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大结局

回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柳韵正在和两个警察说着什么。看我来了,警察转向我了解了一下情况,让我这边事完了后到派出所去录一下口供,协助调查,我说我明天早上再去,警察同意了。原来事情发生的时候,柳韵打完120后又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走后老刘看着我,想说什么又不好说,毕竟柳韵还在旁边。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也不管他,自顾和柳韵说着话。不能太便宜他们了,老子这一刀不能白挨,至少今晚上他别想睡觉了。我也暂时没想好怎么处理,先看看赵茜的情况再说吧。

赵茜终于还是挺了过来,只是孩子没了。在隐隐有些惆怅的同时,我也有些如释负重的感觉。

在蓝色海岸那个疯狂的夜晚过去后,赵茜醒来的时候我还在沉睡,她看见我的手机放在枕头边,鬼差神使地拨打了她自己的手机,记下了我的号码。后来她知道自己怀孕了,就想把孩子生下来。她还是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于是找人打电话给我,套出了我的情况,然后应聘来到了公司里。刚开始的时候她满怀希望,幻想着能通过长时间的接触和我有一个好的结果。但她没想到柳韵早就和我走到了一起,所以只能默默地在我身边期盼着能有奇迹发生。

但现在,奇迹发生的条件已经没有了,伤好后赵茜悄然离开了公司。我真的觉得很抱歉,对别人给我的恩惠,我一直不能做到享之泰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后悔,后悔自己做出了承诺却没能实现,我竟然未能安排好她以后的一切。我曾经找了她几天,从她办公室留下的东西、从医院里留下的东西里努力想找出一些线索,但什么也没有,她就这样从我的身边蒸发了。

老刘也回重庆去了,带着谭林峰一起走的,我送他走的时候非常真诚热烈地握着他的手,感谢他竭力在柳老爷子面前举荐我担任总经理职务,同时我也向他表示了自己的决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照顾好他的40%产业,让它在成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结出丰硕的果实。当然公安局那边我也会尽力协调的,毕竟我也不希望柳老爷子在成都的产业就这样夭折吧?我他妈也焕然一新,变成了唯利是图的狠角色,终于把这两个瘟神给挤走了,或者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只是老刘激发了我内心里那份隐忍已久的狼性?

送走他们的那个晚上,我带着柳韵到我们第一次认识的那个地方吃饭,弹奏水边的阿狄丽娜的女子早已经不在了,那架钢琴也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音响里放出的张靓颖的《我们说好的》:

我们说好一起老去看细水常流

却将会成为别人的某某

又到分岔的路口

你向左我向右

我们都强忍着不曾回头

桌上的灯光还是那么柔和温馨,歌声很柔美、婉约,有些淡淡的忧伤,更有那种寂寞的洒脱,这次只剩了我和柳韵,所有的人都被消灭了。但这儿不是激战过后的废墟和尸横遍野的战场,只有温柔的灯光映照着柳韵脸上浅浅的酒窝和娇俏的笑靥。美酒、美食、美女,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美色美味儿滋润着,我是注定要在这三步一美女、五步一倾城的温柔乡中迷醉的了。看着柳韵后面那桌上穿着吊带衫的美女精致的脸庞和细嫩的肌肤,我的喉咙吞口水吞得咔咔作响,男人见色而不起意就他妈不是人。

“你看什么啊?”柳韵有些不悦的声音传来。

“啊?没看什么啊。”

“哼。”

“咳,你就放心嘛,美女对我来说,粪土也。”

“哼,你的后面又来了一泡粪土。”

我刚想下意识地转过头,一眼就瞥见柳韵的叉子已经在桌子上跃跃欲试了,我嘿嘿笑了起来。一阵似曾相识的香风从弥漫着烤肉香味儿的空气中准确地钻进了我的鼻孔,美女已袅袅然飘过了我的身边。

李可?

仿佛为了印证我的想法,那美女转回了头,我只敢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哦,好在不是。我正暗自蹉叹的时候,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一条短消息“嘣”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成都,来接我!李可。

全文完

终于写完了,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估计一直关注的各位朋友也同我一样解脱了,这么漫长的过程,连我都觉得痛苦,所以还是早点儿来一个了断吧。其实我到最后也要坚持不下来了,因为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懒,更新也越来越慢了,再不了断,真要成小李子了。在说抱歉的同时,我更要真心谢谢大家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下面早就没了。

当然还有很多的惆怅,毕竟第一次写这种东西,不能写得更好、更完美一些,始终是一种遗憾。很多地方都在转载我这篇文章,在此留下我的邮箱,希望转载的时候别去掉,也希望喜欢的朋友一起交流。有照必复哈,哦,对不起错了,是有信必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