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 第一部 墨染红尘 江湖血路 第一卷 第一章 无妄墨劫(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碧海墨锋》第一部《墨染红尘江湖血路》第一卷《墨血北向启江湖》第一章《无妄墨劫》作者:atasdd267首发字数:567《碧海墨锋》第一部墨染红尘江湖血路引子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玉龙山,中原极北之地,毗邻北海,终日冷冽寒风似刀,漫天飞雪,似败鳞残甲,远处山脉巍峨雄奇,绵延三万里,气候恶劣,人迹罕至。

然而,随着一声闷响,亮白的雪地里,竟现出一副诡异景象,一只黑圈蓦然凭空张开,似深渊巨口,吐出一个又一个人。

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那黑圈又如它出现时一般,凭空不见,只余下雪地上的千余人,四处张望,不知所以。

“成功了……”

领头之人缓缓叹道。

第一卷墨血北向启江湖第一章无妄墨劫青松山,名起道门三观之一的清微观,乃中原道门一处仙山圣地。

落松城驻于中原腹地的青松山脚下,却是遍地学堂,儒学鼎盛。

城中一处僻静之地,便坐落着一间院校,名曰“长青院”,灰瓦白墙间,一个年约五旬的先生,正在摇头晃脑,讲说天下史学:“五分天下,中原独尊,诸子家,春秋争鸣,三教并立,以儒治国……”

正说间,却听堂下有“吱呀”

声,低头一看,却是一约十七八岁的俊逸白衣生员,正在摆弄手上的一只木鸟,一旁生员正指指点点,掩嘴偷笑。

教书先生心中有火,轻喝道:“墨天痕!你又在摆弄你那机关造物,这天下史学,你是听还是不听?”

那俊逸生员头也不抬,继续摆弄着他的木鸟,答道:“早看过一遍,基本知道了,先生可以继续往下讲,不必理会我。”

先生面容一僵,怒道:“上月的《五经》你看过,前几日的《春秋典》你也看过,如今《天下史》你也看过,好,你家学渊源,博览群书,我认了,但你在我讲堂之上,无时无刻不在摆弄你那些机关造物,你让其他学生如何听得?”

墨天痕心中微恼,想道:“我师从儒门正气坛,何须听你这陈词滥调,要不是不想在家被强逼练武,我才不会来你这地方。”

于是抬头,笑道:“我自弄我的木鸟,又不会碍着别人,只顾看我的人,那是他求学心性不坚,可怪不得我。”

先生听罢气急,喝道:“墨天痕!不要以为你爹是墨家钜子你就可以在这学堂无法无天,你好好的墨学不学,要来听儒,就得遵我儒门的规矩,尊师重道,长幼尊卑,由不得你胡来!”

墨天痕看着先生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心中只觉好笑,但又确是自己为了摆脱父母强逼,好说歹说磨得母亲同意,托了关系,来这长青院听学,自己却终日在学堂上摆弄机关玩物。

头一月这先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积怨颇多,今日爆发。

想到这,他也收起木鸟,起身正色道:“先生息怒,学生这就认真听讲,触怒之处,还请海涵。”

先生见他服软,想到他父亲也是一方豪侠,这侠二代的子能如此向他道歉,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轻哼一声,继续翻书讲学。

时值午后,学堂放课,墨天痕从长青院中走出,门口一小厮模样的少年便迎了上来,道:“少爷。”

墨天痕微微点头,问道:“墨禹,今天可有好玩的事情?”,小厮笑答道:“不曾有,但是马上有了。”

墨天痕一挑眉,心中一喜,问道:“马上有什么?”

小厮答:“法场将要执刑了。”

墨天痕听完笑道:“杀头么?”

“是说有对情侣通奸被抓,今儿就是要绞杀那男的。”

墨天痕一听,笑意便敛了一半,心想,杀头看过几次,这通奸绞刑,倒是第一次,不知道好看不好看。

想玩便径直走了出去,那小厮也跟了上去,一一仆,往刑场走去。

当朝朝廷以儒治国,然而三教鼎盛,力量足以干政,所以各州县自治度极高,各自之间法度也不尽相同,甚至会有邻县之间一桉两判的情况出现。

落松城虽靠近清微观,但道门之人冲隐无为,落松城政务,由本地太守一手把持,这太守出身儒门,早年高中两榜,为人迂腐古,极为痛恨姓不守圣人之礼,这次绞刑,便是因为一对男女,女子待字闺中,却与一名农家少年私定终生,暗通曲款,结果被女方父母发现,告上朝堂,硬说男方勾引良家女子,想赚点甜头,不想在太守心中,男女私定终生,婚前行房,乃是不守圣人之礼,不守圣人礼,就是对圣人不敬,当堂勃然大怒,不顾堂下双方父母大喊哭闹,判了两人绞刑,今日正是行刑之日。

自古刑场,每有行刑,必是人满为患,今日也不例外,墨天痕撇开墨禹,费尽力气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前排占了个“好位置”,正巧赶上人犯带上,一男一女,男的斯文白净,女的也是中上之姿,两人皆是批头散发,手脚戴铐,神情颓然中又带着不甘。

差役押着二人行至绞刑架前,那女子突然双目一横,向一旁的监斩官怒吼道:“我与牧白哥两情相悦,你们为何定要致我们于死地!”

