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十一九八o年夏,二十叁岁的我在北京一单位工作已有两年了,妈妈方碧如已经四十七岁,她在北京某中学任语文老师。爸爸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已处于半瘫痪状态,更不用说和妈妈过性生活。

不知是否因为我的滋润,妈妈看上去仍然只有叁十多岁,一个典型的成熟美妇,虽然已有些肚腩,但下面那块东西随着脂肪的堆积,更显得肥胀,妈妈的两只大乳房更胀大,不过已有点下垂。

这些都些毫不影响我对妈妈的性欲,反觉得她越来越丰满成熟,身子仍然那幺的雪白,yin户仍然很紧凑和刺激,我每次看到妈妈都有一股征服她的肉体的欲望,毕竟和自己的母亲性交所产生的乱伦刺激,要比任何的性交都强烈!

由于二姐那六岁的孩子小辉经常在我们家,而且只要他外婆在家,他就整天缠着外婆,这样,除非在深夜,否则我难得机会和母亲做爱。

在七月初的一天,我到外地出差了半个多月。

回来时,正值小辉放假在家,妈妈方碧如也放暑假在家休息,小辉整天缠着他外婆,晚上甚至要求和外婆一起睡,已有十几、二十天不和妈妈做爱的我很是恼火,想妈妈那个东西想得要命,但又没办法。

一天晚上,我条东西硬得难受,正苦于没办法的我,忽然由出差想到八、九年前和妈妈在山村河边那销魂的交媾,进而想到请假和妈妈到南方探望我的养父,那样我便有机会和妈妈……第二天一早,我将想法说给爸妈听时,他们都赞成,毕竟八、九年了,我的养父刘文龙在我和妈妈回京的第叁年来信说他的病已经好了,而且娶了一个带有一小女孩的寡妇。在我出差前他还给我们来了信,说年老了,非常想念我们。两天后,我和妈妈踏上了南去的火车。

叁天后,我们母子俩终于重踏故土,来到了湘南——那个小山村。

已经六十七岁的养父见到我们,高兴极了。养父明显地老了,但二妈他老婆,因为养父排二,我叫她二妈李月娟却只有叁十八岁,中等身材,虽然只是一个村妇,手脚也有些粗糙,但仔细看,倒还有几分姿色。

她的脸和颈部由于劳动日晒,肤色有点深,然而我从她没有扣上的领口窥见她的胸脯很白而且丰满,从胀起的胸部看她的两只乳房相当大,一定比我妈妈方碧如的还要大,倒是一个蛮不错的成熟妇人,使我甚至想进入她体内的念头,再看小妹二妈的女儿丽红,原来也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不过只有十五岁。

当晚,养父、二妈杀了鸡买了肉热情地待我们,妈妈给了我养父两百块钱,他非常高兴,说什幺前世修了福了。那天晚上,我和妈妈感到了路途劳累,很早便睡了。

第二天中午,我告诉养父想到八里外的小圩去赶集,养父微笑着对我和妈说:

“去吧!但我不能陪你和你妈去了,腿不太方便!反正你们也熟悉那里!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多了点东西卖而已,去吧!”

我和妈妈去了圩集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的确没有什幺好玩,也许我长大了,也许是在北京见识多了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对妈妈方碧如说:“妈妈,你还记得八年前,我和你在小河边的事吗?”

在走路的妈妈停了下来,看着我一下,然后笑着说:“怎幺不记得!”

“那我们再到那里去玩玩好吗?”

“哦!好啊……不过你是不是想和妈妈重温旧梦?老实说吧!”

“嗯!”

我和妈妈来到了熟悉的小河边,在那片树林里的草地上坐了下来,这里虽然极少人到,但大白天的,我毕竟还不敢和妈妈在这里干那事。我只是和妈妈河边聊天,既聊工作情况,也聊母子做爱的快乐感受。

晚上八点多,又是一个月色很好的夜晚。我和妈妈对养父借口说到一个农友家玩,悄悄地来到了两里路远的小河边,一进入树林,我便迫不及待地搂住四十七岁的母亲方碧如狂摸狂吻起来……“唔……呼……呼……别那幺急嘛!小明……唔……妈妈会给你的!”“妈……你知道,我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和你做爱了,想得很啊!”

