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柳玉茹静静地看了杨玉雅一眼,爱怜地看着阿飞,慢慢俯下脸亲吻他的脸,他的唇,玉手伸过去握住**上下套动,抚摩揉搓,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娴熟,阿飞有点动情,但浑身无力,只有紧紧咬住她的嘴唇,吮吸她的香舌。杨玉雅看着有些痴迷,有些心动,眼前这个男人救了自己和外甥,可是这么长时间了还硬如铁棒,自己的眼光充满爱怜柔情。

阿飞笑的有些无可奈何,自己就是来医院咨询特异功能的,结果一连串的突变,自己就成了这样。杨玉雅也听的莫名其妙,似信非信,她温驯的配合的任由阿飞的虎手在自己的小腹和腰椎处抚摸按摩,一丝暖意熨贴着体内,感觉从心里向外透出来的舒服惬意。

「也好,这可要麻烦大嫂了。」云飞点头道。

「还没有……」云飞灵机一触道:「要是能把她交给师叔研究,或许会有进展的。」

返回目录23648html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朱蕊爬了起来,尿尿似的蹲在地上说。

「为什么是她?」云飞讶然道。

去。好不容易来到宾士轿车前,雪姐姐翻开黑色皮包寻找锁匙,皮包里的物品却

每个人都表现的意外惊讶,顿时我成了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那种滋味让我感

两人正说着,忽然一辆汽车停到了旁边。一个穿着牛仔裤,白色衬衣在腰上

痕!

的身体,已经被强奸蹂躏得几乎断气了的女人立刻软绵绵地瘫倒在草坪上。

我还用力的把二姐往下压,让二姐的头贴到我着小腹上,我的小兄弟当然也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来安置它啰,这个地方就是二姐裸露的柔滑乳沟,我完全无法想象把小兄弟放在这里,居然如此合适。天啊!若不是在这种情况底下,这一定是一件很爽的事。

因为二姐只穿着一袭轻薄的睡衣就跑到我房间里,所以很大程度的方便我上下其手,良久,在二姐被我弄得娇喘吁吁的时候,我才放过她,挺起身来要替她宽衣解带。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睡意不可抑制的袭来时,我总算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火热而坚挺的**使得她十分的满足,她俯身趴到了林奉先的胸口上,轻轻用舌尖舔他的**,嘴里还不时吃吃浪笑出声。

神女宫主知道他心里有点发怵,立刻安慰他道:“世间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事情?一定险都不冒,就可以得到偌大的好处?你放心,实在不行你是可以拔出**的!这种事情也是以前发生过的。书上也有记载。但是这样一来,女方就再也不能发功了。因为这‘神女合欢功’在男女**时只能发功一次,此后必须要休息三天之久才能再次尝试。因此只能是一气呵成的完成整个传功过程!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江寒青听她说话时的自称已经由“本宫”变成了“我”,显然已经慢慢进入状态了,便也不再拖延时间,伸出魔爪开始脱去神女宫主身上那大红的宫衣。

江寒青道谢了两人的关心,这才将话题切入最关键的部分。

不等江寒青反应过来,她接著道:“你以为就你们江家有充足的人手可以调进京城?王家就找下到好手进京支援了!你可别忘了王明思可是掌握了本宗绝大部分的力量!”

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中年男子站起来恨声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本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打仗!王家的爷们偶然碰到我,知道了我的本事,就生拉硬拽让我入伙,还将家族的直系女子都硬嫁给了我。人家这么深情厚意,我怎么能够拒绝呢?我进入王家的时间很短,其实还没有半年,但是王家的人信任我,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把我当他们自己人看,我这次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完全是为了回报江少主的救命之恩!等到这次救了江少主,还了他的恩情。下次再碰到他,我就要亲人杀了他,以报答王家对我的恩情。“本站关键词藏家”最后我再横刀自刎,免得旁人说我两面三刀!”

从身后传来的丈夫林鸿宾的叫声,打断了江凤琴的思路。她回头看着身后急匆匆跑过来的丈夫,眉头一皱不悦道:“你跑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江寒青原来一直很惧怕石嫣鹰,那日大着胆子挑逗石嫣鹰有所成效之后,已经开始有点在心里轻看于她,但此时见到她这凶狠的眼神,心底深处的敬畏却又涌了上来。不敢再与石嫣鹰对视,江寒青急急低下头,身子还不禁轻轻打了一个寒噤,嘴里喃喃道:“哇!臭想谋杀亲夫啊!我还是躲远一点为妙!不要她一冲动向我扑过来,那可才真叫惨!”

┅┅┅┅┅┅

在墙角偷窥的杨小青和徐立彬,眼看这绮丽的景象,**极度高涨,两人

洞穴里隐有蛇虫嘶鸣之声,白洁梅心中暗惧,但记挂着儿子安危,快步跑到洞口。

燕无双刚要抬手,却发觉自己一身功力竟然消散不见,无论如何催动,却提不起一丝一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剑从顶门劈下。

另外一边,聂婉蓉的**和肛门中也被各自塞进了一条**,小嘴中更是三条**齐插,无数只手在**上搓揉不止,周身各处也传来被死命捏扭的激痛,聂婉蓉努力的挣扎扭动,有时竟然将抓捏在自己身上枯手整个拗断,挂在身上,却不掉落。

高空的风是呼啸的,他和她的距离不到一张白纸的空隙,却听不清晰她的说话。

静颜淡淡一笑,“新娘来了呢,还不快起来。”

老太太进来了,为银叶的阻拦生了气,口中唤道,“女儿,你睡着了吗?”

