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欲林天启 01(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碧海墨锋】第一部墨染红尘江湖血路卷一墨血北向启江湖第十一章《欲林天启-1》。

2018213。

字数:11170。

前情提要:落松墨家突遭灭门横祸,墨纵天临死将钜子之位传于幸存独子墨天痕,而主母陆玄音被擒往金钱山庄。(第一章)。

墨天痕一返师门正气坛欲习武报仇寻母,怎奈命途多舛,先被同门师兄记恨,又被南疆暗桩设计构陷,难以立足。幸得坛主晏世缘赏识并施以援手,携青梅竹马薛梦颖与晏世缘之女晏饮霜一同北上寻母踪迹,历练江湖。(第二至五章)。

三人一行于半途遭山贼何建双剪径陷入苦战,“妖娆魔魅”颜若榴现身调戏众人,实则暗中为三人解围。

鸿鸾城中,墨天痕一行遇当地两派飞燕盟与回雁门冲突,因缘际会下对鸿鸾仙子柳芳依互生好感,选择插手两派纷争,与西都捕头贺紫薰一道,率两派门众进攻醉花楼。

醉花楼中,一行人遭有花千榭算计陷入险境,危机关头,墨天痕接连领悟八舞连招与琴剑合一,侥幸逃脱,却遭花千榭派人追杀,与贺紫薰一道往西都奔逃,途中相依相扶,暗生情愫。(第六至九章)。

贺墨二人在逃亡途中遇花千榭之徒花袭追杀,历经苦战将其击毙,随后在平民刘老三家中求宿,贺紫薰却遭刘老三觊觎其美貌而半夜下药偷袭,被贺紫薰识破化解,二人随后返回西都。

西都中,墨天痕与贺紫薰面见缉罪阁总捕贺巽霆,墨天痕击退前来挑战的神将之子叶纶,夜晚在贺紫薰家中与佳人春风一度。次日,墨天痕与贺紫薰在凤月楼偶遇龙皇飞将之妹千兰影,并与其发生冲突。同日寒凝渊送来信件,墨天痕返回鸿鸾时与被摧花药王所擒的梦颖擦肩而过。

重返鸿鸾后,墨天痕与寒凝渊、晏饮霜大闹飞燕盟,带走柳芳依,并得知快活林秘密,其后墨天痕与寒、晏二人兵分两路,墨天痕盯上快活林暗桩并与贺紫薰一路追踪,不料却遭快活林天主玉天一携其子女玉牵机、玉兰姬设计埋伏,双双被擒,寒凝渊、晏饮霜于东京邑锽求的救兵,跟随龙皇飞将千鎏影进军快活林,却在路中遭花千榭率众伏击,孤军陷入包围之中。

第十一章《欲林天启-1》。

欲望,是人的本能,天性的需求,但它似乎无穷无尽,引的无数人对它趋之若鹜,去追逐,去发掘,去心甘情愿的沉浸在那令人难以自拔的漩涡当中,享受着身与心的愉悦。

然而,并不是所有欲望的满足都伴随着舒畅。

快活林偌大的殿堂内,肉欲横流的群体交媾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赤身裸体的男女们正用尽各种花样姿势,在孜孜不倦的交合着,场面淫糜却又令人性欲勃发。在那些不绝于耳的水声、抽插声,以及男性沉闷的嘶吼声、女子旖旎的艳调声中,却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尖厉嘶哑之声正在响彻,而一旁男女恍无所觉,仍旧忘我的体会着人间极乐。

大殿中央,那道声音的发源处,一根粗黑的石柱,绑住了一名下身赤裸、正竭力嘶吼的少年,他的身下,一名妖艳丰腴的女子身披鹅黄轻纱正捧住他的双腿,吸吮着他那鼓胀硬挺的阳具,神情销魂不已,似是在品尝世间绝味一般,而那少年双目赤红,泪流满面,毫不在意身下美人的殷勤侍奉,死死盯住了就在眼前不远处那两张石床上,正与男人交媾,或者说,正被大敌强奸淫辱的两名绝美女子——那是他深爱与深爱他的两名女子,却在同一时间,就在他的眼前,被方才交战的敌手、以及采花无数的猥琐老者同时毁去了贞洁!更让他心碎的是,那名一直以来深深眷恋着他、爱慕着她的少女,竟被那御女无数的无耻老头,夺去了她最宝贵的处子红丸。

