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欲林天启 04(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碧海墨锋第一部第一卷第十一章欲林天启04。

快活林殿内气氛淫糜而充满欢愉,但就在不远处的山林之中却是兵锋四起,杀声震天。

花千榭一心围困飞龙营,将自己所率两千余人驻扎在山背半腰,并遣斥候在山脚放哨巡逻。他并非觉得朝廷还有援军或是千鎏影分兵设伏,因为他所得情报与眼前所见相吻合,无论是领军之人还是人数皆未出错,这只不过是安营扎寨的常规配置而已。然而当山脚杀喊声起时,前哨却毫无动静,他便知晓事有不妙,如此数量的敌人不但能避过快活林耳目来到此处,并且已经毫无声息的接近营寨,这说明自己的动向早在敌人监察之中,亦说明早有敌人针对自己设下布局,千鎏影之军,不过是战力彪悍的诱饵而已。

“报——”。这时,后军通令官终于前来,满面惊恐道:“花护法,山下有数量不明的朝廷军队正分多路对我方发起进攻”。

花千榭怒斥道:“废物,当我看不到吗?可曾弄清领军者是谁?”。

那通令官面露难色道:“护法,来人攻势甚急,我们也未曾弄清将领究竟是谁啊”。

“那还不去弄清楚再来报”。急怒之下,花千榭大声呵斥起来,已全无往日优雅自信的神态。那通令官吓的半死,连滚带爬的跑回山下去了。

待到那通令官连滚带爬的跑开,花千榭火气稍泄,这才冷静思忖起来:“敌军已至山脚,甚至已近我军阵前,斥候却无一回报,这说明他们早有预谋,已将我前哨全数剪除,想要在此地对我进行决战。嗯……山下军队约有七八百人,加上千鎏影的三百人,无论兵力地形我皆占优,但问题便在于不知山下兵马究竟是何人所率,一个千鎏影已是难以对付,若再来一名神将,这些恐怕便不再是优势”。

想到这里忙唤过左右吩咐道:“你们各自挑选精干之人,火速往林中报信,让天主中断欲林祭率高手来援。不然我们这些年的心血恐怕都要葬送于此”。

几名属下领命而去,花千榭再观战局,却见飞龙营已冲上山腰。以下攻上,弓弩难尽全力,此时飞龙营以刀盾兵为前锋,标枪手居中充当矛手,弓弩手只在最后掩护射杀靠近之敌。千鎏影武艺高绝,全然不受地形所限,在弓弩兵阵中以人为阶,兔起鹳落间,龙耀飞弓紫芒惊夜,破霞神箭穿甲裂命。

另一边,三路齐至的朝廷兵马亦突破快活林后营防线,倚仗兵甲优势,竟是开始向快活林营阵两侧迂回包抄,想要以少困多。

“不行,若无高手坐镇,光凭兵士,我这两千多人只怕要全数交代在此”。

眼见山下战局竟渐成一边倒之势,花千榭心惊之余,飞速思索着对策:“锦朝军队虽战力强悍,但毕竟人少,想要合围还需一段时间,可在他们完成迂回包抄之前,命令兵士从山腰处行军向林中回撤,只要能撑到玉天主率高手来援,便可最大限度的保全我军战力”。他深知现今状况,若与朝廷兵马全力交锋,手下兵士未必不是对手,但鱼死网破之局对朝廷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对快活林来说却会将多年心血付之一炬,这场局,他不敢拼。

想到此节,花千榭当机立断,下令向快活林中回撤,自己持弓硬着头皮登上山头,欲先一阻千鎏影腾龙攻势,却见夜幕中,远处山头之上,一人白发飘飞,素衣白铠,背负宝戟,傲然凝立,手中银弓在握,璀璨五箭连珠。银芒破风而出,照彻夜空,目标竟是——方才前去求援的五名信使。只见白光乍闪,五名信使命断一瞬。

花千榭看的大骇,此人箭法虽无千鎏影那般狠快绝伦,但箭术自有将者雄风,竟是隐隐比千鎏影高出一线。朝廷中有此箭术修为者,除却儒门高手,恐怕便只有一人——将神·北落师门。

“不可能。北落师门坐镇东京,自当年南疆大捷与反攻西域之后,已有近十年未曾出过邑锽,怎可能出现在此?再说,儒门就算权势滔天,又能有多大面子,竟能请一甲侯调离东京?”。花千榭惊骇莫名,若那人真是北落师门,那即便玉天一在此也未敢言胜。

这时快活林兵士正依令边战边撤,前排之人方才撤出不远,却见天外银芒大盛,如划空流星,将夜幕照彻如昼,随后,一排神箭从天而降,直落人群,落地瞬间,箭身所挟内劲轰然爆开,气浪怒卷,竟将周围之人掀上半空,震成齑粉。

