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章 梦破西都-2(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017825首发于:本站。

字数:35310(正文)。

全文:37623(含写在前面和末尾废话)。

写在前面。

本章陆玄音的戏份紧接上章,是不曾发出的部分,不过只占篇幅的一小部分。

之所以断章,是因为10-1末尾的那句话实在太适合作结尾了……才怪,其实是因为那时候还没写完就仓促发了……。

10-3大概……应该……在国庆出吧……。

乐1:鬼神鏖战。

卷一墨血北向启江湖。

前情提要:落松墨家突遭灭门横祸,主母陆玄音被擒,墨纵天临死将钜子之位传于幸存独子墨天痕。

墨天痕一返师门正气坛欲习武报仇寻母,怎奈命途多舛,先被同门师兄记恨,又被南疆暗桩设计构陷,难以立足。幸得坛主晏世缘赏识并施以援手,携青梅竹马薛梦颖与晏世缘之女晏饮霜一同北上寻母踪迹,历练江湖。

三人一行于半途遭山贼何建双剪径陷入苦战,“妖娆魔魅”颜若榴现身调戏众人,实则暗中为三人解围。

鸿鸾城中,墨天痕一行遇当地两派飞燕盟与回雁门冲突,因缘际会下对鸿鸾仙子柳芳依互生好感,选择插手两派纷争,与西都捕头贺紫薰一道,率两派门众进攻醉花楼。

醉花楼中,一行人遭有花千榭算计陷入险境,危机关头,墨天痕接连领悟八舞连招与琴剑合一,侥幸逃脱,却遭花千榭派人追杀,与贺紫薰一道往西都奔逃。

另一方面,被掳走的陆玄音被寇仇恶徒一路调教,更被送往金钱山庄,惨遭庄主金成峰设计奸淫,身心皆受侮辱。

第十章《梦破西都2》。

天空中,皎月高悬,繁星无数,闪亮非常,但即便是这群星拱月的夜空,也不比地上的金钱山庄闪亮。夜中,金钱山庄却是灯火辉煌,无数廊灯、地灯、悬灯交替摆放,配合着地砖那金闪闪的光芒,将山庄的各个角落都照耀的有如白昼一般,更有无数护院高手持枪负剑,打着造型奢华的各式提灯,在各处走廊上巡查检视,森严程度,堪比皇宫。

然而今夜,一处新修建的偏殿中,灯火虽是明亮如常,殿外却是无人走动,只有殿前的花圃中,来自天南地北的奇花珍草在随着微凉的夜风,发出沙沙的轻响。

前不久刚进行过激烈盘肠大战的陆玄音此刻在已经干涸的淫水池中悠悠转醒,只觉自己肌肤又干又黏,很不舒服,撑着起身,玉手触到凉荫荫的床单,这才想起自己曾浸泡在精水与爱液混合而成的淫糜水塘中,不禁羞红了脸,心虚的四下张望,却见海香黒木打造的龙纹雕花宝座上,金成峰正赤身裸体,耷拉着肉屌,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一觉醒来的陆玄音此刻欲望消退大半,此刻与老淫棍“坦诚相见”,顿时惊叫出声,玉臂掩住几处性感部位嗔道:“你在做什么”。

金成峰微微笑道:“做什么?当然是等夫人醒来,再战三百回合了”。

陆玄音嗔怒道:“谁要与你再战。你快走开”。

金成峰佯怒道:“夫人还真是忘恩负义,之前被老夫肏的欲仙欲死,还求着老夫射进你屄里,现在爽过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陆玄音一愣,低头看去,只见自己阴唇花瓣之上精斑点点,蜜屄仍一张一合的翕动着,时不时从阴道中挤出一点点浓稠的白浆,顿时回想起了二人白天时的疯狂交媾与自己淫声求肏的骚浪媚态,难以置信的抱住臻首,惊恐道:“不……这不是真的……我……我怎会如此淫荡?”

金成峰看到人妻美妇在恢复理智后的惊恐反应,不禁发出一声奸诈的哂笑,满是嘲弄的道:“怎么,夫人不信?我可是有证据的”。

“证据?”陆玄音不解的抬头看向金成峰,却见老淫棍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两块不起眼的黑色小石,得意的对她道:“夫人久居中原,可能不知此物妙处,待老夫与你演示一番”。说罢,只见他一手握住一枚小石,开始默默运转内功。不一会,其中一块小石开始散发出油绿的光芒,随着老淫棍内力不断外吐,小石发出的绿光越来越强,最终,无数光芒汇至一点,向不远处的殿墙洒去,白灰粉刷的殿墙上顿时出现一幅令人血脉贲张的淫糜画面——一名浑身赤裸的精壮男子,压在一名同是浑身赤裸的美貌妇人身上,胯下粗壮的大屌正无情的在气质清淡的女子蜜屄中来回抽插。而那女子虽是气质高洁,此刻却媚眼如丝,淫态满面,口中不知在喊叫些什么。

“这……这些……”看见眼前奇景,陆玄音顿时愣住,那影像中的男女,不正是先前在此苟合的金成峰与自己?”怎有可能?难道是……”。震惊间,却听金成峰另一手的小石中,传来更让她震惊的淫浪声音——“陆夫人,怎样?舒服吧?老夫的鸡巴可比你那相公更大、肏的你更爽?”

