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双娇】(第十四章 四小金花)(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risefrpain。

20170814。

字数:6150。

“你们就像以前那样服侍我爸就行了”江子文说道,“不准偷懒哦~”邪魅的笑容再次出现在江子文的脸上。三女心中一紧,随即定下神来,撩开发丝,将头凑下了老爷子微硬的肉棒上,伸出柔软香舌,开始拨弄起来。江子文也开始了动作,双手扶住宋美玲的胯部,在三角区中抽插起来。江老爷子丝毫不去看正在玩弄他肉棒的三个少妇,只是平静地怒视着他一手打造的儿子,他曾称为自己最杰出的作品的江子文。

心脏搭桥手术和数月的疗养让江老爷子禁欲了很久,对于他这种人中龙象来说,夜夜笙歌的唯一阻碍就是时间,自己的时间和对方的时间。譬如国内上层圈子早已闻名的交际名媛范冰冰,江老爷子也只能腾出两周的时间与其在北欧的一个小镇密会,在国内人多眼杂,而且也抽不开身。恰时老爷子正好出访欧洲,而范冰冰则是随剧组在小镇拍戏,秘书和经纪人不动声色的把事情安排妥当,瞒天过海暗渡陈仓,影片虽然票房亏损,但是投资方和范冰冰都知道,满足了这位在京城翻云覆雨的人物,今后的利益哪是几个亿票房可比的。

出行前,范冰冰的经纪人和导演特地让她学习曾经京城第一美女薛如芸的言谈举止,衣着风格,为此还特地重金搜集了当年那些潮流款式,同时也不忘打听老爷子的姿势喜好和其他癖好,即使有中度的s只要脸上没伤就无妨。为了这两周,范冰冰更是在健身房瑜伽室锻炼了三个多月,胸部愈加挺拔,臀部也愈发弹性圆润。范冰冰每天还不忘私下练习腰部和胯部的扭动,专门找来电臀舞的老师来教导自己,腰腹上的丝丝赘肉也练了下去,马甲线若隐若现,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比过去提升了几个档次。待得导演让其演绎薛如芸有八分神韵时,一众人才安下心来。

在欧盟敲定了几百亿的空客大单之后,江老爷子便告别同行领导官员,来到北欧这处小镇,两周内几乎每天早中晚都要和范冰冰来上一次,同时辗转于附近风景胜地,雪山草原,夜空繁星,肉体的交合,灵魂的升华。那段时光可谓是江老爷子失去京城第一美女薛如芸后最彻底的释放,范冰冰的妆容仪态简直太像薛如芸了,竟是让他忘记了眼前的只是一个戏子。两人颠鸾倒凤,各种姿势轮番上马,范冰冰也是久经沙场经验老道,几乎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沾染过江老爷子的精华,内射也有十几次。相比之前接待过的其他官员或是商人,范觉得江才是真正的硬汉,能让范爽到的人不过五个,但是能让她精疲力尽,大喊求饶的竟是江老头子一人。

要知道,范并不是一个被动的人,相反,出演过武则天的她有着极强的控制欲,虽然名为服侍,但迷得江老爷子神魂颠倒有何不可呢?让他成为自己又一个裙下之臣肯定是再好不过了,可惜,她自己竟然尝到了久违的肉体和精神的高潮。

硕大炽热的肉棒拍打在她的脸上,她竟舍不得这肉棒离开,巨量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射花了她的淡妆,她也舍不得浪费分毫,将精液擦拭脖颈酥胸,剩余的精液残留也都沿着喉道吞下,似是享受最美妙的补品。唯一她留有遗憾的就是,每次她的妆花了以后,老爷子都会让她先休息去补补妆,看来缺了薛如芸的神韵对老爷子的吸引力还是不够。天人交合的两周很快就过去,某天清早,范冰冰醒来时,往常赤裸地躺在她身边的壮硕老爷子不见了,她暗叹了一口气,走到盥洗室,看了眼镜子中似是而非的自己,卸了妆,收拾好自己便回到了剧组。她心里知道,以后在国内,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和江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交合了。

京城,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必然是美女如云,然而真正的美女并非公众所能见到的这些一二三线明星,而是不轻易抛头露面的名媛贵妇,她们的身影往往出现在最上层的晚宴舞会上,一线明星若是收到邀请,都能当做职业生涯的谈资。

当初圈内最为公认的就是五朵金花,一大四小,恰似国旗。京城第一美女首推薛如芸,风华绝代,其次便是宋美玲,徐娇娇,谢雨欣和柳媚烟,并称四小金花,同样光彩夺目,惹人垂涎。第一美女的称号并非白给,宋徐谢柳家族多有政、军背景,虽然不是娇生惯养,但是人生路上也是受到了长辈的余荫,加之貌美善于交际且能力出众,追求者也是能从东直门排到西直门。然而薛如芸则是不同,她的背景众说纷纭,甚至有传闻她没有任何后台,全靠自己到达了这个位置,只要她出席的宴会,她总能成为全场最瞩目焦点,她的追求者反而少了一些,只有真正政商大佬的子弟,才敢进入这京城第一的角逐中去。

