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尝尝如何?”

还不等孟雅楠回答,孙雅兰抢先说道:“我下午有事,你带雅楠去吧!”老孙心里暗赞闺女聪明,知道她老爸是什么心思,当即便追问孟雅楠道:“雅楠,你要是不想去,孙叔也不勉强。”

孟雅楠低头看看手中的ip4,随后点点头道:“我没事,能去。”老孙开心地笑了,心说小妮子上钩了。之后,孟雅楠借故去了洗手间,留在父女俩说话。

孙雅兰拧了老孙胳膊一把,坏笑道:“老爸,去郊外可悠着点,人家雅楠可是正经人呢!”老孙也反手拧了闺女屁股一把,嘿嘿笑道:“胡说什么,你老爸不是正经人吗!”孙雅兰吃吃一笑,爬到老孙耳边轻声道:“有肏自己闺女的正经人吗?”父女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目送老孙开车载着孟雅楠离开“必胜客”门前的停车场,驶入城市的主干道,不一会便消失在密集的车流中,孙雅兰这才抬手打了一辆出租车,拎着大包小包上车,准备直接回家。她下午根本没事,主要是为老爸和孟雅楠创造机会,此时就想回家冲个凉午睡。孟雅楠的家境不太好,父母都是下岗工人,虽然女儿争气考上了重点大学,可高昂的学费也确实不易凑齐。孙雅兰想帮帮孟雅楠,但知道她要强好面子,绝不愿受人怜悯,打小就是自食其力。孟雅楠本想靠暑假打工挣些学费,减轻父母的压力,但一是短期工作不好找,二是薪水也太低,总找不到合适的。

孙雅兰看着朋友有困难,自己却不知如何帮忙,心里自然也十分着急,无奈之下便建议孟雅楠不妨试试援交,这可比打工来钱快多了。孟雅楠当然知道是援交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变相的卖淫,虽然明知不妥,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然而她对援交没有任何经验,总不能随便在大街上找一个吧!孙雅兰也不懂此行的门道,只好把老孙请出来,让孟雅楠看看满不满意。老孙虽不年轻英俊,但自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再加上事业有成,谈吐不俗,深得孟雅楠的青睐,收下手机便是对孙雅兰一个暗示。

出租车停在“金谷园”高档住宅小区的大门口,孙雅兰付费下车,手拎买来的新衣服,哼着流行歌曲,快步走进小区,顺着林荫路朝自家走去。老孙家住在小区西侧的别墅区,全部是乳白色欧式三层建筑,门前有草坪,房后有花园,别墅和别墅之间相隔不远不近,环境清静优美。五分钟后,孙雅兰来到自家别墅前。她脚步轻快地穿过草坪间的小径,踏上门廊,单手拎着大包小包,掏出钥匙上前开门而入,一阵熟悉的呻吟声随即飘入耳中……

第三章

奥迪a6在通往云山镇的公路上疾驰,路两边是已成熟在望的稻田,偶尔可看到几个头戴草帽的农人在其间劳作,好一派优美的田园风光。老孙熟练地操控着方向盘,打开车内的cd,放起舒缓的轻音乐。他对音乐一窍不通,车内摆几张西方的经典音乐光盘,完全是附庸文雅。他这是放给孟雅楠听得,好显得自己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尽管心里想得却是孟雅楠连衣裙下的大腿。孟雅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胸前斜系安全带,使双峰的轮廓更为明显,看得老孙体内一阵火热。她小口啜着冰红茶,侧头靠在车窗上,微微含笑着欣赏轻音乐,美丽清纯的姿态令人沉醉。

老孙收回目光,暗骂自己龌龊,竟然想侵犯这个气质和容貌都非常出众的女孩,真是该死!但他骂归骂,可体内的情欲却无法克制地迅速膨胀着,自然而然引起了生理上的变化。老孙有些坐立不安,很快就被孟雅楠察觉到了。她摆正身姿,甜甜地轻声问道:“孙叔,你不舒服吗?”

老孙的下体涨得难受,越想压制反而越厉害,只好尽量克制着对孟雅楠说道:“没什么事,就是这几天火大,心里燥的慌!”孟雅楠立即关切地说道:“那也不能太大意,不能硬抗,赶紧吃药,身体最要紧!”