此刻的贺紫薰浑身被粗糙的草绳所缚,仰天躺在墨天痕身前左侧的石床之上,纤细修长的双腿被打开成令人羞耻的姿势,正被玉牵机箍住她那只盈一握的纤美蛮腰,使劲肏弄着她刚破瓜不久的粉嫩小穴,原本紧密闭合成一线的桃源洞口的被玉牵机的肉棒粗暴撑开,被迫迎接着施暴者一下又一下无情的侵犯。在爱郎眼前被人强暴毫无快感可言,性感女捕的花径中仍未分泌出润滑爱液,使得玉牵机抽插时极为费力,每一次抽插都极是用力,撞的她乳峰摇曳,臀波激荡!而她杏眸中写满不甘与不屈,更有仇恨的光芒,尖利而锋锐。

然而玉牵机此刻正在兴头,贺紫薰的眼神越是狠厉,他便越是兴奋,双手不停的在火辣女捕硕大圆润的乳球、丰挺弹翘的雪臀、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游走,胯下阳物更是用尽各种角度,不停在她的淫花秘径中穿梭游荡,体味着复仇快感!

而梦颖此刻与贺紫薰一样仰躺在墨天痕身前右侧的石床之上,不同的是她并未被绳索所缚,如同一尊有着稀世容颜的白玉娃娃一般将娇小纤幼的赤裸娇躯呈现在众人面前,娇挺圆润的白嫩乳丘,少女正在长开的轻盈蛮腰,雪白紧翘的浑圆玉臀,无一不在展示着她尚未熟透却依旧动人心魄的美丽。但这样纯洁无暇的少女之躯,身下却被一根御女无数的苍老肉棒不断挤开塞满,贯穿其中,如摇曳浮萍一般,随着药王的不断挺动的节奏而无助的前后晃动。

她未经人事便遭此大厄,更是在心爱之人面前对他人主动献上贞操,心中早已不知所措,大殿中的男女交合之声与墨天痕叫喊之声混杂交错,令她耳边嗡嗡作响,脑中亦是空白一片,原本顾盼生姿的灵动星眸亦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无神的望向那雕满赤裸男女交媾图案的大殿吊顶,只有下身不断传来的撕裂疼痛与鼓胀之感,还有那如被万箭攒射过一般疼痛难忍的芳心,正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自己已非完璧。

“他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天痕哥哥正在看我……我……我却……”两条清泪悄无声息的分别从她圆润可爱的脸颊旁滑落,同样落下的,还有她身下那从刚刚开苞的处子美穴中流出的凄艳落红,梦颖身痛,心更痛,在这之后,她该如何面对自己最爱男子?。

在可怜少女伤心欲绝的同时,伏在她身上夺去她宝贵贞操的猥琐老人却满脸陶醉的享用着她柔软白嫩的青春玉体,梦颖的处子蜜穴干涩而紧凑,牢牢箍住他的粗壮肉棒,让他每一下抽插皆要花费不少气力,但他却不以为意,苍老粗糙的手不时温柔的抚过她娇嫩的俏脸,如梦呓般轻呼着:“紫嫣!紫嫣!我们终于再见面了……紫嫣……哦……很痛吧?乖,你先忍忍,若不是欲林祭有所要求,我定先让你湿了再舒舒服服的破瓜,再忍一忍,过一会你就不痛了!这次……这次再也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摧花药王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着,眼中却是如客栈那晚一样,满是柔情与迷恋,硕大坚挺的肉屌在少女血流不止的破瓜蜜穴中不断进出着,接连使出他采花多年所练就的高超技巧,时而用龟头轻触少女柔嫩的花芯缓琢慢揉、抵探蹭刮,时而旋转肉棍反复搅弄她紧箍,时而又将肉棒尽根退出再粗暴的挺入她嫩穴的最深处,直贯花芯。

