对比着他健壮的身子,显得她的胴体是那样的娇小,仿佛会被他压碎了一般。

压上了她的身子,唇便在她的身上游移着,舔弄吮吸着。所过之处便留下了红红紫紫的吻痕,从脖颈到锁骨,再到乳峰之上,无一幸免。在双乳上流连了许久,便顺着小腹吮吸了下去。上半身到处都是吻痕,像是开出了无数的淫靡花朵,到处是放荡的色泽。唇贴在了花穴口时,慕云依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的阴门很美,阴阜肥美,上面芳草萋萋,十分的可爱。大阴唇上还没有长出来毛发,粉嫩嫩的,看着就让人想要咬上一口。小阴唇则闭合着,紧紧的掩着阴道入口。还有就是阴蒂,如同一颗小珍珠一般,因为情欲的作用,此时已经有些肿胀起来了。

舌尖拨开了她的小阴唇,一下钻入了里面,一下一下的舔弄着。很快就舔上了阴蒂,阴蒂是女子外阴道最敏感的地方,甫一舔上,情欲便燃烧的更旺,她难耐的呻吟着。舌尖没有进出更深处,只是舔弄着她的阴核,一边吮吸着她的花液。小阴唇十分的红肿,上面还有些伤痕,一些是蛇王的鳞片刮出来的,还有些是被蛇王撕咬出来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是伤痕还是触目惊心。

舔弄着阴核,忽然他张口便轻轻的咬了一口,虽然不重,但是那个地方太过敏感,一口下去,便是又疼又麻,慕云依大叫起来,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是痛苦还是欢愉。更多的花穴流了出来,他狠狠的吮吸着。她的花液真是甜美,原来女子的花液竟然是如此美味,他以前怎麽也不想着尝尝呢!这身子还真是嫩,让他简直想把她拆吞入腹。

“啊!别再折磨我了,好难受,快给我,快给我啊!”慕云依难耐的惨叫出声。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本来身子里就有一把烈火在烧,仿佛要把她焚烧殆尽。可是他不能没有为她熄火,反而还添了火,她觉得快要被火烧死了。花心深处更加的空虚,让她很想要,真的很想被粗大填满。

“别急,就给你。”杜伯没想到她的身子是这样的淫浪,不过他喜欢。他虽然也喜欢处子的青涩感觉,但是既然不是处子了,还带着青涩就不是他所喜欢的。既然身子被破了,自然要好好地学着伺候男人,取悦男人。说着便抱起了慕云依,让她趴在他的怀里,屁股翘起,手绕过菊穴,麽指从後面推入了她的花穴。突然而来的充实感觉,让她的身子开始颤栗起来。她的这具身子真的是越来越敏感。从开始的干涩不会分泌花液,到现在已经慢慢的会享受情欲,能在情欲中达到高潮。

作家的话:

多谢大家的支持!

☆、第十二章野合三

杜伯却是惊奇於她的紧窄,明明已经被蛇王那样巨大的身躯玩弄过那麽久了,怎麽还是那麽紧。手指在她的花穴之中到处抠弄着,花穴之中到处布满了蛇王撕咬出的伤口,本来不碰已经不会流血,也不会很疼了,可是如今被他这样的抠弄,那些伤口又被弄开,鲜红的血随着她的花液流淌了出来,她也疼得颤抖。只是被情欲烧灼的身子即便是这样的伤痛也只是身子感应着,没有半分的清醒,能感受到的只是情欲,只是他的动作带来的花穴深处的震颤。

“快给我吧!我快受不了了。”她的身子都因为情欲而染上了淡淡的红晕,把原本白玉般的身子染上了情欲的色泽,更是魅惑人心。一根手指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她了,她要更长更粗的东西进入,狠狠的填满她空虚的花穴。

“小浪货,这样饥渴啊!那我可就来了。”他的手指快速抽了出来,让她平躺在了石桌上,抬起她的一条玉腿架在了他的肩膀上,两条腿也就拉开了很大的弧度,整个下阴都映入他的眼中。他扶住已经涨紫的男根用蛮力狠狠的捅进去,他并没有拨开她的小阴唇便冲击进去,连带着两叶小阴唇也被男根顶住推进了花穴深处,那样敏感脆弱的小阴唇被狠狠的拉伸,疼的她想死去。哪怕是先前被轮奸,那几人虽然粗暴,但是至少也会先拨开她的小阴唇,这才挺进她的花壶之中。可是这人,竟然这样残忍的进入她,柔嫩的小阴唇被拉伸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被他推挤着进出她的深处。

“好疼,受不了了,求求你轻一点啊!要被你玩坏了。”因为疼痛,慕云依开始挣扎起来,可是杜伯却掐住了她的纤腰,让她动惮不得。而身下的长矛则毫不怜惜的一下挺到底,全部都进入了她的花穴。他用力的冲撞着,两颗肉球也一次次撞击着她的花穴口,似乎连那两颗肉球都要挤进她的阴道一般。他在她的体内用力的撞击摩擦着,有时更是几次翻转,捅的她开始惨叫起来。

