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都市·女警炼狱 (四十一)混入敌营奔雷偷袭(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龙头,我女儿给我造成的麻烦真是很抱歉,但是请你念着她年青不懂事又断了一只手脑子不正常,请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我愿出一万赔偿你这次的损失”一脸歉意的狼王说道。

“唉,狼王兄真是哪里的话,令爱只是一时糊涂罢了,我虽然损失了几个兄但也不能伤了咱们两大帮派之间的感情,咱们将来还要继续做这生意的,这赔偿就算了吧”王子龙一脸堆笑道。

两大黑道首领表面上客气实则双方心中都已暗藏杀机,狼王心道:这小子表面上客气可看眼神却是狠厉至极,毕竟这次是我女儿在他地头上搞事杀了他的人,以他的脾气绝不可能善罢干休,到时候真动起手来恐怕我们要吃亏,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做掉他。

而王子龙心中亦暗道:这老鬼表面上一副甚是愧疚的样子,实则跟本没有什么愧疚之意,在老子的地头上随意杀人搞的老子要的女人丢了,这笔帐想用万就打发了?门都没有!不如就在这里把他们全做掉,这样的话这笔军火费也省了。

二人嘴上客气,心里暗怀鬼胎,此时齐谨先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在王子龙耳边耳语了几句,王子龙一皱眉然后朝狼王道:“狼王兄,我帮里有些事情急着要处理,对不住了,我已经派人进山找令爱了,只要找到的话会劝她来绝不会追究此事的。”“那多谢龙头了,我们几个兄也房休息去了”狼王也笑着拱了拱手一瘸一拐柱着拐杖和几个亲随自己房间。

王子龙双眼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眼前后冷笑道:“老狐狸,你还以为这里是缅甸吗?在我的地盘上还敢如此撒野,到时候要你们一个都别想生离此地。”“龙头,大伟他带着周小姐来了,他们现在在聚义厅里等着,你要马上见他们吗?”齐谨先道。

“周心怡?那秦冰呢?他怎么和周心怡在一块了?”王子龙疑惑道。

“大伟说秦冰在和他被狼公追杀过程中不当心翻下山崖失踪了,而周小姐却因为长得和秦冰一模一样结果反被狼公等人追杀,他们被迫联手对抗狂狼那帮人,后来关键时刻有个神秘女人出手相助帮他们把追击的敌人全部干掉了,听他说的那个女人的样子好像就是咱们雇佣的刺杀刘军的女杀手天使”齐谨先道。

“天使?等等,你说狂狼那帮人全都被杀光了?那那个疯丫头也死了?”王子龙急问道。

“是,那个狼公脑袋被打开了花死得不能再死了,你看,手机视频也被拍下来了,我也铐贝了,你看吧”齐谨先说罢从口袋里掏出iphone4打开录像视频。

只见手机视频中出现狼公的脸,此时的她已经是一脸青紫原本还算漂亮的脸蛋五官扭曲异常,两个眼珠翻白口鼻淌着已经干涸的血液,而随着手机视频转向她的后脑,只见她后脑勺上出现一个小碗大的洞,后脑皮肉开裂颅骨上破开个洞,脑浆流了一地,而接下去有一只手伸到狼公后脑的破洞中,手指还在她颅内掏了几下。

王子龙是见惯了死人的,看到这里他已经可以肯定狼公是真死了,这绝对不是装死,要说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婊子这般惨死实在让他大快人心,可是一想到她那个还有几十个手下加上几十条ak47甚至火箭筒的老子就让王子龙感到头疼。

虽然早想过要做掉狼王的打算,可是真到这一步也实在让他有些为难,虽然狼王一方人比自己少得多,可是对方胜在火力强大尽是些亡命之徒且作战经验丰富,而自己一方虽人多势众但在自动武器数量上并不多过对方多少,如果真硬拼起来就算干掉狂狼这帮家伙恐怕也要元气大伤了。

对了,毛沙那帮老毛子也是可以借助的力量,他的那帮手下也是雇佣兵出身,若是跟他们联手的话要消灭狂狼他们就比较有把握了。

“带我先去见见周小姐她们吧,狂狼的事以后再说”王子龙说罢和齐谨先一起向聚义厅走去。

聚义厅之中,秦冰坐在椅子上和站在一旁的大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按原订计划二人成功混入了青龙会总坛,天使则晚一步再进总坛,而东方镜则在附近随时接应他们,周心怡则被关在避难所中,在她房中留下了足够一个吃个星期的食物和水,至于她几日后会否毒发身亡就只能看老天安排了。

此时王子龙和齐谨先一前一后走进聚义厅,王子龙只感眼前一亮,只见一身军装军裤脚穿军靴英气逼人的绝色美女正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一旁的大伟则是垂手而立一脸惶恐。