老孙眼含深意地看看孟雅楠,点头道:“人家都说生闺女好,知道疼人,这话真是没错。我们家雅兰要是有你一半善解人意就好了,真是羡慕你爸爸呀!”孟雅楠眼中闪过一丝隐痛,勉强笑笑说:“雅兰才最有福气呢,有孙叔您这么有本事的老爸,不知羡慕死多少人啊!”

老孙看出孟雅楠是有心事,也清楚火候差不多了,该直奔主题了。他突然正色地对孟雅楠说道:“雅楠,孙叔知道你有为难的事,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如果你信得过孙叔,不妨直说,孙叔自信还有点本事,能帮得上忙。”

孟雅楠摇头道:“真的没事,孙叔。”老孙想也没想就把车停到路边,打开双闪,然后伸手抚摸着孟雅楠的膝头,动情地说道:“别强憋在心里了,雅兰都告诉我了,是学费的事情,对不对?”孟雅楠没有推开老孙的手,低头倔强地说道:“我不需要被人怜悯,学费的事情我会有办法的。”老孙果断地说道:“没有人喜欢被怜悯,但不能拒绝帮助,尤其是真心关爱你的人,明白吗?”

孟雅楠仍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我不能白要你的钱。”老孙道:“不白要,按劳取酬,只要你愿意。”说完,他探手朝孟雅楠的裙内摸去。孟雅楠急忙按住老孙的手,红着脸低声道:“别在这里,让人看见不好。”

老孙见孟雅楠已然就范,当即笑着重新开车上路,同时抓起孟雅楠的纤细白嫩的小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开口说道:“雅楠,来帮叔泄泄火,别害羞!”

孟雅楠不是第一次接触男人,但却是首次亲近和自己父亲年龄相当的男人,感觉既新鲜又刺激,还多少带着点悖伦的意味,毕竟对方是自己好朋友的父亲。她微笑着拉开老孙的裤口拉链,还算熟练地把手伸了进去,没多久便把老孙直挺挺的硕大性器掏了出来,忍不住倒吸口凉气道:“孙叔,你的真大呀!”

老孙故意逗弄孟雅楠道:“什么真大?”孟雅楠羞笑道:“那个真大。”老孙嘿嘿笑道:“那个真大?”孟雅楠咬咬嘴唇道:“那个坏东西呗!”老孙实在忍不住了,连忙催促道:“雅楠,叔难受的紧,快开始吧!”

孟雅楠侧身面对老孙,倾身弯腰,单手握住老孙的性器,慢慢揉撸起来。老孙一手操控方向盘,一手撩动垂在孟雅楠耳际的乌黑长发,露出她那雪白的俏脸,看到表情更刺激。孟雅楠神色恬静的手撸老孙的性器,个头儿确实够唬人的,不知实战起来如何?她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细长圆润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捏着老孙黑红色的大龟头,尖尖的指甲不时拂过尿道口,以此来增强快感。

老孙减慢车速,含笑享受着孟雅楠的“手艺”,不时探手掏摸她的乳房,但隔着乳罩摸起来很不过瘾。不久,老孙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便伸手捏捏孟雅楠白嫩嫩的脸蛋道:“雅楠,给叔用嘴吹,别说你不会。”孟雅楠微皱眉头道:“有点脏啊!”老孙急不可耐地说道:“你座位前的杂物箱内有消毒纸巾,擦擦就行了!”

孟雅楠依言找到消毒纸巾,取出一张仔细擦拭老孙棒硬的阴茎,从头到根一处也没落下。虽说老孙的车是无级变速的,但他也不敢开得太快,担心被孟雅楠含爽的时候被撞或撞人,赔钱是小事,让人看见车内的情况可就不妙了。孟雅楠用了四张消毒纸巾才擦拭完老孙的阴茎,抬手撩撩耳畔散垂的长发,低头便把那硕大的家伙含入嘴中,双腮一鼓一缩,卖力地吞吐起来。老孙发出一声久憋的爽快呻吟,忍不住单手按住孟雅楠的头,助力往下按,想让她含得更深一些。凭心而论,孟雅楠的口交功夫不如闺女孙雅兰,可她那股自清纯气质令老孙非常着迷,如果把孙雅兰比作娇艳火红的玫瑰,那孟雅楠就是清香雅致的兰花,各具其妙,受者自知。孟雅楠的口交经验似乎不多,只知一味起劲的吞吐,不知舌头的妙用。

