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一章 初见少妇)(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作者:risefrpain2623发表*******出场人物表*******角:薛凡,3岁手模:韩雪,24岁少妇:李纨,28岁儿子:李诚,5岁***********************(第一章)初见少妇开往sh市的高铁急速地飞驰着,窗外雾蒙蒙的一片,我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风华绝代女人,左侧的慵懒少妇靠在椅背,右手伸进了盖在我们膝上的毛毯中,右侧则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侧头依????偎在我的肩膀上,同时左手也在我膝上的毛毯中游走,只见得我大腿上的毛毯中隐隐有两只玉手在嬉戏,不知在把玩着什么。少妇的玉手以及其轻柔缓慢的动作松开了我的皮带并且解开了拉链,似乎想让我尽情享受这猛兽出笼的过程,少女的玉手则似演练过无数遍,虽看不见,但是一瞬间就配抓住了那脱缰野马的缰绳,猛地我全身一震,一股湿滑的暖意自下体袭来,只觉得那只玉手掌心处带着丝滑粘稠的液体,按在了我的马眼之上,“小雪,你这是?”我不由地侧身询问身侧的少女,只见她盈盈一笑,另一只手举起一个小瓶,赫然是润滑液,还朝我示威式的晃了晃,对着我左侧的少妇调皮地眨了眨眼,也不答,手上径直开始了摩挲。左侧的少妇偏过头来,似是娇嗔:“我和小雪在床上都敌不过你,这是我们特地为你准备的!”说罢,只觉的原来在根部停留的玉手也沾上了湿滑,两只手一上一下,分别接管了我肉棒,得亏小兄够长够粗,不然两只手的上下摩挲旋转还真施展不开来。环顾四周,偌大的商务舱只有我们三人,我也就放下心来,安心享受,闭目之间,我不由的想起了我和李纨,也就是那慵懒少妇初次见面的过程。

我和李纨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班高铁上,也记不清她是几时候上车的,但是甫一出现,我的大脑就像打了一剂兴奋剂,之前的睡眼惺忪立刻消散不见。只见面前走来的是一个成熟美妇,长发披肩,乌黑柔顺,微微低下的头虽然看不真切脸,但那微卷蓬松的秀发和丰盈的身姿就已然占据了我的内心。我的心在这时莫名的跳了一下,“会不会是背杀?”我不由非常紧张,要知道,自打上车来无聊赖举目四望,至少同一节车厢内就没有一个看的过眼的女性,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的睡意朦胧。

只见得她这时才慢慢抬头,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她身后牵着的一个小男孩,待到看清她的容貌,眼神立刻收,可是呼吸却不争气的些许急促了起来。放在我那狼友哥们的口中,“这就是一个天生媚骨的尤物啊!”,对,他一定也会这么评价的。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那白皙的面容,细长的双眉,明亮的桃花眼,朱唇皓齿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要说她像哪个女星,唯有高圆圆可以比肩了,angelababy比她就缺少了一份成熟风韵,高圆圆比她又缺少了一种贴近生活的真实感。

平复了一下被惊艳到的心情,我又忍不住再次关注她,多年以来的冷读经验让我对她有了个初步的判断。她牵着的明显是她的儿子,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结长相和衣着,应该也就二十八九的年纪。一套浅棕色的风衣显示出低调奢华的气质,虽然有风衣的遮挡但依然能想象出里面包裹着的柔软的胴体。待她走近才看到她的裤子,那粗看只是一条普通黑色打底裤,但是细看却发现上面精致的暗灰色纹路,其下包裹的大腿与小腿呈现出完美的比例,脚上则是一双3c右的黑色高跟短靴,总体看上去有7左右的样子。上半身显示出成熟妩媚,下半身又透露着性感风骚,亏的现在已经是深秋,不然浑身燥热也是免不了的。

