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五章 手口之欢)(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去掉*星号】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度【第一】既是..作者:risefrpain2682*******出场人物表*******角:薛凡,3岁少妇:李纨,28岁***********************不一会儿,擦拭完毕,我的阳具也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状态,通体湿滑,青筋暴露,隐隐反射着微光,似出海的蛟龙。

只见李纨非常满意地打量着我硕大的肉棒,放下毛巾,两只丝套玉手盈盈一握,灵巧的香舌绕着朱唇舔了一圈,抬头朝我轻声说道:“要正式开始了哟~”

渴望眼神依旧,这时却多了几分淫荡之感,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想来她也已经迫不及待了。

只见她撩了一下发丝,双膝并拢优雅地跪坐在厚实柔软的印花地毯上,从我的角度恰能看到她渔束缚的双峰间那深邃摄人的沟壑。

黑色丝绸套裹的玉手勐地握住我肉棒的根部和顶部,纤纤玉指微微用力,粘稠的润滑液在夹击之下发出轻微的滋滋声。

丝绸上交错的花纹和我的包皮产生着轻微但已充足的摩擦,使我能够感受到恰到好处的极致触感。

再次用眼神对我施以魅惑,她的双手终于开始了动作,上下缓慢地旋转套弄着,裹挟着我整根肉棒缓缓打出一个又一个小圈,似疾似徐,像要用最轻柔的动作让我喷发出最原始的欲望。

每当我的包皮被玉手完全打开露出昂扬的龟头时,李纨就会用另一只手的掌心抵住龟头,环绕着它来抚摸揉搓。

伴随着她淫荡妩媚的动作,她口中竟还发出浅浅的低吟,“啊~嗯~”,飘入我耳中更令我血脉喷张。

经过数十个来的套弄揉搓。

我忽然如遭电击,全身微微酥麻,毕竟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体贴到极致的手交,这感觉真是无与伦比,即使我与小雪的日常也略逊三分。

我的整根肉棒虽然充满着沸腾的热血坚如钢铁,但是她那丝套玉手彷佛能够融化它一样,我竟似要缓缓失去对它的控制。

不行,我心想,这样下去完全在她的节奏之中,平常稍有这般不受控制,我就会变被动为动,自己采取行动趁隙反击,可如今我整个身体陷入了海绵般柔软的按摩床内,并且手脚上还绑着丝带,虽然一挣即脱,但这岂不就表明我输了?李纨似乎感到了我心中所想和肉棒微微的跳动,也看到了我手脚试探的挣扎,微微一笑,道:“不许耍赖哟,说好的先享受呢?”

说罢,竟一改先前的春风化雨,双手裹挟地更为紧实,套弄的幅度也略微增大,三快一慢,一浅三深,本来就已稍稍倾向一边的天平加速地倒向了李纨。

这时的我已顾不得嘴或是说大话,只能硬咬牙坚持住不决堤,笑话,我可是经历过比这更为迅勐的手法,奈何敌军改了温柔打法,一时真是招架不住啊。

我使出全身力气想要忍住精华的喷涌而出,然而我已感受到肉棒小兄的背叛,竟是完全沉沦在李纨的丝套玉手之中。

小兄啊小兄,怎么关键的时候你就叛逃了呢?我们才是一家亲啊!不由想起已经有近一月没有和韩雪翻云覆雨,想必小兄早有意见,此时却是成了它宣泄欲望的最好时机。

心念及此,我松下一口气,解开了最后的防备,竟是全身心地享受了起来,反正我休息一下还能再战一,这先让着你!我看了一眼李纨和她旋转套弄的双手,给了她一个算你赢了的眼神。

李纨会意莞尔一笑,她的玉手也感受到了我肉棒愈发强烈的跳动,双手翻飞却是不停,包裹着肉棒加速到达临界。

正当我闭眼准备尽情挥洒时,李纨手上的动作却是突然慢了下来,然后只感到她一只手用食指和拇指箍住了我肉棒的根部,另一只手的食指和小指箍在了我的龟头沟之下,手掌握拳紧紧包裹住了马眼。