“哦,周小姐,你辛苦了,这若不是你巧施妙计假扮成秦冰混入那帮女警女兵之中把她们引到兰泉山我们设下的陷阱中,要如此容易活捉她们还真是不可能啊”王子龙一见面就称赞道。

眼看着这个警队中的败类衣冠禽兽这样大模大样出现在自己眼前,秦冰心里恨不得马上拔出手枪来崩了这个人渣,一直以为这家伙对自己就是冷嘲热讽,自己也只是不搭理他,直到大伟告诉她王子龙就是青龙会的龙头她都感到难以置信,可是如今亲眼所见让她不再怀疑这个人就是青龙会的龙头。

如此一来警局对于青龙会打击屡屡失利就完全能够解释了,青龙会的龙头居然直接在警局高层卧底,警局的一举一动当然逃不出青龙会的掌握,这些年他对警局的渗透不知到了什么地步,难怪连田洪也会投靠青龙会,很可能也是中了这个魔鬼的糖衣炮弹。

这次玉眉她们进兰泉山也是由王子龙带路,除了周心怡外这个家伙亦是让众姐妹中伏被擒的罪魁祸首,要是能早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秦冰努力平伏心中的愤怒和激动表面上却是一脸泰然道:“龙头真是过奖了,和龙头卧底警方多年相比,我这点雕虫小技可真算不得什么了,若非龙头定下这条妙计我们又岂能如此轻易生擒傅玉眉她们?只是可惜秦冰坠崖不知生死,我可是想要好好折磨折磨她,当日若非她假扮我真是差点害得咱们满盘皆空,幸好龙头机警识破了她的诡计。”“哪里,这也要靠咱们那位神通广大的玉帝的帮忙,否则我也想不到这世上竟有两个长得如此相似的美女存在,而其中一个竟还是国安局科长代替了周小姐来充当卧底,要说如果秦冰现在站在这里的话我恐怕也分不清你们谁是秦冰谁是周心怡啊”王子龙双眼注视着秦冰意味深长道。

“老实说我也真是想不通她为何长得跟我如此相似,只是我很清楚的一点就是她是我的死敌,只要有她在的一天就随时可能威胁到我的存在,她随时可以代替我,所以她非死不可,摔下山崖摔死真是太便宜她了”秦冰不动声色道。

“哦,秦冰真的摔下山崖了,大伟,是你亲眼看见的吗?”王子龙问道。

“不错,龙头,我背着秦冰被狼公那疯婆娘带着人穷追,秦冰却在半路上挣脱绳打倒我独自逃跑,但却被狼公她们死追结果慌不择路摔下了山崖,我也不能肯定她是否摔死了。之后他们还想杀我灭口,我在逃跑中又意外碰上了周小姐,结果周小姐被他们误当成了秦冰被一起追杀,危急关头好在龙头雇佣的杀手天使小姐出手相助才干掉了疯婆娘和她的手下”大伟描声描色的说道。

“哦,这么说狼公和她的手下全都死了,看不出这位天使小姐和你们联手居然如此厉害,周小姐抱歉了,连累你差点没命,要是你出了事我可没法向周老帮交代了”王子龙一脸歉意道。

“哪里哪里,当日我本是把东方镜她们引入陷阱,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带着几人杀出重围,我本想追上去乘机擒下她可惜却迷失了道路,误打误撞碰上狂狼那帮人,那疯婆娘竟误以为我的秦冰,要不是这位兄和您的杀手那位天使小姐相救,我的命早就糊里糊涂交代在狂狼那帮疯子手中了,不过为了救我杀了狼王的爱女和他的手下,他要是知道了此事恐怕非要找我们拼命不可了”秦冰故意装出一副忧心仲仲的样子。

“周小姐放心吧,这是我们青龙会的地盘,他的疯女儿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在我的地盘杀了我的兄还任意妄为,如今这疯婊子死得罪有应得,我本就想要了她的命倒是省得我动手了,至于狼王我本就没打算放过他们,与其等着他来兴师问罪倒不如先下手为强除掉他们”说到这里王子龙眼中杀气一现。

秦冰眼见王子龙眼中杀气毕露不禁心中一喜,她看出王子龙对狂狼他们确实是动了杀心了,目前只靠他们几人之力想在青龙会手中救出被救的姐妹们实在势单力孤,但若是能挑动青龙会和狂狼他们自相残杀的话那他们就有机会了,至少可以大大削弱对手的实力。

“好,那我们大可联手应对此事,干掉狂狼后我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我父亲,相信他会更乐意和贵帮继续作下去的”秦冰一脸笑意道。

“那太好了,若是金龙会和青龙会能够成为盟友,在香港和北龙之间开辟一条通道,这样每年我们的生意就会越来越火,到时绝对是双赢的买卖,这样在周帮面前还要周小姐多美言几句了,你奔波已久应该饿了吧,那就请到我的日式餐厅享受一下寿司和生鱼片吧。”王子龙殷切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位大伟兄也一起来吧,我肚子也真是有点饿了”秦冰看了大伟一眼。

