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强暴莉茹(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唔……”秦莉茹刚要张口说话就被我堵了回去,随后马上双手环搂着我的脖子,剧烈颤抖着娇躯,樱唇生涩地回应着,太长的时间让她都忘了该如何接吻了。只知道笨拙地回应着,我的舌头扫到她的牙门时,傻傻地开门迎宾,伸进去纠缠她的香舌时愣愣地让我随意搅拌着,只知道不停吞咽着我送过去的津液。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我们快呼吸不过来时,她才领悟了接吻的技巧般用小巧嫩滑地香舌和闯进去的客人打绕纠缠起来,鼻子更是剧烈地粗喘着,吐气如兰。

直到将近窒息时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香艳迷人的嘴唇,没想到我刚一离开香唇,她马上又贴了上来,小香舌探了过来,穷追猛打的,热烈地吸吮起来,难怪有句名言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简直就是要激情不要命了。连我拥有梦幻诀气功支撑都快呼吸不过来了,真想不通她是怎么撑过来的,还乐此不疲。

不过美女青睐,拒绝是会天打雷劈的,我自然不会介意,双手便在娇躯上下摸索起来,想进一步攻进外表的尖壳亲密接触。可惜她穿的是旗袍式连衣套裙,除了从领口往下探,根本毫无其他路径,只好隔着衣服大力搓揉起来,惊人的坚挺,软中带硬,当然不是内衣的关系,可见这地方已经很久很久没人碰过了,而且秦莉茹现在也动情至极了。秦莉茹浑身颤抖起来,粗喘的呼吸声非常大,看她两眼翻白的还坚持不放开粘在一起的嘴唇,拼命似的把娇躯往我身上挤,简直就像要挤进我的身体,让人不由得担心她会不会不堪刺激。

贴得如此之紧,也不方便继续在胸部作恶了,改成抱着她的后背,另一手抚摸在大腿处,圆润丰满而弹性十足,不由从下摆的开叉处探进去,细腻滑嫩的肌肤发出惊人的热度,当然,也有部分是酒后的关系。揉捏着圆润丰盈的臀部,下摆开叉处太低,很不方便探索,抱着后背的手往下拉住下摆,另一手用力一撕,“呲……”的一声烈响,开叉处直接从膝盖上约五厘米处撕到腰际。

热吻中的秦莉茹疑惑嗔怪般白了我一眼,不过此时她已经沉浸在情欲中无法自拔了。一手继续抱着她的后背,防止她仰倒,一手从内裤探进去,直盖幽处,那里已经是黄河泛滥,水漫森林了。没想到她这么敏感,水这么多。在幽处抓了几下,扯着她的内裤往下拉,一下拉到膝盖处。

“恩……”秦莉茹荡人心魄地呻吟了声,忽然松开嘴唇,放开搂着我脖子的双手,把内裤拉了上去,远跑了几步,娇喘吁吁地惊慌地颤抖着说:“不行!我们不能这样!”说完转身背对着我看着远方sh的夜市。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着,走到她背后,悄然解开了她连身套裙上方的几个纽扣,一手揽在她腰部,一手从上面探进去,推开胸罩,大力揉捏起来。

“真的不能这样!”秦莉茹呢喃着微颤着身体无力地抓着在她胸部做虐的手,软软地靠在我身上,还有反应就好。

反正已经这样了,等她恢复精神,就没戏了,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就没希望了,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就在这里做吧。想到这,沿着她上衣的缝合处大力撕开,“呲……”的一声,亮银色套裙上方立时被撕到腰部,现出大片雪白晶莹的肌肤。

“你干什么!啊……”秦莉茹侧转头怒视着我,惊恐又恼怒地喝道。可惜没等她说完,我俯身抱起她的娇躯就往后方的轿车走去,惹得她惊呼了一声,情不自禁地环抱着我的脖颈,疑惑恼怒地瞪着我。

