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借宿之三人同床 下集(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良久。

我抬起昏沉沉的头,昏花的扫视了书房里周围的一切,不错,在家呢,窗帘是拉上的,地板上尽是烟灰,而面前的电脑上早被屏保遮掩了一切。

看看自己,怎麽穿着个短裤?居然拉在了膝间,那引以为傲的东西软软的耷拉在蛋囊上,包皮前端已经将几根阴毛裹了进去…嘿…嘿…我的妈呀,我惊出一身冷汗来。

片刻间记忆重新恢复,我记起了今天的一切,喝酒,摸苑娇,楼道亲苑勤和回家後的视频激情。

看看手机出现n多的未接电话和信息,已经午夜12点了,屋子里静悄悄的,隔壁还隐隐传来麻将的合牌洗牌声。

老婆还没有回来,阿弥佗佛,万幸啊。

我揪了下自己的大腿,nnd酒後误事啊,玩得忘形了,居然睡着了。

赶紧拉起裤衩任凭阴毛扯着鸡鸡生疼也顾不了了,清除qq聊天记录,设置好查看密码,又重新检查了遍关了电源。

我暗自庆幸老婆是个粗心的人,不然後果各位狼友都会知道的。

坐在电脑椅子上,我燃起一根烟,头脑清醒多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我被自己的好色和钱氏姐妹的投我所好感到惊讶和满足。

两个佳人居然被我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想我如此老牛也啃到了隔壁的两颗嫩草。

彷佛她俩洁白的胴体又在眼前,那满手的柔软又被触摸,我不争气的物件又在裤内跳动然後在我的幻想中勃起,天啊,我该如何冷静下来,可我又怎能平静?我从书房踱进客厅再度挺着下身走近门口,一切还是那麽寂静,偶尔的麻将落在台桌上的声音传来,妻子本还没有捞足,不然早就回来了。

而我被对钱氏两姐妹肉体的渴望折磨着,恨不得去敲门拉她俩进屋好好的操弄一番。

我捏着坚硬的棒体再度踱回书房,百无聊赖的顺手拿起手机,有7个未接来电,全是苑勤的,信息4条。

135:我们吓坏了,赶紧关了电脑,胡乱的穿好了衣服,开门见是爸爸,他让我们让房间给客人睡觉,还说送我俩过来在你家睡呢。

135:妹妹说阿姨还在打牌,我心里急啊,这不上不下的,我恨不得现在被你弄次,阿姨何时结束啊?你催催啊135:妹妹和我聊起你了,我们在阳台,没有人的。

她说是你到我家是你挑逗她被你日了的,她居然喜欢被你强干了。

今天你那频上的ji巴真粗,弄的我下面都湿透了,想要了。

135:我们在看阿姨打麻将,她手现在顺了。

阿姨好有气质,身材也好,你天天交作业吗?晚上我俩裸睡,不栓门,有机会吗?好想了。

我的天啊,佛祖真的保佑啊,如果老婆在我睡着了时候回来看了我是裸的再看这些信息,我不是完了吗?我赶紧一一删除包括通话记录。

当再回想起苑勤和我在楼道的骚浪劲儿,我受不了了。

我快速的奔进厨房倒上一杯水,颤抖着将两只从医院带回来的药到了进去,端进主卧室。

老婆对不起啊,谁叫你嫁给了我这个色狼啊,我实在忍受不了两姐妹的诱惑啊,我想操她俩,我只能在你眼皮底下大胆的偷人了,你要是发现了和我离婚我马上签字,我受不了了啊。

打开淋浴,冷水依旧浇灭不了我内心的慾火,我再度踱到门边,依旧悄然。

只得躺在床上一个一个的调着电视频道。

耳朵顺着卧室的门缝慢慢伸出家门直抵她家的书房……阿姨,今天您後来手气真好,把她们赢了不少吧朦胧间,我似乎听到卧室外有苑娇的声音。

我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关小电视声音,竖耳倾听,果然!果然回来了!

