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九章 陈年往事)(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risefrpain20170516字数:4315“好了好了,我也知道你们都看了出来,韩雪之前也问过我和薛凡的关系,为何挑中他。雪儿也是,怕我有所顾虑,一直跟薛凡保持着距离,一方面是怕把薛凡弄的神魂颠倒,一方面也是看出了我和他有过交集。反正待会儿我也会和薛凡全盘托出,我就先告诉你们吧,薛凡就是我大二那年的救命恩人。”

“什么?!”

众女惊呼,“那么小诚莫非是?”

“没错,小诚就是李纨和薛凡当年生下的儿子~”

一道柔和的声音想起,房门被推开,赫然走进一人,朱唇黛眉,青丝微卷,明眸微光,不是韩雪是谁!“雪儿姐,你终于回来啦~”

投影后的苏子听到韩雪的声音,第一个高兴地叫了起来,叶青和牧月也和韩雪打了招呼,随即转回正题问道:“当年那些事你调查清楚了么?”

李纨也微微点头,示意韩雪把她调查到的情况继续说下去。

韩雪缓缓开口,说道“我这几年呆在北京的天隐山庄,一是帮李纨姐打理这个会所,二是通过其间人脉让姐妹们帮忙询问刺探当年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只是没想到,堪堪查到京城四少和天影组织的蛛丝马迹时,天隐山庄就被强行查封了,这背后也有天影组织的身影。”

“天影组织怎么有这么大能耐?!”

牧月冰冷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份波动。

“对呀,凭李纨姐在政商界的人脉,为何能这么肆无忌惮查封我们天隐?”

叶青的语音也收起了挑逗。

“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天影组织应该和京城四少和他们的老爷子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是盯上了这块肥肉,但是需要一个组织来打理,天影组织趁此机会进军中国。我们的天隐山庄被查封后,现在其实已经重新开业,改名为天影山庄,真是嚣张至极!”

韩雪说道这里,也不由忿忿。

“以前那些姐妹安置好了吗?”

李纨问道。

“恩,当年的那些姐妹都听我劝告,离开了山庄,她们琴棋书画,文史哲学都有涉猎,肯定能找到好的归宿。四少他们起初还妄图把人截下,真当我们是纸老虎么?!现在他们只能招揽一些外围嫩模和二线网红充当门面,尽干些皮肉勾当,山庄也没了昔日的人气。”

韩雪说到这里明显有丝幸灾乐祸的舒畅。

“说说当年那件事和薛凡吧~”

“当年那件事也是京城四少的老爷子一手策划,他们老爷子看上了您母亲薛如芸,您父亲李天雄虽是商界精英,但是被他们几个官员联合设计陷害,假借谈项目增进感情名义去澳门寻欢,硬被弄上赌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第一次赢钱,第二次赢钱,丧失了戒心,您父亲自以为精算过人,但终究不及别人和赌场勾结,一夜之间,输的负债累累,公司资金链断裂,之前谈好的政商合作也一纸空文。您父亲在当时环境下几近崩溃,四少的老爷子还假面善心,让父亲借寻欢作乐消愁,那时在澳门,他们花重金请了天影组织的五个头牌,让您父亲醉仙欲死,陷入沉沦。大悲大喜之后,您父亲回来之后就像丢了魂,整日借酒浇愁以泪洗面。”

这虽然已是陈年往事,李纨和她母亲也早有猜测,但听到韩雪重新说出细节真相时,心中也是百味,不能平息。

“变卖了家产房子之后你们一家四口搬到了北京一处小民房,您母亲还是相信父亲能够东山再起。”

韩雪顿了顿,继续说道:“您母亲是当年京城第一美女,人脉自然也不少,只是四少老爷子步步紧逼,根本断绝了您母亲的社交圈,您父亲当年好友也是,一是碍于四少老爷子的权势,二是认为你父亲已经彻底倒下,所以鲜有雪中送炭者。您母亲如芸阿姨不止一次收到别的商人或政客的邀请,无非是成为别人家的金丝雀,其中背后都有四少老爷子的身影。”

“蛇鼠一窝!有其父必有其子!京城四少老头真是太坏了!”

苏子已经忍不住抽泣,使劲抿紧嘴唇说到。

牧月和叶青大都知道一些李纨的身世大概,现在又对纨姐和如芸阿姨当时处境艰难认识多了几分。

“虽然外界纷纷扰扰,但是如芸阿姨还是尽心尽力地拉扯两个女儿长大。由于被老头封杀,所以如芸阿姨毅然干起了保姆这活,得知当年京城第一大美女宁愿干保姆也不愿投奔四少老爷子,老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派人截取女儿,逼迫如芸阿姨上门。”

众女听到这里都倒吸一口凉气,李纨缓缓开口道:“她们先截走了我妹妹李素,当晚就准备劫走我,就是那天晚上薛凡在校园旁边救了我,打跑了那些混混,还受了伤。”

李纨缓缓回忆起当初那场景,“要不是薛凡救了我,我可能会被小混混们凌辱。”

“薛凡哥哥真厉害!”