花穴被狠狠的填满充实,终於缓解了几分她的燥热难耐,随着男人的撞击,春水开始泛滥。男人一下一下的撞击,发出一声声“濮……濮……”的水声。快感加剧,她也开始回应起来,收紧下阴,体内层层媚肉如同一张张的小嘴,紧紧的包裹吮吸着他粗大的男根。杜伯一下不慎,险些就泄了。

“坏丫头,看我怎麽罚你。”杜伯一口咬上她的乳珠,舔弄几下,便用牙齿紧紧咬住乳珠,用力的向上提起,乳头被狠狠的拉伸,拉成淫靡的肉条。她觉得她的乳头都要被他咬掉了,疼,好疼,为了能够缓解疼痛,她用力起了上身。趁着这个时候,杜伯的长矛忽然离开她的花壶,抱着她快速的转了身。他分开双腿坐下,将她弄成给小孩把尿的姿势高高的举起,让她的花穴对齐他立起来的阳物。

然後慢慢的放下她,让她的穴口恰好接触到他的阳物顶端,在微微的放一点,阳物便“噗嗤”一声进入了她的花壶,然後便放开了她,她因着自身的重力快速下降,猛然便把他的整根阳物包容进了花穴。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姿势,阳物那样快的便没入了她的体内,顶得她惨叫。可是折磨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一次次的举起她来,然後让她自动下降,将他粗大的男根包裹进花壶之中。

“小婊子,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啊!用力,再深一些。”此时的慕云依早已经沈浸在了情欲之中,她只觉得她就是茫茫浪潮中的一叶扁舟,被风浪冲撞着,颠簸着,一次又一次,怎麽也停不下来。她一次又一次的被顶上云端,灭顶般的快感用来,她受不住的喊叫着,眼角也落下泪来。

“啊……啊……好美,都给我,给我。”

“骚浪的小婊子,都给你,都给你。”杜伯疯狂的向前冲击着,浓浊的精液也强劲的喷涌而出,射到她的花心深处。她的花壶都被烫的狠狠的收缩着,夹得他的男根生疼。

这一夜,慕云依不知道杜伯在她的花穴之中进出过多少次,也不记得他和她一共换了多少姿势,她只知道她被他弄得来了好几次高潮,而他也多次把阳精射进她的深处。她彻底的沈沦了,只觉得那高潮是如此的美好,原来男欢女爱是这样销魂蚀骨的一件美事。

杜伯再一次在她的体内喷射了之後,天已经微微的亮了。慕云依也着急了起来,床笫之事到底是很私密的事,她可没有在别人眼前表演活春宫的嗜好。他们竟然在花园里做了一夜,天哪!要是被人看到,她真的没脸见人了。虽然如今她不得不承认和杜伯做这档子事真的很舒服,但是也不得不停止了。何况折腾了一夜,其实她也很累了。其实当杜仲第二次把阳精射进她的花穴,她的燥热难耐也就莫名的散了,後来仅仅是沈浸於他给的情欲之中。

“天亮了,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在这里了,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现在知道羞了?你不记得昨夜你是怎样求着我要你的?昨夜你叫的真大声,谁还会不知道你在做这档子事啊!现在想躲可是来不及了。”

慕云依也不知该怎麽辩解,她昨夜被燥热燃烧尽了理智,只知道要寻欢,要让花穴被充实填满。她一次又一次的缠着他,让他插进她的身体。她也不再说什麽,趁着他射了後退出了她的花穴,她急忙滑下石桌,想要跑。可是身子根本没力气,双腿更是又酸又疼,根本站都站不稳。

“再伺候我一次,我就送你回房。”杜伯抱起了她,如今她全身无力,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跑了,平日尚跑不出他的手心,如今这样自然也只能答应她为所欲为了。

杜伯抱着她走了一小段,站在了一架秋千前。秋千很特别,十分宽敞,一看就知道是给两个人荡的。奇怪的是板子上竟然立起一根木棍,木棍并不光滑,上面有着凹凹凸凸的花纹,看着样子就像是先前杜仲插进她後庭里面的假阳具。这个东西不会也是那样的作用吧!这也太变态了。

“你要荡秋千?”慕云依问道。

“你陪我荡,这秋千好玩着呢!还是仲设计的,我们也来试一次。”

杜伯抱着慕云依便坐上了秋千,让她面对着他坐下,扶着她,小心的让那凹凸不平的木棍刺入她的後庭菊穴。干涩的菊穴被刺穿,她惨叫了一声。杜伯吻上了她的唇,吞没了她所有的声音。用力的把她按下去,木棍全部进入了她的菊穴,鲜血也随之滑落。凹凹凸凸的花纹摩擦着她娇嫩的肠壁,疼的她整个身子都颤抖。还不等她的後庭适应木棍的蹂躏,前面的花穴便又被他贯穿了。