“那好,大伟,这次你虽失了秦冰但救了周小姐算功过相抵,你就跟我们一起吃饭吧”王子龙说罢起身和齐谨先一起带路,秦冰和大伟则跟着他们从通道一头走向餐厅。

青龙会总坛的餐厅是一家别具特色的日式料理餐厅,厅中铺着塌塌米,王子龙和齐谨先走到塌塌米前脱掉皮鞋走上塌塌米。

秦冰和大伟也脱掉军靴和运动鞋走上塌塌米,四人围着一张日式餐桌共享了一顿丰盛的日式料理和三文鱼,就连秦冰亦不得不由衷称赞道:“龙头,你这三文鱼做得实在不逊于正宗的日本本土三文鱼啊。”“呵呵,周小姐真是过奖了,我的厨师本就是师从日本归国的名厨,只要有钱这世上没什么买不到,包括权力钱女人,要说乌克兰那帮子人贩子不就是准备好了大价钱准备从我这里买走那帮子女警和女兵吗?”王子龙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秦冰的表情。

“哦,原来乌克兰米沙那帮人贩子也来这里了?那可要恭喜龙头要大挣一笔了,不过那帮子女兵女警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啊,要把她们当成商品卖出去一不当心让她们跑了或是伤到了买家那可就不妙了”秦冰一副饶有兴趣又带着些兴灾乐祸的样子笑道。

“周小姐可多虑了,为了预备这种情况我们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等会儿就会让你看一出好戏,你就会明白这些女警女兵下辈子注定要当女性奴了,其中有几个长得姿色相当不错,尤其是那个傅玉眉,性子很烈模样也是一等货色,除此之外那个东方镜严宁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可惜都还没抓到手,最可惜的是秦冰这绝色美人坠崖恐怕凶多吉少,否则将她卖掉之前我可是一定要把她享受个够”王子龙用筷子夹起一块三文鱼直塞入口中咬嚼着,一副恨不得将秦冰飞擒大咬的架势。

“不错,这贱人害得我好惨,最好她走运没摔死,让她落在龙头手中好好玩玩她,上次我还没把她玩够呢,还有那帮女警女兵平日里嚣张的很,这段时间可是让贵会吃了不少苦头,这将她们一成擒也真是大出一口恶气了”秦冰笑道。

大伟默不作声在一旁看着秦冰的表情心中倒是暗自吃惊,这个自相识以来就显得颇为狼狈的国安局女科长此时的演技简直不逊于自己,明明是对眼前二人恨之入骨却能将周心怡这个黑帮女匪的形象演得如此传神而又不露破绽,不过想想她之前就曾假扮周心怡骗过狂狼一伙,这再次扮演也算驾轻就熟,自己之前确是小看她了。

“那是当然了,如果周小姐有兴趣的话是否也想买几个去玩玩?”“好啊,那能带我去看看这帮贱人吗?我真是想看看她们现在的狼狈象,还有那个傅玉眉平时狂得很,如今真想看看她那副失败的沮丧模样”秦冰显得一脸兴奋道。

“那明早周小姐就跟我们一起去奴圈看看吧,对了,周小姐上次假扮秦冰前的那身衣物留在我们这里了,刚才我派人帮周小姐拿过来了,小八,东西带来了吗?”王子龙朝外面喊道。

“龙头,小的来了”餐厅外跑进一个矮小的身影正是老八,而他手中提着两个袋子,跑到秦冰跟着时看了她一看,脸上流露出一诧异和惧色,但随即就恢复正常将一个袋子打开拿出一双油光发亮的长筒牛皮长靴,靴跟足在十厘米长且带着金属色,一看就是贵值不菲的名牌,而他随即又从靴中取出一条黑色的丝织裤袜笑嘻嘻道:“周小姐,您的靴子和裤袜都在这了,要不要我帮您换上啊?”说罢低上身去摸秦冰穿着白色军袜的玉足。

“混帐,你疯了?周小姐的脚是你这种下贱东西能碰的?”王子龙假意大怒但双眼却紧盯着秦冰的表情,一旁的齐谨先则一手按着腰间的手枪注观着秦冰的举动。

“哼哼,小色鬼,对本姑娘起色心了?好啊,今天本姑娘心情好算你走运,你就帮我换上我的裤袜和靴子吧”秦冰嘴角含笑将一只玉足提起升到老八的面前。

“龙头,你看……这是周小姐让我帮她,那我……”老八嘻皮笑脸的看着王子龙,王子龙则眼中向他使了个眼色,老八这才弯下腰一把握住了秦冰那穿着白袜的玉足。

老八只感手中的纤美玉足异常柔软,但柔中带着股子韧劲,他不禁心中一惊,他曾乘秦冰在桃花源被袭昏倒时把玩过她的玉足,这种感觉和那时十分相似,甚至玉足上那股足香也一般无二,但秦冰脸上只是露出一丝笑容并无什么异状。

咦,真是怪了,陈老头子可是说了秦冰中了他的催眠密术从此下半辈子只要被人捏住了脚就会浑身无力且淫性大发只想和男人上床,可看现在她的样子好像没什么变化啊?莫非用的力气不够?