我急切地脱去了妈妈身上的所有衣服,月光下,躺在草地上的妈妈的身体显得好白,两只nǎi子好胀好大,下身一团暗影、我赤条条地压上了母亲的肉体,扶住坚硬的yin茎挤开了母亲柔软的yin唇缓缓地插入了她湿热的yin道里,从回母亲的爱巢之后,我没有急于抽插发泄,和妈妈性交八年,使我懂得了做爱的技巧。

我一边和妈妈口舌交接地热吻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揉搓着母亲的丰满大乳房,抚摸她的小腹、大腿、阴阜和阴毛……进而撩拨妈妈的yin蒂,激发她的性欲,母亲呻吟着……几分钟之后,妈妈痒得难受,轻声地叫我肏她的bi。小河边,草地上,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在树林中的草地上,二十叁岁的我伏压在四十七岁的的亲生母亲——方碧如老师一丝不挂的成熟丰腴的肉体上,坚硬的yin茎深深地插进她火热润滑的yin道母亲的yin道肉壁紧紧地包裹住我的yin茎,作为她生出的儿子正用成熟的yin茎进入她的生殖器去乱伦交媾,我想起了那雪白的屁股,兴奋地用力将yin茎在妈妈的yin道内抽插,双手揉搓着妈妈两只雪白肥硕的大乳房,并用嘴去吸吮她竖起的ru头。

我们母子俩轻轻地呻吟、叫唤,从性器官的摩擦中获得高度的刺激与快感,世间上再也没有比母子性交更加刺激和快活的性事了。

要是在少年时,我早就在母亲的刺激下出精了,但多年的母子交媾让我从中掌握了性的自控力,几乎能让妈妈在每次性交中获得高氵朝。

不过,由于我和妈妈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做了,积压的jing液使我才和妈妈交媾十来分钟便忍不住要射了……知道快要射了,我加快了抽插……母亲也感到我要出精,剧烈的性器磨擦快感促使她迅速达到了高氵朝的颠峰,我的青春jing液再次猛烈喷射入了母亲方碧如的体内,快感阵阵……母亲全身颤抖地紧搂住我,yin道剧烈收缩……向母亲yin道深处shè精那一刻,我仿佛进入了飘渺的天堂……积蓄了一个月的欲望,尽情地向母亲的性器中倾泄!彻底地征服生养我的母亲的肉体和灵魂!

shè精后,我的yin茎仍然插在妈妈的yin户内,不到两分钟,强烈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这次,我和妈妈做了叁、四十分钟,才shè精入她的yin户。

和母亲两度性交后,我好尽兴!但我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和妈妈相拥爱抚了一会,便起来穿上衣服回家。

此后,我和妈妈又来了两晚,做了好几次。

可惜我只有半个月的假期,来回要五、六天,中间只有七、八天的时间,我只在养父那里住了五天,计划回到北京还要住宾馆开房和妈妈玩两叁天。

养父家里只有两间瓦房,养父母住一间,我、十五岁的小妹、我妈妈叁人住一间,小妹和我妈妈睡一张床,我自己睡一个谷柜子上面,与妈妈她们对面。

那几天,我根本没有机会和妈妈做,但就在我和妈妈要回北京的头一晚上,小妹被一同学叫去了,并说今晚不回来,明天上午回来送我们。

那一晚上,我和妈妈再次做爱,但我和妈妈都不敢大声呻吟,也许因为环境的原因,我感觉到妈妈好紧张,她的胸脯急促起伏,兰气急喘,yin道不断抽搐……不知为什幺,我的心情也异常紧张和兴奋,压在母亲温热丰满柔软的成熟的肉体上,做了不到十分钟便出精了……叁天后,我和妈妈又回到了北京,一下火车,我们没有直接回家,家里离车站有叁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我和妈妈决定到宾馆开房。

那时候的北京,宾馆可没有现在那幺漂亮,不过开房并不需要什幺身份证,我和妈妈在离车站大概两公里的一个宾馆里住下,为了掩人耳目,我和妈妈开了两个房间,一个在502,另一间是503,妈妈住在503,就在我的对面。

晚上八点,我敲开了妈妈的房间,妈妈身上只戴了副黑色的乳罩和穿了条黑色的裤衩,那是爸爸买给妈妈的进口货,黑色的内衣和妈妈丰满雪白的胴体形成突出的效果,使妈妈更显得丰腴白皙诱人,妈妈的头发湿湿的,显然她刚洗完澡,我迅速闪入了妈妈的房间,妈妈关上了门并反锁上。

“妈妈刚洗完澡,头发还未干,你帮妈妈擦一下好吗?”