“方才肏后面就已爽到高潮,我那相公如何能比?快,快点再来肏我前面的……前面的屄啊”。

奸夫淫妇间的淫浪对话与白色殿墙上的苟合男女组合成让震惊中的南水仙子再熟悉不过的景象,正是不久前她与老淫棍忘情欢爱时的留影。

“不……不……怎会……”虽知这声画中显现的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希音仙子仍是不可置信的看向正欣赏二人交媾画面的粗鄙富豪,惊恐叫道:“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些”。

金成峰慢悠悠的撤回内力,淫糜的画面与声音顿时消失不见。随后他捏着两枚小石在震惊至极的美貌人妇眼前炫耀的晃了两晃,这才开口道:“极影石、留声石,葬雪天关外北海妖族的特产,据说是种特殊的磁石,可以记录一定时间内的声音或影像,这可是对个好宝贝,从未去过的奇山壮景,从未听过的美妙歌喉,只要有这两样东西,你都可以足不出户的看到、听到,只可惜这般好物只有在磁场特殊的北海妖神眼中才有产出,每年从葬雪天关流入中原的数目不过百颗,由于极受中原富户欢迎,价格亦是不菲”。说到这,金成峰顿了顿话头,无不自豪的炫耀道:“不过对老夫来说,这些石子还担不上“不菲”二字,即便每年都将流入中原的石头全部买下,对老夫的财富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陆玄音从小生长在南水陆家,乃是望族中的望族,自然见识过这两种奇石,见老淫棍目中无人的炫耀模样,不禁让她面露鄙夷。

金成峰丝毫不在意美妇那嫌恶的眼神,接着道:“怎样,夫人,若是老夫将它放到武林上叫卖,就冲“南水玄音”的名头,其价值绝对会比极影石本身要高出百倍”。

“你……”陆玄音不料老淫棍竟有如此无耻淫荡的邪恶打算,想到若是自己与人苟合,还像个荡妇般求人肏穴内射的画面会在武林中传播,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看见陆玄音已被吓的发白的俏脸,金成峰的表情突然从淫猥的奸笑变成放纵的狂笑,嘲弄道:“哈哈哈哈……夫人担惊受怕的样子可真是美丽。你放心,老夫的极影石向来只是自己收藏使用,才不会给外人瞧去,不过……”话头突然一顿,老淫棍故作姿态道:“接下来的日子,你若不好好放开身心侍奉我、取悦我,惹得老夫不满意的话,说不定哪天,陆老太爷就能看见他女儿赤身裸体的样子了,怎样,自己养育多年的女儿,若是看到你那性感的身子,他想必也会很兴奋吧?”。

听到老淫棍辱及家人,陆玄音杏眼圆瞪,愤恨骂道:“你闭嘴”。话音刚落,金成峰突然收起笑容,故作惊讶道:“想不到夫人你很乐意让天下人欣赏自己被肏的浪态啊”。随后板起脸厉声道:“你敢用这种语气与老夫说话?很好,很好……”。

悲惨的人妻美妇被他这一叫,方从怒火中想起自己的处境,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的挣扎与反抗只会更加激起老淫棍的兽欲与征服欲,让他使出更多手段调教、淫辱、甚至是胁迫自己,而自己身陷贼窝,手无寸铁,又技不如人,全无一丝逃出的希望,继续被这老淫棍强暴奸淫已是无可改变,眼下唯有顺从这粗鄙的富豪,让他减少调教淫辱自己的次数,才不会再让自己如之前一般堕入淫欲,忘乎所以。

想到这里,身陷囹圄的赤裸美妇不禁发出一声如同认命般的哀婉叹息,轻启娇唇哀求道:“是我错了……还请……还请庄主莫要责罚……”。

金成峰佯怒道:“庄主?夫人,我们也是有了肌肤之亲,共度鱼水之欢的认了,你竟叫的这么生分?看来你心底还是不愿顺从老夫哇”。

“我当然不愿屈从你这恶徒”。陆玄音心中恼怒非常,却不敢显于言表,只得道:“那还请庄主告知……玄音该如何称呼您呢?”。

金成峰笑道:“这就看夫人的心思了,若夫人真是真心顺从,叫相公我也是很乐意的”。

“老淫棍。我怎可能叫你相公”。腹诽着金成峰的调戏言语,无奈又无助的墨家主母冥思苦想着即不似顺从又不显反抗的称谓,许久不曾言语。

金成峰怎会蓉她多想,在一旁催促道:“想个称呼,有这么难吗?夫人,你若真无心顺从,那极影石我也无心保留了”。

粗鄙富豪的威胁惹的陆仙子意乱神烦,权宜一瞬,心一横,无计可施的墨家主母只得满带羞愤之情,假意娇声唤道:“是玄音愚钝,还请老爷原谅”。

金成峰看着美妇哀羞而顺从的模样,满意点头道:“这声老爷叫的不错,那老夫就给你个机会”。说着,指着正耷拉着的肉屌道:“来,好好服侍它,把它吹大,我不但不责罚你,还会奖励你”。

