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精神病人四(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被佣人安排着住进满是蕾丝边,铺天盖地让人不舒服的粉色的房间。章节更新最快李慕像是个呆滞的洋娃娃坐在梳妆台前被做着造型化上精致可爱的妆容,穿的仿佛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公主,缀满了流苏和星星的裙子被裙撑出蓬蓬洒洒的样子。

——这是李天赐最喜欢的样子呢。

李慕默不作声的任她们对自己上下其手,心里却忍不住嗤笑。那个是这身体双胞胎哥哥的家伙比谁都喜欢这些女孩儿的玩意。自己没有勇气对抗世俗去改变自己就利用这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

正巧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你们把她打扮的怎么样了?”

靠在骚粉色的门上,李天赐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洋装玩偶”,微微笑着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他敏锐的觉察到了李慕这种无声的冷暴力抵抗。不过对他而言,这次接这个所谓的双生妹妹回来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罢了。李慕自己的想法对他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比起到都死都是一只住在精神病院的笼中鸟,像现在这样当个没人知道丢人病史的大小姐角色的玩偶,然后代替他完成梦想嫁给那个他最爱的男人,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绝对不能属于那个男人以外的任何人。凭什么一模一样的脸,她就是个女孩,而自己却偏偏是个男人呢,真是不甘心啊。

“景行老师一定会满意的。”

在李慕的视线里,这简直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的蜘蛛,伸出自己令人作呕的长着长毛的两条前腿触到自己肩膀上。她条件反射的抖了抖,将这个人在视网膜映射成自己最厌恶的虫子,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对这个人纯粹不含任何杂质的讨厌造成的。

什么时候神经病这么常见了?她心里吐槽。江景行和李天赐的破事她也算是知道一点。那还是她没有被关进精神病之前的事情了。本来是被高价请来作为钢琴老师的存在,却跟自己未成年的学生搞在了一起,这种人渣竟然也有资格是海内外知名的钢琴家。更糟心的是,李天赐这个傻x还对这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看这架势是父母终于发现这对背地里的奸情了,这是打算把自己推出来替他们不容于世的感情顶岗?

等大家都知道和江景行订婚的是她这个李二小姐,再过几年成年之后再举行结婚仪式,是不是她就彻底没用了,继续过着无人知晓的精神病院生活,然后看着这对你侬我侬爱真情切?也别太搞笑了,感情她李慕平时装死惯了这蛇鼠一窝把她当泥做的可以随便捏?

她也就是想过过正常人的生活,赶紧把这老招变态的破病给治好才在这些尽是群神经病的世界里玩玩,你这特么想爬她头上来那就不能忍了。之前是不熟悉规则,才尽力迎合世界观来走,现在真是管你三七二十一了,她舒服了最好!

“他要是满意了,你就会想办法杀了我了吧。”黑色的齐腰直发愣是被打造成了洋娃娃卷,李慕不爽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冷冰冰的拍掉肩上的触角。

“你在说什么呀。景行老师你应该也记得吧,那么温柔的景行老师,如果我做出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原谅我的。而且你之前不是也表现的很依赖老师吗?为什么现在一定要表现的这么讨厌所有人?到时候让老师看到你对他是这种态度,他会伤心的。”

李天赐挥了挥手示意佣人们都让开,他抬起表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到了生日会开始的时间了,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再这么一副样子。”

如同一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他牵起面前洋装少女的手,极具主人风范的牵引着她穿过层层拐弯的楼道,犹如古堡般设计的房子,左右两边都并无灯而是点着特别定制的红烛,散发着悠悠的火焰。人走过带起一阵风,火焰顺着风摇曳闪烁。

李慕印象里,这个地方自己只来过一次。

那大概是九岁那年李天赐的生日会。但是她当时并没有出场的机会,仅仅只能躲在幕后观赏着这份跟自己无关的热闹。一墙之隔,却仿佛是两个世界。也就是那一年,江景行来到了李家,并带来的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慕本来并无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就现在看来,她却摸索出了一些问题,李天赐说她当时很依赖江景行,但是她的记忆里却完全没有这个印象。就仿佛是断了片似的,关于江景行所有的记忆都是围绕着李天赐展开的。自己和这个人仿佛是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可事实却是当时还在李家的李慕怎么也不可能跟这个人毫无半点交际啊。而且为什么偏偏这个人来了之后,李慕就被安排进精神病院了呢?明明病了这么多年,李父李母也只是对她比较冷淡,并没有特别厌恶她的意思啊。

前方渐渐明亮了起来。

仿佛是焕然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男男女女手执着精致的酒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私语。也有年轻人在特的区域和自己的伴儿跳着舞,跳着跳着,手就不知不觉摸了上去。这些人中有李父李母一些商业上的伙伴,也有李天赐的同学朋友们。李慕甚至从他们中看到了几个熟面孔,想来曾经是也和她做过同学。当然这些人当中最显眼的还是江景行,那人不愧是能把李天赐迷的神神叨叨的美男子,他一身白西装,活像是下一秒能去婚礼现场的人,栗色头发柔软而蓬松,笑容温柔可爱,知性优雅的气质确实像个钢琴王子。此时他正低着头和李父交谈,微微低下头聆听着。

李天赐也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仿佛是无知无觉的加重了握着李慕手腕的力道,拖着她就往江景行的方向走。

活像是看到了主人的狗。

李慕突觉不对,怎么回事?

明明所有人在这双眼睛里都是动物,为什么这个江景行却是人类的样子的!

恰好这时,江景行也正抬起头来。

“这不是慕慕吗?”

他的视线在第一瞬间落在了李慕身上,完全忽视了旁边的李天赐。

他快步上前握住了洋装少女的双手,“听你爸爸妈妈说,这几年你的身体很不好,一直在养病,现在你的身体好了吗?我一直很担心你。”

“景哥之前还答应过你,等你病好了就带你去南二环兜风呢。”

“景哥?”

李慕困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

“哎!”

江景行应的非常自然,仿佛已经如此进行了千次百次了似的。可李慕对此却怎么也没有任何记忆。自己跟江景行是可以用这么亲密的称呼的存在吗?

“老师,妹妹病刚好,你不要吓到她。”

李天赐挂着乖巧的笑容,自然而然的把李慕往自己身后推了推。

“啊,是是。你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江景行有点担心的看了看李慕的脸,“这里人这么多,会不会对慕慕而言空气不太好?”

在李天赐悄悄背过身的恐吓的眼神下,李慕淡定的接口道,“没事,我挺好的。”

出于一种就是不想看李天赐好过的心理,她天真的露出笑脸,“景哥对我好温柔哦。”一边说着,还一边从李天赐身后绕出来,调皮的做了个鬼脸,“可是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诶。”

“跟我关系明明没有那么好,干嘛非要装作和我很熟的样子?”

果然如她所预料的一般,李天赐瞬间铁青了脸。&!--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