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0(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21-30

☆、第二十一章情毒发作(三)

“好难受啊!谁来救救我啊!”慕云依粗喘着,一双玉手也四处乱抓着,终於拽住了身边之人的衣角,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紧紧的握住。随着她的动作,胸前的双峰也颤动着,乳波荡漾,醉人心魄。

男人略带粗糙的手抚摸上她的脸颊,微微冰凉的触感似乎能够解除她身上的燥热,她一下子抓住了那只手,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脸上。她舒服的喟叹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惬意的神态。

“我好热,好难受,给我,快给我吧!”这一点点的冰凉自然还是远远不够,她还是热,四肢百骸都着了火一般的难受。她想要祈求更多,更多的冰凉。喘息也一声比一声粗重,似乎就要换不过气来一般。全身都很难受,她需要有人救救她。即便意识已经消亡的差不多了,但是身子的难受似乎越发的清楚,脑子里已经什麽都不剩,仅仅只有难受,只想排解这种难受。

“小丫头,你可别後悔。”另一只手爬上了她的乳峰,揉搓着,时而还掐弄几下她的乳尖。这身子真的很美,即便他阅美无数,也着迷了。这样的女子,但凡是男人,应该都无法不心动吧!何况身边的女子还一丝不挂的裸露着,甚至还祈求着他,即便这祈求仅仅只是因为春药所造成的,但是也由不得他不心醉。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又不是什麽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女子。

“爷,这女子出现的蹊跷,依属下所见定不寻常,还是不要继续在此逗留了。”有一人忽然说道。眼前的女子的确是很美,美的勾魂摄魄。只是这样的时间和地点,似乎总透着些不寻常,何况自古温柔乡就是英雄冢,眼前的女子分明就是勾人的妖姬。

“都出去吧!难道我连一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了不成?”

“可是……”

“没什麽可是的,都去歇息吧!明日一早还有赶路呢!”说着便把几人都赶了出去。佛像後面也就只剩了为首的男子和慕云依二人了。男子的身子很快便覆上了她赤裸的娇躯上,手在她嫩白的肌肤上四处游走着,撩拨着她,为唇也一次次的印上她的肌肤,很快她白皙的身子上便留下了一处处吻痕,一片斑驳。

她的身子十分娇软,男子压在她的身上便觉得是上了云端一般。美妙的胴体也十分的娇嫩,触感十分的美好,再加上少女独特的淡淡清香,让他有些欲罢不能。一只手很快也就绕到了她的小腹之下,覆上了她的下阴,长指也很快进入了她紧窄的花穴之中。虽然有花液的润滑,但是她的xiāo穴还是紧窄的惊人,略微粗粝的手指也磨得她的媚肉有些疼痛。不过慕云依早已经沈迷进那手指所给她的充实感中去了,男人的手指一下子便填充了她的空虚,她舒爽的呻吟出声。

那娇媚的呻吟落入男子耳中,无异於春药的作用,下身那一处已经开始肿胀了起来,顶着亵裤,似乎就要出来插进她的窄穴之中去享受那销魂蚀骨的快感。欲望来的如此之快,他的眼中也似乎着了火一般,除了情欲,不再剩下什麽了。快速的除了身上的衣衫,赤裸的身子再次压上了她的娇躯,两人密密实实的贴紧,他的欲望之源也抵在了她的穴口,上面的青筋跳动着,似乎就要冲进她的体内。

只是她是那样的紧致,不知道能否承受得住他的巨大。

“小丫头,我要进去了,你忍一忍。”他在她的耳边低语,而双手已经如同铁夹一般掐紧她的纤腰,不允她挪动半分。

“啊!”慕云依惊声惨叫。他用力的一挺腰,巨大的欲龙便冲进了她紧窄的花穴,而他没有任何的停止,便继续往里面插,直接捅破她的薄膜,整根ròu棒都残忍的一下子插入了进去,两个肉球拍打着她的穴口,似乎也想要冲进去一般。

惨叫声在整个破庙之中回荡着,而男子却没有任何的停歇,已经在她的花穴之中动作起来。狠狠抽出,又猛然没根而入,她疼的全身颤抖起来。而他的手一直掐紧着她的纤腰,稳住她的身子,残忍的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攻城略地。