二十多年前的江老爷子,大家还敢直呼其名,那时还只是副厅级,姓江名云龙,可见其父辈给予的雄心厚望。此外李天雄,改革开放海派商界领袖,他们二人正是薛如芸最有力的竞争者。结局后来大家也知道了,薛如芸最终选择了李天雄,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而江云龙,现在的正部级官员,则选择了宋美玲,也有人说江宋两家联姻才让江云龙踏上现在这个位置。而徐娇娇,谢雨欣和柳媚烟则分别嫁入了刘家、姚家和冯家,也就是刘飞姚广和冯庸的母亲。

然而不知为何,江云龙似乎从未放弃过对薛如芸的追求,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推进,韬光养晦十年后他终于坐上了正部级的位置,而后就有了圈子内口口相传的“李天雄事件”,外人只知道商界精英李天雄最后一蹶不振自杀身亡,江云龙对薛如芸一家步步紧逼,颇具骨气的薛如芸最后携着一女投靠李嘉诚,另一女下落不明。江云龙和李天雄事件闹得太大,虽然公众一无所知,但是圈内却是口口相传,颇具毒辣眼光的港商李嘉诚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事情嗅到了什么风向,大举从国内开始撤资,开始时还有人嘲笑李超人的胆小,后来的吴、王激流勇退,人们才明白李嘉诚的深谋远虑。当然,事后多年,公众才慢慢地把这些事联系起来,还是一头雾水,辨不清道不明。

然而剩下的三朵小金花,也就是徐娇娇,谢雨欣和柳媚烟,虽然分别嫁给了刘、姚、冯三家,可奈何江家势力太大,三个家族都得依附江家维持着下面的盘根错节,现在看来,实际上她们三人早已成为江云龙,也就是现在的江老爷子的后宫佳丽了。

画面回到疗养院三楼那豪华的过分的江字套房中,当年京城五大美女中的四小金花再次聚首,依旧妩媚诱人,气质极佳,只不过她们并不是在服侍江云龙一人,江云龙的妻子,宋美玲,正在把玩自己儿子的肉棒。

宋美玲也正视着躺坐在大床上的老爷子,丝毫没有表现出羞愧的神情,竟是略带笑意和一丝讥讽,不知是来自下体炽热的肉棒带来的兴奋,还是报复自己丈夫江云龙的快感。不会儿,美玲却是放缓了速度,松开了双腿中夹紧的肉棒,子文的肉棒此时已经青筋暴起,昂扬挺立。美玲拉着子文的手亦步亦趋,来到偌大床边,道:“之前都是她们姐妹洒服侍您,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也来服侍您,好久都没尝过你的味道了呢~”随即也和众女一样,爬上了大床。

江云龙仍然没有回话,眼神中的怒意却是被其他的东西慢慢取代,胯下的阴茎被徐娇娇,谢雨欣和柳媚烟三个丰满熟妇舔弄的昂然挺立,但是显然在考虑其他什么事情。江子文看到这一幕,玩弄的神色不在,取而代之的却是冷酷,道:“父亲,您还是静静地躺着享受吧,刚做完手术您还是甭想着能站起来了。您的势力在这几个月已经收编的差不多了,当然是以您的名义交给我的,这么久我都被您压在基层,如今看来还是能学到不少手腕的~”江子文边说边脱下衬衣和裤子,露出古铜色壮硕但匀称的身躯,然后一个大跨步站上了床。

“阿姨们,母亲,咱们继续吧~父亲心脏的电池只能支撑一个小时~别再耽误了哟~”江子文话音刚落,床上的四女便如有默契般各自开始褪去连衣裙,只剩下超薄的雕花文胸,丁字内裤和肉色丝袜,淫荡无比,看来是有备而来。

众女把江老爷子方才努力靠起的身躯重新放下,缓缓摘除了身上乱七八糟的监测线和输液管,旁边的心率仪由富有规则的脉动曲线变成了不再波动的直线。

徐娇娇首先上前,双腿跪在了老爷子的肩颈两侧,将浑圆的翘臀和内裤遮挡不住的蜜穴凑在了老头子的头上,头和身体则再次凑向了老爷子的肉棒。谢雨欣和柳媚烟两女则是一左一右用双腿夹住了老爷子的双手,玉穴正好贴在了老爷子堪堪能动的手上,大腿根部来回摩挲着,似是期待着经验丰富的手指的运动。她们头部同样也从侧方凑向了老爷子的肉棒。