白玉莺拧着凌雅琴的秀发向上一提,美妇满脸的精液立即流淌着滴下,“才干了一天,哪里就能把凌女侠干死了呢?”

英莲只觉屁股被一撅硬物撑得紧紧的,他咬住唇边的小痣,连气也不敢喘,生怕一用力屁眼儿就会裂开**慢慢进入直肠,略一停顿,便开始抽送起来。

另一边玉莲的下体显得更加紧凑了,**微微闭合,中间一条肉缝,透出红嫩犹如融化的糖浆般柔腻的光泽。整只性器秀美精緻,看上去还有几分处子的羞涩。

凌雅琴从来没见过这个女子,更不知道一个怀孕的少女为何会在深夜来到这里。她不愿多想,把包裹抱在怀中,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众女告别了轩辕姬前去商店购买饰物在别墅里边就只剩下了轩辕姬一个人。

那次襄只道是强盗,慌忙蹲倒床下,被几个大汉穿青衣的一把扯出,将铁索系

“我是有说过啦……”

那么,自己也许、或者、大概、可能很不幸的……

于是影山消失一分钟——

我点头,投给她一个知心的微笑,她脸上现出诧异,似乎不相信我真的明了

个已经接近我身前的歹徒,她那修长的美腿高高抬起,顾不得裙底泄光,一抬腿

笑,瞬时又大方起来,眼睛骨碌转了一下,笑着斜眼瞧向林兰芷,林兰芷被逼无

有个看来比较活泼的女孩走近问我∶「先生,您一定是个大人物对不对?我

“是……是那位?”

虽是羞不可抑,但给方语纤一番嬉闹,萧雪婷也忍不下去,不一会儿已在床上和她打闹起来;只是花苞初破,又给公羊猛勇猛地玩了一夜,不由落在下风,等到公羊猛穿好衣裳转回头来时,萧雪婷已给方语纤压在身下不住告饶,一双**轻分,股间精彩处令人忍不住遐想昨夜的百般风流,看得连方语纤都目瞪口呆,连褥上那一大片混着红丝的印痕都差点漏过了眼去。

耳,但此非数百金不传,今遇兄亦是大缘,相送何妨?”悦生道:“

利香的玉手指开始滑动。玉指隔着薄薄的性感胶衣,抚弄她柔软的私处。

胆怯,有点欣喜,舌头与由利香的交缠在一起。

「克己?」

马上就游戏定位了,采葳被明义背起来三点几乎全贴在他厚实的背上,而椿玉也是同样情形了。

芳敏的淫水正从大腿往脚根流,洪华的龟头每一拔出,就带来一波洪峰,不久地上就出现了点点水迹。

在淫欲的驱使下,阿尚大胆的将右手环绕到她的背部,先隔着浴巾抚摸她,边数落她前男友的不是,边称赞她的美貌,教她如何应付将来,也自动的提出需要他帮忙时,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助她,句句入耳,慢慢的打动她的芳心。

“停啊不要这样,不嗯”原来小嘴已被阿尚横凑过来的嘴巴封住,并且不住吸啜,香甜的津液透过两条舌头交接在一起,雪雪有声。

门外的观言早在里面的声音停下之後,快速的准备好早膳,他可是会功夫的,来回最多壹刻钟。

“噢娘子放松点,咬得太紧了”温玉珩舒服的shenyin着,抱着她站起来,花xue连着rou+bang把她身子翻转过去,背对着他“娘子扶好了,为夫要狠狠的操弄你的xiao+xue”大手扶着她的纤腰凶狠的用力捣入,rou+bang直捣入花xue最深处,交合处不断响起“噗滋、噗滋”的声音。浴桶里的水花被激起,飞溅到两人身上,地板上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丁柔被他的choucha顶得情不自禁的高声shenyin着

这地方果然是不一样,与楼下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路上竟是没见到什麽人,而且灯很昏暗。都下班了吗?我不由自主地想,高级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啊,到处都是人果然是我们老百姓过的日子。只是越往里面走越暗,而且走廊的两边都是门,高级华丽,给人的感觉竟似星级酒店般。

「校长,我是二年班的导师,有事请问您。我要进去罗!」

娘儿俩都喜欢交,春玲妈妈更是喜欢得要命!不把我腮帮子累酸了她是不肯罢休的。当然我也特别喜欢春玲妈妈荫部发出的那种酸里带咸的味道,是那么的迷人,也是那么的醉人。这么多年了我就从来没厌烦过,习惯了切都是那么自然,我忍不住伸出了舌头,开始舔着她的大荫唇,小荫唇及她的荫道。

陈静赤裸着走进了陈力的房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