那么她究竟要坐到哪儿呢?四周也就我的右边还有俩空座,没来由的一阵兴奋,赶紧收目光,被发现那么火热的注视就不好了,片刻之后,只听得一声悦耳的询问声在耳边响起“先生,请问您能帮忙放一下包吗?”。过头,只见她微微欠身,明显就是对我讲话。我稍一愣神,连忙反应过来,原来她的另外一只手还托着一个小的四轮旅行箱,之前竟是完全没有注意,心道真是不该,赶忙起身,做出一个平生最优雅的微笑,我答“没问题!”。随即立刻走上过道,也不问,撸起袖管,直接拿起她手中的旅行箱,可能是太过紧张的缘故,也可能是站起之后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跳不由加速,猝不及防,尽然不小心握到了她尚未拿开的手指,之间她的指甲都涂上了精致的粉色指甲油,有些许晶莹在其中。这忽如其来的接触让我们都是一颤,随即我尴尬的对她笑了一笑,她也赶忙移开了握住拉杆的手,我一口气帮她把箱子塞到了行李架上。说实话,那箱子看着小,但还挺沉,要不是我一直有在健身房做锻炼,可能也不会这么轻描淡写地搬上去。潇洒地拍拍双手,只见她对我致以一个感谢的微笑,然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拉着她的孩子坐到了我的右侧。

而我坐下后却还没有过神来,先是慢慢味凑近她闻到的那股淡淡的幽香,也不知是哪种香水,不像是那种烂大街的刺鼻香水味,也不像高档的香奈儿迪奥之流,隔远了完全闻不到,稍近则有淡香,似混杂着熟女的体香,又似有着少女的汗香,总之,就是从青涩和成熟两种味道的交织。还有那手指细腻光滑的触感,我不由地把触及到她手指的手凑到鼻尖问了一下,恩,果然,也是有细不可闻的香味,应该是某种品牌的护手霜吧。忆着之前轻触之下的温润和手间残留的幽香,我又想起了小雪。

这是一段在bj市天隐山庄的姻缘,韩雪是一个职业手摸,拍过诸多钻戒的广告,可惜被男友骗了来到了天隐山庄,心灰意冷之后也就接受了现实,专心干起了这个行当。天资聪颖面容姣好,立刻就成为了山庄的头牌手妓。一双玉手可能是因为每天用男性精华洗礼的缘故,极其地细腻滑润,手法也在千锤炼之后显得收放自如,想着以前总是先要在她的玉手上释放一下再干正事,奇怪的是,虽然预先释怀,但是只要再次一沾那纤纤玉手,小兄就立刻旌旗飘扬了。天隐山庄是名门正派,自然没有像常小地方直接开门见山,只有一定等级地位才能一亲芳泽,并且还是得带家的那种,场所本身更像一个交际的地方,里面的技师放在外头都是白领以上并且都是某个行业的翘楚,只是迫于bj市的房价和生活压力来得此地,总之,先行风雅之事,或是浅尝辄止,是否能鸳鸯戏水,则各凭本事了,这也使得从天隐山庄带一个姑娘特别有成就感。

自认为不是风流倜傥也是风度翩翩,多年的经商打拼经历也让我有了内涵和深度,虽然也就三十出头,但是在那些女大学生和刚入职的白领的眼中,俨然一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模样。虽然深知我不会留情,但是也纷纷奢望能够长久。

手模韩雪就是其中一个跟我同居的女孩,23、4的样子,来了我家之后就很少去上班了。虽然被伤过但是我待她也相当不错,那条界限也从来不碰触,天隐山庄出事那天,正好她在我家,没有去庄里工作,侥幸逃过一劫,后来幕后老也安顿了这些被殃及的池鱼,她同我道了个别,说是老家sh市看看,于是就和我依依不舍的分别。正好这次我公事出差,去sh办理一下分公司的业务,顺带可以探望一下小雪。

对了,我为什么会想起小雪呢?想了一下,香味,手,少妇,高圆圆,angelababy,对了,不仅她们的手都纤滑柔若无骨,还有就是小雪有点像angelababy!小雪平时带着一副黑色细框眼睛,前面露出大半个额头,只有数缕发丝垂下,清新自然,后面有一个优雅的大马尾,烫的微卷,又有一丝妩媚,配上眼镜有种职场女秘书的味道,这次她sh还有一件事就是报考会计,希望能在我公司中出份力。

收思绪,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我左侧的美妇和小孩,不由地,心生熟悉之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自从受伤之后,我有两大改变,第一就是打拼事业,第二就是到处风流,可别误会,那只是企业人的无奈,总得陪着作伙伴和领导不是?