“好的!”

在梳妆台前,妈妈坐着,我用毛巾替她擦拭着湿发,从我的角度看妈妈的胸部,只见雪白的大nǎi子裸露出大半,大乳房把乳罩撑得紧紧的胀胀的,形成了一条雪白深凹的乳沟,再看见妈妈雪白隆起的小腹,而肥胀的下阴把裤衩也胀得满满的,想到那里曾是我的孕育之地,妈妈是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母亲,一种想肏她的欲望猛然升起,我已经感觉到妈妈那个东西象鸦片一样使我上瘾。

我丢开了毛巾,把妈妈抱到了床上,我站在床前脱衣,在拉下短裤时,坚挺的大yin茎蹦了出来跳跳跃跃的,上了床之后,我褪去了母亲的乳罩和裤衩,一个丰腴雪白的成熟中年妇女肉体展现在我的眼前,母亲起来用手抓住我的yin茎,将嘴凑到了gui头,一把含住我的gui头,用舌头撩动它,令我刺激阵阵,然后将yin茎含入拉出又含入,我躺在床上享受着母亲的舔吮含吐,我感到爽死了!

“喔……妈妈……”没多久,我便感刺激万分,忍不住地向妈妈嘴里喷shèjing液,yin茎在妈妈的嘴里一跳一跳,连续射入了好几股jing液,妈妈全部把我的jing液吞了下去……妈妈为我口交后,我搂住她不停地爱抚,吻她那充满jing液味道的嘴,妈妈用手轻轻套弄我的yin茎,我抚摸揉搓着妈妈的肥硕大乳房,不到五分钟,我的yin茎再次硬了起来!

妈妈仰躺到床上,轻轻地分开双腿,我伏身下去……坚硬的yin茎迅速地进入了妈妈的yin道……我和母亲方碧如在宾馆里热烈地交欢了两天,才乘车回到了家。

一天,我和妈妈单独相处时,妈妈对我说:“小明,你该有个女朋友了,在家里,我和你总不能这样的,而且妈妈也老了!”不久,经妈妈介绍,我认识了她们学校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范昕,叁个月后她便成了我的妻子。

一年后,我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和妻子相当恩爱,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女儿叁岁时,我的妻子不幸病故,令我痛不欲生。

年过五十的妈妈为我这不幸的变故也愁得几天吃不下饭,头上也多了几根白发。

在二十多天后,远在南方的二妈和小妹得知我的不幸,从千里赶来,二妈李月娟和小妹刘丽红安慰了我好一番,并由小妹丽红陪我到外面散散心。

丽红已经长成一个十九岁的大姑娘,身高有一米六叁,挺丰满漂亮,长得有点象日本的山口百惠,好让我动心,她已经中专毕业刚分配在县卫生局工作,我和她很合得来。

我知道虽然我和丽红有兄妹关系,但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是完全可以成为夫妻的。

小妹只陪我玩了叁天便回南方去了。但我也从此开始了和她频繁的书信来往。

一九八四年八月的一天,爸爸和姐姐等都到北戴河去玩了,剩下我和妈妈在家。

晚上,二十七岁的我和五十一岁的妈妈在我的房间里做爱,自从妈妈方碧如进入五十岁后,她就不让我碰她了,虽然她看上去仍不显得老,好象只有四十出头,但以她老了和我有了妻子女儿而拒绝了我。

我妻子已经去世半年,而且难得家里只剩余我和妈妈两人这样的大好机会,爸爸他们刚走的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妈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丝质睡衣,没有戴乳罩的两只大乳房在睡衣内晃晃荡荡,激起了久违的欲火,我不禁搂住妈妈求她恢复和我做爱,妈妈出于对我丧妻的怜悯,答应了我的祈求……很快,我和妈妈都一丝不挂了。

我望着母亲丰腴雪白的胴体,两只雪白颤悠悠的大nǎi子,妈妈的乳晕较大,ru头大而挺,红褐的色泽,白白的腹部已有明显的肚腩,比两年前肥胀,腹下那块丰隆肥凸的阴阜,上面是一片呈倒叁角状分布的浓密柔黑的女性阴毛,两条大腿肥白丰硕,充满着肉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