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掌门】第二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行三

字数:4794

20201030

自打王小乙记事以来,从没听过张婶子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眼前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了王小乙的思考能力,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拔腿便跑。他跑了很久,看看周围,却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他这才想起来应该去找张小花,张小花在什么地方呢?这里又是哪里?他从小在这里长大,闭着眼也能在附近乱跑,怎么会有自己不认识的地方。这一天当中,发生了太多他无法解释的事,只有用做梦才能解释,因为只有在梦中,一切事情才不需要任何逻辑。

王小乙屏气凝神,想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还听到了细微的哭声,顺着哭声,王小乙找到了蹲在草丛里哭泣的张小花,却发现自己想不到该说什么。

张小花哭了很久。她并不想哭这么久,她一直在等王小乙来找自己,但直到此刻才等来。她的双眼已经哭肿,此刻擦擦眼泪,努力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王小乙。

王小乙这才想到要说什么,走到张小花面前,讷讷地说:“我看到那个下人正在欺负张婶子……”

但怎么欺负的张婶子呢?王小乙不知道,也说不出口。

张小花站起身抱住王小乙,眼泪又流了下来。哭够后,她松开王小乙,沙哑地说:“要是你再大十岁就好了,那我们两个就可以私奔,再也不去管这些事。”

张小花的个头不高,王小乙从来没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听张小花这么一说才想起来,张小花比自己至少要大十岁。张小花看了王小乙许久,突然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王小乙下意识的遮住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可能看到什么,只是被教导这种时候应该这样做。张小花见王小乙的样子笑了,说:“这是我让你看的,你害怕什么?”

王小乙这才睁开眼,发现张小花胸前有两个自己没有的鼓包,其余的也没什么特别,只是这鼓包的形状,如此的圆滑,让人忍不住为之着迷。张小花见王小乙看呆了,就主动抓住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低声说:“看来我是逃不掉了。与其给了那个傻子,我宁愿给你,你来吧。”

“来什么?”王小乙摸不到头脑。

张小花噗嗤一下乐出声来:“我看你比那个傻少爷还傻。”

王小乙又羞又怒,转过身说:“我好心来安慰你,你要是笑话我,我就走了。”

张小花拉住王小乙地手,哀求道:“小乙,你别生气,以后我再想骂你几句,怕是也骂不到了。”

王小乙的心一下子软了,不就是被骂几句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小花见他扭过身子,知道他不再生气,就将手放在他的裤裆上,说:“你不会还没法儿立起来吧,不然就便宜那个傻子了。”

“什么立……”王小乙刚要问,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里早就是一柱擎天,顶的自己生疼。王小乙祈求地望向张小花,希望她帮自己解开裤子,将里面的鸡鸡放出来。张小花知道他什么都不懂,先在他的嘴唇上一吻,说:“小乙,以后如果遇到了你喜欢的女孩,要记得多吻她,记住了吗?”

王小乙半知半解地点点头。张小花解开王小乙的裤子,发现里面居然藏着一个庞然大物,散发出乎意料的并不招人反感的臭味。由于年纪尚小,味道还不强烈,张小花忍不住上下抚摸了一下王小乙的鸡巴,感叹它的粗壮雄伟,道:“以后你要是娶了谁家的姑娘,那家的姑娘可算是有福了。”

王小乙不太懂她在说什么,突然被张小花推倒。王小乙又惊又怒,以为这一切都是什么恶作剧,却见张小花褪下全身衣物,跪在他的上面,表情绝美而凄然。王小乙惊呆了,他从未注意张小花竟然这么美,他的一生再没遇见过像她这么美的人,她的身体仿佛溪水从山坡上滑落的河道,光滑而婀娜。

张小花扶住王小乙的肉棒,咬咬牙,坐了上去。王小乙只觉得鸡鸡上一阵压迫,几乎要被折断。他惊恐地望向张小花,却发现她的表情更是痛苦,也就没敢吱声。紧接着,王小乙的鸡鸡仿佛进入了一个天堂般温暖和湿润的地方,周身仿佛环绕着无数天使在按摩他的鸡鸡,强烈的压迫感让王小乙不知所措,只是祈求上天让这一切永远的延续下去。

“别乱动!”张小花说道。

王小乙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不停地挺腰,羞愧地停了下来。张小花扶住王小乙的胸膛,下身几乎被撕裂开来,可她还是硬着头皮蹲坐在王小乙身上,努力的上下摇摆着屁股。