宋美玲此时则是后来居上,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品尝过老爷子肉棒的她,挪开老爷子双腿,翘起臀部俯跪在床上,一口含向了方才已经被三女舔的湿润的直挺肉棒。三女见得肉棒被夺,也纷纷加入到战局中来,轻吻着暴露在外的根部和阴囊,四只灵巧的纤舌配合的极好,肉棒的每一寸都被唾液所湿润。

此时江子文也开始了动作,他一把将母亲的内裤扯下,屈膝直跪,先是用昂扬的肉棒拍打了几下母亲的翘臀,发出清脆的啪啪响声,随后对准了阴户,扶住她的胯部,一把没底插入。

“唔……啊……”口中还含着老爷子肉棒的美玲感受到身体的填充发出诱人的低吟,随即调整了下节奏,重新和其余三女一起套弄起来,这时四女已经配合默契,每人轮流接替舔舐吞吐着肉棒,似是争夺着无比美味的食物。

“父亲,您不是常告诫我一句话么,生活就像强奸,既然躲不了的事儿,那就当做享受~您也好久没开荤了,不要憋着了~”说罢,江子文便正式开始了在前方男人的妻子,也是自己的母亲的身体里的抽插。

虽然被徐娇娇的臀部抵挡住了视线,但江云龙从身体的感知和眼角的余光还是能看到三女在干什么,听到美玲的低吟娇喘,也猜到自己的儿子正在播种耕耘自己的妻子。江子文期待的父亲愤怒的声音再次落空,而是传来徐娇娇的娇喘声,原来,老爷子竟是用舌头疯狂地舔舐徐娇娇的阴户,弄得其淫水直流,娇喘连连。

紧接着,一旁的谢雨欣和柳媚烟也传来丝丝娇喘,竟是老爷子的手开始了活动,轻而易举地绕过了内裤,摩挲着她们的阴蒂。

“不愧是我父亲,果然宝刀未老!”江子文夸张的赞叹道,老爷子虽然身体未动,但是凭借着双手和舌头,就让三个贵妇娇喘连连,这若是他全盛时期,又该有何等雄风!“父亲,母亲大人也在这里,您的精液可不要在她们三人身上都浪费完了哟~”薛凡继续一边缓缓抽插着母亲美玲,一边说道,“徐娇娇,你先来,让父亲泄泄火”。

徐娇娇听到江子文的指令,抖了抖浑圆的翘臀,阴唇汲取了最后一丝舌头带来的快感,然后缓缓抬起,恍惚间还能看到淫水的拉丝。“徐阿姨,您的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啊~”想必这当年京城四朵金花,江子文都已经尝遍!徐娇娇媚眼如丝,对着子文眨眨眼,对于她这么聪明的女人,必定知道在场谁掌控着生杀大权。只见她侧身站起,换了个方向,重新面对平躺的江老爷子,其余三女女也让开了肉棒,徐娇娇屈膝跪下,右手接过直挺的肉棒,对准淫水直流的蜜穴,一下坐了上去。“啊~啊~”显然江老爷子又粗又长的肉棒让徐娇娇感受到了无比的满足感,比起自己的丈夫刘老爷子那干瘦的短棍实在强上太多。

徐娇娇这种外表冷艳内心却是饥渴淫荡的熟妇,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粗壮如虬龙般的肉棒。刚和刘书记结婚后,还没搭上江老爷子这条线时,她便已经和自称藏传佛教的活佛丹增旺堆仁波切搞在一起了,美其名曰供养上师,学习佛经佛理,实际上还不是渴望那根虬龙般的肉棒。仁波切活脱脱鲁智深转世,力大无比,床上功夫更是了得。后来偶然间刘书记发现这事儿开始调查,才知道这人原来就一农村地里人招摇撞骗。自己貌美如花的老婆竟然跟个乡下骗子媾和,气的在床上躺了一周。刘书记的儿子刘飞那时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本要设计把这原名为赵铁柱的村夫弄到监狱里,可惜一不留神,失手杀死了他。后来木已成舟,江老爷子把刘飞杀人的事情平息下去,并且还提拔了刘飞,刘书记的妻子徐娇娇则作为交换,给了江老爷子,反正夫妻关系早已有名无实,况且刘书记还是喜欢那些年轻漂亮的,有上进心的女下属们,听话且奉承。

徐娇娇搭上江老爷子这条线后,一开始只为金钱权势,原来虽是刘书记的老婆,但也上升无望,只得在国企做个没啥油水的闲职。后来才发现,江老爷子的床上功夫竟然比那村夫假扮的活佛更胜一筹,村夫究竟还是村夫,空有天赋,却没有经过打磨,哪有江老爷子这么经验丰富,手段层出。之后调入江老爷子麾下,每次单独汇报工作时都长达两个小时,那体位,那动作,那频率,醉仙欲死。就连现在的江子文,虽然年富力强,长短粗细和老爷子旗鼓相当,但是毕竟是嫩了点,欠了点火候,可能自己年轻个十几岁会更喜欢这种类型,当然这话是决不能说给子文听的。