自己的女人惨遭凌辱、破瓜,这是屈辱,更是耻辱,墨天痕恨极自己的无能,落松遭袭之时,他只能仓皇逃窜搬救兵,最终家破人亡,正气坛被诬之时,他虽有一战之力,却让梦颖为他而伤,醉花楼大战之际,他眼睁睁的看着两派人马自相残杀,又遭屠戮,自己却以一敌三难抗花千榭,如今又是被贼人算计,两女就在眼前惨遭淫辱,而他却被绑在那耻辱柱之上难动分毫,只能望着眼前那令他心碎的场面,发出一声声无力而不甘的怒吼。

墨天痕心痛难遏,二女又何尝不是?贺紫薰正被狂喜中的玉牵机按在身下,不停的被他那挺直的粗白肉棒,毫无怜惜的一下一下贯穿着她仍旧干涩的一线桃源,以此报复之前战斗中的一鞭之仇。

贺紫薰本是心智坚强之人,但如此被辱,让她眼中泪花翻涌。玉牵机小人得志,两手按住性感女捕那因绳索勒缠而更为豪硕丰挺的巨乳,肉棒抽送的同时欣赏着她充满盛怒的小脸得意道:“之前战斗时看你们相互关心的模样,他应该是你的小情郎吧?在情郎面前被肏的感觉怎么样?”说话间,腰胯挺动又用力了几分,每下都重重杵在女捕娇嫩柔软的花芯之上。

望着身下娇娃倔强又屈辱的神色,玉牵机心中兴奋不已,使出多般御女技巧,胯下肉棒左突右刺,时轻时重,时深时浅,变换着各种节奏与深度,在墨天痕眼前尽情的驰骋在贺紫薰娇嫩紧窄的花径之中,品味着性感女捕的雌名器穴同时,亦在品尝着复仇的美妙与强夺的快感。

贺紫薰虽经人事,但那日墨天痕亦是初哥一枚,只知本能挺动,哪及的上玉牵机畅游花海多年所磨炼出的百般花样?被他这般肏弄了百来下,心中虽是厌恨鄙夷,身体却诚实的作出了回应,花径终是泌出了丝丝爱液。

经爱液润滑,玉牵机抽插的更为顺畅舒爽,将她翻过身来,摆成屈辱的狗趴姿势,用另一手扯过女捕头扎成一束的秀发,强行将她臻首拉起,俯下身贴在她耳边得意笑道:“老子肏的你舒服吧,任由你嘴上如何抗拒,身体还不是在享受老子的操弄”。

贺紫薰本就是不服输之人,听他言语撩拨,也不顾自己正被他无耻奸淫,使劲甩头脱开玉牵机的手掌,厉声道:“呸!手下败将!你的脸不疼了吗!想让本捕有感觉,下辈子吧”。

“还敢嘴犟”。玉牵机本就对贺紫薰打在自己脸上的那一鞭耿耿于怀,那道伤口虽敷过金疮药,但仍是隐隐作痛,现在又被她提起这茬,顿时大怒,一手复又揪住贺紫薰头发,粗暴的将她上身向后拉扯出一道曼妙诱人的弧线,另一手捧住贺紫薰弹润紧翘的雪股加快频率一顿狂抽猛干,还不时在她丰弹的圆润翘臀上抽上几巴掌,将那娇弹美尻打的臀波荡漾、红印遍布!而二人身下交合之处在玉牵机快速的抽插中啪啪作响,女捕的丰硕豪奶亦在这暴风骤雨般的奸淫中激荡翻腾出阵阵诱人的乳浪。

玉牵机这番动作鼓足全力,享受着凌辱倔强美人的快感,只觉贺紫薰蜜穴之内越来越润,抽插的也越来越顺,不似开始时那般阻滞,:“都被我干出水来了,还在那大言不惭!我今天定会征服你,让你在我的面前摇尾乞怜,跪着求我肏你”。

贺紫薰被他这一番狠肏,虽是极度厌恶此人,却觉蜜穴中竟是快感阵阵,爱液越来越多,忍不住要叫出声来,但一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与眼前这肏干自己恶劣的男子,忙咬紧牙关,蹙着秀眉不让自己发出令人耻笑的媚音。