我本欲喷薄而出的精华就这样被困在了里面,那喷薄的冲击和无奈的退,就像海浪拍打礁石溅起更高的浪花,这种异样的交错的快感让我的阴茎又涨大一分,我的喘息也变得愈加沉重。

李纨这时露出邪魅调皮的笑容,道:“想这么快投降,我可不接受哟~”,我以她一个无奈的眼神,反正这局是要溃不成军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道理我是懂的,第一次没有先发制人,反而被敌军玩弄,那后面可就难办了。

感受到浪潮缓缓的退去,似要引发更大的凶险,我嘴上却逞强道:“直接来吧,男人要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也不知哪根经短路冒出这句话,放电视剧里就是便当角色的最后台词。

李纨听罢笑的花枝乱颤,想必是没想到我这种时候还这么无厘头,她嗔怪道:“瞧你怎么说的话,什么生生死死的,你这不舒服着么,你这么乱说,那我得小小惩罚下你了”,说罢,她拿起一旁小筐内的透明牙套,左手不停继续来揉搓着我的肉棒,右手将牙套轻轻戴上,只见那牙套极薄,隐见纹路,套在李纨的玉齿上几乎看不出来,反而和她的朱唇搭配在一起更显魅惑。

莫非她是要继续给我口交?她就不怕我一个控制不好射在她的嘴里吗?虽然这能给我精神上极大的满足,但我也是个体贴美女的男人,何况是李纨这种绝代芳华。

要是平时,我肯定能控制的住,可是现在……李纨丝毫不理会我投去问询的眼神,先是对着马眼轻轻一吻,随即一口吞没了裸露在外的龟头。

直到这时,我整根肉棒的每一寸都在她的统治之下了。

肉棒的根部和中部包裹着的是她的纤纤玉手,龟头部分则被她的口腔所吮吸包裹,感受到龟头炽热的温度和温暖的湿滑,我不由低低呻吟一声,刚刚退去的浪潮又有涨潮的趋势。

只感到她的玉舌灵巧地拨动,时而亲点马眼,时而舔舐着冠状沟,她的头前后左右有节奏地摆动着,使得她的朱唇玉口能够以不同的角度来吮吸裸露的龟头。

时而将散落的发丝撩到耳后,在房内微光的照射下,这时的她像极了一个安心服侍她爱人的女子,但是只有身临其境的我才知道,她更像一个点燃男人最深处欲火的火炬。

那朱唇惊人的吮吸力,那灵舌细致入微的舔舐,还有那玉手左右旋转加以配,朱唇玉舌一次次地抚慰我龟头下方的敏感部位,就连带着牙套的牙齿也不甘寂寞,下方星星点点帮忙揉搓着冠状沟,然而那双调皮狡猾的玉手又一次次地限制住我本能的行动,一旦肉棒激烈颤抖,就突然收紧把那惊涛挡下,来蓄力,似要给它玲珑玉口更多的发挥。

我在这惊涛拍岸中反复享受着喷薄欲发的快感,呼吸更加沉重,手脚几乎想要强行挣脱丝带的束缚,亲自上阵来个痛快,我的肉棒似已完全沦为李纨的玩物,同她一起,给我的身体和大脑带来最强烈的刺激。

就这样反复了十几次,我的肉棒已涨红发紫,上面的青筋更是条条暴露,男性的气息膨胀到了极限,李纨也感受到了这最终时刻的来临,随着肉棒最后一次开始颤抖,左手仍箍紧根部,玉口还不忘用力吮吸了一口,随即让出,右手拿过先前的空瓶,瓶口对准了我的马眼,说道:“惩罚结束咯,现在可以来啦!”

随即左手改箍为握,竟是以更快的速度在我整条肉棒上下套弄。

我的全身像触电一样,低沉地嘶吼了一声“啊~”,积蓄已久的炽热精液终于没有任何阻碍的喷薄而出,一下,两下……直到第四下我的精液才不是喷射状,而是从马眼里缓缓流淌而下,李纨这时又将玉口迎上迅速包裹住我的龟头,轻柔地舔舐着残余的男性精华。

“哼,等的就是你这一刻!”