老孙不太满意地说道:“我说雅楠,别老光顾着用嘴吃,也让舌头活动活动,男人刺激感会更强,你孙叔可不是轻易就出货的呦!”孟雅楠听完吐出老孙的阴茎,涨着憋红的俏脸喘息道:“太大了孙叔,我实在吞不下去,硬吃会吐的!”老孙放慢车速,伸手将孟雅楠搂过来亲个嘴,微笑的:“雅楠,叔不勉强你,能吞多少是多少,记住一定要用上舌头,关键部位是龟头,明白了?”

孟雅楠娇笑着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又低下头去,按照老孙的教导为他服务起来。老孙恢复正常行驶速度,这次没有再伸手按孟雅楠的头,而是撩起她的连衣裙,抚摸气光滑白嫩的大腿和诱人紧绷臀部,那手感别提多美了。孟雅楠虽经了老孙的点拨,可一时也无法完全领会,自然达不到孙雅兰那样熟练的水平,毕竟是被老孙调教了两年多了。她的舌头虽很柔软细滑,但舔食龟头的动作却很生涩,不像泥鳅反像蜗牛。老孙知道短时间内也不能要求太高,以后慢慢在调教,不能操之过急。他想着想着,心念一动,伸手摸过自己的手包,取出智能手机,打开进入摄像状态,反插在挡风玻璃前的手机座上,调好角度,开始拍摄孟雅楠为自己口交的视频。他得留点证据,防止这女孩以后敲诈自己,现在这社会,你还能相信谁?她敢敲诈,自己就把这视频上网播放,看谁伤不起!

孟雅楠那有老孙心眼多,根本不知道老孙正用手机拍摄自己的口交视频,仍低着头舔食老孙的阴茎。这东西大而有形,看上去极为雄健,让人又怕又爱,比自己男朋友的家伙大多了,心里总是想着它插入自己体内时是什么感觉。她几次吐出阴茎换气时,想抬头看看老孙满不满意,却都被老孙给按住了头,告诉她专心点,别老抬头,小心被车窗外经过的车辆看到,其实是怕她抬头看到正在拍摄的手机。孟雅楠立时就被老孙给唬住了,听说会被人看到,急忙伏下身去,继续未完“服务”,希望他能早点射出来。

老孙的经验多老到,孟雅楠这点本事岂能让他口爆,两人来个“69”式还差不多。他并不催促孟雅楠,主要是为了享受口交的过程,射精不是关键,一会还怕没机会吗!老孙是不着急,可孟雅楠道:“不信!”老孙却道:“不信就对了。”孟雅楠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老孙故作神秘地答道:“因为前一半已经进去了!”

孟雅楠恍然而悟,立时红晕满颊,抬手攥拳猛捶老孙的胳膊,笑骂道:“你讨厌死了,孙叔!”

老孙满意大笑,左打方向盘,将奥迪a6驶下公路,开进一条较为隐蔽的乡间土路,直行二百米右转,停在一片柳树林中,不远处就是横穿云山镇的白蟒河了。不等孟雅楠开口发问,老孙麻利的解开安全带,翻身将孟雅楠压在副驾驶座上,伸手扳动调整座椅的开关,将座椅背平平放倒。他一边用身体挤压摩擦着孟雅楠的娇躯,寻吻着她的娇艳的嘴唇,对上后便像强力粘合剂一样粘得牢不可分。孟雅楠也激烈地回应着老孙的热吻,双臂死死缠住老孙的脖颈,发出动人的呻吟。两人边热吻边脱衣,夏装穿得少,不一会便赤裸相见了。

老孙顺着孟雅楠的脖颈一路吻下去,在双乳间稍作停留,而后飞速越过小腹和疏密相间的阴毛区,直探桃源。孟雅楠阴唇的颜色还不深,看上去还没被男人用过多久,估计不会太松。他把孟雅楠的双腿抬高,阴阜突出,低头用舌头舔开薄厚适中的阴唇,舌尖顿时如灵蛇突信般探了进去,尽情探索起来。孟雅楠那受过这样的刺激,浪水汹涌而出,呻吟声大作。老孙钻的越深,她叫的越厉害,最后干脆揪住老孙的头发,发狂似的叫喊道:“啊……孙……孙叔……美死……没死楠……楠楠了……啊……啊啊……”老孙清楚孟雅楠的浪劲被自己给挑出来了,即刻抬头挺腰,大屌前送,对准孟雅楠的嫩屄强袭而入!呻吟声是从二楼传下来的,准是妈妈和弟弟正在干炮,大中午的也不注意点影响!

