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命运(都市版)第二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eaw26年2月27日字数:3242第二章天上不停地下着阵阵淅淅沥沥的小雨,时大时小时松时紧的绵绵细细的雨丝透过路灯的光影让整个场景显得几分朦胧又有几分伤感。停在街边一个小巷口一辆外表已经显得有些老旧的商务休旅车里几个人沉默地注视着外边动静。潮湿的空气让车内的每个人的衣服都湿漉漉的,黏黏的贴在皮肤上让人都感觉不是很舒服。

高燕整个人靠在后排椅子上,一只手拿着一个装满用生姜红糖红枣水的保温瓶,嘴里含着一粒话梅,向着事前指定的方向观察着。今天她所在的小组根据分局统一部署参与抓捕几个长期在火车站附近偷盗抢劫旅客行李箱的团伙。这个团伙的几个人也要家过节了,肯定要把抢劫偷盗的东西带老家。高燕所在小组的任务是把守住这个团伙所租住房的背后小巷的出口。一旦,从正面冲进去抓捕的警方没能在第一时间控制住这个团伙的所有人员。有人从后门或者后窗逃跑。

高燕她们要从小巷口堵住犯罪嫌疑人。

高燕一边注视着蒙蒙细雨中显得格外安静的小巷子,一边想着今天下午一个刚刚调到市公安局财务处的一个姐妹凑在她耳边说的悄悄话。

【女人嘛!就是那么事儿!跟谁上床不是上床!那么多人争着往上送呢!

自己不心眼活络一点,干等着吃亏】高燕当时看着肚子已经微微腆起的女同事一眼,没好气地低声了一句【我可不行,我拉不下那个脸。再说,我可是有老公的,我老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你那算什么老公!不就是男朋友同居嘛!行行行!算我白说,以后到市局来找我玩】高燕已经听其他&a&女同事八卦时说那个女闺蜜所谓去市局财务处上班就是一个幌子。财务处里传来的消息是根本就没给她安排任何的职务和工作。她可能就是挂一个名,然后就家生孩子带孩子去了。

作为一个刚刚毕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根本没结婚的女人生孩子,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市委书记的,有说是市长的,也有的说是公安局长的。

高燕虽然平日里像一个假小子的性格,可毕竟是一个女人。看着周围的女同事们中那些干活不多,立功受奖却次次都有份,而那些认认真真工作的女同事平日工作从早忙到晚,却立功受奖的机会都很难得到的现状。让她不由得不思考自己的前途和工作。

【所有人都注意。准备行动】对讲机里传来了行动命令。车上的几个人都放在手里的东西,把武器装备抄在手里。

【大家都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准备!】一个男声低沉地传遍了整个车厢。

高燕明白这是让大家把防弹衣或者防刺衣穿好以备不测。她虽然觉得抓这种偷盗团伙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小心没大错。在这种深夜抓捕的行动中谁都不敢真正担保那些犯罪份子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

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声:【各组注意,行动!】紧接着不远处的那栋外部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里传来了不引人注意的声响?◢¨??¨。高燕她们知道那是攻坚抓捕组的警察正在破门而入。居民楼里的一个房间的灯光瞬间亮了起来。透过朦朦的雨雾让人有一种晃晃忽忽的感觉。高燕她们几个警察都一声不吭的盯视着那栋楼房的面向小巷的几个门窗。如果有人逃跑一般都会沿着小巷向大街方向跑。而这条小巷是一条直巷,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有人跑过来。

【有人跳窗跑了,三组注意】对讲机响了起来。声音有点急促。

话音未落,高燕等几个警察已经看到一个黑影从小巷的尽头狂奔而来。猛然间开车的警察车头一转横斜在小巷口堵住了出口同时打亮了车头远光灯,瞬间把黑暗的小巷照的雪亮。同时。几个警察按照事前计划好的方案同时打开车门跳下车,依托着汽车和周围的地形地物,扑向飞奔而来的黑影。