秋千也荡了起来,随之秋千的摇摆,阳物也在她的花穴之中动着,荡起的时候阳物狠狠的插到了她花穴的最深处,摆回来的时候退出一点,再荡起便又深深的撞进去。前後两处嫩穴都被残忍的摩擦着,随着秋千的摆动,她的叫声也一声高过一声。每次她难受的时候杜伯便堵住她的唇,然後在她想不到的时候忽然放开,她便不可抑制的高声叫起来。天已经大亮了,慕云依胆战心惊的看着四周,就怕忽然有人出现,会看到她这样淫荡的样子。

这样的心情刺激着她的内心,而也正是这样的心境带给她偷情一般的刺激。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她也就感到身体里的撞击也更加的刺激,再加上秋千的摆动加大了他抽插的幅度,她这一次的高潮来得很快。她的高潮来临,花液喷薄而出冲刷着他的男根,很快他也把阳精射进了他的花壶。高潮的瞬间,两人都不可抑制的高声喊叫着。她的身子真的很软,好在他抱紧着她,还有後庭里紧紧裹着的木棍,不然她真的会跌下去的。

杜伯真的很喜欢她的身子,一旦进入了她,她的身子便也绵软下来,娇嫩绵软的身子压在身下十分的舒服,像是绵软的云朵一般,承载着男人,包容着男人。她真的天生就是尤物。容颜绝丽,身子面团,加上紧致的花穴,这样的女子一日不被男人宠幸都是浪费。

作家的话:

大家多多支持!

☆、第十三章双龙入穴一

“我还道是什麽人大清早的没事做,胆子肥了在院子里乱叫呢!原来竟然是大哥和小美人啊!”一个夸张的声音响起,慕云依屋里的斜眼憋了一眼。说话的是杜仲,一身大红衣衫松松的挂在他的身上,露出大片的胸膛。慕云依翻了个白眼,他这个样子还不如直接不穿呢!衣料本就十分纤薄,若隐若现的能够看到包裹在里面的身子,他还不拉拢衣襟,胸前的一颗红豆都露了出来,受到空气的刺激,已经坚挺了起来。

“这麽早就起了?”杜伯看了杜仲一眼,也没什麽反应,连埋在她体内的阳物都没有动一下。慕云依想要遮掩身子,只是全身赤裸,如今又坐在秋千之上,避无可避,只能把身子向杜伯的怀里贴去,杜伯也搂紧她,埋在她深处的阳物又渐渐有了反应,很快就坚挺了起来,随着两人的搂紧,便刺入了更深处,慕云依压抑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而此时杜仲已经更加靠近了秋千,围着她和杜伯转了一圈,然後转到她的身後。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臀部,在娇嫩的臀瓣上摸索着。木棍还深深的插在她的後庭深处,後庭毕竟不会分泌花液,即便有血流出也还是依旧干涩。先前的血流淌过木棍落在秋千之上,已经干涸了,只是有一片褐色的痕迹。

“大哥你先前还看不上这东西,怎麽样,如今享到这东西的妙处了吧!”杜仲此时已经拉开了他的衣衫,从後面贴上了慕云依的後背,手在她的身上游移摸索着,感受着手下这绸缎般的身子。这身子真是美啊,看着就能想象进入她那销魂蚀骨的滋味,本来想着她被蛇王玩弄了那麽久,让她好好歇息一下再碰她呢!想不到却被大哥抢了先。大哥前面还对她不屑一顾的样子,没想到却那麽快就碰了她。

“没想到这东西还不错。”杜伯胡乱到了一句,便在慕云依的体内疯狂的撞击了起来。慕云依也紧紧抱住了杜伯的身子,任他在她体内抽插着。她无力的长着大腿,花唇早就因情欲的作用肿胀了起来,但是分开太久,如今已经暂时合不上了。而杜仲在从後边拥住她,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探到前面,罩住了她的两只奶子。入手滑嫩绵软,道不尽的销魂滋味。手揉捏着她的两只奶子,揉搓成不同的形态。

“大哥,这样美的後庭被根木棍享用也太暴殄天物了,换个地方,让我也尝尝小美人的滋味吧!”

“好!”杜伯抱起了慕云依,而慕云依的後庭还紧紧包裹着木棍,一下子把她的身子太高,也就使得她的後庭一下子与木棍分离开。木棍忽然撤出菊穴,木棍上的花纹黏在菊穴深处的媚肉上,一下分离开,扯得她菊穴十分的疼痛,并且还有包裹着木棍的媚肉被狠狠的带出体外,她惨叫起来。

“大哥,你也怜香惜玉一点啊!你看,你都弄疼小美人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