想到这里老八大力在秦冰的足心足底大力揉搓着,他嫌袜子碍事性大着胆子把秦冰的一双白袜尽数剥去露出晶莹如玉的美足。

美足入手更是让老八兴奋至极,这双美足和他之前看到的秦冰的无双美足也是一般无二,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一层珠光,十趾细长而足趾顶端则宛若十颗明珠,一股温热潮湿的足汗从他手心中滑过,裸露的足掌冒着丝丝热气直钻入他的鼻孔中。

老八只感到裤裆间一硬,那肉棒已经把裤裆间高高撑起,一瞬间他像是失去了理智般双手紧握秦冰的美足伸出舌头舔着她那白嫩如玉的足心,那带着咸味的香汗直淌入他的口中,味道简直胜过任何仙美的汤汁。

一旁看着的王子龙和齐谨先也同时感到裤间鼓胀恨不得一脚踢开老八自己上去享用这绝色美人的无双美足,二人双眼死盯着秦冰的玉足不放,但足底在这般刺激下秦冰依旧并未露出丝毫的无力和淫骚之态,反而一副玩弄着老八的样子将双脚直接在他脸上踏抹着。

“唉呀,看不出龙头的手下还真是尽职,我在山里跑了一天脚下全是脚,这军靴又不透气弄得我真是难受死了,难得这位小兄还肯帮我舔我这脏脚的脚汗,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啊,呵呵呵,舔的我的脚心还真是挺痒的啊,喂,快点帮我把裤袜和靴子换上吧,再舔下去我可烦了”秦冰话音一冷,一双玉足闪电般缠住了老八的咽喉,他顿时脸涨得能只感眼前一黑无法呼吸了,这双柔软的美足竟瞬间变成了能致人于死地的可怕凶器,他双手抓着秦冰的足踝用力拉动可是却宛若蜻蜓撼石柱子一般。

王子龙眉头微微一皱正要开口要秦冰饶过老八一命之即,秦冰却将玉腿一收,老八只感喉间一松大口吸着空气腿一软跪倒在她面前。

“哼,你也不过是一条狗罢了,我让你舔舔脚已经是对你莫大的恩赐,你还没完了?想上我是不是?可惜像你这种贱狗就算一世也没机会上本姑奶奶,你顶多就只能脑子里性幻想一下罢了”秦冰讥笑着伸出玉足在老八鼓胀的裆间轻轻一踏。

“啊呀,疼死我了,周小姐饶命啊……啊呀……”老八只感秦冰的玉足像有千斤之力般用力踏在他的裆间,他之间坚如铁石的肉棒此时被这只无暇玉足踏得像是要当场断掉一般,他的命根要是完了下半辈子也就再没有乐趣可言,疼得他双手紧握住秦冰的玉足想把它托起,可秦冰的脚就是死死踏在他的裆上毫不放松,甚至还用脚趾在他的两个肉袋上钻动着。

“喔,龙头救命啊……我的蛋要爆掉了,真的要碎掉了,停下啊……”老八已经疼得涕泪横流,王子龙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周小姐,请脚下留情,这小子不懂规矩我会狠狠惩罚他的,只是……”“哈,龙头你言重了,我只是跟这小家伙开个玩笑罢了,他的小只是变肿些,去用冰块敷一阵就没事了”秦冰玉足一提放过了老八。

老八捂着疼痛难当的老二勉强站起来心中一个劲痛骂站眼前的这个婊子,他倒是相信了眼前的女人不会是秦冰,若真是秦冰早就已经被他玩过脚后浑身无力躺在那发骚了,这个变态女人肯定不会是秦冰,但这让他蒙受如此大的羞耻亦让他恨透了这个“周心怡”,并暗自发誓早晚有一天要奸她个死去活来。

“唉唉呀……”老八一拐一拐捂着裆部呻吟着离开了餐厅,秦冰只感心中稍稍出了点恶气,她早就听小夜说起当日就是因为老八才会身陷魔窟失去贞操,而后来小严居然也被这个小恶魔强奸失去了宝贵的贞操,这让她对这个小恶魔早已恨之入骨,只是对方毕竟仍是个未成年人,她始终无法对一个孩子下杀手,可心里也存了废了他那万恶的淫根让他再也没法害人的念头,刚才她真是很想就此踩爆他的卵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