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妈妈】第四部(二、三)(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饥饿的杰克发日:2017年6月6日字数:10000回来北方老家,转眼间,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我和妈妈住在磊子家,不用交房租水电气,没什么经济压力。但我们母子俩都明白,这只是暂时的,等磊子父母一回来,我们就得搬出去;另一方面,虽说我们前两年在南方打工(我妈妈卖屄被人肏),积攒了一笔小钱,但坐吃山空的道理谁都懂……妈妈劝我不能一直这样在家呆着,年纪轻轻,得出去上班挣钱。

我不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儿,但我当年高中没毕业,就去洗浴中心当服务生,后来又做了我妈妈的“龟公”,如今20出头,既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一技之长,哪能容易找到一份正经工作?这两天,我也尝试着,出去投了几份简历,结果全部石沉大海,连面试的机会都没得到。

接连碰壁之后,我下定决心,准备自己创业,用我妈妈的积蓄做点小生意。

……“啥?你想创业?”

“是啊,想做点小买卖。”

“可兄弟,现在买卖不好做啊,你得想清楚。”

“我知道,唉,经济不景气嘛!”

“没错,尤其是在咱大东北,你没人没钱,干啥都困难。”

“我这不也是没法子?出去找工作,没人愿意招我啊。”

“那倒是,天天朝九晚五,挣不到几个钱…”

傍晚,我和磊子在家里聊着创业的事。我们俩坐在客厅沙发上,就着小鸡炖蘑菇和啤酒,一边喝着,一边唠嗑。

磊子和我从小玩到大,虽然跟我同龄,但因为早早就出来混社会,他的心智和眼界要比起成熟许多。关于创业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他商量商量,甚至听取他的意见。况且,考虑到磊子目前也是个无业游民,我还有意拉他一起入伙,让他出人出力。

7点多钟,我妈妈回家了。

母亲推开大门,走进来时,我和磊子两眼直放绿光。母亲今天穿一件黑色针织衫,下身是叉开膝的红裙,腿上裹着肉色丝袜,脚上穿一双搭扣细高跟。这一身性感漂亮的打扮,让我母亲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十多岁。

“你今天去哪儿了?还穿得这么骚?”

我开玩笑地问妈妈。

“我跑了几家中介,准备去看看房。”

母亲站在门口,一边弯腰脱着高跟鞋,一边淡淡说道,她包裹在丝袜里的小美脚,脚趾上隐约可见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

“辛苦了,阿姨,您吃过饭了吗?”

磊子在向我妈妈献殷勤。

我妈妈微笑着说:“还没呢,谢谢关心!我等下自己随便弄点吃。”

“哦哦,厨房里还有半锅小鸡炖蘑菇,我去给您热一下!”

磊子正准备起身,去厨房给我妈妈热菜,我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故意很大声地说:“别走啊兄弟!热啥小鸡炖蘑菇?先给我妈妈喂点些香肠,她最爱吃肉了!”

说完,我就把裤子往下一褪,命令妈妈赶紧过来给我吹喇叭。

“小伟,我才刚刚回来……”

母亲眼神哀怨地看着我。

“是啊,要不让阿姨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磊子似乎在为我妈妈求情,这让我心里更加不爽。

“哼!”

我冷笑一声,说道,“谁管她饿不饿?!赶紧滚过来,让咱哥俩爽一爽!”

沉默了一会儿,母亲不禁耸搭下脑袋,深深地叹了口气:“唉……你这孩子……”

接着母亲走近我跟前,像往常一样,“扑通”一声跪在地板上。母亲仰着头,目光迷离地看着我,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阳具根部,自下往上,轻轻套弄着,时不时地,母亲还捏几下我的卵囊。阳具就被母亲的小手摸得乖乖抬头,母亲见儿子已经勃起,顺从地张开小嘴,用嘴唇包住我的龟头温柔吮吸,她灵巧的舌头轻松拨开我的包皮,舌尖在马口处轻刮。

我眯着眼睛,十分享受。一旁的磊子看着我妈妈给我口交,他摇摇头说了句:“小伟,你也太过分了吧,阿姨这才刚回来,你就……”

“哎呀,这有啥关系!来来来,把裤子脱了,让我妈给你也吹吹。”

“算了吧,你们母子俩玩,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磊子从沙发上起身,坐到了一旁的小板凳上,好像刻意要离我远远的。

磊子点了根烟,继续说道:“咱们接着聊做买卖的事吧,正好阿姨也在,也征求下她的意见。”

我妈妈听了,从口中吐出我的阳具,抬起头对磊子说:“没事,我没意见,都你听你们哥俩的…”

说完,我妈妈迅速低下头,重新叼起我的阳具,继续含在嘴里又吸又舔起来。

“不管她,咱俩商量就行。”

我抱着母亲的脑袋深深往下按,同时问磊子:“兄弟,你在这一带混了不少年,你说说,有没有什么好路子?”

“恩,我觉得吧,就咱这小县城,你也只能做做餐饮,开个小饭店、奶茶店啥的。”

“不行,我没学过厨子,自身没技术,雇别人来干我又不放心。”

“这倒是,现在的厨子可回偷奸耍滑呢……哎,要不你做服装吧,在步行街租个门面,卖流行服饰。”

“算了吧,现在谁还去实体店里买衣服?都改网购了,既便宜又方便。”

“那……服务业呢?搞个按摩足疗,投资不大,回报也不错,现在人人都爱没事捏个脚。”

“按摩店?好主意啊兄弟!嘿嘿”

我一拍脑门,继续说,“我觉得咱们可以搞这个,不用租门面,直接上门服务式,零成本;也不用招人,让我妈做按摩小姐,每一单给她点提成,也算解决了我妈的就业问题;至于服务内容嘛,好说,纯按摩30元半小时,打飞机50元一次,口交80元一次,操逼150元一次,包夜500元,不限次数,随便干我妈,操菊花都行。咱们还可以给我妈拍点裸照,再在裸照背面明码标价,到时候等你买了车,咱俩就开着车在街上发我妈的裸照,给她拉客人……”

我一口气说完,磊子和我妈妈听得目瞪口呆,尤其是我妈妈,她含着我的阳具一动不动,眼巴巴地看着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磊子愣愣地问我。

“哈哈哈哈”

我放声大笑起来,“瞧把你俩吓得,丢了魂啦?”

……第二天,母亲一大早就爬起床,坐在梳妆台前描眉画眼、收拾打扮着自己,连早餐都来不及给我和磊子做。

我躺在床上,打着哈气问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出去找野男人啊?”

母亲懒得搭理我,她今天约了房屋中介,去郊区看一间廉租房。据说那里不仅房租便宜,而且人流量较少,适合我们母子俩居住,毕竟母亲回老家后最怕的,就是抛头露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