尚不及惊异,借此箭闪耀白光,花千榭又见两军交接处,一名魁梧大汉红盔红甲,咆哮而奔,在快活林军阵中左突右冲,即便身前有五六人联手相拦,仍是无法阻其脚步,被他连撞带打,轻者筋断骨折,重者化为血泥。其所率之军亦是身披红甲,魁梧过人,逆坡而上,冲击力竟是不逊顺势之功,将快活林兵众冲的东倒西歪,人仰马翻。

而另一军之前,一名高挑俊逸的男子缓步而前,他绿甲青袍,仪姿雅然,双手不动,却无一人能近他五步之内,每有人上前,不及数息便会扼住咽喉,痛苦倒地蜷成一团,随后一命呜呼。这般诡异场景,在忽明忽暗的箭光照耀下,宛如幽鬼临世,令人悚然。其手下之兵亦是翠甲加身,手中兵刃细长,如多枝毛竹一般,端首叉叉丫丫,镶满刀片利刃,杀伤之时,敌手全身如被千刀万剐,伤痕遍布。而最恐怖之处在于,被此奇兵所伤之后,快活林兵众伤口处血流尽黑,顷刻即死。

“再这般下去,只怕真要全军尽墨在此”。见此光景,花千榭头上早已冷汗涔涔,正觉手足无措间,山下那一支无将统领的军势倏然起变,竟是将原本所着黑衣褪去,露出内中耀眼的银白甲胄,随后顺着快活林军阵边沿向山上飞速移动,动势之快,宛如布星换斗,不出片刻便已将快活林兵众的回撤路线彻底封死。

此时,千鎏影再施破霞神箭,一箭崩山。飞龙营龙腾山巅,形成最后一道包围网。

花千榭展目望去,朝廷兵马虽少,却杀意更宏,气势丝毫不逊快活林两千余众。

晏饮霜随飞龙营来至山顶,见如此阵仗,狂喜之下,亦有心惊:“孟掌教允我们千将军一路兵马,没想到竟有援军暗自跟随,这样一来反而引蛇出洞,可以将这帮乱党一网打尽,难怪千将军之前那般有恃无恐”。

寒凝渊此刻神情震惊中略带错愕,眼前大军仿若平地冒出,让他甚是不解。

却听千鎏影一面指挥飞龙营杀向敌军,一面淡淡道:“寒公子,你果然可靠,没有偷看密旨”。

这一句,换来寒凝渊一声恍然,自嘲般冷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寒某的报信之举在朝廷眼中,不过是反贼的一环计策”。

“事出蹊跷,想必孟掌教自有考量,你既已证明清白,还请不要见怪”。千鎏影见他隐有愠色,亦是冷笑一声,将得罪人之事推还给孟九擎。

寒凝渊面色如霜,冷冷道:“寒某自然不敢怪罪孟掌教。只是天关将士浴血数辈,本以为世间至寒,不过北疆沐雪,今日方知,原来中原热土,才是冻彻骨髓之所在”。

晏饮霜隐隐从二人机锋中听出端倪,心中亦替寒凝渊感到不公,但碍于千鎏影之前威势与自身身份,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劝慰。

二人说话间,四路朝廷兵马已展开攻势,快活林人数虽众,战力却远不及这不到千人的朝廷部队,加之千鎏影等四名高手箭飞拳砸,无人可抗,致使他们四面几乎皆遭屠杀之局,鲜难形成有力反击,仅过片刻,人数再削两成。

花千榭红袖挥舞,与白甲的朝廷兵马厮杀在一处,他修为远超普通军士,白甲军虽可轻取其他敌手,却一时难以伤他,被他连伤四五人。然而花千榭越斗,面色越是惨白,仅这一路白甲军的普通军士,每人的修为竟都与他上次带往鸿鸾的黄衣人相去不远。但如此数量,着实令人骇然,锦朝之中,即便是天子卫队,也未必会有如此战力,这白甲之军,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而那领军的四名高手每一人修为皆与玉天一不相伯仲,那白衣人修为甚至稳在玉天一之上,仅凭自己,究竟该如何对抗?

