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浪翻春潮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neixiong@天山小说@超速更新@

呼哧掌风、拳声,在小院中响起,时而如清泉吐声,时而如奔雷袭击;而距离院门最近的房间内,却还是一片盎然的蓦然春意。

“少主,赶快起床了……否则,苏姐姐又会责怪双儿的。”软榻上,一个有着凝肤玉肌的娇媚人儿,声音慵懒的哀求道。

“好双儿,现在还很早呢?”回想起过去数月修炼白驼山功夫的艰辛,抱着绸缎一样滑腻娇躯的秦歌,浑身犹如被寒流洗过,在温玉软香中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体力无比充沛的身子连动也不想动一下。

莲藕一样的嫩臂摆动,掀开了包裹在身上薄薄的锦被,两具令人眼花缭乱的欣长娇躯,白花花的展现出来。

“少主,你赶快起床吧,你一旦出去迟了,苏姐姐肯定会责怪小婢的!”转得越发哀婉的声音,怜柔得令人无法升起拒绝之心。

健美而没有一丝赘肉的少女美腿分开,显露出细小手臂紧抱着少女腰肢的身子。少主那只时而伸出的小舌,在少女石钟乳一样摆动的丰满上舔弄着。

这个放荡的少主,不是秦歌是谁?

柔软玉臂有力的拉扯,终于让秦歌不耐的睁开双眼。看着一对海样蓄满了深沉情意的少女,秦歌感觉早点起床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是他很喜欢逗弄一番这对异域姐妹花。

“双儿,你们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怜悯一下少主。昨晚,为了让你们爽快一番,少主我可是折腾了大半夜才睡觉啊?”稍显幼稚的脸庞上,尽是淫荡的笑容,让一对妖姬面色泛红,羞涩得说不出话来。

摩挲的小掌,滑过两女的腰身,向湿沁沁的幽谷一摸,秦歌将那黏黏稠稠的浆糊沾在了双掌上。

自从当日收下了八个美艳动人的姬妾之后,秦歌每晚都会由着一两个姬妾陪伴着入睡。当然,作为一个心理在前世就成熟了的‘男人’,秦歌当然避免不了对她们进行一番或是口舌、或者手足的挑弄。

而性情最是柔顺的一对波斯双姬,很是符合秦歌给她们所取的名字双儿——大双儿、小双儿。她们总对秦歌百依百顺,任何事情都由着他糊弄。

从最开始的身体按摩,到后来的抚、揉身躯、器官,秦歌都在这对姐妹身上一一展现了。而昨晚秦歌更是使出小无赖的手段,用手指代替他自己的凶器,赐予了她们姐妹人生中首次。

昨夜的滋味犹如美味佳肴一般,在睡梦中也都回味无穷,双儿姐妹发现再次着落的魔掌,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哀求道:“少主,饶了小婢吧?”

“少主,你再不出去练功的话,小婢以后就无法晚上伺候你了。”大双儿双腿夹紧,阻碍住想要再次钻入的手指,敏感得不堪撩拨的身子,却微微摩擦了起来,呼吸也渐渐变得不是特别顺畅。

“好一对没有良心的姐姐,少主我昨晚可消耗了大量功力,现在都还浑身疲惫不堪呢!”将脑袋上扬,秦歌张嘴就咬了一下那薄纱之下娇艳欲滴的葡萄,“双儿,你们姐妹,以后和少主一起睡的时候,不要穿这些多余的东西好吗?”

“嗯——嗯——嗯——”颤颤的吟声,从一对被咬得电流蔓身的姐妹鼻孔中传出。

“少主,你又欺负两位妹妹了。”走进来的一身白色劲装少女,粉脸上还有丝丝滑落汗珠。小屋中丝丝的味道,让她精致的小巧琼鼻不断蹙动着,渐渐阴沉的面孔,显示她现在很不高兴。

几乎光溜溜的被好姐妹在少主的床上发现,脸皮本就很薄的双姬,浑身一阵颤抖,霎时刺激的紧贴的身躯,再次弄得湿沁沁的。

“少……主——”

双儿姐妹脸面红彤彤得如同刚刚染色的大红袍,一对蓝湛湛的美眸,飘逸着氤氲的雾气,丢脸得几乎哭泣了出来。

“哎!我的双儿,在惟命是从上面,还是比韦爵爷的双儿差了不少啊!“秦歌手掌在身上双姬丰臀上拍打一下,眼睛紧紧的盯着敞开的小门,嘴角路出了一丝戏谑的看戏笑容。

“啊——”伴随着慌张的脚步声,一个娇媚的呼喊响彻整座王府:“双儿,你们怎么能够教少主做这样的事情呢?”