孙雅兰嘴里小声嘟囔着,换上拖鞋,走进宽敞的客厅,将买来的衣服扔到真皮沙发上,去厨房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边喝边顺着楼梯来到二楼。她听到呻吟声是从父母的卧室传出来的,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卧室的门半敞着,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弟弟孙晓飞正在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猛插妈妈何晓梅,干得十分起劲。

两人似乎浑然不觉孙雅兰的到来,双双忘情地闭眼享受着乱伦性爱的快感,丝毫不受外力的影响。孙雅兰走进卧室,站在两人身后偷眼观瞧,欣赏近距离的设觉冲击,这可比任何视频影像都过意啊!她心里也体谅弟弟和妈妈,一个星期不见面了,干上几炮也在情理之中,老爸一个人对付她们母女也力不从心。弟弟的性器虽没有爸爸的大,可是冲击力相当不错,她试过几次,感觉真的不一般!看着母亲何晓梅那骚浪劲头,孙雅兰也禁不住欲火难耐,不觉发出难以压制的呻吟声。

正当孙雅兰无法自控的时候,母亲何晓梅的声音同时传来:“小浪蹄子,就知道你忍不住,学什么不好,学偷窥!”孙雅兰见被母亲看见,也就无所谓地说道:“大浪蹄子,学什么不好,学偷嘴,被人逮住了吧!”何晓梅笑骂道:“你还敢还嘴,真是反天了!晓飞,妈命你马上把她收拾了!”

其实,孙雅兰开门时候两人就听见了,此刻是表演给她看得。孙晓飞故意挠挠头问道:“怎么收拾?”何晓梅强绷笑意道:“这还用说,就地‘枪毙’!”孙晓飞大笑道:“得令!”反身下床,直接扑向姐姐孙雅兰。孙雅兰这是才明白弟弟和妈妈是在捉弄自己,眼中含笑,伸手一指孙晓飞,嘟着嘴道:“我看你敢!”

孙晓飞已经在母亲体内射了两次精,性欲依旧旺盛,姐姐刚好赶个正着。他一把抱起孙雅兰,直接扔到床上说:“老妈的话我岂敢不听!”边说边压上去,伸手给孙雅兰脱衣服,何晓梅此时也过来帮忙,三人笑闹着滚作一团。

孙雅兰很快就被弟弟和妈妈剥光了,然后跪在床上与母亲一起为弟弟口交,相互争抢着吃,如同姐妹一般。孙晓飞负手挺腰直立,性器像是怒挑着,低头笑看母亲和姐姐给自己口交,感觉真幸福。不久,母女俩停止打闹,开始分工,一人吞阴茎,一人吃睾丸,让孙晓飞快乐如仙,性福齐天!很快,何晓梅伸手弹弹儿子高挑的阴茎,发觉硬度差不多了,便开始抠摸女儿的下体,为姐弟间的性交做准备。

几分钟后,姐弟俩在何晓梅的亲自监督引导下,进入实战状态。当儿子的性器毫无阻碍地插入女儿的阴道中的那一刻,何晓梅突然开口问孙雅兰道:“知道你爸去哪儿了吗?半小时前工商所的老张打电话找到有事,可他没开机,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孙雅兰当然不会说出老孙的去向,撇撇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何晓梅伸手轻揪女儿的奶头,沉脸道:“死丫头,哪来这么大火气!我不再家的时候,你们父女俩不是整天睡在一起吗,我就不能问问了?”

孙晓飞正插得过瘾,讨厌被说话打扰,不耐烦地冲母亲何晓梅说道:“妈就你话多,我爸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不成,手机关机准是电池没电了呗!”