苏子听到这里不由解气大喊,想必影像后面正挥舞着小拳头。

“那么您妹妹李素呢,后来怎么样了?”

牧月和叶青问道。

“我在天隐山庄也在调查这事,李素被劫走还不满二十,她被截到了四少家中。之后老爷子以此威胁如芸阿姨,但是如芸阿姨心理明白,如果落入他们手中,自己另一个女儿李纨也会沦为玩物,所以如芸阿姨动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苦苦支撑了两年,一是期盼你父亲李天雄能够缓过来,二是希望能够要回李素。只可惜四少家大业大,每次去找李素都会说成寄住同学家或者伯父家,然而李素根本不敢道出自己是被拘禁在四少家。李天雄仍然萎靡不振,竟把如芸阿姨辛苦挣来的钱拿出去借酒浇愁,甚至还找路边洗头房去,可能他认为自己再也配不上如芸阿姨了吧。”

听到这里,李纨的眼眶也已有泪水打转,她缓缓开口“我知道我父亲,当得知四少他们劫走了李素,他唯一想的就是让我们离开他尽快走,无论离婚改嫁只求我们母女平安。可是我母亲又是那么的喜欢当年的父亲,在万千追求者中就看中了他,选择了他,倔强地相信父亲。此事又是因母亲自己被四少老头看中而起,怎能丢下父亲不顾。可是父亲被设计陷害后,还被四少老头找来的天影头牌淫乱失了再起的心智。恐怕当初在澳门找来的天影至少都是朱雀级别的,等到父亲意识过来整个就是一场连环计后,已经为时已晚。想必他之后每日脑海中浮现的就是赌博中计失去一切的痛苦,淫乱交合享受的天伦之乐以及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悔恨吧。”

“在我大学毕业那年,父亲独自一人端着酒瓶走上公路,迎向了驶来的卡车,当我和母亲回家时,只看到他留下的遗书和购买的保险,让我们用这笔钱先逃到香港。最后的最后,我们连父亲的遗体都没能见到~”

听到这里,众女皆是为李纨的遭遇阵阵叹息,苏子早已止不住抽泣,索性放开了声音,颤抖断续地问道:“那~那后来呢?”

“后来的事情你们也能大体猜到,母亲和我都万念俱灰,我在毕业那天找到了当初的救命恩人薛凡,在他微醉后和他去了学校旁边的小旅馆,给他了第一次并且就此怀上了小诚。之后我和母亲逃到了香港,我母亲把父亲和李素的事情埋葬在心底,带着我投奔了香港富豪李嘉诚,凭借美貌和智慧协助李嘉诚掌管大大小小的企业。母亲虽不是正妻,但是深受李嘉诚老爷子的喜爱和信任,我在香港把薛凡的孩子小诚生了下来,之后便代替母亲掌管国内的五处天隐山庄会所。只是这么多年,找到了薛凡却还是没能找到我妹妹李素,李素可能已经被四少家改名换姓卖去了哪里,茫茫人海寻一人又谈何容易。”

众人也知道当时抛下李素实属无奈之举,要么母女三人沦为玩物,要么保住一个女儿,况且最后李天雄用生命换来薛如芸和李纨逃生的机会,其中万般无奈,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良久,苏子平息了抽泣,首先打破沉默,问道:“那么薛凡哥哥是不是不知道李诚就是他的儿子?”

“是的,他完全不知情。”

韩雪接过话茬继续说道,“我发动北京天隐的姐妹们找他,近一年才找到的他,然后纨姐让我先接触,好得知他近六年来的经历。纨姐,我可没有占你们家薛凡的便宜哟~”

韩雪话锋突然一转,似是缓解气氛。

李纨也从过往思绪中拉扯回来,将其重新埋于心底,微笑道:“哪会是小雪你占便宜,肯定是他占便宜,你的纤纤小手肯定被他糟蹋过不少次吧~”

“根据发给我的报告,这一年里,韩雪为薛凡手交过73次,口交过128次,性交过64次,刚开始只是为薛凡口交手交,后来会带上性交,主要体位是……”

“别说啦!我的牧月妹妹!”

韩雪急忙制止了牧月那冷冰冰的报告播报,“李纨姐,我这不是帮你物色对抗天影的人才嘛,顺便训练一下薛凡,而且,更进一步什么的都是薛凡主动要求的哟~”

韩雪像是做错事似的急忙辩解道。

“放心,我看李纨姐不会怪你的,要怪也是怪你不早把他带给我们见见,让姐妹们一起调教伺候他,现在他的性技和性能水平,怎么对抗四少和天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