抱着她走到轿车车头放下,使她坐在车头,她还疑惑地双手搂在我脖颈处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迅速扯下她的内裤,因为她的坐姿,很简单就一拉到脚,直接脱下来了。在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坚硬如铁的龙根时,再迟钝也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你疯啦!还不快放开!放开!”秦莉茹愤怒地骂着,俯身就要拿回内裤,可惜早就被我脱了扔在地上了,看到拿不到了,又疯狂地拍打着我的肩膀和背部,这次看样子真的是恼羞成怒了,不过我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手抱着她的腰,任她去打,一手探到幽处,找准位置一顶。靠,竟然没进去,太紧了没进去,刚才的水也挥发了不少。干脆用身体和腿部撑着她,一手探着她的幽处,一手扶着龙根用力硬顶进去,比处女地还紧,才进了一小部分而已,夹得我生疼的。

“啊……你疯了!真的疯了!唔唔……”秦莉茹痛呼了声,可能是太疼了,双手又抱住我的脖颈,满脸泪珠地呢喃着,眼神有点涣散,紧接着哭了起来。现在还有半点秦氏集团女强人的样子,简直就是正在被强奸的小女生的模样啊。这时可软不下心来,双手抱着圆润丰满的臀部狠心一顶,全根而入。

“啊……疼……”秦莉茹又高声呼痛,眼泪花花而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娇滴滴地说,俏脸还带着明显的泪珠,让人看了都心疼,把仙女弄成这样简直就是会天打雷劈的。

“对不起,我真的太爱你了!很久以前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我心疼地舔着她的泪珠,真诚地说。

“唔……那你还这样!你会后悔的……恩……”秦莉茹哭着嗔怪道,狠狠地骂着又要打我,娇躯一扭,幽处牵动之下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羞得她又抱着我的脖颈,把头埋在我肩里。

“我永远都不会后悔的!我……爱……你!”我抱着她的粉肩把推开她的上身使她直接面对着我,发誓般说着,一字一顿的。她满脸通红地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上衣本就被扯烂了,刚才又挣扎得那么疯,此时上衣半挂着,整个胸部都露了出来,白色的丝蕾胸罩高挺着,我不由伸手到她后背松开纽扣,胸罩马上脱落下来,坚挺的丰硕颤悠悠的直晃眼,情不自禁地抓着坚挺搓揉起来,低头吻向诱人的香唇。

“恩……”秦莉茹呢喃着呻吟了声,淡淡地回应着我的吻,臀部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不知不觉间双手盘在我腰际,臀部越扭越剧烈……

不断的呻吟声越来越高昂……

“啊……”随着秦莉茹第三次高昂穿空的尖叫,我才泻出心中的欲望,然后静静地爬在她背后,轻轻地爱不释手地四处抚摸着,她也保持姿势双手撑在车盖上娇喘吁吁的享受高氵朝后的余韵。这是我们第三个姿势了,她坐着我站着,彼此面对面站着,她爬在车盖上我从后面……

“现在你满意了?”过了几分钟,秦莉茹才站起来,拣回内衣裤冷冷地说着,边说边整理的,可惜她衣服破得不成样了,内衣裤也不能穿了,再整理还是一样。

“满意了!那你满意了吗?”我返身拣回她的外套,走过去披在她身上,再温柔地抱着她诞着脸戏谑道。她白了我一眼不出声,也不挣扎,任由我抱着就这样静静地享受着山风的吹拂,彼此的温情。

“走吧!很晚了,有点冷!”不知过了多久,秦莉茹拉了拉肩上的外套淡淡地说,但从语气还是听得出她的恳求。

“恩,我来开车吧!”我应了声,先帮她打开车门,再走到另一个车门坐进去。

“这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以后不许提起这件事知道吗?”我刚启动车辆,坐在旁边的秦莉茹忽然冷冷地说。

“不知道刚才是谁不停说‘快点!还要的’!”我暧昧地看着她微笑着戏谑道,说着我不由回味起刚才醉人的滋味,简直是天宠的尤物啊,这样的娇躯被闲置了十几年真是暴殄天物啊!

“你……”秦莉茹娇羞地瞪了我一眼,又无可奈何地哀求道:“我们真的不能这样的,会被世俗所唾弃的,算我求你了!”

“为什么不能这样?你又不是我什么亲人!所谓世俗,只不过是世人为保持所谓人格之说,强加于我们身上的枷锁,难道你还看不开吗?”我微笑地看着她不屑地说。她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又沉默了起来。

“去你家还我宿舍?”下山后我不由开口问道,一路上我也没再骚扰她,给她点时间消化刚才的事对彼此都是件好事,我相信她会想通的。

↑返回顶部↑

目录