孙雅兰及时打趣道:“骚妈,我看你是儿子鸡巴没吃够,嘴巴又痒痒了吧!”孙晓飞笑道:“不对,咱妈现在又有新绰号了!”孙雅兰忙问:“是什么?”孙晓飞坏笑道:“破鞋妈!”何晓梅一看儿子和女儿联合对付自己,一时也顾不上再问老孙的事儿,一心和两人在床上嬉戏起来。

孙晓飞的冲击力绝对一,但耐力却不如老孙,抽插姐姐十几分钟后,便有些控制不住了。何晓梅见状,连忙对儿子说道:“晓飞,别射在里面,万一你姐姐怀上可就麻烦了!”

孙晓飞不服道:“我把射我姐你怎么不说?”何晓梅一拍儿子的后脑勺,“你爸每次都射外面,不信问你姐!”孙晓飞望向姐姐孙雅兰,直接用眼睛询问。孙雅兰故意歪头想想,然后说道:“好像也不全是射在外面!”何晓梅马上追问:“什么,你爸真射里面了?”孙雅兰开心地笑道:“是嘴里面!”

何晓梅当即就对孙晓飞说道:“晓飞,给我把这个小浪蹄子的嘴封住,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孙晓飞此时也憋不住了,马上抽插阴茎,起身前行,半跪在姐姐脸上,鸡巴径直塞入她口腔中,臀部一起一伏地抽动作,直捅咽喉。何晓梅跪在一旁鼓劲道:“对,就这样,用力,再用力点……”

稍后,孙晓飞在姐姐呜呜的呻吟声在一泻千里,浓浓的精液灌满她的口腔,径自从嘴角边溢出来。何晓梅用准备好的白毛巾擦拭着女儿嘴角的精液,边喃喃自语道:“你爸到底去哪儿了?”

第四章

孟雅楠的阴道比老孙预料中的要紧窄些,虽没有给闺女开苞时那种被死死夹住的感觉,但绝对比老婆的好用,抽拔时很有点嘬劲儿。他没有全力冲刺,保持中速抽插,先试试孟雅楠的反应,循序渐进。孟雅楠从未试过在汽车中和男人做爱,尽管奥迪a6的内部空间不算小,可被压在一人多宽的座椅上也不是很舒服,至少腿就伸不直,好在老孙也不会让她伸直,直接架在双肩上了,一对白白的脚丫翘起,脚趾尖堪堪碰到用真皮内饰的车不出来的刺激感,既担心被人发现,又渴望能持续下去。老孙发现孟雅楠已进入状态了,随即倾身去吻她的红润的嘴唇,性器直根而没,缓缓挺动。孟雅楠双手抱住老孙的脖颈,忘情地和他热吻,双舌死死地交缠在一起,全力吮吸,似要将各自体内的情欲宣泄出来。

一通火热的亲吻过后,老孙挺直上身,把孟雅楠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肘弯处,挺枪跃马开始最后的冲刺。他丝毫不吝惜体力,粗长的性器像是安装了大功率的发动机,几乎是不停顿地抽插孟雅楠的阴道,动作狂野而猛烈。孟雅楠头回被男人肏的这么凶,完全不知如何应对,只能被动地勉力配合,任由老孙死命的搞。自从和女儿乱伦后,老孙就很少肏别的女人了,如今碰上和女儿容貌年纪都相当的孟雅楠,岂肯轻易放过,不肏她个通透,如何对得起自己的鸡巴。

老孙边肏边说:“雅楠,叔的功夫如何?”孟雅楠竭力呻吟道:“厉……厉害……叔……叔快肏……肏死雅……雅楠了……”老孙接着问道:“有没有男朋友?跟叔比咋样?”孟雅楠道:“有……有啊……跟叔……没法……没法比……”老孙感觉要射了,更为兴奋地说道:“忘了男朋友吧!叔以后就是你的男人,天天搞你,好不好?”孟雅楠点头道:“好啊……雅楠以……以后就……跟叔好……好了……”