当黑影面朝下摁在地下,全身半跪半伏,两只手被高高拎起戴上手铐的时候。

高燕扑上去在黑影的身上起来。在这个小组里,高燕是唯一的女警,所以一般急难险重的活儿其他&a&几个男警都动承担下来。一般都是让高燕打打下手。像现在这种犯罪嫌疑人肯定已经不能有任何动作的安全状态下。高燕都是被安排干身这个工作。

犯罪嫌疑人由于是半夜被惊醒仓促出逃,身上连衣服都没好。所以也没有任何太多的东西。高燕她们把人交给了具体经办这个案子的警察就收队办公室。

像这样的行动高燕这段时间已经参与了好几次。基本是黑白颠倒也没有什么加班费之类的说法。没任何节假日,连正常的公休日都很难得休息一天。

而且由于高燕所在小组本身就不是一个分局刑警队比较固定的小组,而是由这次全局大换岗时从各个单位部门换岗过来的不同警种的警察临时拼凑起来的。

所以也没有人敢把像样的案子交给这个组。这个组的人基本上就是给其他&a&小组打下手,有大的行动时去敲敲边鼓什么的。像上次在火车站三枪打死绑架犯的经历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女同事们背后唧唧喳喳的议论。而男同事虽然觉得她做事还可以,但是毕竟时一个女人,而且在工作中开枪打死人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而是充满了不可测的高风险。而作为领导一般来说也就是嘴上表扬几句,实际上没有人真正在意。毕竟这就是警察本质工作的一部分。

高燕斜靠在值班室的三人沙发椅上闭着眼睛,一边打着盹补觉。一边迷迷糊糊地想着那个调走女同事的话。

【和谁上床不是上床】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可是,我不是那种女人啊,我有男朋友了】好像是高燕自己内心中一个声音在急急切切的答着。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委屈。

【可是,上边没人就没人重视你提拨你。你干的累死也没人在乎】好像是那个女同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可是我工作很努力呀!领导们应该看见的!】像是高燕自己的声音在抗争着。

【全局那么多人,分布在那么多地方。领导们都很忙,很难得到基层单位来看看情况。就算是下来了,又有那么多的女同事,领导怎么会就认为你是最努力的呢!】几个声音在高燕的脑袋里断断续续的响起。高燕也慢慢地彻底睡着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在城市另一个角落的一个装修豪华典雅的酒店西餐厅的一个装卸典雅安静的包间了。几个女人正围在一张圆桌有说有笑的。

坐在最里边座上的是一个二十多岁长着一张白净的鸭蛋脸中等个头身材匀称的女人。穿着一件米驼色的宽松外套,上衣是黑色颈部系带样式,丰满圆润的乳房把上衣撑的鼓鼓的;一条略微过膝的黑色短裙。左胸别着一个用金银丝编制成镶嵌着钻石的胸针。一串颗粒饱满色泽光润的珍珠项链,闪烁着耀眼光泽的钻石耳坠和戒指。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富贵雍容。

【王书记马上就要去欧洲考察访问,我也跟着去。欧洲去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大包小包的买东西。真是时间不够用,唉~】说完,女人从桌上用两只手指拈起一只英国骨瓷咖啡杯,中指点着咖啡杯的杯壁泯了一口咖啡。

许丽菲一边细细的品味着嘴里萨尔瓦多咖啡那种独特品味的口感。一边看着围坐在圆桌旁的几个女人甜甜的笑着。

【美国实在是太好了,尤其是买东西,每次都买不够,时间太少了,排队等的时间太长~上次我们去的时候大家都把商店给买空了,最后旅游大巴都放不下了,还专门临时租了一辆车拉大家的东西】魏琪也是满脸堆笑地附和着。

这是这些女人不定期聚会。女人之间也是都有着自己独立的交际圈子的。交流各自小道消息八卦新闻和流行时尚是这种聚会的永恒题。

许丽菲的公开身份是市委接待处副处长,另外一个众人皆知的身份就是市委王书记的情妇,而且是给王书记生了一个儿子的情妇。

【海玎,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情我已经和王书记说了。王书记的意思是问题不大,他有机会给组织部说一下。你老公无论哪方面都格,现在就是等机会了。

