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三章 初尝云雨)(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作者:risefrpain2624发表*******出场人物表*******角:薛凡,3岁少妇:李纨,28岁***********************似乎感受到了背后有热切的目光在注视,李纨过头对我莞尔一笑,说道:“来,我给你泡茶!你先坐一会儿~”玉手遥指了一下客厅正中的白色古典欧式沙发。我点头示意,缓步走过去坐下,望着她优雅的背影步入了厨房,黑袍包裹下显得愈发诱人的曲线,黑丝套裹的玉足穿着一双灰白色的毛绒拖鞋,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成熟妩媚的诱惑。一时间,我的意识竟有些空白,有些不知接下去该如何搭话了,放在平时对待小女孩,我定会直接展示成熟男人的霸气,不由分说地将她拉过抱起,然后拥吻破防,可是今时今刻,面对着如此快滴出水来的成熟美妇,我竟生出一种初出茅庐才有的局促感。

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先观察一下周围,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战不殆嘛,现在是别人的场,有些不适应,可不能自乱阵脚。压下内心的燥动,环顾了一圈客厅,不由想起进门的一刹那,当时换鞋时穿的虽然是成人男拖,但是显然是新的。客厅中也没有任何有其他男人长久居住的痕迹,比如角落处状如火炬的实木衣架上,只挂了几件女性的风衣,不用细看,也知道都是博柏利一类的高档货。同样古朴的白色电视桌上纤尘不染,几乎没有使用过的痕迹,说明客厅中待人接客次数不多。正前方赫然是一台65寸的超大曲面电视,客厅四周错落着的高矮不一的音箱,想来这家的人为客厅的影音效果花费了不少心思,至于是男人还是女人就不得而知了。唯一与众不同的是甫一进门,就能看见的各式花卉植物,它们都被养在形状与材质各异的花瓶中,虽然我对园艺完全是门外汉的水平,但是屋里的精致的花花草草和庭院里精心修剪过的植物都说明了女人的培育植物的雅趣,想来女人也是个享受生活之人。

观察完这些,李纨也已端着托盘和茶水缓缓走来,俯身放下托盘的瞬间,我又用余光打量了她胸前的柔软,“至少也是35c,说不定有36d!”我心想。移去目光转而看向端上来的茶水,接过茶杯轻轻地品了一口,只觉顿时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之前两天的劳累消散了大半,不由地又急饮几口。“这是什么茶?功效怎么这么好!”我充满疑惑,来不及放下茶杯就脱口问道。若是普通的大红袍铁观音我自然认得,但这茶里面的原料似乎有点多,并且又如此立竿见影地提神醒脑。

李纨看到我急饮的动作和诧异的询问,不由微微一笑,道:“这茶名为杜仲益精,料有杜仲,山茱萸,五味子,枸杞子,当然还有我特别调制的配料蜂蜜……”后面蜂蜜从哪些花所得我是完全没有听进去,这不就是壮阳茶吗?如此明显的暗示我岂会装作不知,果然不虚此行,心中一动,但神色不变,“那么你的这杯呢?”我接着问道。只见她面前的一杯色泽偏红,与我杯中的棕黄色的显然不是同种茶品,“我这个叫洛神花果茶,只是美容养颜用的~”她俏皮地答道,似有所指,似笑非笑。

“你天生丽质,即便不喝这些也能迷倒众生了”,我一改之前平淡的语气,温柔而又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赞赏之语,目光灼灼,望向了她的眼眸,我知道,这时仅仅缺少一点火星而已。“那,我能迷倒你么?”似是询问,又像是赤裸裸的勾引,我知道,火星已经引燃了干柴。

不由分说,一把抱过李纨丰盈的娇躯,此时触及她的腰间才发现之前还是小瞧了她的柔软,隔着丝滑的黑袍都能感受到她胴体的弹性,不似少女般紧致娇瘦,却又感受不到一毫的赘肉,盈盈细腰在苗条与丰满间取得了完美的平衡,真是不知她怎么保养的。手上感受着佳人的娇躯,脸却已经与她迅速地贴近,待到闻见对面呼出幽香气息,我微微一顿,凝视着她的眼眸。只见那双明眸中泛着光,没有丝毫的躲避的痕迹,相反隐隐似期待,朱唇微张,挑逗似的说道:“怎么~了?”

不等“了”字说完,我猛虎扑食般,用嘴唇堵住了她的话语。笑话,怎么了?