老孙满意道:“叫我。”孟雅楠道:“老……老公……”老孙摇头道:“不对,再叫!”孟雅楠喘息道:“叔……亲叔……”老孙继续摇头道:“还不对,想想雅兰叫什么!”孟雅楠没多想便道:“叫爸爸。”老孙更正道:“叫爹,叫亲爹,快点!”孟雅楠已比老孙肏的爽极,哪里还顾得上计较称呼,当即喊道:“爹……亲爹……真是俺亲爹……”

老孙在孟雅楠的叫爹声中达到射精的沸点,立即起身抽出性器,移到孟雅楠的面前,手握鸡巴对准她嫩白的俏脸,一阵猛撸,浓浓的精液瞬间激射而出,痛快地颜射。灰白温热的精液怒喷在孟雅楠脸上,四溅开来,打湿了她的双眉,顺势下淌。老孙意犹未尽,挺腰将龟头凑到孟雅楠嘴边,大声道:“张嘴,爸爸给你点鲜货吃!”

孟雅楠依言张开小嘴,老孙径直把龟头塞入她口中,然后像挤牙膏一样把残余的精液滴入她的口腔内,接着命孟雅楠舔干净他的龟头。孟雅楠爱死了老孙的大鸡巴,马上含住他的龟头吮吸起来,如同吃冰棒一般。老孙虽已射精,但鸡巴仍半硬着,配合着孟雅楠的吮吸慢慢往里捅,似乎要来个深喉。老孙半硬的鸡巴依旧很大,捅得孟雅楠几乎无法呼吸,俏脸渐渐憋红,不断呜咽着。老孙可不想让孟雅楠把自己的精液喷出来,见好就收,及时抽出了鸡巴,好让她顺畅的呼吸。孟雅楠瘫软在座椅上喘息,嘴里含着精液,脸上沾满精液,那摸样可真够瞧的!

老孙回身取来准备好的矿泉水和湿巾,拧开瓶盖,伸手拍拍孟雅楠的脸蛋,微笑道:“雅楠,先喝口水冲冲。”孟雅楠眯着双眼张开嘴,抬手接过矿泉水,仰头喝起来,把口中的精液冲咽下去。老孙手拿湿巾,开始清理孟雅楠的下身,脸上的精液不着急弄,留一会再说,或许可以用手机拍几张照。孟雅楠仍沉浸在性爱过后的余韵中,喝完水,闭上眼,任由老孙为她擦拭下身。老孙瞅见孟雅楠闭上眼,趁机取过手机,偷偷拍下她的裸照,脸部是重点,黏带着精液的俏脸虽有些不雅,但绝对刺激。老孙收好手机,开始用湿巾给孟雅楠擦去脸上粘稠的精液,同时爱怜的低头亲吻她的嘴唇脖颈,准备待会再来一炮。小妮子如此娇嫩,不好好爽爽,如何对得起自己的鸡巴。

孙晓飞恢复能力比老孙要快,在姐姐孙雅兰嘴里口爆后,仅仅休息了十分钟,性器便又昂扬起来,如同初生之牛犊,翘着犄角要:“还敢嘴硬,小心给你揪下来!”

何晓梅疼的直皱眉,刚要出声反骂,儿子的鸡巴突然顶了上来,很熟练地便捅入她湿润的阴道中,随即大力抽插起来,肏得她根本顾不上说话。孙雅兰揪着母亲的奶头不放,人却贴在弟弟背上,一边用乳房蹭他的背肌,一边得意地说道:“晓飞,使劲肏咱妈,给姐出出气!”

孙晓飞没有加速抽插,反问道:“有啥好处?”孙雅兰抬手拧拧弟弟紧绷绷的屁股,啐道:“有妈肏还要啥好处!”孙晓飞态度一如阴茎般强硬,作势欲抽道:“没好处,不肏了。”孙雅兰急忙用身体顶住弟弟,阻止他抽出阴茎,笑骂道:“倔驴,服你了!一会儿姐让你肏个够,这总成了吧?”孙晓飞满意地重新抽插起来,同时说道:“我要走你的后门,同不同意?”

孙雅兰不情愿地说道:“走啥后门,爸都没走过,不卫生!”孙晓飞摇头道:“爸没走过我才要走,这叫‘不走寻常路’!爸给你开了苞,我就得给你开屁眼,不然不公平!”孙雅兰白眼道:“想肏屁眼找你妈去!”孙晓飞道:“妈的三眼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