“方怡姐姐,阿珂姐姐,妹妹错了,都是妹妹的错!”双姬眼睛看也不敢再看秦歌,而是哀怜的盯着走进来的方怡,面上是海样的自责和愧疚。

“好了,两位姐姐就帮忙抱下双儿,我们赶快清洗一番,否则,四位姐姐都会一起受到苏姐姐责罚的。”从娇堆中爬起来,秦歌xx着身体,走向一旁的浴桶去。

哼哼——

抱着双儿的两女不约而同的娇哼,让秦歌迅疾转身。

看和满脸寒霜的阿珂,秦歌心下一笑,这个阿珂,自己给她取名的时候,她还有些扭扭妮妮的,可现在却处处管着本少主,几乎和性情微冷的苏荃有得一拼了。

“阿珂姐姐,多笑笑,你看看你脸上都有皱纹了。”秦歌受手指在阿珂的面颊上轻轻一拧,翻身落在了还热气腾腾的浴桶中。

悄悄扫过好姐妹腿部那湿沁沁的一片狼藉,阿珂感觉整颗心都冒出来了,这个少主,果然果然不同于平常人,才xx岁就有如此厉害的收拾自己姐妹的手段。

“格格,阿珂姐姐,少主对你有意思了哟!”大双儿的取笑,让深思恍如的阿珂,面色滚烫,娇斥一声,“好个不知羞的妹妹,才十四五岁就整日想念着这些淫秽的事儿,一旦让庄主知道我们解密都不认真教导少主,他老人家肯定会……”

“嘻嘻嘻,庄主才不会惩罚我们呢?”方怡怀中的小双儿,娇嗔笑道,看着水雾中的秦歌的眼神,变得很柔很柔。

“是啊,少主可真是一个怪胎,身体所有经脉,都仿佛被旷世高手给打通了一样,学习任何功夫都轻松无比,他不足三月时间,就将我们十余年才能够练就的功夫统统练会了。”

听见是个姬妾艳羡的议论,秦歌微微感觉好笑,口中喝道:“四位姐姐,你们在发一会儿呆,今日又会受到苏姐姐的惩罚了。”

方怡、阿珂醒悟过来,每日早晨都是自己四姐妹催促懒散的少主一起修炼功夫,她们连忙将双儿姐妹放入巨大的浴桶中,帮助三人洗浴身上的秽物。

穿戴整齐,走出小屋,秦歌首先看了一眼后间自己娘亲的卧室,却碰见一脸冷峻之色的苏荃,被她不善的眼神扫视,秦歌感觉自己气势都落下了好几分。

“苏姐姐,早啊!”秦歌的问好,让一旁另外三女,都好笑的盯着他,眼眸中都射出丝丝期盼神色,似乎很想看到秦歌受到惩罚。

“柔柔、娉娉、宁宁,今日,你们三人给少主喂招,让少主真正熟悉我们欧白驼山庄的灵蛇拳法。”苏荃黄鹂鸟一般的声音,说出的话语却斩钉截铁,容不得别人有一丝一毫的反驳之心。

曾柔、沐剑屏、建宁,以及先前的四个婢女,秦歌按照韦小宝的七个老婆的名字所取,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就是希望以这八个女人味开头,带给他韦爵爷一样无往不利的桃花运,将来身边女人数也数不尽。

揽住苏荃手臂,一股凉爽的气流直钻心扉,秦歌发觉今日真气流转的速度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还要迅疾,真气的含量也高了一分,信心一下就爆棚。

“苏姐姐,还是你陪弟弟练拳吧!”三月以来,秦歌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将冷傲的苏荃打倒,撕下她摆给自己的冷面孔。

一旁的建宁,听见秦歌的话语,不禁以为自己少主看不起自己功夫,一下子就跳出圈子,手臂于无人弯曲处弯曲着,在空气中划出荡气回肠的转折,四面八方的想着秦歌攻击到。

身体滑动,秦歌出乎意料的不退反攻,使出灵蛇拳法的攻击招式,将建宁的拳头隔开了,紧跟而上的身子,好似狡猾的灵蛇,划动的另外一手不攻反取,将建宁的身子揽入怀中。

“宁宁姐姐,你今天好香啊!”贪婪的深吸一口气,秦歌灵活自如的闪转,将建宁的身体作为抵御盾牌,一阵灵蛇游动般的躲闪,将沐剑屏和曾柔的第一轮攻击躲过了。

本以为寻得最佳时机进攻的曾柔,看到自己少主如此痞赖,很是气愤,拳势之中不由带上了很强的内力,将喂招的斗争升了一个级。”好好,少主躲闪得真漂亮!柔柔姐姐也要被捉住了。”天性善良的双姬,看着一袭白衣的秦歌,好似花丛中旋转的骄子,显得卓尔不凡,差点就为秦歌拍掌庆贺起来。

“哼——”苏荃一声娇哼,让听见大姐很不满意的沐剑屏,也不得不使出高深的内功,觑得秦歌身法中的一个小小破绽,拳头狠狠的落在了秦歌后背上。

“哎哟!你们四个人一起欺负半个人,一点也不公平。”按住建宁的穴道,制住他再次发难的可能,将她迅速的抛给苏荃,秦歌施展着身法,再次和一对姬妾斗了起来。

拳风、衣风,一起飘拂,内功根基低浅的秦歌,不得不运转将近十年都没有使用过的异能,用心眼之能,捕捉环绕在身边二女的招式薄弱点,给与最致命的还击,当然,在最后拳头落到对方身上时候,秦歌又怜香惜玉的拳掌转化,在娇娆的双姝身上揩油一番。

个余时辰的战斗,终于因为双姝体力不支而停顿下来。香艳而又旖旎的喂招方式,将每一招都如雕塑家手下的作品一般,深深的镌刻在秦歌脑海中,直到双殊离开,他也还站在阳光下,回味着一番拼斗的得失。

对心疼儿子的包惜弱微一摆手,苏荃温柔笑道,“夫人,让少主好好体会一番吧!”这个时刻的苏荃,笑得如百花园中最雍容华贵的牡丹,高贵凌然,让人不敢亲近、却又心痒痒的。可惜,这样的嫣然笑容,暂时的秦歌是没机会欣赏到了,他还在总结一晨的心得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