嘻…要不是你俩啊,我看今晚是回不了家了,看我开头输得多残啊,特别是苑勤,你经常玩麻将吧。谢谢你啊

我也无聊啊,他老出差,一走就三四个月,我家孩子在他奶奶家,只有玩了,哎1今天是您手气转好了嘛是啊阿姨,你那架势一看就是赢钱的主,她们那技术,太差了。

是苑娇的声音。

小丫头会说话,马上要开学了吧,学的是什麽专业啊?要是学医毕业了叫我家老刘帮你分到医院来,阿姨挺喜欢你的。

哎!我巴不得她学医呢,偏偏学什麽财会!……你们洗澡了没有啊?洗了啊?那就睡我儿子的房间啊,不早了,你们睡吧,我也洗了睡觉了。

接下来就听见两个丫头的脚步声进了我儿子的房间和关门声,再就是妻子进浴室和放水的声音。

我心里那个美啊,晚上可以了,我可以骚扰两个美眉了。

按耐住狂跳的心,我轻声下床,接着电视的光亮将业已冷却的水杯摇了摇,又轻声躺下。

老刘…老刘,哎,死猪样子,只知道喝酒睡觉,便宜酒好喝吧。渴死了,水呢。

妻子进来了,顿时一股香气弥漫在卧室,灯被打开,顿时我感觉外面一亮。

嗯…回来了啊…啊…几点了啊?

我故意装作勉强的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

妻子批着长发,圆圆的脸蛋一片绯红,是刚洗热水澡的缘故。

宽松的睡裙将臃肿的身材无法掩盖,鼓鼓的肚腩和肥硕的胸一般高了,一看我就疲软了。

我假装伸手拿水,哪知道早被妻端起咕咚咕咚一口喝乾了,嘻嘻,好老刘自己倒杯去,我渴死了。

妻子喝完居然把杯子塞到我手上,还卟的吻了我脸颊一口。

我知道赢钱後的她就是不一样,第一会眉飞色舞;第二会早早收场,借口总是我家老刘要回家吃饭类等等;而输了呢,总是乌着个脸一直拖着牌局直至身上没钱为止。

我赶紧下床啊,第一尿憋了,第二得倒杯水,我做完作业一定要喝几杯水的,这是经验,也是养生之道啊。

你就穿这麽个东西出去啊?隔壁老钱两个女儿在我家呢。

妻子绕到我身边,手在我下体摸了一把,哟,抬头了啊,这几天我没在家,它可老实啊?

我推掉她的手装作生气的说:你出去几天了啊?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说你家的小刘现在能不抬吗?等下你就知道了。

套上件睡裤就端着杯子开门进了厨房,我朝儿子房间那儿随意一瞥,一丝亮光投射在墙上,门是虚掩着的,还传来唏嗦的脱衣服声和床的轻响。

我心又一阵狂跳,赶紧溜进厨房倒了杯水,走进卫生间掏出硬硬ji巴对着蹲便器尿了起来,哪里能尿出来啊,只有鸡鸡的跳动。

好久後才射出一丝细线,揣进裤内,闪进卧室。

妻子已经躺下了,一具肥硕的肉体包裹在睡裙里,呈大字型占据了大半个床面,我家的睡床可是2米乘1米8的哦,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掩上门关了灯,使劲的推了推妻子,嘿,纹丝不动,还发出沉沉的鼾声。

我心跳加速,是药效发生作用了,可时间很短啊,是不是2支作用快了啊,不会出事吧,我探手摸了摸她鼻子,呼吸均匀,按在她胸口,心跳有力。

莸云…莸云…

我叫着妻的名字毫无反应!我狠狠的在她腿上掐了几下,连抬腿的动作都没有,你可知道我妻子平时可是连针掉落到地板上都能听到的,我估计是走了这几天累坏了加上2支药物的作用,嘻嘻,今晚你是起不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