先前的怜香惜玉被她反复的把玩抛之脑后。

虽然已经力有不逮,但是第五次我还是可以重新掌控挽脸面的,我气沉丹田,用最后的力气提肛喷射,这时李纨似乎也感到了我的最后一击,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她并没有丝毫退缩,反而顺势一吸,与我肉棒的颤动完美地配,让我的最后一射也充满了顺畅和愉悦。

“不错嘛,本以为你已经很厉害了呢,还是有点小瞧你了~”

只见李纨缓缓伸出玉舌,其上正是我最后喷出的浓稠液体,“这些就不能放到杯子里了哟,不过也不可以浪费~”

说罢,她将嘴中的精液缓缓滴往胸前,乳白色琼浆从她伸出的舌尖处滴落,些许银丝连接着胸前和舌尖,随后她解开了束缚着玉兔的交错渔,香肩上的吊带被她轻轻拂去,雪白诱人的双峰一览无遗!李纨的玉手轻轻拂过滑落到乳房上的浓稠白液,伴随着丝套上的润滑精液,双手交叉轻揉乳房,将整个乳房镀上了一层晶莹的亮色。

完成这一切后,李纨指了指先前的空瓶的刻度,挑逗似的说道:“加油哦,现在已经有一格半了,你还可以继续吗~”

看到李纨如此傲然挺立的双峰,并且魅惑无比地将我的精华涂抹在酥胸之上,我只觉一阵气血上涌,那本似英雄迟暮的小兄立刻挺起胸膛,似乎叫嚣着还能再战三,虽然小兄战意昂扬,但是我心理清楚,如若再战,怕是今晚没力气去了,现在能重整旗鼓只怕是之前杜仲益精茶的功效。

“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今晚住在这里!”

下定决心后,我对着李纨说道:“当然没问题,我还想待会儿一亲芳泽呢~”,随后目光炯炯望向媚态生的李纨。

李纨一手欲遮还羞轻掩傲人的双峰,另一只手则重新抓上了我肉棒,“哟,你还挺厉害呢,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呢~”

虽然我的肉棒在玉手抚摸下重新挺立,但毕竟之前连续射精五次,旧力已尽新力未出,下体略感酥麻,再战倒是可以,但是没有一点时间恢复,怕是集不满那三个的刻度啊。

就待我心中胡思乱想时,李纨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尴尬,说道:“好啦,我也想你集满它呢,让你喘口气,我去换个手套~”

说罢,她便自顾脱下了先前的黑色丝绸手套,洁白的手臂上沾满了的先前的精液与润滑,还不忘擦拭均匀。

想到之前丝套玉手美妙绝伦的触感,我不经幻想起她将要更换的手套模样。

只见她从小筐中重新拿出一副紫玉黑的冰丝紧身袖套缓缓套上,与先前那黑丝手套不同,这副紫玉手套要明显长些,竟是延伸过了上臂,手指部分只有小指和无名指包裹在丝质指套之中,其余的却是裸露在外,雪白纤细的手指,粉红晶莹的美甲,紫色魅惑的紧袖形成了独特的层次感,伴随着包裹着大部分身体的黑色蕾丝,举手投足之间令人血脉喷张。

待她穿上之后,她双掌交叉作出了一个飞翔的姿势,裸露的三根手指恰似之前房门上看到的飞鸟形状。

我这时才若有所悟,不待细想,李纨便开口道:“这间屋子房门的图桉的确是海山飞鸟,不过各具深意,海的三道浪纹代表了女性的嘴唇,两座山峰自然就是花房了,还有那山上的双翼飞鸟则是穿上这副冰丝飞鸟手套后的样子,这三样的结才是真正给你的正餐哦~”

听罢我心中一惊,三者结?莫非接下来要同时口交、乳交和手交?乖乖啊,这一般人可享受不到,且不说普通女人根本没有李纨那样傲人的双峰,即便是口交和手交,也完全没有李纨那般的韵律和节奏的拿捏,之前我最亲密的小兄可是牢牢地掌控在她的手掌之中呀。

要说之前的手口之欢,我在韩雪那边也体验过多次,只不过我们都是平分秋色,而在李纨这里却有些溃不成军。

但是三者一却是从未体验过的,原因无它,小雪虽然身材凹凸有致,但毕竟没有36d呀,没有这么深邃的沟壑,哪来双峰临体的愉悦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