就在他惊骇不定间,远处那白衣人已飞跃数座山头,来至军阵上方,凌空一箭劲射。神箭挟至雄伟力,耀然而临,竟是直取花千榭面门。有与千鎏影交手的前车之鉴,花千榭不敢硬接此箭,祭出此生最强之功,红袖如电舒展,层层缠绕于箭杆之上,欲一阻箭势侵攻。不料那铁袖缠缚一瞬,便遭箭上劲力反震,竟如薄纸一般层层崩碎,化作漫天艳红飞蝶。那一箭随即贯穿花千榭左肩,激起一蓬猩红血雨,然后直插没地。

尽力施为却遭神箭对穿,花千榭惨号一声跌坐在地,左肩现出杯口大小的恐怖空洞,顿时血流如注,赤染黄土。

那白衣人一箭重创敌方领军,赢得朝廷兵众振奋高呼,吓的快活林之人肝胆俱裂。得此箭赞威,朝廷兵马士气更盛,趁势掩杀,只战的快活林军众更加抵挡不住,战场形势几乎倾倒一边。

“刹帝天女舞,原来竟是西域之人”。那白衣人飘然落于两军阵中,取背后画戟在手,平淡看向颓然倒地的花千榭,道:“你的本领不及香神的五成(注1),想必是欲界之人所授”。他看上去约莫五十来岁,但须眉皆白,眼角细纹遍布,实际年龄想来比外表要年长不少。

花千榭伤口处疼痛钻心,已不住的冷嘶打颤。他心知败局已定,但心中极是不甘,强忍痛楚,故作轻松的道:“前辈认得花某武学渊源,想必知我西域匪浅。

在下快活林首席护法花千榭,今日拜诸位妙计所赐兵败于此,花某无话可说,但求前辈告知,花某究竟败于何人之手?”。

听他称败,白衣人却依旧云淡风轻,但手中戟尖已对准他面门,显是不愿再多废话。

花千榭又是咯了一口血,按住他肩头近乎手掌大小的伤口凄然笑道:“原来花某连知晓敌人名字的资格也无”。白衣人虽是面容平淡,但身上血气肃杀,威势从内而发,声色不动雷霆,在这人面前,在鸿鸾闲庭信步玩弄两派和朝廷在鼓掌之间的花千榭,竟连拼死一搏的勇气也难提起。

话音落,戟锋出,无头之躯扑倒在地,火红衣袍落入殷红血泊,溅起凄艳血花。快活林护法,玉天一首徒,搅动鸿鸾一城风云的妖娆男子花千榭——身首异处。

白衣人手提花千榭首级高举半空,一声如雷雄喝响彻战场:“快活林反贼听着。贼将已然伏诛,首级在此。愿降者留命,顽抗者——无生”。

快活林兵众听闻花千榭身死,尽皆骇然,面面相觑。有胆小者已扔下手中兵刃,下跪请降,开此先河,其余人士气尽丧,纷纷缴械投降,一场满是博弈算计的深山之战,终是落下帷幕。

千鎏影来到白衣人身前,踢了踢花千榭还未凉透的尸骸,不屑般嘲笑道:“死人妖,你也算面子大,为你小小一个快活林,十二神将竟出动其四,这数十年来还是头一遭”。随后转头对白衣人笑道:“北伯伯风采真是不减当年,若非在秘信上得知儒门请你出山,这仗我可不敢这么打”。

白衣人皱眉道:“我说过很多次,我不姓北,你和你父亲怎么都记不住”。

他神情虽似厌恶,眼中却满是追忆。

在他面前,千鎏影仿若一个顽皮的孩子,毫无神将威严,散漫道:“『北落师门』四字实在太长,叫起来又拗口,不如直接叫你北伯伯来的轻松方便”。

花千榭推测并未出错,这箭法惊神,武艺高绝的白衣老者,正是锦朝十二神将之首,一甲侯——北落师门。

面对千鎏影的散漫,北落师门脸上微有笑意,开口道:“兰影可还好?”。

“劳您记挂,小妹好着呢”。千鎏影答道。

“那便好”。北落师门点头道。

话音方落,统领另两军的红甲大汉与绿甲男子走上前来,红甲者高足六尺半(注2),身形极为粗壮魁梧,犹如一座行走的小山,绿甲者年约四十,儒雅精明,风姿绰然。二人先对北落师门行以军礼,再对千鎏影道:“万里封疆见过镇西龙皇”。“叶明欢见过镇西龙皇”。

这一红一绿二人,正是锦朝另两名神将,红甲大汉乃是汗武神将万里封疆,平日驻军邑锽,机动听令,而绿甲男子则是叶纶之父,驻守中原东方海岸线的药花神将叶明欢。

“二位叔叔都是长辈,就不要多礼了”。千鎏影笑道。

“王爷哪里话,军中尊卑还是得分清的”。叶明欢笑着回应道。却听万里封疆粗声道:“侯爷,这些俘虏如何处置?”。

北落师门一眼扫过快活林投降众人,问道:“可有问明这些人的出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