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

“你……”

任何人突然听了刘小静这句话,都会有些蒙,何况本来反应就有些迟钝的秦大爷。

刘小静却等得不耐烦,上前抓住他的衬衫领子,也不管还系着扣子,用力撕开,顿时听到几个扣子落地的声音,秦大爷还没来得及心疼,她又紧接着扯掉了他的皮带,然后拉下裤子,露出了那软软的话儿,没等他开口说话,刘小静双手捧定,头一低含住了。

鉴于这个女孩以往屡屡作出惊人之举,秦大爷愣了一会儿,也就接受了,当下放开心思,尽情享受。

不过,今天的刘小静,跟以前的确不太一样,手口都非常卖力,一条小香舌更是上下翻滚,似乎想让那软垂之物以最快度涨硬起来,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

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秦大爷刚一开始感觉有些突然,但很快就进入了日常的角色,胯下逐渐膨胀,把刘小静的一张小口撑得满满的。

当变得足够粗大,她吐出了口中之物,脱掉鞋子跨到了秦大爷身上,连上衣都顾不上脱,只是把裤子退到了膝盖,便迫不及待得一手扶,一手扳开,长长吸了一口气后,猛地坐了下去。

“呃……”

由于没有前戏,刘小静的有些干涩,她坐得又太狠,那粗硬的擦在娇嫩的穴肉上,让她忍不住一个颤抖,嘴里倒吸着凉气。若非先前因沾了不少唾液,两人可能都要受伤。

刘小静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来,双手撑在他胸口,咬着牙开始挺动屁股,顿时在她花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秦大爷也有些疼痛,但他却更奇怪刘小静今天的这些举动,这个女孩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边紧皱眉头连连痛哼,另一边却片刻不停地疯狂扭动。看着她身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下,秦大爷不禁叹息,她真是越淫荡了。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觉得湿润起来,女孩的痛哼也变成了快乐的呻吟,腰肢扭动得也更加猛烈。

没过多少下,刘小静浑身一阵哆嗦,子宫连连收缩,释放出大量热流,冲激在上,让秦大爷舒爽无比。

他也到了极限,双手紧抓着女孩圆翘的臀肉,一又一热精爆出来,刺激得她娇哼连连。

两个人都到了,一时间,房间里只余下喘息声。

突然,秦大爷感觉小腹上凉凉的,似乎有水滴落下,抬头一看,不禁愣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刘小静已是满脸泪水,泪珠一颗接一颗扑簌簌地往下落,嘴角隐隐抽动,正极力压制着抽泣。

“你……你这是怎么了?”秦大爷欲念顿时消掉大半,这个女孩今天一进门就很不对,现在又是这样,肯定是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刘小静没回答,看到他停下了动作,哼了一声,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不……不许你停下……”

说出的最后一个字,已经带上了哭音,而哭音一出,再也忍不住了,她趴倒在秦大爷胸口上,放声哭泣起来。

“你……你……”秦大爷茫然失措,愣在那里,虽然六十多岁了,但这样的情景还真是第一次。见女孩哭得伤心,他心里也很难过,却不知如何劝慰。

“他……他不要我了……”刘小静勉强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杨明今天跟我分手了……我……我……”

秦大爷恍然,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会这么伤心,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分手呢?难道——他突然一阵莫名的紧张。

“那个死狐狸精……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死狐狸!”刘小静咬牙切齿,狠狠地咒骂。

秦大爷一愣,心放了下来,自己担心的东窗事并没有生,可是,当看到趴在他胸口的刘小静伤心欲绝、泣不成声时,他心里忍不住震动,她那种悲痛是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的,默然了一阵,他慢慢伸手轻抚着她微乱的秀。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素来放荡的刘小静,内心竟会蕴涵着这样一份深情,那轻浮外表下,也有着与千千万万少女同样的情怀。

刘小静仍哭泣不止,嘴里哽咽:“……哪里比得上我了……除了胸大……那个死狐狸……”

良久,秦大爷叹息一声:“小静,看开一些吧,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的……”

没等他说完,刘小静重“哼”了一下,勉强止住哭声,一脸怒容看着秦大爷:“闭嘴,你这是想安慰我吗?哼,你这个老头又懂得什么,懂得什么!”

秦大爷并没有生气,他完全理解刘小静此时此刻的心情,看她的目光的中充满的了深深的怜惜。默然良久,抬头看着天花板:“想开些吧,现在虽然难受,但日子久了,就会……就会好一些的……”

没等刘小静开口,他自顾自地往下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有时还会想到那个人的,虽然模样已经记不清了,但那时候的那份……感觉……很不错的感觉,却很清楚……还能感受到的……”秦大爷没什么文化,说这句话时,停下好几回来组织语言,听起来有些别扭。

刘小静却呆呆的,望着秦大爷,但也只是片刻,她突然又笑了:“真是可笑,我一个大学生,竟然被你这个没文化的老头教育……”没有理会秦大爷诧异的目光,从他身上爬了起来,“你个糟老头子懂得什么,不知从哪里学来几句恶心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不信!”

她大声叫了几句,穿好裤子,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跟她来时一样,门板“咣”的一声,重重关上。

秦大爷苦笑了几声,心里有些淡淡的伤感,虽然他现在是老了,但也曾经年轻过,很多事情,他也是经历过的。

不过,他的心很快又被揪紧了。在刘小静冲出去后,他听到了两声惊呼,没等他反应过来,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没什么动静了。

愣了片刻,秦大爷冷汗直冒,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两声惊呼中,一个是刘小静出的,另一个就非常陌生了。

事情是显而易见的,秦大爷就是再不聪明,也能猜到,刚才肯定有人站在门外,刘小静出去的太快太突然,两人心里都没准备,才会叫了出来。

刘小静刚刚失恋,来得时候肯定没有留意,而且举动又是那么风风火火,想不惊动到别人都很难。

看来这种事的确不能再做了,已经三番两次被人撞到。前几次,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这次呢?

秦大爷颓然倒在床上,两眼黯淡。对他来说,今晚将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哈——”付筱竹困困地打了个瞌睡,没有理会讲台上老师投来的不满目光,头一低,趴倒在了课桌上。实在是太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她顾不得老师会不会生气,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人轻轻推自己的肩膀,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筱竹,快醒醒,老师看你呢!”

付筱竹仍埋着头,一手推开了来者的胳膊,嘟囔道:“别闹,佳佳,让我睡……”

叶思佳还要再推她,却听到一阵鼾声微微响起,已经睡着了。她愣了愣,做了这么多年好朋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付筱竹这副样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