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四章 海山飞鸟)(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作者:risefrpain2627发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出场人物表*******角:薛凡,3岁少妇:李纨,28岁-----心中念,还没从杂念中挣脱,便已来到了二楼!

“来,把鞋脱了吧~”李纨头对我一笑,也不解释,自己就先行脱去了之前那灰白毛绒拖鞋,放在了楼梯口,那缓慢轻柔的动作,弯腰俯身时诱人的曲线,以及包裹在黑丝之下的玉足又让我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腾腾升起。暗骂自己今天真是阵脚大乱,努力移开目光,也脱去拖鞋,学着李纨直接踩在铺满楼道的毛绒地毯之上。这时才注意到这地毯的不凡,脚踩其上丝毫没有硬邦邦的触地感,想必毯子极厚,通体紫色,上面布满了各式的花纹,显得优雅华贵,抬头望去,只见其整体与二楼的五个房门相得益彰。

“这五个房门,真是与众不同啊!”心里暗暗想到,只见离我最近的房门通体漆黑,应是用上等黑胡桃木制成,门面上竟是一副,嗯,山水画?!寥寥数笔,最下方是三条蜿蜒的曲线,中间则似两座山峰,最上面似鸟的羽翼,若不是其暗刻门上,还有丝丝暗金色纹路反光,我也难以分辨其上的图案。至于同侧的第二扇门,则是一泉飞瀑和一个池塘,也是写意形象,至于其他几扇,由于角度原因,我也看不真切,分神之下,之前的躁动也就缓缓压下了。

这时李纨转过头来,指着最近那扇门中的图案,问道:“你猜这是什么?”

我不待思考,就立即脱口而出:“三线为海,两曲为山,双翼为鸟,这副图应是海山飞鸟!”得亏刚刚打过腹稿,本是要自己先夸赞一番这装饰的,不过现在也不赖,借答之际展示了一下我的文学艺术修养。李纨听罢,先是一愣,接着捂嘴轻笑,似是很高兴,“还从来没有人给它起过名字呢,呃~『海山飞鸟』倒是个不错的名字,非常适这间屋子的意境~”随即对我投以赞赏的目光,“既然你们这么有缘,那就先来这间屋子吧,跟我进来吧~”,说罢,径直打开了房门。

此时的我却不知,不久之后我就会知晓为何李纨的话中之意了。

进入房间,顿觉光线一暗,只有从窗帘后微微透射过来的午后阳光,光影交错,尽显旖旎的气息。稍稍适应了一下光线,环顾一周,又是一惊,本以为就是间普通卧室,但却并非我所料。屋角一处竟有个类似于冰箱的东西,莫非是放食物,但谁又会把冰箱放在房间里啊?还有这个大床旁边竟然还有个单人靠椅,不对,这是单人按摩床!只不过比起普通风月场所的按摩床显得有质感的多,下方包裹着一圈黑色,也看不到床脚。目光重新移偌大的床铺之上,只见这床比常床还要大上一圈。更让我瞩目的是其上的床单,竟似是用真丝制成,看着光滑无比,微光映射下还有些许晶莹的反光。

打量完这一周也就一瞬间的功夫,这时李纨突然过身,伸出食指抵在我的唇间,我正欲动作,只听她道“不要心急哦,等我准备一下~”,我略带尴尬地放下堪堪举起的双臂,佯做拍拍裤子的动作,她也不点破,玉足轻点,走向了床边的衣柜,背对而立。我当然不会在这时候猴急,倒想看看,她究竟要准备些什么。

只见她先是缓缓解开之前一直紧紧包裹身上的黑色短袍,随着自上而下扣子的解开,黑袍也缓缓掉落,先是展露出性感的香肩,接着,随着她微微侧身,竟是看到穿着在内的情趣内衣,黑色吊带,露出大半的香肌脊背,蕾丝花纹,包裹着若隐若现的娇躯,更让人燥热的是,束缚胸前两只玉兔的仅仅是交错的渔,似含苞待放,让人心急火燎。解开之前缠绕的发髻,一甩头发,微卷的波浪下诉说着无声的媚态诱惑。转头看到我痴立在那儿,李纨娇声一嗔:“还愣着干嘛,你也把外衣脱了呀~”我当即尴尬一笑,赶忙脱起了西装西裤。