随着男根的进出,血水也被带出了体外,落在身上的枯叶上。慕云依意识迷糊的接受上身上男人的攻击,不知身在何处,不知今夕何夕,有的只有蔓延到每一个细胞的疼痛。她只觉得是不是男欢女爱本来就是这般痛苦的一件事?又或者是不是天下的男人都这般的粗鲁。即便是被这样粗暴的对待着,下体竟然还是隐隐产生了快感,随着他的攻击,一阵一阵的酥麻之感在身体里蔓延。

她没有发现不知何时身上的燥热已经消失无踪了,只有下身的冲击一下一下,永不停歇。ròu棒狠狠的摩擦着花穴内壁,弄得她时而惨叫时而呻吟。她觉得她从一处燥热的火海到了浪潮翻滚的海面,大浪冲击着她,弄得她浑身都有散了架一般。

“小丫头舒不舒服?”终於在她的体内释放,他粗喘着问道。他今夜才真正的享受到销魂蚀骨的滋味,这女子不仅是美貌,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妙穴,让人恨不得就溺死在里面才好。那层层的媚肉像是一张张小嘴,紧紧的吸住他的欲望。原来女子可以这样的美,男欢女爱也可以是这样美妙。这女子当真的是个尤物呢!想不到在破庙落脚,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美人,这是不是他的幸运呢?

即便已经释放了欲望,但是他也没有将男根从她体内取出,而是继续插在里面,让她的媚肉仅仅包裹着。而她因为高潮来临,泪花都溅了出来,梨花带雨,十分的诱人。他就是喜欢她在身下落泪惨叫的样子,让人想要狠狠的插死她。

作家的话:

大家多多支持啊!

☆、第二十二章情毒发作(四)

慕云依醒过来的时候,天早已经亮了,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她一睁开眼便发现有人在看着她,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正以手撑着头看着她。这是什麽情况?难道她忘记了什麽?她记得她赶了一日的路,之後找不到什麽住处,便住在了一个破庙之中。半夜的时候她好像醒过来了一次,全身燥热,让她十分难受,後来意识便越来越模糊了,她也就什麽都不知道了?难道那之後发生了什麽?

她侧脸看了周边一眼,似乎还是那个破庙啊!只是全身都疼,像是被车碾过一般,连抬手都成了困难。这样的感觉她并不是没有过,每一次与男人燕好之後似乎都是这个样子。只是,难道昨夜真的发生了她所不知道的事?

“小丫头醒了?”上面低沈的声音响起,带着男子特有得到磁性。虽然不记得发生过什麽,但是她应该是和眼前之人发生过那种关系了。她倒是不是那种十分保守的女人,但是她始终认为性应该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如果不爱,那麽性就如同强奸一般。

只可惜世事弄人,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後,每一场性事都不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虽然她的身体也会有快感,会有高潮,但是於心,始终都觉得是屈辱的。只做不爱,那麽和青楼女子又有什麽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给不给钱了吧!

“你是谁?”她随意的问了一句便起身,捡起地上有泥污的衣衫一件一件的穿上。反正这身子早就被他看光了,她也就没什麽好遮掩的了,遮掩反而会显得矫情。

“你的男人。”

“是吗?我不记得我有过你这样一个男人,若是没事,我走了。”她拾起地上的包袱来,包袱没有被动过,里面的银钱都还在。看来眼前的人要麽不爱财,要麽不缺钱。这也算是万幸吧!她可还指望着这些银钱生活呢!

“怎麽这般薄情?昨夜你可是很热情呢!”

