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章 梦破西都-1(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atasddd字数:35052先点赞,后看,然后顺便帮忙编辑一下。大大可以直接py,完事我就把他删掉。

写在前面:因为本章篇幅可能顶过去三章,所以无奈分集发出,免得各位读者苦等。完整版本目前只有大纲,并未完笔,后续文章还需各位看官继续等待。

前段时间因身体抱恙,进行了次小手术,故停笔了十几天,原本拟好初稿只差修改就能发出的文章硬拖到现在,雪影在此致歉!

卷一墨血北向启江湖前情提要:落松墨家突遭灭门横祸,墨纵天临死将钜子之位传于幸存独子墨天痕,而主母陆玄音被擒不知所踪。

墨天痕一返师门正气坛欲习武报仇寻母,怎奈命途多舛,先被同门师兄记恨,又被南疆暗桩设计构陷,难以立足。幸得坛主晏世缘赏识并施以援手,携青梅竹马薛梦颖与晏世缘之女晏饮霜一同北上寻母踪迹,历练江湖。

三人一行于半途遭山贼何建双剪径陷入苦战,“妖娆魔魅”颜若榴现身调戏众人,实则暗中为三人解围。

鸿鸾城中,墨天痕一行遇当地两派飞燕盟与回雁门冲突,因缘际会下对鸿鸾仙子柳芳依互生好感,选择插手两派纷争,与西都捕头贺紫薰一道,率两派门众进攻醉花楼。

醉花楼中,一行人遭有花千榭算计陷入险境,危机关头,墨天痕接连领悟八舞连招与琴剑合一,侥幸逃脱,却遭花千榭派人追杀,与贺紫薰一道往西都奔逃。

第十章《梦破西都》在中原正北之地,民间流传着一句俗语:金钱山庄拾把土,上下三代脱贫苦。

说的是金钱山庄中遍地珍宝,富贵非常人可以想象。这句话固然有所夸张,但事实上,金钱山庄财力之雄,只怕用“富可敌国”四字形容,都是污蔑于它,其生意涉猎千行万业,遍布中原,甚至与四界皆有贸易来往,明里的,暗里的,只要有赚,不分家国,不分地域,不分立场,来者不拒!

其庄主“乾坤一掷”金成峰坐拥庞大资产,早已对金银等物视若粪土,却有两大嗜好,一是收集有价无市,可遇不可求的旷世奇珍,二是网罗天下至美绝色,纵情于倾城艳景之间,尽享鱼水极乐。但他亦有怪僻,无论何等绝色,都不会对其流连超过三日,三日一过,立刻送走,这些年也无人知晓他究竟将这些绝色美人送往何处。

今日,一辆从落松城远道而来的马车,历经一月时间,跋涉千里山水,终于停至山庄门口,车上下来三男一女,男子皆是雄壮魁梧,恶面带煞,女子则是一名气质清圣寡淡却风情媚艳的熟沃美妇,正是蒙面人螟蜮、螟魄、蛮魌与墨家主母陆玄音!

四人一同向山庄门口走去,蛮魌望着山庄那金碧辉煌的雄伟大门,伸了个懒腰道:“终于到了,这一个多月可累死老子了。”

螟蜮鄙夷道:“你在路上爽了一个多月,有什么好累的,你看蝥魉那小子,为了多肏墨夫人几次,竟然趁着少主给他放缓的几天休息时间跑过来跟我们一起快活,完事又火急火燎的往回赶,也不嫌累得慌。”

螟魄笑道:“墨夫人天姿国色,又深谙房事精髓,当然要多享受享受。”说着便朝陆玄音望了一眼。

陆玄音被他说得面色羞红,却是反瞪了螟魄一眼,眼中情欲潜流,虽满是抵触之情,却与人一种媚波暗递之感!

螟魄被她这满含风情的一眼瞪的心头直跳,暗道:“奶奶的,这欲澜精油真是厉害,竟让这么清圣的道家仙子变成这般骚浪模样!这钜子夫人不愧是道门高足,我们几个一路调教了她一个多月,竟然还是不肯屈服,这身子也当真极品,若是寻常女子早该玩厌了,她竟然还能勾引的老子想肏她!只可惜庄主吩咐了送到前七天不可碰她,可憋坏老子了!”