李纨也不停歇,缓缓地褪去及腰的连裤袜,看到她缓缓弯腰俯身,展露出玲珑身段和细腰翘臀,那诱惑至极的姿势让我的小兄又涨大了一些,换做那些初出茅庐的小男生,只怕不是硬的生疼就是已然滑精了。褪去连裤袜之后,只见她又从衣橱里拿出一双黑色高跟长筒靴,缓缓套上,看看没住膝盖,长靴将小腿包裹地紧实无比,故仍能看到小腿玲珑的曲线。紧接着取出一对黑色情趣手套,包裹了整个小臂和前半截大臂,到得底部则是一圈精致的蕾丝边,手指和肘关节处是菱形的细密渔,欲遮还羞。

此时,她全身上下黑白形成了鲜明对比,大腿展露的雪白,胸部渔交织下的白兔和肩背脖颈的玉肌似是天使般纯洁,而那紧裹娇躯的弹性衣,纤纤玉手上的丝质手套,冰丝玉泽的低腰内裤和风骚紧致的高跟长靴又似魔鬼般魅惑。在这光与暗的视觉冲击之下,我竟一时痴了,忘记了动作。

然而,李纨的准备还没有完成,她穿着高跟长靴,足尖轻点,来到了那个“冰箱”旁,也不头,玉手遥指着按摩床说道:“你先去那边躺着吧~”呆立的身躯一动,我飞快地将剩余的衣物脱下,只留下白色内裤包裹着已经涨的硕大的阳具,看了下胸腹健硕的肌肉和粗壮的大腿,顿感信心倍增。“不过好险,方才我呆若木鸡幸好没被发现,不然老脸往哪儿搁?”老脸一红,不过此刻却是不愿多想,只想任由眼前的尤物摆布,尽情享受她准备的一切。

待我走去躺下,才感受到了这“按摩床”的奢华与不凡,整个人微微陷入柔软的床垫,显然这床垫还有加热功能,虽然浑身燥热,屋内温度适中,但毕竟全身赤裸,不过触及床垫却没有感受到丝毫凉意,相反还有丝丝暖意从背部袭来。

我微微抬头,发现李纨正拎着一个棕色织物小篮徐徐走来。

待及临身,她不由分说地将套裹着丝质手套的玉手抚摸向我的内裤,似要隔着内裤感受着里面炽热的温度。“你~迫不及待了吧?”赤裸裸地挑逗萦绕耳畔,我欲起身将她拥入怀中,但是却见她微微摇动食指,内裤上的玉手缓缓上移,轻柔地抚摸过我的八块腹肌和健硕的胸膛,然后微微一按,轻轻地让我再次陷入到了床垫中。

“我先来,你再来~”略一会意,便知晓了她的意思,我和韩雪就是一直这么来的,先是用她的玉手和口舌帮我套弄出最初的精华,然后再用纯熟灵巧的手技让我重振旗鼓,最后再行鱼水之欢,将最终的精华献给她的身体。要是常人第一次肯定就已经不行了,但我是谁,第二次往往还能和韩雪这个小妖精平分秋色,只是第二天,呃,就得休息了。不过这样也是极其痛快,榨干最后一丝精力,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快感非常人所能道矣。

“行,你说了算!”豪言壮语脱口而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哥可是练过的。后来,当我全身酸软,再无一丝力气时,我才意识到这场战争输在轻敌啊,当时的我大错特错。

“好呀~那我们来打个赌吧,你赢了,我就随便让你问三个问题,我赢了,就让你随便问三个问题。”有趣,我正好有不少想知道的事呢,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直接问。“赌什么?”随着我的疑问,只见她从篮中缓缓取出几样东西,赫然是一块湿毛巾,一个小空瓶和一个装满透明液体的大瓶。随即,取过小空瓶,将头贴到了我的面前,发丝垂下,犹能闻到幽香,兰气轻吐,娇声道:“就赌装满这个小瓶,瞧,这里有三个刻度,超过就算你过关咯~”然后,示威式地举起小瓶在我面前晃一晃。