玉牵机居高临下瞥见贺紫薰神情,停下正在不断挺送的肉棒,微微喘气着得意笑道:“怎么样?有感觉吧?任你多么桀骜不驯,在我胯下都只有被驯服的份”。

说罢他又用力挺动两下肉棒,狠狠顶在女捕的花芯之上!贺紫薰顿觉快感如潮,却更为坚毅的咬紧银牙,忍住想要破口而出的呻吟,沉默中,将如刀般的眼神直刺玉牵机。

见贺紫薰眼神仍有不屈怒火,玉牵机只觉自己正被这“胯下玩物”挑衅与蔑视,自尊顿时受辱。他俯下身去趴在女捕性感火辣的娇躯之上,用力捏住她线条温婉的柔美双颊,与她对视着开始抽动身下的肉棒,看着她蹙眉皱鼻却不屈不挠的神情阴狠道:“你很能忍吗?”说罢头一低,竟是吻上女捕的翘润的粉红樱唇。

“唔……唔”。嘴唇被封,贺紫薰竭力摇晃臻首,想要避开这毫无爱意只有报复的亲吻,怎奈下颌被玉牵机死死钳住挣脱不得,只得将柔唇紧抿,尽量不让自己玉牵机四唇相触。

玉牵机久吻不能得逞,不禁丧气恼怒,起身一边狠肏猛干女捕渐已湿滑的淫花蜜穴,一面想着接下来该怎样羞辱这不屈不挠的绝色美人。

这时,一旁负手观看良久的玉天一发话道:“牵机,我平日是怎么教你的?

在欲林祭加持之下,你肏干这么久,这妞却还未屈服?”。

玉牵机顿时面露尴尬之色支支吾吾道:“父亲……我……”。

玉天一叹气道:“罢了,为父助你一臂之力便是”。说罢便来到二人身边,对贺紫薰道:“虽说犬子学艺未精,但在这欲林大祭之中你仍能如此顽强,确实不差,若不是为了欲林大祭,我定会将你留下好好享用”。

贺紫薰怒视他道:“呸,你们父子两没一个好东西!我……唔……”话未说完,就被玉牵机连撞花芯数番,快感接连袭来,让她不得已收声强忍,心中气急道:“感觉怎会这么强烈”。

玉天一也不生气,只是伸手抚上贺紫薰垂荡在胸前的绵软豪乳,在她渐已挺立的粉红乳首上揉捻起来。贺紫薰正咬牙强忍着密径中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见玉天一有所动作,内心也紧张起来:“他要做什么?难道是忍不住了想和他儿子一道羞辱我吗?唔……可恶……枉我捉了那么多年采花贼,今天不但栽了跟头,还要失身给不止一人吗?小墨……对不起……”想到这里,泪水划过她圆润柔和的面颊同时,死意已划过心头,但下一瞬便放弃了这般想法:“不成,小墨也还在他们手上,义父还在等我回去……唔……这感觉……为什么会越来越强烈……不行……我要忍住……我得找到逃出去的方法,不管他们现在如何羞辱我,我也要活下来,至少……至少让小墨安全离开”。

正思索间,贺紫薰突感双峰之上快感连连,竟似洪水一般席卷而来,直击她内心深处!突如其来的快感之下,咬牙坚忍的美丽女捕猝不及防,一声媚而舒畅的低吟瞬间脱口而出。

“紫薰!你怎么了!紫薰!紫薰”。忽闻爱人叫声,墨天痕只道玉天一对贺紫薰做了何种痛苦之事,怒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自己方才竟叫出声来,贺紫薰羞愧难当,终于忍不住哽咽着连声道歉:“小墨,对不起……对不起……”玉天一冷冷的对墨天痕道:“不必大惊小怪,只不过是用了一手『玉灵指』而已。墨少侠,我劝你还是顾好自己,别枉费我女儿这般尽心尽力的服侍你”。

原来,玉兰姬对墨天痕的肉棒一番舔弄完毕,竟是掀开自己的鹅黄轻纱,露出耻毛浓密的熟美肥棒,对准墨天痕那贲起的阳物,将其一举纳入自己早已湿濡不堪的淫滑肉洞中,自顾自的享受起来。而墨天痕心系两女,却丝毫没有在意她这般举动。

玉牵机看着二人分别在被爱人以外之人强行欢好,却还心系彼此,颇觉好笑,玩味般对贺紫薰道:“你对不起他?他也对不起你哟!不信你看”。说着,便从后卡住贺紫薰修颈,将她上身向后曲起,在她耳边道:“看!你的小情郎在干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