时隔数月徐娇娇再次坐上那久违的江老爷子的肉棒时,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先前种种。感受着体内的充盈,臀部的上下动作不禁缓缓加快,她双手后探,撑在床上,脖颈后仰,波浪长发随着身体的骑乘动作上下翻飞,丰满的双胸也上下抖动。谢雨欣和柳媚烟也动作不停,手掌接取下体留出的滑腻淫液,涂抹在徐娇娇的胸部,代替躺着的江老爷子揉捏起她的胸部来,此情此景,淫糜万分。久卧床榻的江老爷子感受着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积累了数个月的精气正在快速积聚,也不知

道是不是再过片刻就得被这徐娇娇榨取出来,他索性不再设防,如子文所说开始享受这一切,反正在疗养院里天天锦衣玉食,先前的护理护士们专业有余,相貌不足,而且也不敢跟老爷子有所瓜葛,如今可好,数月的积累终于可以在今朝好好释放。

江老爷子身居高位多年,信条之一就是永远掌握主动,他的略微使力,每次徐娇娇坐下时接着床的弹性向上顶去,使得肉棒探索的更加深入。徐娇娇感受到阴道内的阴茎时不时碰触子宫颈口,愈发兴奋,涓涓淫水已经沾湿了床上一大片,她口中娇喘连连:“嗯~啊……好爽啊~再来~快给我吧~”。

徐娇娇身体不断的上下起舞,和江老爷子的大腿碰撞出清脆的啪啪声,频率也越来越快。宋美玲此时已不用舔舐被徐娇娇阴道包裹着的肉棒,她双手撑床,撅起臀部,以着相同的频率全心全意配合自己的儿子抽插起来,清脆的啪啪声和淫荡的娇喘声此起彼伏,仿佛是儿子和老子在床上的进行比赛,构成了一组诡异的乐曲。

终于,江子文觉得自己火候差不多了,瞧见床上老爷子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说道:“老头子,不要憋了,我陪你一起!”听罢,徐娇娇突然减缓速度,翘臀完全坐下,将肉棒塞没阴道中去,用力提肛收缩夹紧,胯部不再往上转而开始扭动,包裹着肉棒缓慢转圈,老爷子的喘息也愈发粗重,一圈,两圈……同时,母亲美玲也改前仰为后靠,紧贴江子文的胯部,同样用力收缩,缓慢而稳定地向外夹弄,一次、两次……几乎同一时刻,两女口中发出“啊~啊~啊~啊~”的一声长吟,阴道里面流出股股白色的浓稠液体,江老爷子双目紧锁,面目看不出特别表情,倒是江子文长嘘了一声,畅快淋漓。“徐徐娇,站起来,让我看看老头子射了多少~”。

徐娇娇虽然还想温存片刻,但也只好听令站起,肉棒离体的那一刹那心里竟然泛起空荡荡的感觉。浓稠的白色液体继续从她的下阴流到床上,竟是把先前淫水沾湿的一片全部覆盖。“不错嘛,老头子,看来再战三个回个都不成问题~”江子文邪恶地笑着,不过老头子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回应,徐谢柳三女显然被其威慑已久,听到这哼声都心中不由一颤。江子文注意到这一点,笑容一扫而空,道:“愣着干嘛,谢雨欣,你接着上!母亲大人,我们也别停下~”说罢,也缓慢抽出了自己留在母亲美玲体内的肉棒,里面流出的汩汩白色液体一点也不比江老爷子的那儿流出的少。美玲刚刚经历过阴道被精液的灌溉洗礼,显然意犹未尽,转过身去,温柔而细致地舔舐着儿子贡献出的男性精华,那壮年的雄性气息和虬龙般的肉棒即使尝了这么多次仍让她沉醉不已。同时,离开老爷子的徐娇娇也来到美玲这边,俯卧舔舐着她阴道里仍在缓缓渗出的江子文的精液,心中的空虚感减少了不少。

出场人物表。

薛凡,30岁,大学时期救过李纨,负伤。

李纨,28岁,天隐山庄总管事。

李素,25岁,李纨的妹妹,被四少掳走,目前下落不明。

李天雄,李纨父亲,被京城四少老爷子做局陷害,已自杀。

薛如芸,李纨母亲,原京城第一美女,被京城四少老爷子盯上。

韩雪,24岁,原天隐山庄北京分部管事。

牧月,??,天隐山庄深圳分部管事。

叶青,??,天隐山庄重庆分部管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