又要去做羞耻之事,陆玄音无奈之下,只得顺从的走到老淫棍面前缓缓蹲下,抓住老淫棍软趴趴的肉屌,伸出香舌在龟头上试探性的舔了两下,便把整颗龟首含入樱红檀口之中吸吮舔弄起来,不一会功夫,老淫棍的肉屌便在哀羞人妻的口舌侍奉下重振雄风。

“做的不错,这责罚就免了。去,趴到桌子上去,老夫要从后面肏你”。再度性奋的金成峰对哀羞美妇发号施令起来,陆玄音一听他又要奸淫自己,忙吐出口中的肉屌,急道:“不是说责罚免了,为何还要……还要肏我?”。

金成峰怒道:“老夫说的奖励就是肏你。怎么,你敢质疑老夫?”。

听他口气不善,陆玄音只得无奈而顺从的走到紫金龙檀木打造而成的桌边,双手扶住桌沿,高高翘起丰满的雪股,将满是精斑的蜜屄暴露在老淫棍的眼前。

美人已摆好姿势等待临幸,金成峰自然是不客气的抱住美妇丰臀,准备继续享用她丰满熟媚的肉体,而心中满是无奈与不甘的墨家主母却只能用轻轻摇晃着雪股,表示着自己不敢显露的反抗之心。

金成峰得意的将数度射精后又坚挺如初的粗大的肉屌一肏到底,尽情抽插着绝色仙子的娇嫩蜜屄,数十下后,又将仙子一条玉腿抬起抗在肩上,把她摆成站立一字马的屈辱姿势,握住她在胸前摇晃不已的高耸酥乳继续奸淫起来。

夜已深,万籁俱寂,而在金钱山庄这座偏殿的卧房中,性器交合时搅拌淫水的“啪哧”声响个不停,赤裸羔羊般的墨家主母被金枪不倒的粗鄙土豪剧烈抽插着,房间中,金成峰不断变换着各种场地、使用着各种姿势反复奸淫着这高雅清圣的哀婉人妻,沙发、屏风、木榻、墙角、花架、地毯、桌案、梳妆台以及古董架,到处都留下了二人激情欢爱后的淫糜痕迹。

一个兽欲横流,一个无奈挨肏,心思迥异的二人就这样变换着姿势与场地战的天昏地暗,直到天将拂晓之际才重新战回床上,老淫棍鼓足余勇火力全开,把身下仙子肏的死去活来,高潮迭至,淫叫连连,几度昏死过去,这才将一晚喷发过四次的肉屌深深顶入美妇早已被他灌满浓精的花宫仙蕊,龟头一跳一跳的把肮脏腥臭的精泉第五次喷灌进仙子的花房之中。射完的老淫棍仍是不满足,又用仙子胸前丰挺高耸的玉乳夹住满是淫水阳精的肉棒狠狠肏弄一番,直至日头初升,天渐明亮,才将卵蛋中的最后一波精液射满墨家主母昏睡中峨眉微蹙的娴静俏颜,随后也在仙子身边睡去,结束了这荒淫的半天一夜。

醉花楼之战已过七日有余,那场大战当中,火光冲霄,楼宇崩塌,两派门主身死,官兵被摧花药王残杀,惨烈景象,引得鸿鸾城中人人自危,百姓们担心恶人去而复还,都尽量的减少了出门频率,原本繁华热闹的街市上,如今也清净了许多。

昔日醉花楼所在的长街,本是鸿鸾最为喧闹的一处所在,除却醉花楼,仍有无数饭店客栈货铺林立于此,但受那日影响,如今也现出凋敝之状,每日只能迎来寥寥数名宾客。

鸿熙客栈就坐落在长街末尾,街上最差的地段,受此事冲击,已有七八日未曾有宾客上门了,客栈掌柜的每日都望眼欲穿,却只能百无聊赖的靠拨弄算盘打发时间,眼见着这么多日不曾营收,他正盘算是否要把客栈里的小二杂役遣走,等有主顾上门了,再去招他们回来。

正当他盘算之时,忽然见三名头戴垂帘斗笠的高大男子迈进店门,掌柜的一喜,忙亲自迎上前接待道:“三位爷,住店吗?”那三人并不答话,只安静的四下大量起客栈布置。掌柜的只道三人是在考察环境,忙自吹自擂道:“三位爷要是想住在小店,那可是选对了地方,小店这位置虽然偏僻,离街头又有些远,但是房间质量可是上乘的,不输前街任何一家”。

却听其中一名高大男子粗声道:“掌柜的,听说你这里的房间是这条街上最安静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