努力把目光从她姣好的脸蛋和胸前的沟壑中移开,望向了小瓶,只见瓶身虽不大,但装满三个刻度却远非两次射精所能达成,粗略一看,至少都要三次才能勉强达成。瞧我凝视半晌不知在想啥,李纨接着说道:“我是不会赖皮的喔,我会慢慢来的,不要害怕,我还想你赢呢~”不要害怕?笑话,我怎么可能害怕,当即说道:“没问题!”见我的样子,李纨扑哧一声娇笑,飞快地在我的唇间轻点了一下,然后起身,说道:“那~我们开始吧,不要乱动哟~”。

说罢,只见她从篮中取出了几条黑色丝带,轻柔地缠上了我的手腕和脚踝,不松不紧,恰与按摩床边相连。也不见她按下什么开关,整个按摩床缓缓抬起,&b??bz??r&待到停止,我小腿已然直立,但是大腿与上半身却略微倾斜靠在按摩床上,臀部陷入床垫给我支撑,虽然近似直立,但全身放松,不用花一丝一毫的力气。“这床不错,倒是省的我站久累了,去跟小雪来也得买上一套。”当即心想。见我居然被床分了神,李纨佯怒道:“你还有心思开小差,看我怎么收拾你!”,随即紧了紧手套和衣,一瞬间风情万种。紧接着,她双膝跪下,抬头媚惑地望向我的双眼,丝套玉手却不停歇,一把脱下了我的内裤,里面弹出了我那束缚已久的硕大阳具!

看着这昂扬向上的肉棒上面青筋隐现,还在微微颤动,似是刚突破牢笼,享受着自由的世界,李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赞赏。这还得归功于韩雪的充分锻炼,平日里没少帮我按摩,年纪增长但肉棒却愈发孔武有力。望着李纨的表情,我不由自得道:“怎么样,还不错吧?”还隐隐用力,肉棒微微一抬,似要碰到她精致的脸蛋。

她也不话,只是略带嗔怪地瞟了我一眼,接着用动作来应。只见她拿起湿毛巾,倒上了大瓶盛装的透明粘稠液体,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人体润滑液了,待到湿毛巾完全被润滑液所浸湿,丝质手套也沾满丝滑粘稠的液体之后,方才停下。

然后拿起毛巾,环绕在我的阳具之上,轻柔地擦拭起了我的肉棒和睾丸。

意想之中的凉意没有袭来,相反是一股暖流自下而上蔓延,显然,这润滑液是温热的!似是为李纨的体贴而感到欣喜,又似是为这温暖的包裹感到舒爽,我的肉棒不由又涨大了一分。一滴滴丝滑粘稠的液体自龟头顶部顺着包皮缓缓流下,既带走了其上隐约残留的汗水,也带去了之前工作的疲惫。玉手的食指与拇指套成一个小圈,翻开了我的包皮,将整个涨成紫红色的龟头露出,随即迅速盖上湿滑柔软的毛巾,旋转擦拭,将沟壑中最后的一丁点儿白色也擦拭了干净。一边擦拭,一边还缓缓舒展着娇躯,露出胸前的沟壑勾引我的欲望。居高临下望着她渴求的眼神,感受着胯间的滑腻和温暖,真是舒爽至极!

不一会儿,擦拭完毕,我的阳具也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状态,通体湿滑,青筋暴露,隐隐反射着微光,似出海的蛟龙。只见李纨非常满意地打量着我硕大的肉棒,放下毛巾,两只丝套玉手盈盈一握,灵巧的香舌绕着朱唇舔了一圈,抬头朝我轻声说道:“要正式开始了哟~”渴望眼神依旧,这时却多了几分淫荡之感,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想来她也已经迫不及待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