】许丽菲又泯了一口咖啡,一边随口说着。

【谢谢!谢谢!我们两口子这类谢谢妹妹了!】魏琪一边满脸欢喜的陪着笑脸,【都是自家姐妹,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你们家先生也早该提拔了,轮也该轮到了。那么优秀的男人!东海市谁不羡慕你们家先生啊!】许丽菲继续抿着咖啡。

【现在我老公单位里也是很难搞的!家明是个书呆子,在国外呆久了,好多人情世故都不明白。每天只知道干工作。几次机会都错过了。工作成绩摆在那里,就是更多机会施展才能,家明心里也别扭!】魏琪也抿了一口碧螺春,叹了一口气。

【家明挺不错的,毕竟是美国藤校拿了博士学位又在华尔街高盛大摩那样的大公司干过的。这样的人才到哪里去找!现在基金经理能做到家明这个水平真的不多见。财政局里几位领导背后一直夸家明呢】旁边一位穿旗袍的高高的个头燙了一头长波浪头发的女人满脸堆笑地接了一句。

【家明有点书呆子气,洋面包吃多了。做基金经理也不好干,24小时盯着,连觉都睡不好】魏琪陪着小心,一副小女人在姐妹之间才说实话的样子撅着嘴抱怨着。

【家明从小是吃洋面包长大的,身体多壮实啊!不会喂不饱你这位大小姐吧】穿旗袍的女人调笑道。

【那倒没有,就是没时没点的,有时候正睡的正香,他就来劲了,男人嘛!

】魏琪也不介意旗袍女人的调笑,应着。

【不早了,王书记晚上还要开会呢,省里有人来了,我还要去安排一下】许丽菲放下咖啡杯站了起来。

【快过节了,我和家明给你儿子买了一点过节的礼物。今天正好有机会就带过来】魏琪满脸堆笑着把几件男孩子喜欢的玩具和一个四四方方的金色金属礼品盒递给了许丽菲。

【别那么客气啊!我儿子玩具挺多的了家里到处都是,都没下脚的地方了】许丽菲一边嘴上推辞着,一边把礼物接了过去。

看着那辆并不起眼的大众帕萨特从地下停车场开出去了。两个女人&a&互相对视了一下。彼此都没说话。

【已经生了儿子还这样低调&a&,王明山书记的心机深啊】两个女人&a&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穿旗袍的女人低声说道【人家生了一个儿子啊!……那件事情你考虑好了没有?人家那头还等着话呢。台里这次人事调整,那个位置很多人都惦着呢,那几个人都在四下活动呢!

】【我有点怕,万一传出去了~】魏琪低低的声音应着。

【你怕!人家可不怕!人家可是豁的出去!反正我和你说了。家明不也是外边有其他&a&女人。你不是也知道嘛!】旗袍女人也是低声的说道。

【那~那……能保密吗?我有点怕……万一传出去……】魏琪还是犹犹豫豫的。

【不会有问题的,具体见面时间我来安排。到时候你坐我的车一起去】旗袍女人还是不紧不慢地低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任何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却能够让人不知不觉之中就跟随她的想法。

魏琪没有吭声,半晌,她默默地拎起自己的做工考究外观古典的dior黑色单肩挎包,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旗袍女人一眼,似乎是等待着旗袍女人。

旗袍女人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个局面,微微一笑。也站了起来,招呼外边的服务生拿来单子结账。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也从后门进了地下停车场,一辆黑色奥迪一辆路虎一前一后的开出了地下车库。

驾驶着路虎的旗袍女人一边开着车,一边伸出右手在车载屏幕上摁了一个电话号码。随着一阵拨号声响过之后,一个沉稳的男中音从车内音响中传出,【怎么样?她答应了吗?】男中音沉稳的问道【答应了!她也是一个明白人,地点就还订在老地方吧!这个星期五下午五点半】旗袍女人声音平稳地说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