“不记得了。”

“就算不记得,我始终为你解了情毒,也算救了你的命?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男子站在了她的面前,身上还是没有穿衣物,不过是披了剑外衫,但是似乎没有什麽遮挡作用。他的身子很健壮,虽然不像运动员那般呈现倒三角的样子。但是在她眼中这样就刚刚好,身子健壮,身材挺拔,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感觉。一张脸也长得很不错,若是生在现代那样的男色时代,应该会有很多人追捧这张脸。

慕云依虽然也赞赏他的身材和容貌,但是心里都无法对这人产生半分的好感。昨夜之事不管是怎样的,她都会选择忘记。除了忘记她别无他法,记住只会让她痛苦。虽然她不会为此就要寻死觅活的,但是不代表她真的可以让随便的男人碰。即便碰过这身子的人也不算少了,但是她还是不想做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

“那公子想要什麽?看公子的样子,非富即贵,想来我能给的公子都不缺。”

“姑娘这话可是错了,心中想要的,当然是尚缺的,而姑娘也给得起。”

“是吗?那是什麽?”

“就是姑娘。姑娘这般相貌在外行走安全不了,不如跟了在下,其他不说,可保姑娘无虞,吃穿用度也绝不会委屈了姑娘。怎麽样?”

“没兴趣,我想要的你这种人给不起,你所能给的,我统统都不稀罕。对於我而言,昨夜什麽都没有发生过,公子也切勿再纠缠,後会无期。”她说着便绕开她继续往外面走。却发现破庙之中还有另外的几个人,她也只扫了一眼,便目不斜视的出了破庙的门。

“後会有期,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身後传来那个男子的声音,不过她没有搭理。天下之大,哪里会有这般的孽缘再与他遇见。

离开了破庙,她便继续沿着管道走。即便没有想好到了云州城要做什麽,但是她还是想要走一趟。哪怕能够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也好啊!她到了这里,很有可能是回不去了,那她就要做好在这里常住的打算。所以她也要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事,也好更快的融入这个世界。云倾衣的记忆中也有些记忆,但是她一直生长在藏剑山庄,从未外出过,自然对这些世界所知也不多。所以更多的需要她自己去了解。

官路倒也平坦,赶路不算太过辛苦。只是这身子太弱了,没什麽力气,所以赶路也就很慢了。看来她还要多多锻炼身体才行,她可不想过古代那些大家闺秀的生活,平日里走个路都要人搀扶着。

作家的话:

大家多多支持!明天起我要回老家去了,更新不定,大家多包涵。

☆、第二十三章艳阁(一)

慕云依虽然没什麽力气,好在离云州城也不是太远了,再走了两日,也就到了云州城了。她进城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她也就住进了一家客栈。秦国各地都实行宵禁,所以天刚黑,城门也就关了,城中也慢慢的寂静了下来。

慕云依进了城没走多远也就住了下来,也没能真正看到这云州城的繁华。一路行来她也实在是很累了,沐浴更衣之後也就躺了下来。

慕云依是在灼人的目光之中醒过来的,一睁眼,便觉得有些刺眼。屋内烛火通明,让她刚刚睁开的眼有些不适。而让她更不适的则是眼前的一双眼睛,她觉得这双眼睛看着她,就像是在看猎物,又或者是在衡量一件物品的价值一般。她本能的讨厌这样的眼神。

“醒了?”略带几分邪魅的声音响起,慕云依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眼前的男子应该不过弱冠之年,相貌十分出众,一双明眸之中带着淡淡的邪魅之色,魅惑而邪气。而她更为注意的是,这个怎麽会在她的屋子里。她只记得她进了云州城,找了家客栈,吃过了晚饭,沐浴更衣之後便睡下了。

不对,她匆匆的在屋子里扫了一眼,虽然她对客栈的房间算不上很熟悉,但是她也能够肯定,这里绝对不是她先前住的屋子。那麽这是哪里?她又为什麽会在这里,眼前的男子又是什麽人?

“我为什麽会在这里?”慕云依很快冷静下来,她必须先弄清楚如今的处境。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至少来到这个世界之後,她是这样认为的。对於这个陌生的世界,说不怕自然是假的。但是无论怎样,她还是想要好好的活着。她已经死过一次了,之後的日子,她会更加的珍惜。但是她也必须一步一步变得强大起来,这样才不会过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生活。

“这里是艳阁,有人把你卖给我了。既来之,则安之,进了艳阁,就算是金枝玉叶也只有乖乖接客的份。”

“我住进了黑店?”

“你还不算太笨嘛,不过知道也已经晚了,怪只怪你,这样绝色的女子竟然一个人出门在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