本身也并不喜欢这类场所,总觉得心有隔阂,当然天隐山庄这种高档会所除外,那里更注重精神交流,远非一般直来直往的肉体交流成就感可比,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一般陪同也只去天隐山庄。可能这美妇的气质中的妩媚慵懒和天隐山庄的一些头牌比较接近吧,我也只能先这么解释了。

蓦然间,少妇仿佛注意到了我的余光,冲我这边望过来,张口却欲言又止的样子。作为一个绅士,肯定不能让女人落入尴尬的境地。于是我便先行开口套近乎:“你小孩挺可爱的,今年多大啦?”少妇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先提她的孩子,顿了一下,答道“你说小诚啊,小诚,叔叔问你几岁了,快叫叔叔”,“叔叔好~我~今年~五岁了!”稚气未脱又一本正经,我不由扑哧一笑,“真是教子有方啊,这么小就这么懂礼貌!”少妇显然听到我的恭维非常的开心,显然更放的开了,“刚刚请你搬行李真是谢谢了,我看到你手臂上有条伤疤,不会弄疼你吧?”

显然,我刚刚撩起袖子的时候被她瞥见了左手小臂上的一条伤疤。“没事没事,这是老伤口了,当初虽然缝了几针,现在早就痊愈了!”我满不在乎的说到,也不知少妇为何会对此感兴趣,莫非伤疤真能体现男人的魅力?

“叔叔~叔叔~,你的伤疤~是怎么弄的呀”,小男孩终究还是好奇宝宝,天真无邪的望向了我。“小诚,不要乱讲话,小孩乱讲话,你要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少妇对小男孩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柔声对我说道。可以见得,不知怎的少妇对我手臂上的伤痕也是有点兴趣。笑话,我怎么可能不说呢,这可是我年轻时候以一敌五英雄救美的光荣事迹,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光线昏暗加之打斗激烈,我竟然记不得所救之“美”长啥样,只知道最后随着警铃声响起,小混混四散而逃,我趴坐在地上,却是已经累的头晕目眩,左手臂上流淌着献血,好歹那被救的女生手忙脚乱地拿起围巾帮我止血,当时是确实止血还是让我流的更快了我就记不得了,总之鲜血肯定染红了那条白围巾就是了。

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练就了我一副讲故事的本领,形象生动的把一个以一敌五,为保护女孩手臂受伤,最后两人依偎一起等待警车救援的故事给描述了出来,期间还略带夸张的描绘了打斗的场面,敌众我寡,只能赤手空拳上去硬拼,如何凭借顽强的斗志负伤吓退敌人。其实想起来也就是警察叔叔来的及时,不然肯定会被拖到在地上蜷缩着被拳打脚踢,然后女生被劫走。

“然后你和那个女生怎么样了呢?”少妇神色有些异常,竟是问出了如此八卦的问题。我心想,你这是媒体记者么,我好像还没出名成要被采访的地步啊。

当然,我还是如实答了,“不知道,其实我当时并不记得那个女生长啥样了,毕业时到时有一个女生特地来找过我,不过那时喝的有点多,可能就是被救的女生吧,后来发生什么就完全记不清了。毕业之后连哥们都各奔东西,那女生也再也没有联系了”。

少妇脸色此时不知怎的有些微变,虽然极力掩饰,但仍被我看出端倪。似是激动,似有幽怨,味杂陈。一瞬间,只见得她扭过头去,对着小男孩说:“小诚,好好坐在这里,听叔叔话,妈妈去趟洗手间”然后对我致以歉意的一笑,就匆匆起身,走向洗手间了。我心中暗自奇怪,隐隐觉得其中有什么我忽略的地方,但又不得要理,只得作罢,不再去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