哥们我闯荡到现在,自然不会做出那种激起情绪然后袖手旁观之事,男人就要杀伐果断啊,当然,我也不是那种霸王硬上弓之人,需要那么干,也只能说明自己没本事了。此时嘴唇一经接触,就感到阵阵暖意和湿滑,竟是她的朱唇首先发起进攻,亲亲地含上了我的嘴唇。享受着这唇间的轻抚,我也给予馈,右手在她背部游走,左手却是悄悄地移到了丰满的翘臀上,丝滑包裹之下的弹性愈显,我的手掌来摩挲,享受着美妙的触感。蓦然将她抱得更紧,感受到胸前有两团柔软微微挤压着,却也是弹性十足,呼之欲出。

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反馈,倍感舒爽,低声呻吟了一声,她舌尖轻点,伸向了我的嘴唇。我自然会意,打开了牙间的防御,片刻,两只湿滑的舌头就交战到了一块儿。舌尖上下翻飞,旋转交错,诉说着最原始的欲望。少顷,两只缠绵的舌头依依不舍的分开,只听得对方和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再次望向李纨绝美精致的脸庞,左手抬起,轻柔地帮她缕了下额前耳畔的发丝。待她刚喘完气,目光还有些迷离,我再次俯身而上,这次却不是拥吻,转而侧头亲吻她的颈部。

左手重新放翘臀之上,随即缓慢地向大腿根部探,嘴中也不停留,粗重地呼吸着她脖颈的香气,她头微微上扬,很是享受地放开了香肩玉颈,任给我的嘴唇在其间游走。此时,我的手也已探到了黑袍的底端,堪堪只是臀部之下一小截,由外到里,翻过了黑袍的阻隔,触碰到了其内的丝般顺滑裤袜。

只觉得她呼吸陡然急促,抱着我背的手稍稍一紧,这对于我无疑是莫大的鼓励,当即兴起,嘴唇由香肩玉颈缓缓上移到了她的耳畔,轻轻叼啄着她的耳朵,沿着耳廓边线吮吸,似是在享受她的每一寸肌肤。左手此时也开始了向上游移,寸寸抚摸,徐徐深入,只不过携带着那紧身黑袍,黑袍弹性十足,沿着双腿一圈一圈层层叠上,逐渐露出了黑丝裤袜的上沿。

“啊~”一声舒畅的娇喘再也抑制不住,听在耳中,竟多有魅惑之意,当下把扶助她腰肢的右手也解放出来,加入到大腿与臀间的温存中来。两手在臀部上下来抚摸,逐渐探到大腿内侧根部,旋即又立刻离开,挑逗着她的感官。感受到离开那刹那她身体隐隐的失落,转瞬又被臀部的按摩带来的愉悦所填充,这等反复又引得她娇哼一声。

我此刻则沉浸在丝袜包裹下的翘臀之中,那光滑如丝且富有弹性的手感让我的下半身涌入一股暖流,小兄不由自地充起血来,似做好了临战准备。虽然看不到,但裤袜下的内裤应该是丝绸制成,极其纤薄,双手轻抚过程中没有隔阂与阻拦。也不知轻吻抚摸了多久,我们才缓缓分开,我已是欲火中烧,小兄虽是千锤炼,不过此时也已憋的难受。

李纨撩了一下微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翻起的居家袍,目光下移,也注意到了我现在的窘况,不由捂嘴一笑,笑中极尽妩媚。我都不用向下看就知道现在小兄怕是露出明显的痕迹了,奈何西裤太薄啊,略一充血,就能分辨出鼓出的一条,何况现在都蓄势待发了。

“来,先喝口茶,然后跟我上楼~”,说罢李纨端起茶杯递给我,这模样像极了善解人意的妻子,对待刚忙碌完家的老公,我不由心中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情,“露水姻缘,况且别人还有孩子!”暗暗提醒了自己两句,把奇怪的想法抛诸脑后,接过杜仲茶,一饮而尽。旋即随着李纨轻盈的步伐,沿着旋转古木楼梯上了楼。期间又从下方再次观赏着她摇曳的翘臀和修长的玉腿,步履盈盈,似疾似徐,既让人既心痒难耐,想????上楼后一亲芳泽,又不忍放手,想多品位一番这优雅的身躯。刚刚稍有放松的小兄又昂扬向上起来,也不知李纨是如何成就如今这番风韵的,真是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心中念,还没从杂念中挣脱,便已来到了二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