几人调笑间已来到山庄门口,门口家丁见到他们,行了一礼道:“几位,庄主等候多时了。”说着便引着四人往内中走去。

四人穿过大门,只见门口廊道皆由足赤金砖铺成,两侧扶手则是以白玉为底,镶满珍珠、红榴、碧玺等奇珍异石,五彩斑斓,眩人眼目。再看远处前厅,雕梁画栋,墙砌玉,壁鎏金,壁墙之上皆有精美浮雕,正中大殿,鸿图华构,足有十丈之高,耸立入云,大气奢华。厅堂两边园林占地极广,其中百花盛放,绿树成荫,更有奇花异草交织成海,飞禽走兽穿行栖息,让人即可远坐观赏,又可游猎其中。

陆玄音见了山庄奢华景色,不禁暗暗咋舌:“传说中的皇家园林怕也不过如此了吧?”她却不知,大锦朝如今由三教把持朝政,例行节俭,东京邑锽的皇宫之中,除却必要的皇家仪仗外,无论正殿还是花园,都不及这金钱山庄的一半豪华。

蛮魌走在金道之上,看看四周稀疏站立的护卫,不由感慨道:“难怪人家说『金钱山庄拾把土,上下三代脱贫苦』,这土都是金的,拾了去当然发财了!真不知道这庄主是怎么想的,偌大的产业,也不见多请几个人看守,若是真被人撬了一两块金砖去,日后岂不是要天天遭贼?”

螟魄好没气道:“你在那放什么臭屁!”前面引路的家丁却自豪接话道:“我们山庄家大业大,也不怕被蚊子叮一口,再说,庄主神功盖世,又有谁敢惹他?”

螟蜮冷笑道:“就不怕三教那些怪物找上门吗?”

那庄丁不解道:“金钱山庄本分的做生意,三教为何要来找茬?”

螟蜮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螟魄一把拉住,在耳边小声说道:“这家丁不知水深浅,你不要多话!”

一行人在家丁带领下绕过富丽堂皇到令人瞠目的正殿,来到一片琼楼玉宇之中,画阁朱楼、高台厚榭一应俱全。陆玄音看的眼花缭乱,心道:“这这金钱山庄占地上足有百亩,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建起如此宏伟奢华的所在,此间主人定是富有至极。”

那庄丁引众人来至殿后一处偏殿的小花园当中便退下了,陆玄音好奇的打量四周环境,这处偏殿相比于正殿的奢华高调略有不及,但仍可谓极尽奢华,四片花圃围栏皆由名贵的绿玉竹编织而成,花圃中种满奇花异草,光她能认出的便不下七八种,像栖梧草、紫荆藤、栀月兰这些名花在外更是千金难求的观赏圣品,万姿千色,尽汇于此,不由让人惊叹。

环视一圈,陆玄音奇道:“此地花卉,皆是南方品种,莫非此地主人也是南方人?”

话音刚落,一道浑厚而自信的男声响起:“此地花品,皆是金某听闻陆夫人即将大驾光临而特意吩咐人置办的,怎样,是否能入陆夫人慧眼?”

陆玄音循声望去,美眸却被一抹亮眼金光晃过,只依稀看见一道金灿灿的闪耀人影,定睛望去,只见一名身形雄伟的男子,着一身华贵装束,远远看去,熠熠生辉,即便在晴空之下,也好似一盏绽华明灯,光辉耀目。

那人也不等陆玄音答话,兀自迈步走近众人,行步间身上发出阵阵叮啷脆响,伴随狂傲诗号一同传来:“朱门天骄帝亨,银成岭,金成峰,堪问谁人敢争?翻掌覆手掀风涛,天财尽握!“直至男子走近,陆玄音方才看清男子相貌,他年纪看上去约摸四十余岁,鬓角斑驳,发须微灰,平髭短髯,一双黠眼中透露着傲慢与算计,身上武袍以软玉为布,金缕织线,宝钻串链,玄金成镯,金戒玉指,赤金束腰,真银绑腿,铂金造靴,一身装束穿金戴银,珠光宝气,奢华无比,而其人气质亦如身上衣着一般贵气逼人,一行一步间威势自发,狂傲自负,却是与人一种玩世不恭般的放浪姿态!

陆玄音虽功体被封,但眼力犹在,一眼便看出,此人武学,高深莫测,光身上这些金玉零碎加在一起怕有近百斤重,常人负此重量,走路都已困难,这人竟是健步如飞,稳稳当当,即便自己功体健全、凤沼在手,在他手中恐怕也走不过三十招,不由想道:“此人气态轩昂,显是久居上位掌控全局,一举一动皆能牵动风云变幻的一方雄主!况且他自称金某,莫非……”

就在陆玄音迟疑之际,一旁螟魄三人忙行礼道:“参见庄主!”