监斩官乃太守门生,对其老师的做法向来推崇备至,闻言厉色道:“两情相悦?未婚苟是为奸,自古女子以贞操为天,你不守女德,待字闺中却将清白拱手于人,此是失德大罪,任你两情相悦,也需得受刑罚!”

台下之人听罢,多有点头附和之意,想是极赞同行刑官所说言论,然而墨天痕却听到耳边一声冷笑,一句冷言:“阻人伦常,破人姻缘,却拿大道压人,真是无稽大道!”

墨天痕循声望去,却见右手一人,儒生打扮,白衣飘然,颇有经世之姿,折扇翻舞,气质翩翩,背负一物,以白布缠裹。

墨天痕心中奇道:“此人看似是个饱学之士,为何会有此般想法?”

遂施礼问道:“此女与人通奸,不守女德,先生却为何有此慨叹?”

那人折扇一,哂然一笑,慨然道:“不守女德?何为女德?两情相悦,由心所发,男欢女爱,情到浓处,阴阳交泰,乃水到渠成之天道,然而如今水已到,却用道德强行筑起一道堤坝,阻人欢爱,实乃违背天道,迂腐不堪之行径,此举非是大道,而是封闭人性的邪门歪道!”

墨天痕听罢,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反驳道:“此乃先贤儒圣为世间所定之道也,我观先生模样,似是儒门门生,先生这番话,不是在打先贤的脸吗?”

那儒生听罢,脸上轻蔑之意更甚,微怒道“儒门先圣为天地立心,推礼于万民,是想开民智,正民风,使万民有道德标杆,而非为囚万民之行也。然民智难开,民心易昧,加之有心人推手,曲解先贤本意,将圣人文章变成约束道德,用以制万民,愚万民,非儒门之幸也。再者,前人言语,自有其时代的局限性,人若总是被这条条框框所束缚,只会原地踏步,永远前进不得!”

墨天痕心中微动,咀嚼其意,虽感惊世骇俗,却不失道理。

然而此番言论,却与自幼所受教育与在正气坛所学大相径庭,短时之内,仍是难以接受。

那人却似知其心中动摇,脸色稍缓,道:“此番言论存于当世,那确是惊世骇俗的,但总有一天,我煌天破要让世人摆脱这些所谓大道的束缚,创造一个真正人权平等,民智开化,自由开放的新时代!”

说完,煌天破衣袂一翻,折扇再开,转身而去,墨天痕却被其一身豪气镇住,盯住煌天破的背影陷入沉吟,半响不语,也顾不得抬头看那让全场民众都沸腾的行刑了。

不一会,墨禹终于拨开人群找来,急道:“我的好少爷,你可真会钻人群让小的好找啊,这人多手杂,小的要是找不着您,几条命都赔不起啊。”

墨天痕仍在味煌天破的那番惊世言论,没有理会墨禹,而是径自一个人慢慢向人群外挤出去。

墨禹见他只顾走,哪敢再跟丢掉小少爷?也奋力拨开人群随着墨天痕出去了。

一路心不在焉,墨天痕到了墨府朱门前也浑然不觉,直至两个俏婢向他问候,他才惊醒过来,嘴角一挑,问道:“母亲与父亲呢?”

一个婢子答道:“和平常一样,老爷和夫人正在后院练剑弹琴呢。”

墨天痕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自己便一路往后院走去了。

落松城位置偏北,气候微寒,然而墨家后院之中,却是亭台水榭,假山池塘,一副南国小院景象。

时值初秋,正是北国花残败之际,院中却是群花芬芳,争相吐艳,一派南国春景。

小院偏北一座亭中,一名少妇坐于凤沼琴后,青衣缠丝,凤钗琳琳,闲静如姣花照水,一双玉手纷舞似蝶,拨弦成曲。

琴曲如流水一般淌泻而出,始于涓涓细流,渐渐弥漫,而后纵横恣肆,直至汪洋无限,琴韵起伏,似静非静,如缕游丝,缠缠绕绕,悠然不绝,墨天痕只觉整个人都松弛下来,说不出的平和自在。

亭前空地上,一名墨衣剑客闻乐而动,舞起一柄漆黑油亮的铁剑,剑势一往无前,刹那间,正气四散奔腾,妖邪见之欲摧,忽又转为轻巧,似繁星拱月,绵密不失灵动。

美妇看着中年剑客舞剑,嘴角含笑,媚眼如丝,手上却是纤指齐动,琴声渐趋铿锵,空灵琴音,竟现豪迈之意。

只见墨衣剑客剑随音动,剑势再转刚正,剑意如焰扫长空,乘风蹈浪,呼啸苍穹。

正当剑意极烈欲狂之时,琴音一低,剑意随之收敛,二者似荡清风,一同散去。

剑曲同收,墨天痕如梦方醒,但见美妇妙目生波,略带笑意的望向自己,一旁墨衣剑客收剑归鞘,也将严厉的目光投向自己。

“爹,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