王小乙只觉得可以看张小花这么做一辈子也不嫌烦。忽然,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想要提醒张小花,鸡鸡却率先尿了出来。王小乙羞得差点哭出来,张小花却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呼的长处一口气,躺倒在王小乙身上。休息了很久,张小花发现了王小乙的异常,敲了敲他的脑袋,埋怨道:“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我、我、我……尿了……”

张小花又忍不住笑了,却又随即叹了口气。

“这叫做射精,对男孩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可惜,我没法儿、没法儿在你身边教你你一辈子了。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想骂你,那么多时刻可以笑话你……这一切都办不到了。”

王小乙不觉得被笑话有什么好的,但他不想看到张小花不开心。忽然,王小乙抱住张小花说:“你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喜欢的人,我可以多亲你吗,我以后长大了想要娶你。”

“谢谢你,小乙。”张小花的眼角带泪笑着说,“这些话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王小乙和张小花都不知道,疯老道此时此刻正在树林中看着二人,叹了口气,也叹走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对天地的怜悯。他等到张小花穿好衣服,和王小乙道别,王小乙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林子里才出去。

王小乙知道疯老道来了,却没有太惊讶,毕竟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疯老道一直在看他们和其他事比起来,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惊讶的。

“你想不想娶张小花?”

王小乙点点头。

“你想不想教训赵老爷这样的人?”

王小乙点点头。

“那我没法儿帮你。你应该离开这里,去五岳神州,在那里或许还有些许可能完成你的目标。”

王小乙反驳道:“五岳神州如果像你说的那么远,我半路上不就被饿死了?”

疯老道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好的符咒,说:“离开浓雾后,把这张符贴在船上,自然可以安全到达岸边。”

王小乙又问:“即便出去了,我又该怎么回来呢?”

疯老道说:“这也简单。只要你拿着一件属于蓬莱岛的东西,那么蓬莱岛自然会为你打开。”

疯老道又为王小乙讲了一夜的话,王小乙越听越傻,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天快亮时,王小乙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记不起来了,疯老道却笑着说无妨的。

张婶子第二天还是答应了亲事,连仪仗都没要,就让赵少爷拉走了张小花,临走时还不忘含情脉脉地看着下人,拉了下他的手,提醒他别忘了要来看自己的约定,还打定主意,如果他敢不来看自己,自己就借口看张伯伯亲自去找他。

张小花走的时候,啐了张婶子一脸,骂她下贱。张婶子露出一个惨笑,说她知道。

王小乙一直呆呆地看着这个家支离破碎,村里说都说他傻了,还说这下彻底没人敢收养他了。王小乙没在意他们的话,当天夜里偷了两个月的干粮,乘坐着平日里打渔用的小破舟独自出海,再也没人见过他。

日子还在继续。一天清晨,几个赶海的人看到远处有一艘小舟。蓬莱周围一年四季浓雾迷茫,从没人敢进入深海捕鱼,正奇怪哪家的人这么大胆时,小舟上的人突然凌空而起,飞到了岸边。这一下可吓坏了赶海的人,纷纷跪倒在地,也不管满是泥水磕头跪拜,以为来了神仙。

来了神仙,这种说法倒也没错。来人十七八岁年纪,面如丹玉,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看上去仙风道骨。仙人正飞到海浪打不到的地方落地,问赶海的人附近有没有一处姓赵的大户人家。赶海的人知道他问的是赵老爷,赶忙说清具体位置。仙人点点头,又飞上天,不一会儿便没影了。

这仙人正是王小乙,他学艺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赵老爷算账。见王小乙从天而降,赵老爷家一下子炸了锅,全跑出来想见见仙人的真容。王小乙无心和这些人纠缠,直接走到院子正中那个衣着华贵的胖子面前,问:“你就是赵老爷?”

“不敢称老爷!”赵老爷毕竟是大户人家,知道一些修仙的事,只是从没想过自己能见到,“不知仙人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我问你,你可有子嗣?”

赵老爷以为遇上了仙缘,笑眯眯地说:“小老儿有二子一女,不知仙人想见哪一位?”

王小乙忍不住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地面瞬间从他站的位置开始龟裂:“赵老儿,你可听说过王小乙这个名字!”

赵老爷一惊,显然是知道这个名字,立马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小老儿有眼无珠,请上仙莫怪!”

“哼!”王小乙甩甩袖子,“还不快把我要见的人请来,我再考虑是不是饶你一条狗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