三人行礼,印证希音仙子猜测,眼前这满身珠玉,气度奢华的雄伟男子正是金钱山庄之主——“乾坤一掷”金成峰!

“嗯。”金成峰微微点头,向三人道:“这次辛苦诸位了,老样子,酬劳已叫人备好,诸位可以随时去取。”

螟魄心知他是在打发众人,知趣的应了一声,便带螟蜮与蛮魌离开偏殿。陆玄音见三人离开时并没有招呼她的意思,心中一喜,暗想道:“他们是打算把我留在此地?如果这样我岂不是有脱逃机会?”

南水仙子盘算间,却听金成峰道:“陆夫人,既然来此,何不陪老夫在这花园里四处走走,观赏一番久别的家乡风情?”

陆玄音心中有疑,但见螟魄三人早已走远,头也不回,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但得到脱逃机会,她心中仍是激动,勉强压下心绪,矮身行礼道:“承蒙庄主厚爱,玄音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并肩漫步在花圃之中,却皆是默不作声,只有金成峰身上装饰随着步伐发出清脆交鸣。金成峰闲庭信步,似是陶醉于周遭的万紫千红之中,而陆玄音则在默默盘算,思索该如何出逃。

不多时,金成峰率先打破沉默道:“夫人觉得这花园比之南水本色如何?”

陆玄音谦虚道:“此地花色繁多,且皆是珍奇名种,我父亲的花园中有收藏,但相比此处,无论名贵与数量,皆有不及。”

金成峰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以仙子眼光,老夫这身衣服又如何?”

陆玄音不知他这样问目的为何,只得说些场面话:“观庄主模样只有四十许,为何自称老夫?”

金成峰哈哈一笑道:“老夫今年五十有二,为何称不得?”

陆玄音妙目一转,赔笑道:“庄主好气色,是玄音眼拙了。”她经受一路调教,此刻风情自流,加之气质清圣,别有一番韵味。

听她夸赞,金成峰很是受用,再观陆玄音姿色仙气灵秀,淑中带媚,不禁嘴角微微一扬,接着道:“夫人还未回答老夫问题。”

陆玄音答道:“此衣玉作布,金织线,配饰皆是华美重物,想必是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不过在我看来,这件金缕玉衣并非宝物那么简单。”

金成峰眉一挑,微喜道:“哦?夫人可看出什么?”

陆玄音道:“这件金缕玉衣上有七处配饰,虽似外挂,却与身上衣物浑然一体,是为同一物件,玄音不才,斗胆猜测,这其实是一件可以增人功力的稀世珍宝!”

听罢仙子分析,金成峰眉一轩,看了她半晌,突然抬头,仰天长笑数声,兴奋道:“夫人不愧是道门高足,眼力甚佳!实不相瞒,老夫这身,名叫[神金八蕴],是老夫年少时偶然所得,之后数十年,凭此宝物,老夫于商道武场再无敌手!此衣带来的,不止是横霸武力,更有亨通财运!”

听他炫耀自夸,陆玄音略觉尴尬,但身在别人地头,出于礼数,仍是赔笑道:“庄主有此奇遇,难怪富赛皇家。”

金成峰傲然道:“皇家?即便锦朝皇宫,又如何能及的上我金钱山庄万一?”

突然话锋一转,又道:“陆夫人可知老夫为何将你单独留下?”

“玄音不知。”

“那是因为,老夫已经将你买下。”

“买下?”陆玄音不解其意,皱眉思索片刻,不由心中一惊,试探问道:“庄主买下玄音,欲意为何?”

金成峰一捋短须,笑道:“老夫坐拥无尽财富,寻常金银早已入不了眼,如今老夫只有两大爱好,一是收集稀世奇珍,二嘛,便是御尽绝世美女!”

陆玄音听罢,俏颜陡僵,心中一凉,暗自悲叹道:“苦也!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金成峰却是揽住美妇肩头,得意笑道:“夫人,这花园你也游览过了,不过满园春色,又如何及的上春宵一度?”

陆玄音一个激灵,甩开金成峰搭肩之手,美目圆瞪,激愤道:“不要碰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